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围困苍亭(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暮寒缓缓点头。

    云浅月刚要飞身离开,墨菊的声音响起,“小姐!”去掉了浅月二字。

    云浅月立即顿住,只见墨菊一手带着沈昭,一手扶着南疆国舅回来,南疆国舅嘴角流出黑色的血液,她一惊,看了沈昭一眼,见她完好无损,只是脸有些白,她松了一口气,问道:“国舅受伤了?”

    “舅舅,您怎么样?”云暮寒立即上前接过南疆国舅。

    南疆国舅摇摇头,似乎说不出话来。

    “楚姑娘,国舅中了毒术。”沈昭有些虚弱地道:“本来这毒术是冲我来的,国舅帮我挡了。”

    “可吃了解药了?”云浅月问。

    “这不是一般的毒术,里面放了化尸,无药可解,只能吸出。国舅用聚灵术将毒术聚在了外围,但还是阻不住毒性,我因为和叶霄交手,损耗太大,短时间动不了术了,没办法帮他,如今之计,只有一个懂咒术的人实行聚灵术,帮国舅吸出毒术,否则的话,毒侵五内,国舅必死无疑。”沈昭白着脸道。

    “聚灵术是南疆王室不传之密,除了你二人会,就只有叶倩了。可是他如今在京城,如何来得及?”云暮寒闻言脸色立即变了。

    云浅月想着她虽然不会南疆的聚灵术,但是她娘交给她的灵术也有吸纳一法,她立即道:“我可以救他!”

    云暮寒闻言惊喜地看着云浅月。

    墨菊闻言脸一白,立即道:“小姐不可,公子吩咐您不可耗费太多灵术。”

    “人命关天!何况国舅是为了救沈昭才中的毒。”云浅月摆摆手,挥开墨菊,冷静地道:“我不会有事儿,你家公子给我备了许多好药,耗费也不怕,调理一下就能过来。”

    墨菊看着南疆国舅,想说什么,觉得的确不能见死不救,只能住了口。

    “楚夫人能救舅舅最好,现在就回驿站。”云暮寒抱上南疆国舅就要离开。

    “来不及了,就在这里吧!”云浅月阻止住云暮寒,对他道:“你将他平放在地上。”

    云暮寒闻言觉得也对,立即将国舅平放在地上。

    “你们都退开一些。”云浅月对沈昭等人挥手。

    墨菊、沈昭、云暮寒三人都退开了一些。

    云浅月双手凝聚灵力,顷刻间,她手心聚上两团云雾,须臾,云雾如一瓣一瓣的花瓣叠加,她斗转手腕,让两团云雾对准南疆国舅,不多时,南疆国舅身上的黑气便向云浅月手心飞来,如万千根黑色的丝线从他身体拔出,丝丝缕缕,吸进她手心处的花瓣中,开始云雾在花瓣中心一点小黑点,片刻后,黑点增多,一点点加大,成为一团黑雾,将花瓣中间染黑。

    墨菊紧张地站在一旁看着,眼睛一眨也不敢眨,看样子似乎生怕只要云浅月有一丝不对或者支撑不住就打断她。南疆国舅的命虽然重要,但他看来也没有她的命重要,她的命就是公子的命。

    沈昭也一瞬不瞬地盯着云浅月,显然和墨菊想法相差无几,只要云浅月有什么不对劲,他立即打断她,就算不能再动咒术,也要拼力再施术接替她救南疆国舅。

    云暮寒抿着唇看着,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一双眸子有些暗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云浅月脸色开始有些白。

    “楚姑娘,你住手吧!我接替上。”沈昭有些急。

    “不用,很快就好,我能坚持。”云浅月偏头看了沈昭一眼,对他摇摇头,见墨菊似乎要上前打断,对他警告地看了一眼。

    墨菊本来已经上前一步,又不甘心地退了回去。虽然他听命公子,但是不知为何,只要浅月小姐决定的事情,或者是她只要淡淡冷静的眼神看他一眼,他就会不由自主地听从,焦急担忧中忽然有些挫败。

    又过了片刻,南疆国舅身上最后一丝黑气被云浅月吸到手心,她撤回手,只见双手一大团黑色的雾气,这团雾气已经将她用灵雾垒叠的花瓣浸黑三分之二。她眼睛眯了眯,唇瓣紧紧抿起,继续催动灵力,缓缓地,慢慢地,用灵雾垒叠的花瓣收缩,将一团黑雾包裹起来,瞬间,外围燃起了火焰,那团黑雾在她手心烧了起来。

    众人都睁大眼睛看着她的手心,包括被救了的南疆国舅。

    火光的外围笼罩了一层薄薄的晶莹的水雾,虽然是在她手心燃烧,竟然看起来分外漂亮。若不是那团黑雾传来嗤嗤的爆响声,这一幕该是分外美丽的。

    不多时,黑雾在云浅月手心全部被烧尽,她撤回手,身子一软,向地上倒去。

    “楚姑娘!”沈昭距离云浅月最近,一把将她扶住。

    沈昭刚扶住云浅月,墨菊已经上前挥手推开他,代替他扶住她,急声问道:“小姐,你怎么样?”

    沈昭被推出了三丈远,勉强站稳身形,看着墨菊扶着云浅月,有些愣神。

    云浅月摇摇头,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有些虚弱地道:“没事儿,只是头有些晕。现在就带我回客栈。”

    墨菊意会,知道云浅月耗费灵力太大,恐怕难以维持幻容,早耽搁的话,她的身份就暴露了,立即带着她飞身而起,向客栈而去。

    云暮寒看着墨菊带着云浅月飞身离开,转眼间就消失了踪影,他收回视线,上前扶起躺在地上的南疆国舅,“舅舅,你没事儿了吧?”

    南疆国舅站起身,对云暮寒摇摇头,“没事儿了!”

    云暮寒松了一口气,看向云浅月离开的方向,问道:“舅舅,这是什么术,竟然如此神奇?”

    南疆国舅脸上莫测高深,看向云浅月离开的方向道:“像是传说中两千年前灵族的灵术,也只有灵术,才能吸出如此厉害的咒术,并且能焚烧了咒术。咒术是小巫之术,灵术才是真正的神之术。我本来以为这世间再无灵术,没想到今日竟然见到了。”

    “灵术?”云暮寒看着南疆国舅,“就是传说两千年前的云族之术?”

    “嗯!”南疆国舅点点头。

    云暮寒有些惊异,片刻后恢复神色,送了一口气道:“幸好有楚夫人在,否则叶倩不在这里,今日舅舅就性命堪忧了。”

    “是啊,没想到这个叶霄竟然如此厉害,南疆王室的歹毒之术都被他学会了!”南疆国舅有些怒意地道:“此人不除,实在是大祸害。幸好和我沈昭去得及时,否则的话,今日他竟然要用汾水河的水淹没了汾水城。”

    “舅舅说说当时情形。”云暮寒闻言眸光现出厉色。

    “我和沈昭去时,他正在施术,将粉水河的水魂都引了出来,我对水术不精通,沈昭施术,我护法,他发现了我们,竟然放出毒术,我为沈昭挡了,不过他也没得好果子吃,沈昭这小子心地淳厚,水魂被他内心所感,反过来依靠他对那老东西反噬,那老东西今日也负了伤。又得到了兵败的消息,溜走了。”南疆国舅道。

    云暮寒点点头,看向沈昭。

    只见沈昭好像没听他们二人说话,而是担忧地看着云浅月离去的方向。

    “楚夫人可是非同一般,今日识别了带兵的小将是秦玉凝,扰乱了敌军,让秦玉凝负了伤。”云暮寒又对南疆国舅道。

    “既然是景世子派来的人,自然是非同一般的。”南疆国舅道。

    “舅舅身体既然无恙,在这里整顿一下东西南北四城的兵士吧!我送沈昭回去,顺便看看楚夫人损耗灵力是否严重。”云暮寒又道。

    “嗯,你去吧!”南疆国舅点点头。

    云暮寒来到沈昭身边,伸手扣住沈昭的手腕,带着他飞身下了城墙向登云楼而去。

    “没想到楚姑娘竟然这么厉害!”沈昭低下头。

    云暮寒偏头看了一眼沈昭,淡淡道:“他是景世子派来的人,景世子手下没有无能之辈。况且她还是红阁的阁主,十大世家第一大世家楚家的家主夫人,这样的女子天下能有几人?你说她如何能不厉害?”

    沈昭抿了抿唇,沉默不语。

    云暮寒不再说话,足尖踏着屋舍房脊而过,街道上恐慌奔走的百姓们知道赶走了敌兵,都踏实下来,没有了早先奔走相告大喊大叫的声音。

    来到登云楼客栈,云暮寒带着沈昭飘身而落。

    沈昭刚站稳脚,就甩开云暮寒向楼上跑去。云暮寒看了一眼沈昭急匆匆的背影,缓步跟在他身后上了楼。

    二人来到楼上,云浅月的房间门口,沈昭伸手敲门,“楚姑娘!”

    “沈昭吗?我没事,你不用担心,你也累了,回房去休息吧!”云浅月声音传出,依然有些虚弱,但比早先已经好太多。

    “你真没事儿?”沈昭担忧地问。

    “没事儿,你放心吧!”云浅月回话。

    沈昭不好再推门进去,回头看向走上来的云暮寒。

    云暮寒缓缓开口,“楚夫人,多谢你救了舅舅,是否需要我弄些上好的药材来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