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料事如神(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个木盒与叶倩曾经用来装万咒之王用的那个罐子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能让毒物在里面可以服服帖帖待着的一种木料打造。

    将蜈蚣装入木盒后,云浅月感觉丛林里有几处动了动,隐没了下去。既然没有人出来,她也不理会,继续牵着踏雪向前走。

    直到过了这一处黑山岭,再未遇到什么麻烦。

    云浅月翻身上马,向银月城走去。

    刚走了一段路,便感觉身后有人似乎跟上了她。她不回头,依然慢悠悠地走着,后面跟着的人与她保持着一定的不远不近的距离。

    就这样,一路再无话,来到银月城。

    银月城外有一条银月河,南疆气候比天圣之地偏暖,所以河水只结了一层冰碴。河面上落下一层清霜,有些冰凌清透之感。

    云浅月想起关于流传的对南疆公主叶倩评价的一句诗就是因为这银月河而得名。据说当年叶倩在这里救了一个人,当时有人掉进了水里,叶倩从城墙上飞身而下相救,于是有了流传甚广的“银月点染胭脂色,千江踏水一点红。”的说法。

    一是说银月河之美,二是说叶倩的轻功之高。

    同样交了通关文牒进了城,和华州城一样,有容景的人悄悄迎了上来。

    云浅月见那人向她走来,她用传音入密道:“有人跟着我,不必过来了。我今日不住碧玉斋,选一家普通客栈落宿。你看着我身后,从我之后有什么进城记录下来报给我。”

    那人立即停住脚步,默默地点点头退了回去。

    云浅月牵着马向城里走去。

    银月城是比庙城和华州城大的城池,算是南疆除了京都城外第一繁华大城。真正的南疆地界,比庙城和华州城少了些各国商贾杂乱的风气,多了些南疆纯正本土的风气,穿着上虽然是冬日,但看起来还是比天圣京城大胆开放。

    云浅月绕过醉香楼,烟柳楼,碧玉斋,在最繁华的主街一处登云楼落脚。

    店伙计乐呵呵地迎了出来,打量云浅月一番,对她询问,“姑娘您是几个人?小店正好空出两间客房,其余的都满了,您来得幸好早一步,再晚的话就没房间了。”

    “今日什么日子?这么多人吗?”云浅月装似随意地问。她进来的时候,可以感觉到涌入银月城的人很多。以前她来过两次,没有这么多的客流。难道是因为南疆王大限,很多势力都涌来南疆了?

    “没什么日子,这两日的人尤其多。”小伙计道。

    云浅月点点头,看来她猜测得不错,各方势力都得到消息涌来了南疆。虽然如今南疆还没对外公布南疆王殡天的消息。

    “姑娘,您还没回答小的,您几个人?”店伙计又问。

    “哦,我还有一个朋友,两间客房我都要了。”云浅月将马缰绳递给他。

    “好喽,那是两间上房呢!本来是已经没有房间了,但有两位客观似乎有急事离开退了房刚走,所以就空出来了,正好给姑娘您。”小伙计很热情,见云浅月不说话,又道:“姑娘您是第一次来南疆吧?”

    “何以见得我第一次来?”云浅月挑眉。

    “您面生得紧,这来来往往的客人小的我都能记得个七七八八。”小伙计道。

    “是啊,我第一次来。”云浅月笑笑,想起她以往出门都是易容成男装,如今幻容成了前世的容貌,这个容貌虽然在十大世家揭开一次,但在别处从未用过,自然算是第一次来南疆。

    “您跟小的来,里面请。”小伙计栓了马,头前带路。

    云浅月跟着他走了进去,两间客房在三楼,临窗的位置,能窥视到对面街道上的人来客往,房间精致,的确是上好的房间。她交了银两,安排妥当之后,小伙计走了出去。

    云浅月用了饭菜,便坐在窗前看着街景。

    不多时,有一名商贾打扮的老者和几名随从走了进来,老者大约五十多岁,几名随从大约十几岁到三十多岁不等,小伙计迎出去打发人,那老者似乎向马厩方向看了一眼,便带着随从走了出去。

    云浅月想着踏雪就栓在了马厩里。不知道这几人是不是跟在她后面的人。

    不多时,外面传音入密传来一个声音,“浅月小姐!”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属下是墨菊,公子在银月城的信使,就是刚刚在城门迎接您的人。”来人说出来历。

    “嗯!”云浅月点头,知道是容景的人。出了天圣京城外,所有人都称呼容景为公子。

    “跟踪您的人属下查清楚了,是南疆国舅,带着几名随从,就是刚刚来了这里没了落宿之地又走出的几人。”墨菊道。

    云浅月蹙眉沉思,“南疆国舅?”

    “是南疆国舅,这位国舅不喜朝中,空挂了一个国舅的名声,从未入朝,一直在外游历,不理会南疆政事,三五年才回一趟南疆,而且行踪不定,所以几乎被世人忘记南疆还有一个国舅。”墨菊道:“如今他似乎是回南疆,正巧碰到您,不知为何便跟踪了您。这个属下还未探查明白。”

    云浅月点点头,想了一下,吩咐道:“将关于这个国舅的资料给我找来一份。”

    “是!”墨菊应声。

    “另外派人盯着他的举动,最好不要让他发现。”云浅月又吩咐。

    “是!”墨菊颔首。

    云浅月不再说话,墨菊见她不再吩咐,也再无声音传来。

    云浅月坐在窗前想着南疆王后在叶倩很小的时候就生病去世了,南疆王再未立后,有妃嫔也未再生育,所以南疆王只有叶倩这一个公主,宠若至宝。她在叶倩将云暮寒带走后由淋儿口中得知南疆王后和南梁王后是姐妹,也和世人一样忘记了居然还有一位国舅。这位国舅这个时候回来,是来帮助南疆?还是如何?

    在黑山岭上的事情她敢确信是这国舅或者其随从放出了蜈蚣,而且丛林内声响几乎微不可闻,若不是她武功高强,两日前又更上一层楼,怕是很难发现动静,可见那些人都是身怀很高的武功之人,看来这位南疆的国舅不简单。

    天幕黑了下来,云浅月起身上了床。

    刚睡下不久,外面传来响动,有说话声,大约三个人的样子。云浅月并未起身去看。

    不多时,小伙计来敲房门,“姑娘,您睡下了吗?”“何事?”云浅月询问。

    “您的那位朋友还来吗?楼下有三位客官,银月城的宿店都住客满了,可否通融一下?一个房间可以睡下两到三个人,您的朋友来了是否跟您一个房间,将那间房间让出来给楼下的三位客官?”小伙计低声询问。

    云浅月一时间没说话。

    “如今外面天寒,三位客官都是贵客,不愿屈就柴房。出门在外,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小伙计没听到云浅月答复,继续劝说,补充道:“您付过的房钱待您离开后退还给您。”

    “那三位是什么人?”云浅月起身下了床,向窗前走去。

    “小的也不知,非富即贵就是了。您知道,住得起这一条街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小伙计道:“本客栈靠得是四海朋友照顾,所以尽量满足客人,就来询问姑娘能否通融一下?”

    云浅月挑开帘子看向楼下,只见下面站着三个牵马的人,是三个年轻男子。她眯起眼睛,这三个年轻男子她认识,正是华家、伊家、凌家如今的三位少主,凌少卿,伊羽,华秋。她虽然在十大世家时仅仅见了一面,但她还是认得清楚。看到他们,她想着看来这三大世家已经归拢到了夜天逸的手下了,当初容景打凌莲、伊雪、华笙的主意,被她驳回了,说没准那三家早已经归于夜天逸,因为容景收买了风家、花家、风家、莫家,夜天逸除了蓝家和苍家外不可能再不做什么收买其他世家的手段,果然这三家成了他的。看来夜天逸让蓝漪和苍亭去了南梁果然是迷惑人视线,围魏救赵,而他却另外派人来了南疆。

    “姑娘?您同意吗?”小伙计又问。

    “我看你刚刚打发走了好几波人,为何单单留下了他们,替他们要通融?”云浅月问。

    “刚刚那几波人太多,实在住不下了,如今这一间房间您朋友没来,就算来了也可以和您挤一下,那三个人也可以挤一下,所以小的就过来了。”小伙计道。

    “好,我同意。我朋友也许在路上赶不来了,先让他们住吧!”云浅月道。

    “小的替三位客官多谢姑娘通融。”小伙计闻言立即跑了下去。

    云浅月站在窗前不动,看着小伙计跑下楼,到那三位男子面前,叽里呱啦地说了一通,那三位男子向她楼上的方向看了一眼,齐齐拱手一礼,跟着小伙计进了楼。

    云浅月收回视线,刚要走离窗前,传来墨菊的声音,“浅月小姐,属下找来了关于南疆国舅的资料。这就从您所在的窗子传给您?”

    “好!”云浅月点头,打开窗子。

    一个布袋被从外面轻飘飘扔进来,云浅月伸手接住,关上窗子。灯烛本来就未关,她坐到桌前就着灯打开布袋,里面掉出几张纸,她拿起来翻看。

    南疆国舅名杜钰,字子詹,家道来历不明。只知二十多年前,南疆王和南梁王结伴于天女山祭拜天女,之后二人同游天女山,恰巧遇到三兄妹被两大猛虎困住,三人与猛虎缠斗,一兄护着两妹已经受伤,南疆王和南梁王拔剑相助,击杀猛虎,因此与三人结缘。两名女子容貌秀美,出尘灵动,南疆王和南梁王大为心动,经过一番纠缠,征得其兄同意,一个嫁入了南疆,成为南疆王后,一个嫁入了南梁,成为南梁王后。

    嫁入南疆的王后虽然改了名,但未曾换姓,携带其兄一起入了南疆,成为了南疆历史上的第一位平民皇后。而嫁入南梁的皇后则改了名,换了姓,以南疆大将军府女儿的身份迎娶进宫,所以,南疆王后和南梁王后其实是双胞姐妹的事情不为世人所知。这大约也就是包含了当初南疆王和南梁王的考量在内,毕竟南疆和南梁是天圣皇朝的附属国,南疆王和南梁王其实是连襟的消息自然会得到天圣皇朝帝王的在意甚至提防。所以,就刻意地给隐瞒了。

    南疆国舅不喜朝政为由,待其妹嫁入皇室一年后,离开了南疆出外游历。待三年后,叶倩出生时回南疆一次,后来又离开,四年后王后病逝,他回来一趟,之后又离开,后来便五年后又回来一趟,到如今又是五年,才又回到南疆。期间他的一切记录都是空白,墨菊的资料很简单,其余均为查到。

    除了简单的资料外,那些离开南疆游历均是空白说明了什么?

    云浅月蹙眉,放下纸张沉思,连容景的人都查不到的事情,只能说明这个国舅不简单。

    又坐了半响,云浅月将手中的资料烧了,起身躺回了床上。

    夜半时分,她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动静,不多时,有人出了房门,她坐起身,走到床前,只见凌少卿,伊羽,华秋三人下了楼,走去马厩牵马,她站在窗前犹豫片刻,对外面传音入密询问,“青影,你可来了?”

    “回浅月小姐!属下来了!”青影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你跟着他们三人!”云浅月吩咐。

    “是!”青影应声。

    云浅月看着窗外,只见那三人牵着马出了马厩之后翻身上马,离开了这里,马蹄声远去之后,她站在窗前看了半响,街道再没有任何马蹄声,她转身重新躺回了床上。

    天明十分,云浅月收拾妥当,拿了包裹,出了房门。

    小伙计见云浅月出来迎了上来,“姑娘要离开吗?”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小的找给您银两!”小伙计连忙往柜台走去。

    “不必了,银两先记着,下次我住的时候不给了。”云浅月扔下一句话,出了客栈。

    小伙计连声应是,送了出来,跑去马厩帮云浅月牵马。

    马匹牵来,云浅月翻身上马,出了客栈向城门走去,交了通关文牒后出了城,刚走不远,墨菊的声音传来,“浅月小姐,南疆国舅又跟上了您。”

    云浅月点点头,“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