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劳师动众(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一噎,忽然被容景的话觉得她的形象很高大,高大到天圣没了她不行一般。

    玉子书轻笑,看着容景道:“景世子真是比本太子还爱民啊!”

    “那是自然,荣王府百年来以守护万千生灵为己任。尊的不是天圣的夜氏江山,尊的则是天下百姓。容景身为荣王府子孙,自当沿袭祖宗仁善,爱护百姓。不枉天下百姓对荣王府对容景的推崇。”容景慢慢地道。

    玉子书点头,好笑地道:“景世子虽然是该如此,但云儿不必吧?她一个女子而已。”

    “玉太子这是看不起女子?”容景斜睨着玉子书。

    玉子书轻咳了一声,正色道:“东海有女官!这样说景世子还以为子书看不起女子?”

    “既然如此,那就是了,你应该知道她对天圣的重要。”容景慢悠悠地道。

    云浅月嘴里没有水,有的话听到这句话早喷了,她转过头,一脸无语地看着容景。

    “他对天圣重不重要子书不知道,但对景世子来说很重要,子书是知道的。”玉子书也好笑地道。

    “玉太子慧眼。”容景夸了玉子书一句。

    云浅月抬眼望天,大雪后,天空也是一片白茫茫,她想着这个人真是……

    三人一路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话,来到了城门。

    因为大雪封山,寸步难行,城门口除了守城的士兵外,几乎寥寥无几人外出。守城的士兵看见三人,连忙见礼,三人向城内而去。

    城内的街道早已经被士兵清扫,街道整齐,不见雪花。只有家家户户的房脊上铺着一层厚厚的雪白,其余门庭店面都早已经清扫干净开张。相比于城门内外的冷情,京城的大街上人声熙攘,车辆来往,倒是别有一番热闹。

    “到底还是天圣繁华之地,皇上大限,未见恐慌。”玉子书笑着道。

    “天圣上下,也就剩下这京城之地繁华了!”云浅月冷笑一声。

    容景眸光淡淡扫了一眼两旁的店面,街上人流,并没有言语。

    三人走了一段路,只见前方一辆马车从拐角出来,挂着丞相府的车牌,她挑了挑眉,偏头问容景,“那一道遗诏作废了?”

    “没有!临时遗诏。”容景也看到了那辆车,淡淡道。

    云浅月扬眉,“尊崇临时遗诏?找人彻查两道圣旨之事?之后再行定案?”

    “嗯!”容景应了一声。

    “如今你官拜丞相,那丞相府如何处置了?秦丞相携家眷告老返乡了?”云浅月又问。

    “天降大雪,返乡不得。得雪化了,该返乡了吧!”容景面色没有什么情绪。

    “这真是叫人奇怪了,老皇帝不是一直器重秦丞相吗?如今一纸遗诏里面居然罢了他的官。”云浅月冷笑了一声,“莫不是他想着让秦丞相认祖归宗回南疆?”

    “这也无不可!”容景淡淡道。

    云浅月见那辆马车驶来,不再说话。想着秦丞相甘心告老返乡?或许他与老皇帝达成了什么一致意见,不,或许与夜天逸达成了什么一致意见,让秦丞相带着家眷去南疆认祖归宗?毕竟他们是南疆王室一脉。这样的话,那么秦玉凝是跟着秦丞相离开呢?还是留在京城?她留在京城又以什么身份?

    云浅月正想着,丞相府的马车车帘掀起,露出秦玉凝貌美的脸,她看了三人一眼,连忙吩咐车夫,“停车!”

    马车立即停了,秦玉凝从车上下来,站在三人面前,标准的大家闺秀礼,声音温婉端庄,一如以前,“景世子,玉太子,浅月小姐,玉凝有礼了!”

    以前称呼月姐姐,如今变成了浅月小姐,到底还是不一样了。

    云浅月笑了笑,“原来是二皇子妃!”

    秦玉凝面色一变,脸上的笑微凝,直起身,摇头道:“浅月小姐说错了,如今再没什么二皇子,玉凝也当不上二皇子妃这一说了。”

    “圣旨赐婚,大婚花轿迎门,三媒六聘的礼数都行过了,虽然未曾拜堂,但也算是一半二皇子妃,我这称呼原也没错不是?”云浅月脸上笑得和气,话落,偏头问容景,“容景,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对!”容景笑着点头。

    秦玉凝脸色一白,眸光似乎不太敢看容景,语气也有些僵硬,但还勉强挂了一丝笑意,道:“玉凝听说浅月小姐这几日没在京城,和玉太子一起离开了,很多人都很担心,尤其是七皇子,这几日面上一直不见晴好,毕竟这大雪天寒的,如今你安然无恙回来就好了。七皇子也大可放心了。”

    这话虽然说得是事实,再寻常不过,但云浅月还是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很多意思。她怒毁圣旨不成而离开,且和东海国太子一起,行为不检点,七皇子是她名义上的婚约人,这话真是一波三折。她笑看着秦玉凝,面色不变,“秦小姐还是这么会说话,会做人,若我是二皇子的话,死了也都会惦记你的。”

    秦玉凝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语气不由微重,“浅月小姐口口声声二皇子,是否对死去的二皇子有什么心思?二皇子临去前可以托付四皇子传话来着,说他爱的人是你。”

    云浅月眨眨眼睛,忽然笑了,“我对死去的二皇子的确有些心思,那心思叫做惋惜和感叹。想着好好的一个人,只怪他生来命不好,托生到了天家,托生天家也就罢了,偏偏还没遇到一个像四皇子一般对他一心一意的一心人。那日皇宫里面的事情我虽然没亲眼见到,但可是听说了,秦小姐真是相当威风啊!和六公主两个弱女子就粉碎了一场逼宫传位的戏,这一段听来跟戏本子唱戏一般,实在令人感怀,秦小姐对天圣有功,可惜皇上还没来得及奖赏你就殡天了,而新皇还在姑姑的肚子里,如今摄政王监国,不知道摄政王这几日可是奖赏了秦小姐?”

    秦玉凝似乎强自忍着,才没让脸沉下来,摇摇头道:“玉凝那日是因为和六公主在一起叙话,知道宫里出事,才连忙来救,我们两个弱女子哪里有那个本事?全是因为皇室的隐卫和七皇子早有防备才没致使二皇子和四皇子犯大错。救皇上乃民女的福气,哪能要奖赏。”

    “这可是大功一件,怎么能不要呢?一般女子可做不出来这等功劳之事。”云浅月话落,不等秦玉凝开口,偏头问容景,“容景,你如今官拜丞相,辅佐摄政王监国,这等大功,应该有什么奖赏啊?”

    容景闻言状似沉思了一下,看着秦玉凝道:“救驾之功,的确是大功。这件事情等先皇出殡后,我会上奏折和摄政王商议的。秦小姐总体来说,与二皇子有了肌肤之亲,过了三媒六聘,虽未拜堂,但也是二皇子的人。这大义灭亲之举,是功上加功,更应大赏。以给天下女子做表率,马虎不得。”

    容景话落,秦玉凝的脸彻底白了,连掩饰都掩饰不住,她抖了抖嘴角,没发出声。

    云浅月顿时笑了,她说了半天,也不及容景这一番话来的力度大,看着秦玉凝,她连连点头道:“是该这样,秦小姐如此大功,就该封赏,以给天下女子做表率,绝对不能马虎。”

    “嗯,这件事情我记下了!”容景点头,温声询问,“秦小姐拦住我们三人可是有事儿?没事儿的话我们回府了!”

    秦玉凝闻言立即错开身子,咬着唇道:“玉凝没事儿,只是看到浅月小姐安然无恙回来,一时欢喜,便下车来打个招呼。”

    容景点点头,不再说话,对云浅月和玉子书道:“玉太子,我们回府吧!”

    玉子书含笑点头,“好!”

    三人与秦玉凝错身而过,继续向前走去。走了两步,云浅月忽然问玉子书,“子书,我们天圣的美人美吧?刚刚秦小姐是我们天圣第一美人呢!”

    “嗯,是很美,但不及洛瑶。”玉子书笑道。

    “洛瑶啊!”云浅月仿佛不认识洛瑶一般,对容景道:“容景,与你有婚约的人呢!”

    “东海退婚了,婚约作废,她不算是与我有婚约,过不了多久,没准就是南梁的太子妃了。”容景敲了云浅月的脑袋一下,温声训斥道:“又踢踢踏踏的不好好走路,仔细回去之后脚疼。”

    云浅月对容景吐吐舌头,忽然趴在他耳边用不掩饰的声音道:“我知道秦小姐以前喜欢你呢!”

    “喜欢我的女子如过江之鲫,浅月小姐,不必担心有人撼动你在我心里的地位,别人如蝼蚁,只有你是明珠。”容景又敲了她头一下,“好好走路!”

    云浅月顿时喜滋滋的,“果然是甜言蜜语最中听!”

    容景对她无奈摇头,玉子书好笑。三人走远。

    秦玉凝的脸阴沉如雨,如蒙了一层寒霜,偏偏看着那三人远去的身影发作不得。袖中的粉拳攥紧,苍白唇瓣咬出红印,整个人被恼怒恨意羞愧席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