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攻城交锋(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沈昭点点头,坚定地道:“若没人那位奇人,我十年前就掉进山谷摔死了,哪里还有如今的我?这些年我拼命坚持读书练习他传给我的咒术,一虽然是为了光耀门庭,出人头地,二就是为了找这个人报答那位奇人传业授业加之救命之恩。我想着只有我入朝为官,站在高处,才能有本事找,不想如今遇见了你,比我想象的要容易许多,至少知道他是谁了。”

    “既然你的术也是传自南疆王室,那么不一定就会怕了秦丞相。”云浅月点点头,想着她世间的事情当真奇妙,她在山野人家落脚,不过是为了拖延南疆国舅偶然为之,却是无心插柳,寻到了沈昭这个宝贝。如今没准还成为她这一趟南疆之行的最大助力。她笑笑,“既然如今你开始施术吧!一定要小心,查不到他也没关系,他既然在汾水城,早晚会露面。不是他的对手也没有关系,一定要先保护好自己,才能翻牌。”

    “嗯!”沈昭抿着唇点点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让开桌前。

    沈昭在桌前站定,用双手的中指沾了茶水,在云浅月画的秦丞相那幅画像四周画了几个古怪的符号,须臾,他闭上眼睛,双手中指直指秦丞相的画像,口中默念了两句什么,之后,睁开眼睛,一手指着秦丞相的画像的眉心,一手在他画的几个古怪符号旁圈圈点点。

    云浅月静静地看着,她不懂咒术,对这个一门不通,她只能默不出声,且同时屏息凝神给沈昭护法,若是见有什么不对,她便立即出手打断沈昭。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候,沈昭忽然轻喊了一声,“水开!”

    云浅月盯着桌面,只见秦丞相的画像上面的水渍忽然染开一片,里面隐隐约约露出一个影像,她刚看了一眼,沈昭忽然撤回手,图案瞬间不见。她立即抬头看沈昭,只见他倒退了一步,脸色发白,立即问,“怎么样?你哪里不舒服?”

    沈昭定了定神,偏头看云浅月,低声道:“我没有不舒服,似乎被他发觉了。”

    “跟着追踪来了?”云浅月确定刚刚在水中映出的影像是秦丞相。

    “我也不知道,我撤离的快,不知道他追踪来没有。”沈昭摇摇头,“他太警醒,我刚只接近他的位置,便被他发觉了。”

    “你没事就好,就算他追踪来,也不怕他。”云浅月安慰他,“他不追踪来,我们也是要找他的。他追踪来正好,省得我们去找了。”

    沈昭点点头,问道:“你刚刚看清楚了他所在的位置了吗?我对这个水术不太会运用,才摸透皮毛,最好的水术其实是借用河水里面的水魂,但水魂也有魂灵,我不想用,所以一直没多大进步。”

    “宅心仁厚没什么不好,就跟你说的一样,水魂也有魂灵,你伤它,它也会反噬你。你护它,它也会护你。”云浅月赞赏地道:“虽然是一个影像,但是我知道他在哪里了。”

    沈昭看着云浅月。

    “他在城外的汾水湾,易了容。”云浅月道。

    沈昭抿唇,“我们现在要去找他吗?”

    云浅月摇摇头,“不用,我们等等情况,看看他是否对你追踪而来,若是没追踪到你的话,那么就说明你的术对付他还是有一些胜算的。”

    沈昭点点头,看着桌面上的晕染开的水渍。

    云浅月也看着桌面。

    二人等了半响,大约一炷香,沈昭抬起头,对云浅月摇摇头,有些喜色地道:“看来我撤离的快,他没追踪来,真如你所说,我对付他是有胜算的。”

    “嗯!”云浅月笑着点点头。

    “浅月小姐!”外面传来墨菊的声音。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四万兵马攻城了,领兵的人不是叶霄,而是一个少年。”墨菊道:“汾水城的总兵不明原因身死,如今城门乱成一团,云驸马和南疆国舅已经出了驿站前往城门带兵抵抗。”

    “什么样的一个少年领兵?”云浅月问。

    “大约十五六岁。”墨菊道。

    “知道了,我去城门看看!”云浅月点点头。

    墨菊不再说话。

    云浅月回身对沈昭道:“如今四万兵马攻城,汾水城的总兵不明身死,南疆驸马和国舅带着人去了城门,我也去城门看看,你等在客栈,有人在暗中保护你。”

    沈昭抿唇,“你带着我一起吧!也许我能帮得上忙。”

    “刀剑利器而已,不见得会动得上咒术。”云浅月话落,见沈昭垂下头,她伸手拉住他的手,“好,我带你去,未来的天下时局大抵就是这样,让你见识一番也好。”

    沈昭一惊,云浅月已经带着他飞身从窗子而出,大约是第一次被人施展轻功带着走,他的头晕了晕,不适应地闭上了眼睛。

    云浅月偏头看了他一眼道:“你放心,我不会将你掉下去的,放松,睁开眼睛。”

    沈昭脸一红,慢慢地睁开眼睛。

    云浅月足尖踩着房脊屋舍,听到东西南北四城都传来攻城的声音,她打量了一下方位,又细细辨听了一下,向南城而去。

    城中的百姓被攻城的声音惊动,惊惊慌慌地推开门都跑出来查看。

    有些人高喊,“有敌人攻城了!”

    紧接着,大街上的人汇聚成一片,纷纷奔走相告,“有敌人攻城了!”

    不多时,家家亮了灯,户户打开了门,整个汾水城霎时亮如白昼,灯火将漆黑的子夜点亮,东西南北四城火光冲天,喊杀声不断。

    沈昭适应了被云浅月带着飞身的不适,看着下面惊惊慌慌的人,轻声道,“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云浅月沉默不语,有流血,就有牺牲,有刀剑厮杀,就会有人死。

    不多时,二人来到南城,南城墙上,可以看到云暮寒指挥的身影,南疆国舅立在云暮寒身旁,城墙上的士兵拉弓搭箭,不见丝毫惊慌,和城内的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云浅月带着沈昭飘身落在了云暮寒身边。

    “什么人?”云暮寒猛地回头,对云浅月出手。

    “容景!”云浅月吐出两个字。

    云暮寒立即顿住手,看着云浅月,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一遍,又看了一眼她身边的沈昭,问道:“你是景世子派人与我接头相助的人?”

    “不错!”云浅月点头,见到云暮寒眉眼坚毅,和她启动凤凰劫封锁记忆后他日日拿着书卷在浅月阁教她识字时简直判若两人,明明文质彬彬,可是此时却如个将军一般,周身气息果敢尖锐有丝凛冽。

    “令牌!”云暮寒看着她。

    云浅月伸手入怀,拿出容景的玉佩。这块玉牌虽然容景早就给了她,但是她一直贴身放着,除了前两日在庙城的时候用来和碧玉斋取得联系后,从来没往外拿过,即便云暮寒曾经在云王府和她相处,也未曾见过。

    云暮寒看了一眼玉佩,上面一个用特殊手法印刻的“景”字极为醒目,他点点头,“姑娘贵姓?”

    “夫君姓楚!云驸马可以喊我楚夫人!”云浅月道。

    “楚夫人!”云暮寒点点头,看向沈昭,“这位是?”

    “他是沈昭,他会南疆王室的咒术,曾经师从南疆走失的先王。刚刚用水术找到了秦丞相叶霄的下落,在汾水湾,并且易了容。”云浅月简单地交代了沈昭的身份和他能力。

    云暮寒目光露出惊异地看着沈昭。

    一直没说话的南疆国舅立即走过来,对沈昭问,“你懂南疆王室的咒术?师从南疆先王?用咒术找到了叶霄的下落?”

    沈昭点点头。

    “走,你和我一起去汾水湾,不能让叶霄今日施咒作乱,他既然在汾水湾,大体是要用汾水湾施咒使得粉水决堤,那样的话汾水城别说只两万兵马,就是五万兵马,也抵不过外面四万兵马围攻以及他的咒术。”南疆国舅一把拽住沈昭的手。

    沈昭看向云浅月。

    “我与你们一同去!”云浅月想着南疆国舅说得对,秦丞相在汾水湾的话,刚刚那个影像的确是要施咒的样子。

    “楚姑娘,我们两个人联手就够了!你在这里助云驸马吧!”南疆国舅摇摇头,看向城下道:“那个少年很是厉害,他还没出手。如今粉水城的总兵莫名身死,其他三城都派去了他的近身侍卫去督守,这里重中之重,我离开后,他没有照应。正好你来了,你可以照应他。”

    “沈昭不懂武功,而且他的咒术未曾练习过。”云浅月看着南疆国舅,“我既然将他带出来,就不能让他出事儿。否则没办法和沈家大爷大娘交代。”

    “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他。我受伤了,也不会让他伤到。”南疆国舅立即保证。

    云浅月还是不放心,轻喊道:“墨菊!”

    “属下在!”墨菊应声出现,一身黑衣,身影如被雾笼罩,看不清他的面容,但看身形年岁和青影相差无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