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相逢陌路(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没说话。

    墨菊等了半响,不见云浅月答复,声音有些低,试探地问,“浅月小姐?”

    云浅月又好气又好笑,“我就住在这里,你将信传给你家公子就是。他不但不怪我,没准还感谢我无心插柳给他网罗一个人才呢,这个沈昭可了不得,将来没准成为你家公子的一大助力,也未可知。”

    墨菊闻言一喜,“既然这样,属下这就再去给公子传信。”话落,人退了下去。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想着容景真是不嫌脸红,他一人种桃花,无数人帮他剪桃花枝。

    这一夜,云浅月宿在了山野人家,南疆国舅依然未超过她离开,也宿在了后山一家。

    第二日清早,墨菊传来了容景的飞鸽传书。

    云浅月打开书信,只见是关于南疆国舅的,容景言南疆国舅非比寻常,他曾经查过他的来历,但未曾查出有用之处,南疆国舅显然这次是因为南疆而来,但是中途跟上她,必定是她身上有什么让南疆国舅重视之处,让她小心一些。

    云浅月放下信纸,想着容景信中未提到沈昭只言片语,应该是写这封信的时候还没收到关于她落宿在这处山野人家的消息。不过昨日她写的那两封书信前后脚传出,如今容景应该还有一封书信传来才是,于是她放下书信,并没有立即回信,而是看向窗外。

    一家三口已经起来,大娘在做饭,大爷在喂鸡,沈昭正在喂她的踏雪吃草,看神情甚为喜爱,三人各做各的事情,让冬日的小院里,看起来有些温暖。

    果然不多时,墨菊传来了容景的第二封书信。

    云浅月打开,只见上面写着,“既然他有凌云志,就为他架一座青云梯吧!不过需经雕琢,否则这样入朝的话,怕是会成摄政王的下酒菜。我让墨菊安排他即日起来京,你不必理会了。”

    另写:“云浅月,你看,我不能放心你是对的!不管是桃花,还是梅花,不管是给我,还是你自己,你总惹回家一朵。”

    云浅月翻白眼,有些无语地提笔回信,一封信写罢,让墨菊传回去,大娘也来喊她吃饭。她站起身,出了房门,来到昨日的主屋。

    早上的饭菜和昨日一样丰盛,期间,大娘问道:“姑娘,还没问你名姓。”

    云浅月笑着道:“我夫君姓楚。”

    大娘、大爷和沈昭齐齐一惊,大娘不敢置信地道:“姑娘已经嫁人了?”

    “嗯!”云浅月点头。

    “天圣京城有楚姓人家吗?”大娘问向沈昭。

    沈昭也看着云浅月,摇摇头,“我未曾听闻楚家的大姓。”

    “姑娘看起来不像是已经嫁人。”大娘看着云浅月眉心道。

    云浅月见大娘盯着她眉心,想着据说未婚女子和已婚女子区别在于一个眉心紧密,一个眉心松散,她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们只是过了礼,还未曾圆房。”

    大娘恍然,“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姑娘看起来还是个小姑娘而已。”

    “天圣京城虽未有楚姓,但十大世家第一大世家姓楚。”沈昭打量云浅月道。

    大爷打断二人的话,“楚姑娘总归是贵人就对了,你们两个刨根问底做什么?”

    大娘闻言对云浅月和善地一笑,“既然这样就不能喊姑娘了,该喊楚夫人。”

    沈昭低头吃饭,也不再说话。

    云浅月笑笑,她这次用李芸的样貌出来也是有一番考量,一是她红阁小主的身份,二是楚家家主夫人的身份,虽然不动用红阁,但她可以借助容景的楚家。摩天崖本来就在南疆和南梁以及天圣边界。而这两者身份都神秘,既然南疆已经足够复杂,那么就更再复杂一些,越是复杂,越是混沌,越好浑水摸鱼。即便十大世家中的人苍亭和蓝漪等认出她又能如何?该有顾忌的人是他们才是。十大世家总要划出分割线,这一回借南疆之事,就此分门立派,让十大世家如今混沌的情形清楚明目,也未尝不是好事儿。

    “姑娘是否认识云王府的浅月小姐?”沈昭未喊姑娘,半响抬起头问道。

    云浅月一怔,忽然一笑,“何故有此一问?”

    “姑娘是贵人,既然能认识景世子,也能认识浅月小姐吧?故有此一问。”沈昭道。

    云浅月笑了笑,“也算认识。”

    沈昭盯着云浅月的眼睛,“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当真很好?”

    云浅月想着沈昭虽然读书,但没死读书,从昨日他批注的注解,就能看出其聪明。虽然身在山野,但关心天下事情,想来心里对她的身份一直在猜测,不过问及她,应该是关于容景和她的那些传言,她笑道:“有人说她好,有人说她不好。你问的是她哪一点?”

    “能得景世子的心,自然是极好的吧!”沈昭道。

    云浅月笑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而已。不一定她好或者不好就得他的心,这个相互喜欢应该有很多因素合成,不是单单一点或者两点就能定性的。”

    沈昭点点头,不再询问。

    云浅月看着沈昭,从昨日进门来冒冒失失一个小伙子,到如今看起来有些缜密聪明,若是加以雕琢的话,将来怕是不可限量,她也不再说话。

    大爷和大娘招呼云浅月吃菜,显然没发现这两句话中隐藏着的寻思和弯绕。

    吃过饭后,云浅月启程离开。

    沈昭忽然对二老道:“爹、娘,楚姑娘一个人去南疆京城怕是不太安全,我送她去。”

    二老一愣,讶异地道:“昭儿,你要送楚姑娘去南疆京城?”

    云浅月也是一愣。

    “嗯,我送楚姑娘!”沈昭肯定地道。

    “这……”二老看向云浅月,显然是在问她主意。

    云浅月摇头,“不必送,我……”

    “楚姑娘,我送你!”沈昭打断云浅月的话,看向二老,“爹、娘,我们拿了楚姑娘那么多银两,理应送楚姑娘一程,否则一个姑娘家独自行路,万一遇到个什么三长两短就不好了。”

    “这也是,楚夫人,你一个人上路是不太安全。南疆多毒虫毒咒,昭儿虽然不懂武功,但是曾经和一位奇人学习了些皮毛的控虫咒之术,有他送你,安全得多。我们也放心。”大娘话落,询问大爷,“老头子,你说呢?”

    老头点点头,“也好!”

    “那就走吧!”沈昭不等云浅月再说话,转身出了房门。

    云浅月有些傻眼,连忙追出去,对沈昭摇头道:“我一个人就很好,真不用送,不会有危险。”

    沈昭回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向西南角的草棚走去。

    云浅月看着他,有些语失。

    “楚夫人,你就让他跟着你去吧!这小子啊,决定了一件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大娘笑呵呵地道,“让他出去走走也好,去南疆京城见识一番,没准就打消了去天圣京城的想法了呢!”

    “是啊,让他去吧,从小就是这个脾性,真如老婆子所说,去南疆京城见识一番,没准就打消了去天圣京城的想法了。”大爷也道。

    “可是我真不用送……”云浅月有些无语。

    二老对看一眼,大娘道:“楚夫人,我知道你一个女子和一个男人单独走路觉得不方面,但是你放心,我的儿子我清楚,绝对是正人君子,他对你不会有什么非礼之举。他说送你,定然是出于关心,怕你路上出事。”

    “我夫君若是知道,大体会不高兴的。”云浅月低声道。

    “你夫君让你一个弱女子独自出行,还是来南疆毒术之地,本身就是错。而且若是如此肚量狭小的话,也不配为君子。”沈昭从草棚牵出一头毛驴,闻言对云浅月道。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再次失语。

    沈昭松开毛驴,走进小屋,不多时出来,扛了个小包裹,重新牵上毛驴,出了门,对二老道:“爹,娘,我送完楚姑娘就回来,你们不用担心。”

    大娘道:“知道你早就想出去了,去吧,家里你也不用担心。”

    大爷嘱咐道:“虽然你是送楚夫人,但也别因为你给她添麻烦,知道吗?”

    “知道!”沈昭点头,对云浅月招呼,“楚姑娘,走吧!”

    云浅月见事已成定局,她阻止不了,人家是好心,她也不能甩脸子翻脸死活不让人送。只能伸手揉揉额头,回屋拿上她的包裹,对二老告别。

    二老笑呵呵地将云浅月送出了房门,儿子这样送人去京城,他们看起来不但不担心,反而还很高兴。

    出了门,沈昭已经骑上毛驴等她。

    云浅月翻身上马,骑上踏雪,想着这回真要和容景好好解释一番了。

    二人离开了这一处农家,很快就上了官道,向紫月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