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无心插柳(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位姑娘是大户人家的姑娘,给了一锭银两,咱们家没什么好吃的,就炖了一只肥鸡。”老妇人拿出银两给老头看,“你看,这一锭银两够你们砍一年柴的。”

    “歇个脚吃顿饭的事儿,你这老婆子怎么要人家这么多银两?”老头子不满地问。

    “我说不要,那位姑娘非要给,我不是想着若是今年科考,昭儿上路有银两不至于受苦吗?就留下了。”老妇人道。

    “娘,您同意我去京城了?”那沈昭惊喜地看着老妇人。

    老妇人嗔了他一眼,“你做梦都说梦话要去京城,你爹和我不让你去你不得怨恨我们一辈子?”话落,她将银两收起来,对男子道:“娘给你留着,那位姑娘说三年一次的科考今年应该也有,摄政王虽然掌权,但也不会废除了这个制度,大约会推迟些而已。”

    “那太好了!”沈昭高兴地笑起来,“我和爹采摘了些雪菇,本来想留着过年吃,如今就给这位姑娘做了吧!”

    “好!”老妇人笑着点头。

    沈昭弯身将绑着干柴的口袋解下来,递给老妇人。

    “沈姑娘是个有口福之人,这雪菇极好,只有下第一场雪才长雪菇,还得雪下得正好了才有,而且还不易看到。如今我这就去洗了做菜。”老妇人一边说着一边欢喜地向厨房走去,到厨房门口,还不忘对沈昭嘱咐,“你进去见见那姑娘,那姑娘也是个识字之人,见过景世子一面呢,你不是要去科考吗?有不懂的问问那姑娘。”

    沈昭闻言眼睛一亮,应了一声,向屋内走来。

    老者似乎也想见见云浅月,也跟在沈昭随后走来。

    云浅月一直看着外面,想着这样的人家朴实不贪图便宜,沈昭能吃苦又用功,且看着书中的批注虽然还差些火候,有些稚嫩,但比当初的云离却是还要见解深透,这样的人若是经过培养雕琢,将来定然非池中之物,她伸手揉揉额头,低声喃喃地道:“容景,我若是帮你揽罗一个人才的话,你应该不会觉得我犯桃花吧?毕竟人是给你的呢!”

    “这位姑娘见过景世子?”沈昭疾步走进屋,开口第一句话就问,话落,他见云浅月抬头看着他,他脸一红,似乎觉得唐突了,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你这小子!有你开口就这样问话的?”老头后面跟进来,敲了沈昭头一下,训道:“人家是一个姑娘,还是天圣京城来的,你的书白读了?没有礼数?”

    沈昭更是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抬起头,好奇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站起身,对老者笑道:“大爷没关系。”话落,她对沈昭又道:“嗯,我见过容景。”

    沈昭一喜,“景世子是不是和传扬的一样?”他似乎太激动,也顾不得了,上前盯着云浅月兴奋地问,“就是那句诗评价的,‘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

    云浅月看着沈昭激动的眉眼,想着老妇人真是半丝也没夸张,她这个儿子已经中了容景的毒了。她笑着点点头,“还好吧!他也是人,一样吃饭睡觉。就是学问好点儿,长得好点儿。其他和正常人一样。”

    沈昭闻言兴奋不减,“姑娘,您可和景世子说过话?”

    “嗯,说过!”云浅月想着她何止说过,和她说话最多的人大约就是他了。

    沈昭眼睛灼灼亮地盯着云浅月,“真是太好了,你和景世子都说过什么,能不能告诉我?我仰慕景世子,想知道……”

    他话未说完,就被老者又打了一下,“你这个臭小子!一提到景世子你就跟打了鸡血一样。”话落,他对云浅月道:“姑娘别介意,我这个儿子从小就仰慕景世子,钦佩他。关于他的一切,他都跟中了毒似的。”

    云浅月想着若是古代也有追星的话,那么她这里就遇到了一个。她有些好笑地看着沈昭兴奋的眼,想着她若是说她是云浅月,不知道他会是什么表情?不过天下人人推崇容景,将他推上了一个帝王都嫉妒的高度,如今少年这样崇拜他,也不稀奇,不过为了不麻烦,还是最好不要说太多了,于是她道:“他就说了一句姑娘劳烦让让路。”

    沈昭睁大眼睛。

    云浅月用很真诚的目光看着他,肯定地道:“是这样的!”

    沈昭顿时泄了气,“原来姑娘是在大街上见到景世子的啊!”

    “嗯!”云浅月笑着点头。

    “姑娘就没趁机与景世子说几句话?”沈昭有些不甘地问。

    “当时人太多,没来得及,况且我和他也没什么说的。”云浅月摇摇头。

    沈昭升起的希望又破灭,片刻后,他抬起头,挠挠脑袋,对云浅月有些憨地一笑,“唐突姑娘了,景世子是天下第一奇才,我若是能见到,和他说上一一番话,便觉得荣幸。”

    “既然大爷和大娘同意,你就去天圣吧!”云浅月笑道。

    “我一定会去的!”沈昭点点头,“我要与景世子同朝为官。”

    “臭小子,你学那些东西要真能有用,考进官场还行,考不上就白搭,别说大话了。和景世子同朝为官,也不看看你的斤两。”老者又拍了沈昭一下,转身出了房门。

    “我一定能考上的!”沈昭肯定地道。

    云浅月笑看着他,抖了抖手中的书问,“这些你看过几遍?书中批注都是你做的?”

    “这些书我能倒着背下来,批注是我做的。”沈昭点点头。

    云浅月看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不骄不躁,就如陈述一个事实,点点头,不再说话。

    沈昭以为她还会再问什么,但见她什么也不问,只是将书给了他,伸手接过书,试探地问,“姑娘看起来就是读书之人,你既然看了我这批注,觉得我见解如何?”

    云浅月笑笑,“我一个女子见解而已,不问也罢。这书你去天圣京城的时候拿着吧。见了容景之后,你何不当面问他的见解?岂不是比我的见解要管用?”

    沈昭觉得有理,喜滋滋地将书收起来,“我去天圣京城的时候一定带着这些书。”

    云浅月不再说话。

    沈昭放好书后,似乎才认识到男女有别,有些脸红地看了云浅月一眼,连忙出了屋。

    不多时,老头和老妇人端了做好的鸡和雪菇以及两个小菜走了进来,面食则是粗粮的饼子。饭菜刚一上桌,便满屋飘香。

    老妇人笑道:“这雪菇就是香,姑娘别嫌弃,多吃一些。”

    云浅月笑着点头,这样的山野人家的饭菜她来到这个世界总共算上这次也就两次。另外一次是几年前她和风烬出门,也是冬天,住在了一家猎户家里。她拿起筷子,见他们三人都没上桌,笑着招手,“大娘,一起吃吧!”

    “姑娘是贵人,你先吃,你吃完我们稍后再吃。”老妇人摇摇头。

    “一起吃吧!贵人也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没什么特殊。你们儿子将来没准封侯拜相,也就是贵人了。”云浅月伸手将老妇人拽着坐着她身边,又反客为主地对老头和沈昭招呼,“大爷,沈昭,一起吧!”

    “瞧这姑娘说的!我不指望昭儿封侯拜相,能有个一官半职就行了。”老妇人笑了。

    “就是,他学那些东西指不定用得上用不上。”老头也不推脱,坐了下来。

    沈昭有些脸红,不说话,坐了下来。

    一顿饭吃得和气融融,这一家见云浅月知书达理,待人和气,又没有贵人的架子和趾高气扬,心中欢喜,不停地让菜,云浅月被这样的热情和安静感染,不知不觉吃了许多。

    饭后已经下午,太阳挂在西天,云浅月要离开,老头却道:“前方还有两百里才是紫月城,姑娘的马虽然是好马,但还有两个时辰太阳落山,山路不好走,你一个姑娘家路上危险,要不就住下明早再走吧!”

    老妇人也连忙搭话,说让云浅月住下,家里有两铺炕,他们一家三口一个房间,给她让出一个房间来没问题,让她住下。

    沈昭虽然没说话,但显然也是一个意思。

    云浅月觉得反正她也要看看南疆国舅的目的,既然拖着路程了,索性就再拖一些,于是点头答应。三人都很高兴,老妇人去刷碗,沈昭去烧炕,老头去将云浅月的马牵来院里,三人各自忙活。

    云浅月坐在屋中喝水,一边看着窗外忙活的三人。须臾,她又拿出纸笔来,给容景写信,自然是关于沈昭。这一封信不长,所以很快就写好,写好之后她折好,喊出墨菊,同样递给了他。

    墨菊接到信后,似乎犹豫了一下,对云浅月道:“浅月小姐,公子若是知道您……嗯,那个沈昭……您还是别住在这里了,要不返回银月城吧?反正五十里地,对于踏雪来说也不算什么……您不想返回的话,就快走二百里,去紫月城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