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受益匪浅(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南梁王是她的舅舅,南梁太上皇是她的外公,他哥哥一直在南梁,那里其实是和云王府一样,有她的一半亲人,如今南梁王不知是何原因病重,她当然要去看看。

    玉青晴见云浅月答应,伸手拽住她的手,“走吧!”

    “你先等等,让我说两句话。”云浅月躲开玉青晴。

    玉青晴看了容景一眼,笑着瞪了云浅月一眼,“又不是去了不回来了,还用话别?”话落,见云浅月瞪她,她立即摆手,“好吧,那你们快些话别,我去外面等着你。”话落,她飞身出了车厢。

    “这个女人!”云浅月嘟囔了一句。

    容景轻笑。

    云浅月伸手抱住容景的腰,对他道:“你要听话,不准惹桃花,知道不知道?”

    “云浅月,这话该我嘱咐你吧?”容景低头看着她,好笑地道。

    “我是不会惹桃花的。”云浅月摇头。

    “那可不一定,南梁除了太子外,一大堆皇子。”容景声音温温的,有些沉闷,“比起天圣的男人来,只多不少。”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都有你好吗?”

    容景似乎思索了一下,摇摇头,“没有!”

    “那不就得了,你还担心个鬼啊!”云浅月一把推开他,没心没肺地笑,“你放心,除了你容公子,除了子书外,天下的男人我都看不上。子书在东海呢,你不用担心的。”

    容景笑着点点头,“放心了一些,但还是不能全放心。”

    云浅月看着他,无奈地摊手,“那你要怎样才能放心?跟了我去?你如今是丞相,夜天逸看你看得紧,不能离开吧?”

    “自然不能离开。”容景摇头,忽然伸手将云浅月的身子拖进怀里,低头在她唇瓣吻了下来,这一吻极重,似乎要给她的唇上刻上印记。

    云浅月身子一软,用手轻捶了他一下,无力反抗,任由他吞噬她的气息。

    直到将她口中的甘甜品尝干净,容景才放开她,微微喘息地道:“这样放心了。”

    云浅月已经说不出话来,趴在他怀里喘息。

    “好了,青姨该等急了,你记得每日给我一封书信。”容景伸手推开她,给她整理了一下散乱的青丝和衣衫,之后又低头吻了吻她的脸颊,轻轻扬手,将她送出了车厢。

    云浅月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迷迷糊糊落地,她勉强站稳,就见这一处是一处街道拐角,她旁边站着玉青晴。

    “青姨,我将她交给你了,你要负责帮我看着她,她若是惹了桃花,你就掐桃花,她若是伤了一根汗毛,我就找你。”容景温润的声音从车中传来。

    云浅月无语,很想告诉容公子,带她去南梁的这个人是她娘啊,不用这么警告吧?

    “青姨有时候太不靠谱,我不警告不行。”容景似乎会读心术。

    云浅月看向玉青晴,忍不住嘲笑,“娘,你有多不靠谱?让他如此?”

    玉青晴伸手敲了云浅月一下,愤愤地道:“我是你后娘!他才这样。”

    云浅月“扑哧”一声笑了。

    玉青晴伸手抓住云浅月的手,另一只手对容景的马车挥挥手,“你放心吧?她不祸害人就不错了,你不用担心。”

    “没有您的保证,我总是不踏实。”容景道。

    玉青晴似乎被他打败了,点头道:“我保证。”

    “这样我就放心了!我会随时知道南梁的消息,若是您的保证不算数的话,我就给缘叔叔找几个年轻美貌的婢女侍候他。您不能在他身边侍候他,心疼缘叔叔孤枕难眠,想必我这个举动您应该很感谢。”容景慢悠悠地道。

    玉青晴脸一寒,骂道:“臭小子,为了一个臭丫头,威胁你未来岳母了!”

    “没办法的事情,青姨海涵,您口中的臭丫头实在不让人省心。”容景似乎无奈一叹。

    玉青晴憋不住笑了,大人有大量地道:“你放心吧!她敢惹桃花,别说你不干,我也会打断她的腿,你这么一个我这个当岳母的就应付不来,她休想再惹几个。”

    云浅月的脸立即黑了,怒道:“我一直洁身自好。”

    “你洁身自好没用,蜜蜂照样往你身上扑,你跟着我去南梁规矩些,你娘我才不想出一趟门,等回来你爹身边给你多出几个后娘来。”玉青晴拉上云浅月就走。

    云浅月彻底无语。

    容景挑着帘幕看着二人身影消失,眸光露出一丝不舍,片刻后,他放下帘幕,马车继续向前走去。

    玉青晴和云浅月来到城门,正值狂风大作,守城的士兵齐齐闭上眼睛,二人施展轻功,翻越城门而过。狂风吹过,二人已经站在城外。

    玉青晴将拇指和食指放在唇瓣轻轻打了个哨声,两匹马从紫枫林里踏踏跑出来。

    这是两匹天山踏雪,仅此于玉雪飞龙的宝马。

    云浅月看着两匹马,想起她还没看到容景说要给她的玉雪飞龙,如今只能等从南梁回来再看了。她拽过一匹马缰绳,翻身上马,玉青晴同时也翻身上马。

    二人上马后,不再多言,齐齐双腿一夹马腹,两匹马箭一般地冲了出去。

    大雪刚下过两日,城外依然是一片漫山遍野银白,入眼处,除了官道上被走出车辙的痕迹外,其余地方全部被大雪覆盖。

    两匹天山踏雪本来就适合雪地奔跑,如今正是发挥作用,如飞腾起来一般,一跃数丈。

    玉青晴也披了一件雪狐皮的披风,与云浅月雪貂皮的披风一起,加之两匹雪白的马,如天边两片飘飞的云,白得艳华尊贵。

    如今已经响午偏西许多,官道上无人,只有二人两匹马奔腾,骏马带起的风有些凛冽,云浅月埋在马身上,用披风将自己整个裹住,不用看路,任由踏雪向前奔跑。玉青晴好笑地看了云浅月一眼,也学着她的样子将自己裹住。

    这两匹踏雪显然有灵性,不用主人牵引,也知道如何走,且脚步整齐一致,并排地奔跑在官道上。偶尔遇到一两个行人,也是避开行人,一闪而过。让路人几乎都看不清马上的是何人物,便已经使出了很远。

    去南梁必经之地是凤凰关。从天圣京城到凤凰关这一条路云浅月自然极熟,别说以前出去走了多少趟,就是最近数月前去摩天崖的藏书阁也去了一趟。闭着眼睛她就能知道路如何走,方向在哪里。

    出了京城两百里,来到云城,二人不停歇,向下一个城池丰城走去。到达丰城时已经天黑。云浅月午时没吃饭,终于受不住,和玉青晴进了城之后没再急着赶路,在此落脚吃饭。

    云浅月往日出门都习惯去她的醉香楼,如今玉青晴跟着她,则由她定夺。

    玉青晴进了城后,牵着马走近小巷,这个丰城本来就小,不甚繁华,她走入小巷后居然沿着小巷七扭八歪地转,云浅月跟在她身后走了半天,忍不住问,“娘,我说我饿了,要吃饭,你是不是听错了?”

    “没听错,这就是带你去吃饭。”玉青晴头也不回地道。

    云浅月放了心,但还是看着小巷门门户户的人家忍不住问,“这哪里有什么餐馆店面?你这样带着我转到什么时候?”

    “这就到了,就在前面的巷子。”玉青晴回头看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点点头,她到底要看看她带她去吃什么。

    来到前面的巷子,只见有一家门前挂着牌子,写着“世隐酒家”,牌子极小,字也极小,但是在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它门前的马和车到不少。

    “你要喝酒?”云浅月看着玉青晴问。

    “可以喝两杯,这里的梅花露入口甘甜,香而不腻,我们赶路一身寒气,用来驱驱寒。它家除了梅花露外,还有一手拿手好菜和阳春面。”玉青晴没有停住脚步,而是绕开酒家的前门,牵了马向后门走去。

    云浅月闻言点点头,看着她的模样,应该是这家酒家的老熟客,牵了马跟在她身后。

    二人来到酒家后院,是一个小小的院子,玉青晴栓了马,伸手去推小门,小门没关,她一推就开了,招呼云浅月一声,走了进去。

    云浅月也栓好马,跟着她走了进去。

    这一间院子极小,还不及她浅月阁的三分之一,但是却比她浅月阁的院子精致数倍。里面种植了满院的梅花,此时正顶着严寒而开,芳香扑鼻。

    院中无人,玉青晴径自往里面走,不多时,便闻到一阵饭菜香味,除了饭菜的香味外还夹杂着梅花香气和酒香。云浅月肚子配合着香味叫了两声,顿时感觉到了食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