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围困苍亭(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点点头,起身下了床,对他道:“你要保护好沈昭,不能让他受伤。沈大爷和沈大娘就他这里一个儿子。”

    “知道了,这等人才,自然要保护好了,担心你自己吧!”风烬道。

    云浅月走到镜子前,看了一眼自己的容貌,想着有必要和沈昭交待一番,试试动用灵术,虽然没都恢复,还是很虚,但是已经足够幻容,她刚凝聚灵力,风烬打断她,“沈昭在你醒来之前被南疆国舅接去驿站共同研究水术了。”

    云浅月罢了手,走到水盆前净面,又简单用了饭菜,收拾包裹准备离开。

    风烬扔给她一块面纱,“带着这个,你那个灵术能少用就少用,我提醒你一句,你若是不小心死了,容景不一定会跟着你自杀,没准娶十个八个女人回家呢!所以,你小心自己的小命。南疆这个破地方,还不值得你拼力帮叶倩护着。如今已经帮了她这么多,她若护不住,就是她自己没本事,你去南疆京城,主要是为了牵制苍亭和蓝漪去了,不是帮她拼命去了。”

    “知道了!关心我就关心我,非要整让我听着不顺耳的话。”云浅月瞪了风烬一眼,拿着包裹,戴上面纱,从窗子飞身而出。

    风烬微哼一声,关上了窗子。

    出了登云楼,云浅月施展轻功向北城走去,在距离北城不远的一户人家飘身而落,扒开那护人家后院的一方巨石,下了密道。

    这条密道通往城外的汾水湾,她曾经潜入南疆的时候走过一次,所以轻车熟路。

    半个时辰后出了密道,云浅月看了一眼汾水湾,这条汾水河很宽,直通南疆京城到汾水城,因为南疆京城到汾水城多山路不好走,所以这一条河就成为了一条运河,或者载人,或者运物,十分繁华,但也正因为如此,出事的也很多,所以水魂很多,阴阳气都很旺盛。

    汾水河对岸,可以清晰地看到有兵驻扎,帐篷林立。

    云浅月站在密道出口处看了片刻,转身进了汾水河堤坝上游的高山丛林。

    汾水城距离南疆京城要翻越七座大山,且每座大山都极大,草木很深,且没有路,走这一条大山,自然不能骑马,不过汾水城距离南疆京城二百里,而她走超近的山路,也就一百多里,快的话半日就能到。

    大山里人迹罕见,丛林灌木,在这样本来应该干燥的冬日里,这里却是湿气很重。

    一路上毒蛇毒虫遇见很多,但都纷纷避开云浅月走。

    云浅月想起她身上佩戴着沈昭给的那个布袋,既然能克制蜈蚣和她身上的追踪术,大约也是一种能克制这些毒蛇毒虫的东西。所以这些毒物自然都避开她走。

    大约容景给她备的那些药极好,外加她睡了一觉,感觉脚步轻盈,除了灵力少了些外,其余武功分毫没受影响。

    大约走了四座山的时候,山的另一边传来一声惊呼,很是熟悉,她停住脚步,仔细去听,那边有隐隐的说话声传来。两个人,一个是苍亭,一个是蓝漪。

    云浅月想着原来他们竟然在这里,听说话是蓝漪遇到了毒物,惊了一下,但有惊无险。她眸光微转,想着若是将他们困在这座大山里面的话,那么对叶倩自然是有利的。这样一想,她靠近他们走去。

    她所过之处,毒虫依然远远避开,所以她轻而易举地就接近了二人。

    在觉得差不多的距离处停住脚步,她从包裹里将收服的南疆国舅的那只蜈蚣才盒子里放出来,那只蜈蚣显然被关得蔫蔫的,她用指尖凝聚了点儿灵气注入它的头部,它立即激灵起来,她用曾经所学的给人的催眠术运用到蜈蚣上,对它催眠,“去截住那两个人,咬那个男的。”

    蜈蚣“嗖”地一下从盒子里钻了出去,向苍亭和蓝漪的方向而去。

    云浅月想着催眠术竟然管用,她灵机一动,指尖又凝聚了灵力,对四周避开她的毒蛇毒物近距离催眠,“你们都过去,拦住那两个人,咬那个男的。”

    片刻后,四周的毒虫毒物都从四面八方向着苍亭和蓝漪聚拢而去。

    云浅月没想到居然这么有效,她惊异了,想着听这到处都是爬动的声响,怕是整座山的毒物都被她指引到了苍亭和蓝漪身边了吧?

    没想到她的催眠术如此有效……

    不是,催眠术不会有如此大的作用,云浅月立即就否决了这个想法,低头看着指尖,上面还有微微的蓝光,这应该是她刚刚运用的灵术的作用,没想到她爹教给她的灵术竟然还有如此作用?

    她想起当初她爹教给她灵术时所说可以借助自然灵气修习灵术,那样事半功倍。她如今身处大山,草木葱茏,越是毒物盛行之地,越是草木繁盛,自然灵气自是比别处最多最繁盛。她如今感觉她身体昨日耗费的灵气不但弥补了回来,反而又有着渐渐增强的趋势,她不可思议地站在那里。

    “啊,苍亭,怎么会这样?怎么有这么多毒物?”蓝漪惊骇的声音响起。

    “是啊,怎么会这么多毒物?”苍亭的声音也响起,但比蓝漪镇定。

    “这些毒物都向我们来了,怎么办?”蓝漪急切地问道。

    “杀!”苍亭吐出一句话。

    紧接着,二人拔剑的声音。

    云浅月依然处于震惊中,那边刀剑砍起,毒物的血腥弥散过来,她才惊醒。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距离得还是有些远,草木覆盖,枝繁叶茂,根本看不到那处的动作,但是她也可以想象得到目前是何情形。

    她静静站在原地不动,想着也许她该好好地研究研究她爹教给她的灵术,耳边响起容景得知那天她爹教给了她灵术后所说的话。

    “两千年前据说有一个灵族,名曰云族。精通通天之术,全族人靠灵力为生。后来隐世了,天下大一统后,帝王着卷宗销毁了云族的所有记载,云族再不被红尘所踪,人人都说云族是仙族的一个遗落之地……”

    似乎听谁还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南疆巫术小巫而已!”

    那什么是大巫?她所学的灵术吗?

    云浅月皱眉,看着她的双手,早先出城时身体还很虚,可是如今走了三座大山站在这里,却是精力充沛,全身似乎像是被暖融融云被裹住。

    “啊……”苍亭传来一声闷哼。

    “苍亭,你怎么样?”蓝漪大惊,“你被咬了?”

    “嗯!”苍亭压抑痛苦的声音应了一声。

    “咬到了哪里?”蓝漪急急地问。

    “腿!”

    “这些毒物怎么看起来似乎专门奔你来?你身上携带了什么东西?”蓝漪又问。

    “除了避毒丹外,都是寻常佩戴的东西。”

    “避毒丹的问题?”蓝漪怀疑地问。

    “不知道,应该不会,刚刚我们走了这么久都无事,秦丞相给的避毒丹,他害我们对他没好处。”苍亭似乎忍着痛道。

    “也是,可是为什么会这样?”蓝漪似乎急了,“你赶紧吃解毒丸,用功逼毒,我给你掩护。”

    “我也不知道,先应付处置了这些毒物再说吧!”苍亭道:“毒物太多,你一个人护不住,这点儿小毒还奈何不了我。”

    蓝漪不再说话,刀剑劈砍声再次响起,血腥味更浓。

    云浅月被二人的声音惊醒,想着如今苍亭已经被咬伤,而且是腿,已经达到了她的目的。这些虽然是毒物,但是毒物也是生灵,她若不制止,还有不知道多少毒物会死在他们剑下,这样大面积的杀生不是什么好事儿,她灵气再次聚上指尖,照着刚刚的方法,默念,“够了,都撤了吧!”

    围攻苍亭和蓝漪的毒物顷刻间向四下撤退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