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双王病危(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向外看去,只见果然如凌莲所说,宫门口停着许多车辆,除了各府大臣的车辆外,还有数辆宫里专用的马车,文莱打头,后面跟着一群女人,其中走在最前面的是秦太妃。她收回视线,跳下马车。

    文莱也看到了云浅月,连忙走了过来,恭敬地见礼,“浅月小姐!”

    “这些人是要发配?”云浅月看着那群女人问。

    “摄政王下旨,说先皇已去,这些女子再不能侍候先皇,也不必再留在宫中,愿意回乡的就自行回乡,不愿意回乡的就遣送去百里外的尼姑庵。”文莱立即回话,“秦丞相今日返乡,摄政王说秦太妃在宫中困居一生,尤为辛苦,跟随秦丞相一起返乡颐养天年。”

    “哦?摄政王真是仁慈!”云浅月挑眉一笑。

    文莱看了云浅月一眼,小心翼翼地道:“摄政王下了一道诏书,本来这些女人应该给先皇陪葬,但是浅月小姐宅心仁厚,向他建议此事,说这些人以前侍候先皇有功,不能拿人命陪葬。他觉得有道理,便采纳了此事。”

    云浅月闻言再次挑眉,以她的名义?她记得是和夜天逸就陪葬之事探讨过,但那已经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她敛住神色,点点头,转移话题,“太后呢?”

    “太后在昨日先皇大丧染了凉气,如今在宫中修养呢!”文莱立即道。

    云浅月不再多言,抬步向宫内走去。

    “浅月小姐!”秦太妃忽然喊住云浅月。

    云浅月停住脚步,看向秦太妃,她已经脱下了宫装,换上了一身普通老妇裙装,看起来颇显老态,但不见憔悴,反而精神极好。她不说话,等着她开口。

    “浅月小姐真是好本事啊!千古以来,你这样的女子只此一个!”秦太妃老态的声音开口:“毁先皇遗诏而不被株,毁寝陵神钟而安然无恙,居然还给摄政王建议妃嫔不陪葬,这可是闻所未闻。”

    “秦太妃在先太皇去时本本来也应该陪葬。为什么你没有陪葬呢?那是因为你有一个好哥哥身为丞相,所以免去了陪葬,在这宫中又享福二三十年。不能因为别人没有个身为丞相身为朝中重臣的好哥哥,便都被赶去陪葬,你说是不是?”云浅月看着她。

    秦太妃忽然笑了一声,“浅月小姐好一张利嘴!但愿你一直能这么本事!”

    “这个不劳您费心!”云浅月淡淡道:“但愿您真的能颐养天年。”

    秦太妃老脸一寒,云浅月不再看她,抬步进了宫门。身后文莱开口吆喝众人上车,一时间宫门口分外热闹。

    皇宫里悬挂的白绸白布等早已经撤去,楼阁、亭台、假山、道路早已经被清扫干净,驱除了些沉闷,又恢复以往庄重威严的宫阙形象。

    路上三三两两的宫女太监见到云浅月齐齐见礼,一如既往,宫廷侍卫秩序井然,就如老皇帝活着时一样,似乎没什么变化。若真挑出几分变化的话,那就是没有见到在凉亭或者水榭里观赏景色的妃嫔。

    整个皇宫都静悄悄的。

    云浅月一路来到荣华宫,只见荣华宫门前的守卫比她以前来时增加了一倍,而守护宫门的侍卫也换了。不是以往熟悉的面孔。她停住脚步,静静地看着。

    “浅月小姐!”一名守卫走上前,对云浅月一礼。

    “我要见姑姑!”云浅月淡淡道。

    “浅月小姐是否有摄政王的令牌或者手谕?”那名守卫问。

    云浅月眯起眼睛,“我来皇宫从来就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来姑姑的寝宫更是,怎么?今日还需要摄政王的令牌或者手谕了?”

    “回浅月小姐,摄政王吩咐,太后娘娘腹中天子尊贵,而她体质太弱,先皇大去,太后娘娘十分劳神,需要好好将养,任何人不得打扰。毕竟太后娘娘玉体关系未来天子和天圣江山社稷。”那名守卫恭敬地回到。

    “就是说连我也见不了姑姑了?”云浅月眸光一冷。

    “是,摄政王说任何人不得打扰,也包括浅月小姐。”守卫肯定地点头。

    云浅月冷冷地问,“这道旨意是什么时候下的?”

    “昨日先皇大丧回来!”

    “太后娘娘如何说?”云浅月又问。

    “太后娘娘认为摄政王说得有理!”那名守卫道。

    “好一个太后娘娘认为摄政王说得有理!”云浅月忽然冷笑,“若我非要进去呢!”

    那名守卫忽然跪在地上,沉声道:“守卫荣华宫两千人,若是没有摄政王手谕,私自放人进去,或者有人强行硬闯我等没拦住的话,一律处决。”话落,他补充道:“摄政王说,若是浅月小姐想见太后,去向他请旨,他会陪同而来,毕竟太后娘娘和她腹中的新皇对天圣江山社稷太过重要,还有几个月临盆,不能有半丝疏忽。您若私自进去,我们不敢拦您,只能齐齐自刎。”

    云浅月胸中忽然窜起一股怒火,死死地看着跪在她面前的人。从刑部大牢,到如今的荣华宫,夜天逸都下了这样一道圣旨,这是逼迫她去找他了。她丝毫不怀疑,只要她走进去,是没人会拦她不错,但是这些人绝对如这个人所说,齐齐自刎,或者被夜天逸处决。

    那名守卫跪在地上不再说话,荣华宫门口静如无人。

    许久,云浅月忽然一脚踢开挡在她面前的人,向里面走去。

    那人“啊”地一声被踢出老远,须臾,爬起来,看向云浅月向里面走去,忽然从腰间拔出刀剑,向脖颈自刎。其余侍卫也齐齐拔出刀剑自刎。整齐一致,刀剑出销,刷刷声响。

    云浅月恍若未闻,若是早先她被拦住,那么心存仁慈五千人让她止步于刑部大牢,那么如今荣华宫再如此,两千人也让她止步不前的话,她就真被夜天逸给拿住了。她到要看看,今日两千人血溅荣华宫的话,他会如何?

    “月儿止步!”荣华宫内传出太后的声音。

    云浅月脚步停住,向里面看去,只见大殿殿门紧闭,看不见里面的情形。

    “月儿,姑姑很好,若是要进来,就去向摄政王请旨,若是不想去请旨,你就回去吧!不用担心姑姑。”太后声音再度传出。

    “姑姑,你何必要怕他?”云浅月没想到拦住她的人是她的姑姑。

    “摄政王的做法很对,姑姑本来就需要将养身体。”太后声音威严,听不出丝毫被困的沉怒,“我腹中怀的是天子,不是别人。自然要谨慎注意。”

    云浅月皱眉。

    “他昨日已经在皇陵看了血腥,我不想今日再让他看血腥。你回去吧!”皇后又道。

    云浅月看着殿内紧闭的帘幕,多种想法在脑中旋转,须臾,她平静地点头,“那好,姑姑好好将养。我先回府了!”

    “嗯!”皇后应了一声。

    云浅月转身向外走去,她离开荣华宫,守护荣华宫的二千人齐齐放下了刀剑。

    皇宫依然如她来时一般静寂,路过的人都可以看出小心翼翼。

    出了宫门,凌莲立即迎上前,见云浅月脸色不好,她压低声音问,“小姐,您……”

    “回府吧!”云浅月径自上了车。

    凌莲不再多问,连忙上了车,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皇宫。

    马车刚走不多远,云浅月忽然喊了一声,“停车!”

    凌莲疑惑地停了车。

    云浅月挑开车帘下了车,转身返回皇宫。

    凌莲一愣,连忙追上云浅月,“小姐,您怎么了?是不是见到太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和刑部大牢一样,夜天逸派人封锁了荣华宫。”云浅月道。

    凌莲一惊,小心地问,“那您如今是要回宫去找七皇子请旨吗?”

    云浅月脚步不停,声音淡而冷地道:“不是,我是去接容景下朝。”

    凌莲不再问,这回没等在宫门口,而是跟在了云浅月身后。

    进了皇宫,云浅月喊住一个小太监询问,“景世子在哪里?”

    “回浅月小姐,景世子在议事殿议事。”那名小太监立即道。

    云浅月点点头,向议事殿走去。

    议事殿是皇宫一处独立的宫殿,比邻御书房和金殿,是用于除了上朝外,朝臣议事的地方,主要以丞相为主的一众朝臣。

    云浅月在议事殿外停住脚步,静静地看着这座宫殿。虽然不比金銮殿、圣阳殿、荣华宫、御书房辉煌,但也是浑厚端严。

    守在议事殿外的两名小太监看到云浅月,齐齐一愣,对看一眼,其中一名小太监走来,对云浅月恭敬一礼,“奴才给浅月小姐请安?您有事?”

    “我等容景下朝!”云浅月道。

    小太监犹豫了一下问,“景世子正在议事,摄政王今日也在议事殿,您……奴才给您去禀告一声?”

    “不用了,我在这里等他就好!”云浅月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