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好没良心(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片刻后,玉子书撤回手。

    这一片山坡几乎所有的梅树枝头都再无覆盖的雪,浓郁的冷梅香弥漫在山间。

    三人都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

    云浅月思绪放空,想着什么时候她才能和容景有这样的闲情逸致看雪赏梅?想法刚从脑中蹦出,她就伸手揉揉额头,觉得自己真是无可救药了,几乎每时每刻,每一件事情,都会想起他。她不是应该生气吗?生气不该是这样子的吧……

    “走,回去了!”风烬对云浅月催促。

    “再待一会儿!才刚来。”云浅月眼睛看着眼前的梅花。

    “这些又不会消失,你看一天也是这样子,回去了!”风烬不解风情地道。

    “你真是……”云浅月回头瞪了风烬一眼,看向玉子书。

    玉子书笑笑,对她温暖地道:“风家主说得对,看一天也是这个样子,我们回去吧!”

    “回去之后你给我作画。”云浅月提出条件。

    “好!”玉子书颔首。

    云浅月转回身,就见风烬足尖拔起,她一怔,转头,就见眨眼间他身影已经落在了梅树上,她疑惑地问,“风烬,不是回去吗?你做什么?”

    风烬不答话,手下却利索地折了两株开得正艳的梅花,须臾,他离开梅树,飘身落在了云浅月的身边,将手里的两株梅花递给她,板着脸道:“你不是没看够吗?拿回去看!”

    云浅月不伸手,对他皱眉道:“怎么能一样?折下的梅花,脱离了枝木,少了风骨不说,还糟蹋事物。”

    “怎么糟蹋了?你以前不是一直挂在嘴边说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吗?”风烬瞪着云浅月,“我如今给你折了枝,你这个女人嘴里怎么又吐出了别的话?”

    云浅月一噎,这话的确她常说,可是……寓意不同啊,她说的不是折真花好吧?

    玉子书看着云浅月吃噶的样子轻笑,暖声道:“风家主一片好意,反正你爱梅,放在房中也可以赏梅,就拿着吧!”

    云浅月默默地伸手接过梅花。

    “笨女人!真是心思复杂。”风烬嫌恶地甩开手。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想反驳一句,但闻到手中梅花强烈的冷梅香住了口。别扭又可爱的风烬,对她冷脸又凡事都以她为主的风烬。她嘴角扯开,无声地笑了笑。

    玉子书看了她一眼,也浅浅地笑了。

    三人回到房间,用罢早膳,云浅月便兴致勃勃地铺了宣纸,招呼玉子书和风烬,对二人道:“我们一起作画,每个人一张,将我们三个人眼中看到的梅花画出来,怎么样?”

    玉子书无异议。

    “不画!”风烬没兴趣地拒绝。

    “不画你就滚回风家去,你是风家家主,总是在这里待着做什么?”云浅月瞪着风烬。

    风烬哼了一声。

    “画不画?”云浅月看着他。

    风烬懒洋洋地翻了翻眼皮,不做声。

    “当你默许了啊!”云浅月开始研墨,半响后,她放下手,对那二人兴奋地道:“快过来。”

    玉子书笑着走到桌前,风烬懒洋洋地抬起屁股,也跟到了桌前。

    云浅月给二人一人一支笔后,自己也拿了一支笔。

    房中静静,三人不说话,各自画了起来。

    两柱香后,风烬最先放下笔,云浅月抬头看了他一眼,“应付?”

    “没!”风烬丢下一个字,甩了袖子看着二人。

    云浅月不再管他,径自继续手中的画。

    又过了一炷香后,她放下笔,轻舒了一口气,抬头,见玉子书也同时放下笔,她对他笑问,“画完了?”

    “嗯,画完了!”玉子书含笑点头。

    云浅月将自己的画扔了过去,又伸手将玉子书和风烬二人的话拿过来,三张画摆在桌案的正中间。三双眼睛齐齐看向三幅画。

    第一幅,风烬画的是云浅月捧着两株梅花低头无声而笑的模样,她旁边站着看着她温暖含笑的玉子书,前方一个背影,正是他自己。

    云浅月看着这幅画对风烬惊奇地问,“你不是走在前面吗?长了后眼了?”

    “笨女人,不用想也知道你会笑得这么傻!”风烬叱了一声。

    云浅月无语。

    第二幅,玉子书画的是他轻轻挥袖吹皱春风,万千梅花顷刻间如被掀起了如雪云被。旁边云浅月赞叹欢喜的眉眼,风烬眸中隐隐滚动的神采。露出冰肌玉骨的梅花娇颜,占尽芳华。三人眉眼的神情栩栩如真。

    云浅月啧啧了两声,拍拍玉子书的肩膀,哥俩好地道:“你这倒笔的手法跟谁学的?教给我好不好?”

    玉子书含笑点头,“好!”

    风烬鄙视地看了云浅月一眼,没说话。

    第三幅,云浅月画的是她和玉子书、风烬三人走在赏梅的路上,她回头,正是玉子书和风烬两张含笑绽开的容颜,她背后,是红梅云海。她的神情正是发出“男人长得太美,也是祸害。”的感慨。

    玉子书看到的时候先笑了,“云儿,这一幅图若是被景世子看到,醋坛怕是不够用。”

    风烬则是哼了一声,“醋坛不够用就让他使醋缸。”

    云浅月眨眨眼睛,不以为意地道:“醋缸再不够用的话,就醋海吧!”

    三人话落,面上都挂了笑意,再不说话,看着这三幅图。

    这三幅图每一个人都没有落下共同赏梅的人,都共同画了三人一起的画面。三幅图手法各异,但每一幅图画拿出去绝对都是上上之品。

    “全部归我了!”云浅月将三幅画抱在一起,对二人霸道地道。

    “归你怕是活不了几天就灰飞烟灭了。”风烬毫不客气地打击她。

    “我觉得也是有可能。”玉子书道。

    “保证不会!”云浅月不给二人抢夺的机会,将三幅画一同卷起,动作利索地收起来。

    玉子书和风烬对看一眼,自然不会跟她抢夺,遂由了她。

    第二日,大雪依然在下。

    云浅月醒来看着地面的雪又厚了一尺,她皱眉,“这雪不知要下几日?”

    “今冬一直到现在才下雪,将积攒的雪怕是一起都下了。”玉子书道。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

    第三日,大雪依然还在下。似乎有隐隐这个天下要被雪埋没的架势。

    云浅月站在窗前想着容景现在在做什么?京城如何了?下这么大的雪,老皇帝的灵没有人守了吧?否则守一个冻死一个。

    第四日,大雪终于停了。

    清早,云浅月推开房门,外面再不见别的事物,全部被雪覆盖,一片雪白。雪后的风清清冷冷,但气息清爽。她站在门口看了片刻,忽然扬声大喊,“都起床了,我们一起打雪仗!”

    她这几日修养喝药,内伤恢复得差不多了。此时的声音在清晨极具穿透力。

    “都起床了,我们一起打雪仗!”云浅月又喊了一遍。

    三遍过后,所有关着的房门被推开,露出一张张好奇的脸向她看来。

    小男孩黎亭疑惑地问,“云姐姐,雪仗是什么?”

    云浅月一下子被问住了,想起这里的小孩子似乎不玩打雪仗。她看着黎亭,正想着怎么解释。

    隔壁房间的门推开,玉子书走出来,含笑对黎亭解释道:“打雪仗就是好多人分为两派,将雪制成雪球,抛向对方。很简单的游戏。”

    “哦,我要玩!”黎亭立即附和。

    “我们也玩!”顿时响起一片附和声。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云浅月看着很给面子的众人,很是得意,抬步离开门口,向后山走去,语气欢快地道:“好吧!那我们开玩吧!走,去后山,那里宽敞。”

    众人呼啦啦地跟在她身后。风烬慢悠悠从房间走出来,看着簇拥着云浅月的众人,撇撇嘴,看向玉子书。

    “走吧,我们也去玩。”玉子书笑着对风烬招呼。

    风烬点点头,二人跟在众人身后。

    大雪下了数日,地面上的雪已经被积压得极为结实,脚踩在雪地上,只陷进去一个浅浅的脚印。一群人来到后山,开始分派,自然所有人都想跟着云浅月一派,争先恐后,一时间只剩下玉子书和风烬两个人没开口。

    云浅月笑盈盈地看着二人,“怎么办?我人缘太好了,你们两个一起?”

    风烬哼了一声,“一群笨蛋,我们两个一起未必怕了你们。”

    玉子书笑看着云浅月身边围着的男女老少,一张张兴奋的脸,他轻笑,“也行!”

    “先说好!不准使用武功啊!”云浅月和二人讲条件,比起对面那两人,她身边的人可以说得上是乌合之众。

    “不用武功你们也不是对手,一群乌合之众!”风烬哼了一声,说出了云浅月心中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