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辣手摧花(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一心一意地缝着手中的衣服,针线在她手中如一朵云团一般,被挽成了无数个花,不见杂乱,有条有序,煞是好看。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也齐齐坐在了火炉边,看小姐缝衣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儿。

    屋中静静,只有云浅月针线和衣料的摩擦声。

    时间一寸寸流失,屋中的灯盏被拨了几次灯芯,东方露出灰白。

    飘了一夜的小雪不知何时停了,天已大亮,晴空日朗,云浅月落下最后一个针脚,罢了手,抱着衣服偏头冲玉子书笑。

    玉子书仿佛看到了一轮阳光冲破防守窜进了自己心里,他晃了晃神,也不由笑了,问道:“做完了?”

    “做完了!”云浅月笑得开心,问道:“这么多年没给你做衣服了,你猜我做得合不合适?”

    “一定合适!”玉子书笑道。

    云浅月眨眨眼睛,将手中的衣服扔给玉子书,伸了个懒腰感叹道:“没有缝纫机真是不好啊!这要是有缝纫机的话,何必半夜?一个时辰就能做好。”

    玉子书伸手接过袍子,笑着建议,“要不赶明儿你做一台缝纫机!”

    “我又不打算开制衣厂!”云浅月摇摇头,唔哝一声,催促道:“快去屏风后换上。”话落,补充道:“当然,你要是在这里当着我们三个女子的面换也没问题,我们不介意瞻仰一下玉太子玉体。”

    凌莲和伊雪脸齐齐一红。

    玉子书笑着摇摇头,站起身,抱着衣服进了屏风后。

    云浅月身子一歪,倒在床上,凌莲和伊雪立即站起身来到床前,一左一右给她捶肩。她舒服地叹了口气,“真是两个小贴心,这样的话,我以后定然舍不得将你们嫁出去啊!”

    凌莲和伊雪脸上红晕未退再升红晕,齐齐嗔道:“小姐,我们不嫁人!”

    “女人哪里有不嫁人的?”云浅月白了二人一眼,喃喃道:“不过你们也不急,等我先努力将自己嫁出去后再琢磨你们的事儿。”

    二人齐齐一笑,“小姐是真着急啊!”

    云浅月脸不红气不喘地点头,“嗯,急死了!”

    二人看着她,更是好笑,凌莲揶揄地道:“小姐,那日我去荣王府拿天蚕丝锦的布时,看到紫竹院西南角种植了一株桃树呢!景世子大约比您还要急,不等春天来了,打算在冬天里就要将它捂开花。”

    云浅月想起那株桃树,都打花骨朵了,好气又好笑地道:“经营那株桃树比对我还精心,我说子书来那一阵子他怎么天天匆匆来匆匆走,以为朝政多忙呢,感情是在弄那株桃树。这个人……真是服了他了!”

    凌莲和伊雪也笑出声。

    屋内的欢声笑语驱散了一夜的疲惫。

    玉子书从屏风内缓缓走出来,凌莲和伊雪齐齐“啊”的一声,赞叹地看着他。

    同样是衣服,以前玉太子身上的衣服样式无甚特别,就是一般男子锦袍,宽袖宽袍,若说有特别的话就是比普通袍子衣料华丽,可是如今却是不同,从衣领,到束腰,到下摆,再到衣袖,除了针线精细密针外,还打破了一直以来普通男袍的宽大样式,宽肩窄腰,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如今是不多不少,正合适。本来就玉质盖华,尊贵天成,如今更添一分华滟和尊贵,窗外的阳光打进来,他站在那里,玉树临风,贵气尊荣,竟然有让人不敢直视之感。

    一件衣服,竟然能让人如再换一个人。

    “唔,果然正合适!”云浅月支着头看着玉子书,显然也极为满意,但又嫉妒地道:“你干嘛长这么好?又有身份又多金,还有才有貌有武功。好处都被你占全了,真是人神共愤。”

    玉子书轻笑,瞥了云浅月一眼,“天下女子嫉妒你者不知凡几,岂不是也人神共愤?”

    云浅月眨眨眼睛,“我有什么好嫉妒的?”

    “你有景世子,就足够嫉妒所有天下女人!”玉子书笑道。

    “那一株破桃花!招蜂引蝶。”云浅月愤了一句,起身站起来,对凌莲和伊雪命令道:“快去看看赵妈妈做好早膳没有?既然要走,就赶紧收拾让他早点儿滚蛋。”

    凌莲和伊雪闻言寒了一下,立即应声出了房门。

    玉子书笑着摇摇头,走过去净面。

    知道云浅月回来,且做了一夜的活,赵妈妈等人将早膳弄得极为丰盛,凌莲和伊雪去小厨房催促后,早膳很快就端进了房间。

    云浅月不停地往玉子书的碗里夹菜,将他面前的碗堆得像是小山一样高,玉子书慢慢吃着,眉眼含笑。

    饭后,玉子书暖声道:“我自己离开就好了,你不必送了!累了一夜,休息吧!”

    “不行!”云浅月摇摇头,披上披风,抱了个手炉向外走,“这一点儿小活哪里叫做累?我送你出城!”

    玉子书劝不住她,便也不再说,跟着她出了房门。

    刚出浅月阁门口,便看到云王爷带着他的长随来到,长随自然是玉青晴幻容的。玉青晴手里拿了一个包裹。

    云浅月看着玉青晴手里的包裹不等她开口就竖起眉毛,“你也要跟着子书走?”

    玉青晴嗔了云浅月一眼,不答话,将包裹递给玉子书,对他低声嘱咐道:“这里是我给你准备的回去路上所用的东西,有几件是我帮你做的衣服,还有一些药物。从天圣到东海这一路你恐怕不太平静,说不准多少人想要将你留下,你自己小心些。”

    “多谢姑姑,子书晓得。”玉子书接过包裹,笑着点头。

    “娘,你怎么没告诉我你给他做了衣服?”云浅月压低声音问玉青晴。

    “娘干嘛什么都告诉你?”玉青晴白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哼了一声,拽住玉子书的袖子道:“告诉你,即便捂臭了,你也不要换下我给你做的衣服,不要穿这个女人给你做的衣服。你想想,她一直给四五十岁的大叔做衣服,样式肯定很老,能好看到哪里去?穿上的话岂不是掉了你玉太子的价?不准穿,知道吗?”

    “臭丫头!”玉青晴照着云浅月的脑袋给了她一个暴栗,笑骂了她一句。

    “本来就是嘛!”云浅月扫了云王爷身上的袍子一眼,对玉子书努嘴,“你看见没?就是这样的衣服,老着呢!”

    “娘是按照你那日画出的图样给子书做的,一点儿也不老。”玉蜻蜓反驳。

    “你偷盗我的版权,经过我允许了吗?”云浅月顿时竖眉。

    玉青晴似乎不明白什么是版权,但是对于偷盗二字可是明白,刚要再打云浅月,云王爷拦住她,笑道:“别斗嘴了,如今天色尚早,让子书早早启程吧!”

    玉青晴挖了云浅月一眼,住了手。

    云浅月对她哼了一声,撇撇嘴。

    云王爷对玉子书低声嘱咐道:“这一路一定要小心,摄政王恐怕会出手留你。先皇在世的时候就想要促成天圣和东海的联姻,当然是想要景世子联姻,但是他也有顾忌,生怕这联姻让景世子得东海支持坐得更大,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就对于你毁了洛瑶和他的婚事儿没多大阻拦,转而想要促成六公主嫁给你。而你对六公主又不喜,和月儿太过交好,一直也不曾避着人,而他又对月儿执着至此,所以,我觉得他想要从你身上做文章也不是不可能。不过摄政王心思莫测,也说不准不会对你出手,不过总之你万事小心就是了,小心驶得万年船,总是没错的。”

    “子书谨记华王叔之言。”玉子书点点头。

    云王爷又压低声音道:“回去让你父皇放心,我和你姑姑很好,不必惦念。等天圣的事情了结,月儿安定下来,我们就回去。”

    “好!”玉子书点头。

    云王爷拍拍玉子书肩膀,放下手,对云浅月道:“你送他出城吧!爹就不去了。摄政王知道玉太子要出城,据说已经在城门口等着相送了。”

    “嗯!”云浅月点点头,对玉子书道:“走吧!”

    玉子书不再多言,跟上云浅月,二人向外走去。

    云王府大门口,早已经准备好马匹。云浅月解开一匹马缰扔给玉子书,玉子书接过,翻身上马,她自己又解开一匹缰绳,也翻身上马。齐齐离开了云王府门口。

    虽然昨日又下了雪,但天圣京城毕竟是天圣皇朝的繁华京都之地,街道上早已经被打扫得干净无雪。今日天晴气好,老皇帝大丧已经完毕,虽然一个月之内不准着艳服,不准兴歌舞,不准兴一切喜庆纳婚之事,但也不影响人们释放一下压抑了十来日的心情。所以,今日街上人流颇多,熙熙攘攘,又恢复些京城繁华之色。

    百姓们似乎知道玉太子离京回国,不少人都折了梅花相送。

    云浅月有些佩服古代人没有一切先进通信传言的工具,却能消息如此灵通。她还是昨日晚上才知道玉子书要回东海的。这个还不是让她最佩服的,让她最佩服的是玉子书的人品,居然都收买到了天圣京城。她偏头盯着玉子书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