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都是笨蛋(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玉子书点点头,“嗯,我明白!”

    云浅月不再说话。今日之事,她怒老皇帝,恨不得将他从棺材里拖出来鞭尸,恼容景拦阻她毁圣旨,但最最根本的原因是想要夜天逸看清,别再执迷不悟。今日他说的话,她虽然信老皇帝可能真没有告诉夜天逸这三道圣旨的事情,但是有一点她不信,圣旨中的赐婚,他一定知晓。因为老皇帝不喜她恨不得杀了她是事实,怎么可能让她嫁给他最器重的儿子?若没有夜天逸的坚持或者一直以来对老皇帝的威胁,他不可能下这样一道赐婚遗诏。夜天逸也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当初她助他,也是赞赏这一点和她一样。可是如今,她以前赞赏他的东西,已经变成了最令她恼恨的东西。

    “别再想了!”玉子书揉揉云浅月的头,缓声道:“你得给我指路,我找不到你要去的地方。”

    “径直走,西山军机大营里面的后营房。”云浅月向前一指。

    玉子书点点头,携带着云浅月一个人可以脚不沾地,笑道:“你也真是胆子大,居然将地下暗桩建在了人家的军机大营。”

    “军机大营,兵之重地。谁也想不到。”云浅月话落,忽然又补充道:“不过上次我和风烬从后营房出来遇到了夜轻染,我想他应该有所发觉了,只不过一直没动手查而已。”话落,她淡淡一笑,“从有些事情上看,夜轻染还是维护我的,还是对我不错的。可惜,他姓夜。”

    “这一世的云儿很重情!”玉子书笑了笑。

    云浅月笑意扯了扯,又收回,低声道:“上一世经历过的事情,不想再经历。不想再为了什么信念放弃亲人以及最重要的人。也许这种理由随着我出生就根植入了灵魂,所以,没想到欠了一大堆人情债,当然,别人似乎也欠了我一大堆人情债。”

    玉子书心倏地一疼,心里清楚,她这样转变,除了那一世压抑自己的灵魂为信仰和信念而活,这一世再不想那样,想随心所欲而活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他将云浅月的手攥了攥,传递给她温暖,暖声道:“云儿,这样不好,你欠的一大堆不是人情债,而是情债。”

    云浅月愣了愣,忽然失笑,无奈地道:“我也不想啊!”

    玉子书也失笑,须臾,收了笑意,正色地道:“夜天逸姓夜,夜轻染姓夜。该舍的东西就舍了吧!景世子已经对你包容许多了,就莫要让他心里明明醋死,面上还要云淡风轻了。”

    “我发现你今日是来给他做说客的!”云浅月不客气地瞪了玉子书一眼。

    “我来了天圣住了这么久,在人家的府里白住不说,还白吃,白喝,一切都是上好的待遇,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大抵就是如此吧!总也要付些费用,而我身为东海国太子,爱民如子,生怕不能为东海国子民造福,进财还嫌少,又怎可出财?所以,定然是不对他拿银子的,但好在还有一张嘴,可以这样帮他一下,抵了费用吧!”玉子书笑道。

    云浅月看着玉子书薄薄的嘴片吐出一大段话,连个磕绊都不带打的,她有些无语。

    玉太子,您有多爱惜你的子民啊……

    不,玉太子,您有多爱财啊……

    二人说话间,来到西山军机大营。军机大营同样被漫天飞扬的大雪覆盖。按照云浅月的指引,玉子书携带着她来到了后营房。

    此时将近午时,军机大营内的士兵遇到如此大雪自然不会再练兵,都在房中休息。二人飘身落在最后一间房间门前,透过门缝,见里面一个人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她放了心,推开门,拉着玉子书走了进去。

    “谁?”明明呼呼大睡的人很是惊醒,躺着的身子腾地坐了起来。

    “铁老,是我!”云浅月轻声道。

    “主子?”铁老一惊又是一喜,看着她,“您怎么来了?”

    “我过来看看!”云浅月对身后一指,“这是东海国的玉太子!”

    铁老顿时睁大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玉子书,玉子书对他和气微笑,片刻后,他叹道:“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玉太子玉质盖华,诚不欺负天下百姓。”

    玉子书笑而不语。

    “你继续休息!我和他自己进去就行。大约要在这里住上几日。你不必理会,还照常一般。”云浅月说话间,来到暗门,自己先钻了进去。

    玉子书听说她要住几日,无奈笑笑,也跟在她身后走了进去。

    铁老刚要再说什么,暗门在二人身后合上,他嘟囔道:“我小老儿刚想告诉主子风烬那小子回来了,如今正在呢,罢了,进去也就见到了。”他打了个哈欠,躺回床上继续呼呼大睡。

    暗门后是一处密道,密道能容得下两个人并排而走,每隔几米处镶嵌着一小颗夜明珠,大约走了一盏茶时间,云浅月转动了一下最后一颗夜明珠,一阵天旋地转,她伸手一拉玉子书,二人顷刻间向下坠去。

    大约半柱香,云浅月忽然伸脚踢了一下左侧的壁角,壁角处无声无息打开一道门,眼前豁然开朗,是一处半山崖处,云浅月回头看了玉子书一眼,对他道:“跟着我!”

    玉子书伸手拉住她,笑着道:“你还是跟着我吧!你最后不要运功了!”话落,他反手拉住云浅月,顺着绳索飞身而下,大约下了五十米处,伸手拽住崖壁的两根蔓藤滑向崖底。

    一炷香后,来到西风崖崖底。

    这时,崖壁有悦耳的铃声响起,一路传向不远处的房舍。

    “这个风烬!”云浅月嘟囔了一句,忽然眼睛一亮,“他在这里。”

    “是云姐姐来了吗?”

    “是云姐姐来了!”

    “小姐?”

    “是主子!”

    “……”

    一片房舍里纷纷探出脑袋向外看来,一张张或苍老,或年轻,或稚嫩,或男,或女,或孩童的脸,目光都整齐一致地落在云浅月身上,由讶异,变成惊喜,紧接着响起数声欢呼,齐齐推开门,不顾外面下着雪,纷纷迎了出来。

    云浅月看着向她奔来的众人,所有的怒意,不平,抑郁,气愤等等情绪从心底被一扫而空,那一张张笑脸就像是一轮轮太阳,顷刻间照进了她心坎里,她嘴角不禁露出笑意,等待着众人走进,将她包裹。

    不多时,所有人来到,被热情欢迎是一定的。

    但这次的热情欢迎中众人都多了一丝矜持,原因自然是云浅月身旁的玉子书。

    云浅月看着众人想问又不敢问的神色,笑着介绍,“他是东海国的太子,玉子书。”

    众人“啊”了一声,都齐齐睁大眼睛看着玉子书。

    玉子书站在云浅月身旁,含笑看着众人,他能透彻地感觉到这些人对云浅月发自内心的喜爱。眸光早在从暗道下来时就将这一处打量了一番,暗暗赞叹,这的确是一处安静之地。

    “你这个女人!被人欺负了一通?跑这里来找舒心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

    云浅月顺着声音看去,只见风烬依然住在以前自己住的房间门口,此时正靠着门框,满眼鄙夷地看着她。

    云浅月来到这里,心情蓦然好了起来,更何况她本来就想风烬,即便他的鄙夷,她此时也看得极为顺眼,拉着玉子书走了过去,脚步轻快,“你怎么来了这里?我的及笄之日,怎么没看到你?”

    “你眼里只有那个男人,能看到我?”风烬冷哼一声。

    “我的及笄礼物呢?”云浅月自动屏蔽他的话。

    “没有!”风烬丢出一句话,转身回了房。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继续往他房间里走,“风烬,风家主,东海国太子来了,这是贵客,你就是这样待客的?”

    “来这里的人一律平等,没什么太子!爱进来就进来,不进来就拉倒。”风烬似乎心情不太好,没好气地道。

    云浅月闻言偏过头,对玉子书摊摊手道:“看到了吧?就是这个家伙,高兴的时候可以给我笑一个,不高兴的时候对我甩脸子。”

    玉子书轻笑,“唔”了一声,对云浅月道:“难得你身边能有这样的一个人!”

    “不是我想的啊,以前他在死人堆里都快奄奄一息了,我手贱的将他扒拉了出来。后来治好了他,就得管他,同时也被他给染上了一个犯贱的毛病,哪天不听他冷嘲热讽我两句,就浑身不舒服。”云浅月无奈地道。

    玉子书笑着摇摇头。

    二人说话间进了风烬的房间。众人簇拥着跟到房间门口,对看一眼,都悄悄回了自己房间。这回的动作依然整齐一致,半丝声音也没发出。

    玉子书回头看了一眼,了然,这些人想来很怕风烬。

    风烬的房间极为干净,地面正中摆放了一个火炉。火炉内炭火燃烧着,屋中暖意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