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劳师动众(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找来西风崖底这一日,风烬离开,玉子书下厨,他在房间吃药睡了一日。

    当然,云浅月也陪着他睡了一日。

    晚上,容景睡醒,烧退了,精神好了一些。云浅月也睡了个够本,很精神,拿出她和玉子书、风烬三人画的画献宝似地让容景看。

    容景仔细地将三幅画看了一眼,没言声。

    “怎么样?我们画的好不好?”云浅月看着三幅画,爱不释手地问容景。

    “嗯!”容景轻轻地应了一声。

    云浅月得到了他夸奖,美滋滋地将三幅画重新地收起来。

    “玉太子,下一盘棋如何?”容景看向坐在不远处桌子上品茶的玉子书询问。

    玉子书眸光扫了一眼云浅月收起的三幅画,看着容景那一双清泉般的眸子波纹一闪而过,他微微一笑,放下茶盏,缓声道:“景世子身子大好,有此雅兴,子书莫敢不从。”

    容景见他答应,推开被子,下了床,走向桌案。

    云浅月收拾好三幅画回身,就见二人坐在了桌前,她也来了兴致,连忙走到桌前坐在了二人中间,笑呵呵地道:“我给你们当裁判。”

    “好!”玉子书笑了笑。

    容景瞟了云浅月一眼,拿出寒暖玉棋,铺开棋盘,对玉子书微微一让,“玉太子请!”

    玉子书也不推脱,拿起一子落在棋盘上。

    容景见他落子,也执子而落。

    二人均是天生优雅尊贵之人,话不多言,对弈这样的事情在他们做来,凭地如画一般。

    云浅月坐在二人中间,觉得这两个人幸好不是敌人,若是敌人的话,这天地风云失色怕是都是小事。

    一个时辰后,一局和棋已定。

    容景看着棋盘挑了挑眉,“玉太子,再来一局?”

    “好!”玉子书含笑点头。

    于是二人再摆上一局。

    又一个时辰后,第二局同样和棋。

    云浅月心里啧啧地想着,这算是棋逢对手吧!不禁骄傲,一个是他爱的人,一个是他最亲的人。两个世间绝顶聪明的男子。

    容景这次不说话,目光再次看向玉子书。

    玉子书笑了笑,扬眉问容景,“景世子还想来第三局?”

    “玉太子以为如何?”容景反问。

    “好!”玉子书笑着颔首。

    二人于是再摆棋局。

    云浅月看了一眼天色,外面四周没了动静,这里的人们都睡了。她看了二人一眼,想着下棋真有瘾啊,即便这二人看起来再赏心悦目,她也坐不住了,于是站起身,给火炉加了些炭火之后,径自躺回了床上。

    虽然白日睡得多了,但云浅月还在在这里安静静谧的气息中睡了去。

    迷迷糊糊中,只听玉子书的声音响起,“景世子,不用再来第四局了吧?”

    “不用了!天色晚了,玉太子今日辛苦给景采药,早点儿歇着吧!”容景声音温润。

    “采药到是不辛苦,和景世子下棋还是比较辛苦的。”玉子书站起身,别有深意地丢下一句话,抬步走向门口,房门打开又关上,他进了隔壁的房间。

    房间响起容景细碎的收拾棋盘声。

    不多时,容景抬步向床前走来,须臾,上了床,缓缓躺下,将云浅月抱进了怀里。

    云浅月翻了身,将脑袋枕在容景的胳膊上,自动地调整姿势躺下,偎依着他迷迷糊糊地问,“第三局还是和棋?”

    “不是!”容景摇头。

    不是?云浅月睡虫驱散了些,懒洋洋地问,“那谁赢了?”

    “我!”

    云浅月睡虫顿时跑远了些,睁开眼睛,不敢置信地问,“子书输了?怎么会?你们的棋艺不是相当吗?”

    容景默然,不答话。

    “嗯?”云浅月用胳膊撞撞容景,“难道他最后一局棋失利了?”

    容景依然不说话。

    云浅月等了半响,见他不吭声,想着估计有什么隐情,也就不再问了,打算继续睡去。

    不多时,容景的声音响起,隐隐带着一丝笑意道:“他若是不输的话,今夜就不必睡了。”

    云浅月大脑有些短路,睁开眼睛,额头在隐隐烛光中挂了几个问号看着容景。

    容景伸手拍拍她的头,声音极其好听地道:“笨蛋!”

    云浅月不明白她哪里笨蛋了?当然,和他比的话,她的确不够聪明,再聪明的人在他面前也都黯然失色,这人生来就是打击人的。她哼了一声,愤道:“你才笨蛋,不说拉倒。”

    容景低头,含住了她的唇瓣,轻轻一吻就离开,慢悠悠带着丝蛊惑的声音响起,“云浅月,以后你画的画里,不准没有我。听到没有?”

    云浅月恍然明白了什么,怪不得子书问他“还用不用来第四局?”,怪不得他说“采药到是不辛苦,和景世子下棋还是比较辛苦。”,怪不得容景说“他若是不输的话,今夜就不必睡了。”,她心里挂了个大大的叹号,有些无语地想着,容公子,你吃醋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这么的有格调!

    在感叹声中,云浅月继续睡了过去。

    容景看着她的睡颜,娇软的身子紧紧地贴着他的,半边脸埋在他胸前,他嘴角微微勾起,须臾,无声而笑,大约是笑得有些大了,忍不住轻咳了两声,才伸手挥灭了灯,闭上眼睛。

    第二日,容景、云浅月、玉子书三人在众人不舍的目光中离开了西风崖底。

    出了暗道之后,她吩咐铁老,让他将军机营通往西风崖的这条暗道机关全部破坏,封死了这条路。夜天逸和夜轻染显然已经统一战线,夜轻染不管对于她基于什么样的矛盾心理,但他毕竟是德亲王府的小王爷,她不能拿西风崖下数百人的性命来赌他对于她的那片情意。

    铁老对于云浅月的吩咐半丝疑问也没有,照着云浅月说的做了。

    三人离开了军机大营。

    大雪过后,天地依然一片银装素裹,满目雪白。外面的大雪比西风崖底的大雪还要大,足足有几尺身。回城的路上,看不到一丝人迹。人勉强能走,车马难行。

    三人徒步而行,步履到没有多快,雪后无风,只是透入骨髓的冷。

    走了一段路后,云浅月偏头看向容景,见他面色正常,不见潮红,寒热之症好了,丝毫看不出生了一场病的模样。暗暗想着男人这个生物,一般时候下其实都是很强大的,只有特殊情况下,才会偶然来一次虚弱的特别。

    “怎么了?”容景感觉到云浅月的目光,偏头对她柔声询问。

    云浅月摇摇头,“没什么!”

    “没什么?”容景挑眉。

    云浅月瞥了他一眼,慢悠悠地道:“就想着子书采的药效果就是好,才一日夜你就好了。”

    容景闻言煞有介事地点头,神色认真,“玉太子医术真是极好。”

    玉子书扫了二人一眼,笑道:“医者医病,医治不了病人的心。病人心里配合,病才好的快。不是子书医术好,是景世子配合的好。”

    容景闻言点点头,很是认同,“嗯,玉太子说得对。有人让我赶快好起来回去骑玉雪飞龙,我怎么敢不快好起来?这次病的确是心病,有人解除了我心病,自然好的快。”

    云浅月闻言白了容景一眼,本来想嘲笑他两句,但想到玉雪飞龙,立即转了话对玉子书道:“子书,我们回去骑玉雪飞龙,再来一场赛马吧?”

    玉子书失笑,“云儿,你骑玉雪飞龙,赢了我也不光彩吧?”

    云浅月轻咳一声,转回头对容景问,“喂,除了玉雪飞龙外,你马厩里还有好马没?”

    容景摇摇头,“马厩里还有一匹天山踏雪,但是天山踏雪虽好,还是及不上玉雪飞龙。那是天下最好的马,哪里还能有比之更好的马?”

    云浅月看向玉子书,又问道:“子书,你们东海有好马没?”

    “东海也有玉雪飞龙!”玉子书眨眨眼睛,“云儿,你那日不是说要与我一起回东海吗?如今还去吗?天圣遍布多山脉,而东海大部分是平原。那才是赛马的好去处。”

    云浅月眼睛一亮,“是否就跟内蒙古呼伦贝尔大草原一样?”

    “差不多吧!有的地方是那样。”玉子书点点头,笑道:“东海有山有水有平原。且风土人情极好,人杰地灵,夜不闭户,名士风流。我想你会很喜欢那里的。”

    “这么好啊!”云浅月露出向往之色,叹道:“天圣的土地让人活着真是太累了。”

    容景瞟了玉子书一眼,忽然伸手摸摸云浅月的头,温声提醒道:“云浅月,别忘云爷爷,他可就你一个孙女。”

    “那个糟老头子,栓了我这么些年,不过如今我爹不是回来了吗?他陪着他呗!”云浅月不以为然,“不妨碍我去东海。”

    “荣王府那些人呢?你不是一直想保护他们不受伤害吗?云离和七公主。”容景又道。

    云浅月摇摇头,“我爹不是在嘛!他神通着呢!还护不住这些人?”

    “天圣的土地如今的确不好,前两年大旱,今年又有了水灾,可谓是遍布苍夷。流民失所,难以度日。而今先皇大丧,新皇未出生,摄政王揽政,二皇子和四皇子余党定是不平。未来朝野恐怕还有诸多大动荡,京城的贵子王孙自然不愁衣食,但是苦的却是天圣百姓。云浅月,你生于天圣,长于天圣,是天圣子民,自当为天圣为子多尽心力,你若是袖手跑去东海悠闲的话,是否太不仁善了?”容景吐出一大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