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围困苍亭(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不用,我休息一下就好。云驸马去忙吧!秦玉凝的兵没退走多远,如今汾水城还是不能松懈。另外要小心伊家、华家、凌家的三位少主以及他们的人,苍亭和蓝漪应该也到了南疆地界了。”云浅月道。

    “好,那楚夫人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派人去找我。”云暮寒颔首。

    “嗯!”云浅月点头。

    云暮寒转回头对依然不放心的沈昭道:“你也休息吧!你最近几日不能再动咒术,但秦丞相也不能动咒术,你们相差无几。后面还需要你的。”

    沈昭抿着唇点点头。

    云暮寒转身下了楼,不出片刻便出了客栈离开。

    “楚姑娘,你真的没有事情吗?”沈昭看着紧闭的房门,又不放心地问。

    “没事儿,你去休息吧!云驸马说得对,过几日还需要你。”云浅月摇摇头。

    沈昭闻言只能应了一声,转身进了隔壁的房间。

    房间内,云浅月躺在床上,早已经恢复了她的原本容貌,一番动用灵术,这次的确损耗太大,和以前数次动用灵术微小动作不同,这次她能明显地感觉到身体本源的流失,当时是咬着牙坚持,险些就幻容破灭,露出她的脸。

    墨菊站在桌前从云浅月的包裹内往出找药,他一连拿出好几个瓶子,倒出好几颗药丸,正要走向云浅月的床前,听到外面沈昭紧张的声音,脸色顿时不好,等了半响,才听到云暮寒离开,沈昭回了自己房间,他压低声音道:“浅月小姐,这沈昭不能再留在你身边了!”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人家心术正,心地醇厚而已。收起你脑子里和你家公子一样的乱七八糟的想法。”

    墨菊有几分清秀的五官顿时不满,“他对你关心过头了!”

    “你对我还关心过头了呢!是不是要我写信告诉你家公子,说你对我也有意思,让他将你收回去?”云浅月立即道。

    墨菊吓了一跳,险些将手中的药丸给扔了,顿时苦下脸,“浅月小姐,属下可不敢对您有什么想法,你可不能冤枉诬陷我,公子他会劈了我的。”

    云浅月哼了一声,“这不就得了,你也不能冤枉诬陷别人的好意。”

    “可是他实在对你太关心了,不太正常,而且他不称呼你楚夫人,一口一个楚姑娘,是明显不将公子放在眼里。”墨菊道。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人家称呼本来就没有错,我还没嫁给你家公子呢!”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你是楚家家主夫人的名声早就打出去了啊!”墨菊道。

    “行了,别与我说这个了,沈昭对你家公子崇拜备至,在他心里,我十个脚趾头也不及你家公子。”云浅月摆摆手,打断他的话,对他伸出手,“将药给我吧!”

    墨菊只能不再说,苦着脸走上前,将药放进她手里。

    云浅月看着满满半手药皱眉,“墨菊,这么多药会将我药着的吧?”

    “不会,这些都是补药。公子早就吩咐下了,说你一旦动用了灵术,就让我给你这些药。这些药是公子知道你一定会动灵术,特意备下的。”墨菊道。

    云浅月闻言咧嘴,“可是这也太多了!”

    “不多,您两口就吃下去了。”墨菊站在床前看着她,似乎在监督她吃药。

    云浅月抬眼看了墨菊一眼,无奈一叹,将手里的药分为两部分,两大口吃了下去,她顿时苦得舌头尖都麻了,连连道:“给我拿水来。”

    墨菊将手递给她。

    云浅月咕咚咕咚喝了一气,还是感觉苦得不行,她不停地吐舌头,埋怨道:“这药怎么这么苦?”

    墨菊好笑地看着她道:“公子说了,这些药都是极苦的,您若是不想受苦,以后就少动用灵术。”话落,他补充道:“今日是迫不得已,没办法,属下没拦你,若是但分有一分可能,您就不能动用灵术。”云浅月感觉舌头上的苦味怎么也不退,她有些愤愤,“人在千里外,还遥控我。这个黑心的。”

    “公子是对你好,别的女子公子都不看一眼。”墨菊不满地道。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人家说得对,她没办法反驳,觉得容景手下的人,都跟他一样不止黑心,还有一副好嘴,她打了个哈欠,对墨菊摆摆手,“你下去吧!监视着各处的动静,若有哪里不对,随时禀告我。”

    墨菊点点头,退出了房间。

    云浅月身体的确承受不住,也懒得再费心想如今秦丞相如何,秦玉凝如何,伊家、华家、凌家的三位少主以及苍亭、蓝漪如何,闭上眼睛,幽幽睡去。

    她损耗太大,睡得有些沉,再次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

    她睁开眼睛,就见桌前坐了一个人,那人正在提笔写类似信的东西,她眨了眨眼睛,有些讶异地道:“风烬,你怎么在这里?”

    风烬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哼道:“某人不放心你,怕你惹桃花,让我来监视你。”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你什么时候来的这里?”

    “一个时辰之前。”风烬道。

    云浅月想着她睡得太沉了,风烬来了竟然没感觉,她身体本身对她亲近的没危险的人有着一种潜意识的放心,她摇摇头,“不是,我问你什么时候来汾水城的。”

    “比你早了一日。”风烬道。

    云浅月点点头,“除了你,还有谁来了?莫离呢?”

    “他没来,就我一人。”风烬说话间也不耽搁写信,笔落在信纸上沙沙而响。

    “伊家、华家、凌家的三位少主,以及苍亭蓝漪都出动了,风家、楚家、花家、凤家、莫家这五大世家就只有你来了?”云浅月挑眉。容景用一大世家对抗五大世家,也太狂傲了吧?

    “你不是楚夫人吗?你代表楚家!”风烬放下笔,折好信纸,不以为意地道。

    云浅月默了一瞬,看着他手中的信纸很是特别,问道:“给容景的信?”

    “嗯!”风烬点头。

    云浅月虽然很好奇风烬写了两大页纸都给容景写了什么,但也不再问,躺着的身子坐了起来,问道:“外面的情形怎么样了?”

    “秦丞相和秦玉凝退兵十里,在汾水湾之南驻扎,阻住了所有进京的路。”风烬道:“云驸马和南疆国舅在整顿汾水城内的兵力部署。”

    云浅月挑眉,“秦丞相和秦玉凝竟然不怕叶倩从京城出兵和汾水城的兵力两相夹击?”

    “他巴不得这样,引叶倩出巢,以杀叶倩。叶倩若死,可想而知。”风烬道。

    “叶倩从京城出兵和汾水城的兵力两相夹击,他能杀得了叶倩?”云浅月蹙眉。

    “他手中攥着南疆王室连叶倩也不会的咒术,咒术比如武功,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叶倩遇上她,他若是有能克制叶倩的一招咒术,叶倩也是不敌,只要不敌,就必死无疑。”风烬挥手一招,一只鸟飞了进来,他将折好的信纸绑在鸟腿上,继续补充道:“他不去皇宫打叶倩,而是因为南疆王室都城是整个南疆王室的王灵最强之地,对他这个离开百年来的嫡系分支来说,不太有利,不一定能在皇宫杀了叶倩,而又因为他精通水术,汾水弯对他施展水术最有力,才在这里拦截云驸马和南疆国舅,若是斩断了叶倩的臂膀,那么叶倩孤立无援,她拿下南疆就不成问题了。”

    云浅月点头,“他的确打得好算盘。”

    “是啊,人算不如天算,他算来算去怎么也没料到会突然出现个沈昭,居然也一样会水术。否则的话,他昨日在汾水湾施展水术,南疆国舅和云暮寒以及汾水城的两万士兵,没准就被他的水魂吞噬入腹了。”风烬冷笑。

    “沈昭的确是意外,大约谁也没想到。”云浅月笑了笑,“这回沈昭因汾水河之事,一下子就扬名天下了!”

    风烬斜睨着云浅月,凉凉地道:“云浅月,你也真本事了,随便入住一户山野人家也能寻到一个宝贝。某个醋坛子不放心你的确是应该。”

    云浅月瞪了风烬一眼,“你还是我从死人堆里扒拉出来的呢,不是照样捡到了宝?”

    “你辛辛苦苦培养了我多少年?哪里有捡现成的便宜来得畅快?”风烬哼道。

    云浅月一时无语,“他虽然是我捡的现成的,但便宜可不是我的,是容景的。人家对他推崇备至。”

    风烬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道:“那可不见得,这便宜指不定是谁的。”话落,他起身站了起来,对她道:“你既然醒了,就别在床上懒了,现在就启程吧!”

    “去哪里?”云浅月一怔。

    “你偷偷绕大山去南疆京城找叶倩,”风烬道:“这里由我坐镇。”

    “那沈昭呢?也跟着我离开?”云浅月挑眉。

    “沈昭自然留在这里,有他牵制秦丞相那个老东西,才让他不敢即刻卷土重来侵吞汾水城。”风烬摇摇头,“刚刚得到消息,苍亭和蓝漪已经绕过大山向南疆皇宫而去了,叶倩如今在皇宫孤身一人,你去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