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江山太重(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走了一段路,云浅月忽然道:“今日的雪落在我身上不化呢!”

    容景偏头看了她一眼,微笑道:“不化不是更好?我现在可给你拿不来伞挡雪。”

    云浅月白了容景一眼,“你怎么不恭喜我武功又有突破升高了一层?能够调动内息控制周身事物,不会使雪融化了?”

    容景轻笑,“你离凤凰真经大成还早,这就得意了?”

    云浅月微哼一声,忽然上前一步,站在容景面前,双手勾住他脖子,“你抱我走路。”

    容景挑了挑眉,“你确定?”

    “确定!”云浅月点头。

    容景似乎笑了一下,微微弯身,将云浅月打横抱起。

    云浅月将脸埋在容景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心口中有某种感情趋于安宁。

    两个人的脚步声变为一个人轻浅的脚步声。四周山野静静,飘雪簌簌而落,但没有一片雪花落在容景和云浅月身上,都在他们周身三尺之处自动避开。

    许久后,云浅月忽然道:“老皇帝死了之后,还想杀了我,好一招伏笔!”

    “他是该杀你的,夜天逸看不透,他执掌天圣江山这么些年,自然看得透的,你不属于夜氏,他自然不会留你。”容景温润的声音清冷。

    “夜天逸怕是也没料到他爹死后还在皇陵埋了这么一个伏笔吧?”云浅月道。

    “他以为他的威胁管用,太过相信自己。以为先皇留了遗诏将你赐婚给他,便是认可了你。”容景忽然一笑,冷冽道:“先皇这回又给他上了一课,夜氏的帝王都会在死后给子孙上一课。”

    “夜氏该诛!”云浅月吐出四个字。

    容景缓步走着,不予置评。

    云浅月埋着的头抬起,入眼处,是容景如画的玉颜,往上是飘雪如画的天空。她盯着天空看了片刻,忽然又道:“今日我故意冤枉夜天逸,让她看清我的决心和冷血,若他还不迷途知返执迷不悟的话,容景,你就反了夜氏江山吧!”

    云浅月的声音极轻,似乎随意说出,又似乎是经历过沉淀雕琢之后冷静而言。

    容景忽然停住脚步,低头看着云浅月,目光静静。

    云浅月也看着他,扯了扯嘴角,问道:“怎么样?”

    容景笑了笑,将她臂间挽着的锦绸扯上来盖住她的眼睛,声音温润平静,“不怎么样。”

    “不怎么样?”云浅月眼前一黑,隔着锦绸挑眉。

    “嗯,不怎么样。”容景摇摇头,目光看向天空,飘雪轻盈而落,天地远山相接处,如铺开的卷轴,虽不见青山如黛,但见银装素裹,也不失风景如画,他轻声道:“江山太重,我负担不起,我能够负担的,也就是一个你而已。”

    云浅月的心顷刻间被触动,她一把扯掉盖在脸上的锦绸,目光直直地看着容景。

    容景收回视线,对她勾起嘴角,低声道:“你这几日没瘦,反而胖了些,抱着都沉了。”

    云浅月形容不出刚刚他那一句话带给她的冲击有多大,只知道这一刻她被他抱在怀里,让她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被他珍惜和深爱。她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又张了一次,才勉强出声,“容景,你……”想说什么,忽然话音一转,“我怎么不觉得我胖了?”

    容景看着云浅月轻笑,片刻后,他俯下头,将唇落下,在她唇瓣上印下一吻,低声道:“你哪里有我仔细?我说你胖了就胖了。”

    他是在告诉她他将她的身体每日里都测量计算一遍吗?云浅月无语,“容公子,你这是在夸奖我?”

    “嗯!”容景点头。

    “说我胖就是夸我?”云浅月挑眉。

    “嗯!”容景一本正经极了,一字一句地道:“你胖了些,证明你长开了。”

    云浅月脸腾地一红,看着容景一本正经的模样,想着他知道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这话本来应该没有半丝色情,可是她偏偏听到了色情,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她盯着他的脸看了半响,见他抱着她向前走着,轻袍缓带,步履轻浅,眉目端正,无半丝异色,仿佛没意识到自己说的是什么,她忽然愤愤地道:“你如今瘦死了,按这个道理说,还是没长开吧?”

    容景忽然顿住脚步,低头看着云浅月,好听的声音“嗯?”了一声。

    云浅月听到这样的声音忽然感觉头上像是有什么黑网罩下,她连忙看着天空打哈哈,“唔,好冷啊,你将我放下来,我们快点儿回去吧!”

    容景看着她不说话。

    “我想吃你做的芙蓉烧鱼了!”云浅月伸手推他,用了个巧劲,从他怀里哧溜一下跳了出来,脚步轻快地向前走了两步,且回头对容景笑着招呼,“快走啊!你没看天都暗了下来了吗?”

    容景眸光微微敛了一分,点点头,抬步跟上云浅月。

    云浅月怀疑地看着容景,这么容易就放过她了?她倒退着脚步走着,盯着容景看了半响,他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自始至终神色不变,她小心试探地问道:“喂,你听到我刚刚说什么了吗?”

    “嗯!”容景应了一声。

    云浅月见他听到了,没什么表示,也就是说不在意了。她顿时放下心,走回来,伸手拉住他的手,五指与他如玉的手穿插交缠在一起,手臂轻轻在两人中间摇晃摆动,心情忽然变得极好,偏头笑着道:“容景,将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什么话?说你变胖了?长开了?”容景挑眉。

    “不是!”云浅月摇摇头,“就是你说的江山的那句话。”

    容景嘴角微微勾了一下,看着她,重复道:“江山太重,我负担不起,我能够负担的,也就是一个你而已。”

    云浅月忽然笑了,心情雀跃起来,将容景的手臂拉着抬高,又放下,又抬高,再放下,几次之后,松开手,侧着身子将他身子搂住,仰着脸孩子气地问,“真的是这样吗?”

    “嗯!”容景低头看着她,笑着点头。

    云浅月“唔”地一声,将脸埋进他怀里,低声道:“人家都是爱江山胜过美人。你怎么不是这样?”

    “云浅月,你确定你是美人?”容景好笑地看着她。

    云浅月抬起头,看着容景的脸,“应该算是美人吧!”

    “不丑而已!”容景吐出四个字。

    “你真是不遗余力打击我,外面的百姓们都说我其实比秦玉凝长得好看。”云浅月瞪了他一眼,这个人从来不懂得哄女人。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不是应该说,“对,你就是美人,谁也没有你美吗?”怎么到他这里就不是了?果然他不是一般人。

    “说明她长得更丑而已,你比她不过强一些。”容景慢悠悠地道。

    云浅月顿时无语,提醒道:“容公子,人家可是天圣第一美人。你是在说天下人的眼光都出问题了?”

    “大约是的,你不是一直挂在嘴边那句众人皆醉我独醒吗?大约就我一个人是清醒,别人说得都是醉话。”容景瞥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彻底被打败,撇开眼睛不看他,生怕看一眼就忍不住去扯了他这张让她赏心悦目的脸。容公子,你还能再眼高于顶些么?

    容景如玉的手掩唇轻咳了一声,咳声似乎都带着一丝笑意。

    二人一路再无话,回到了城门。

    先皇大丧出殡期间,全城紧闭,禁止行人出入,京城百里之内全部被控制封锁。城门的士兵见到容景和云浅月居然先回来,伸长了脖子往二人身后看了看,再无别人,连忙打开城门,让二人进入。

    城内极为安静,街道上马车行人都极为稀少。

    云浅月偏头看着容景,“去你的荣王府,你给我做芙蓉烧鱼。”

    “好!”容景点头。

    二人向荣王府走去,路过醉香楼,二楼的房间忽然从里面打开,一人探出身子,熟悉的声音响起,“景世子,浅月小姐,好久不见!”

    云浅月抬头,看见二楼临窗处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正是苍亭。她看着苍亭,数日不见,从他前去青山城接替夜天煜治水后,她几乎就忘了这个人。如今他居然回京了,只见他似乎清瘦了些,眉目还是一如既往,她沉默不语。

    容景缓缓抬头,见是苍亭,淡淡一笑,“苍少主回来的好快!既然今日进了京,为何没参加先皇殡礼?”

    “本少主得到皇上大限的消息,快马加鞭回京,可惜遇上大雪封山,如今刚刚进京,已经误了先皇入陵的吉时,便也就没去皇陵,在此等候。”苍亭看着容景,笑道:“不想没等回送灵的队伍,先等回了景世子和浅月小姐,真是令本少主意外。”

    “到也没什么意外的,今日寝陵的神钟被有心人绞断,险些将云浅月砸在神钟底下。她受了大惊,我们便先一步回来了。”容景淡淡道:“苍少主以前不是客居七皇子府吗?如今七皇子府变成了摄政王府,不过也不会拦阻苍少主这个幕僚的,苍少主不必在醉香楼等候,去摄政王府等候摄政王回京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