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从天而降(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看着因为她一句指令围攻苍亭和蓝漪的毒物向四下撤离,再次感叹灵术不可思议,似乎只要她动用意念催动灵术,这座大山上的所有毒物就被她控制。

    “这些毒物都撤离了!”蓝漪的声音再度响起。

    “嗯!”苍亭压抑着痛苦应了一声。

    蓝漪似乎气了刀剑扶住他,“苍亭,你怎么样?先看看你被咬中的地方。”

    苍亭又应了一声,二人似乎坐在了地上开始检查伤口。

    “不好,这毒太厉害,被咬中的地方已经黑了。”蓝漪惊呼一声。

    “没想到小小的一条蜈蚣竟然这么厉害……蓝漪,你将我包裹里面的解毒丸拿出来……”苍亭对蓝漪指指包裹。

    蓝漪连忙解开包裹,拿出解毒丸,担忧地道:“这毒似乎很霸道,这解毒丸有效吗?”

    “先试试再说。”苍亭拿过解毒丸塞进嘴里。

    蓝漪不再说话。

    过了半响,蓝漪道:“不行,我看这个解毒丸不太管用,这条蜈蚣的毒性太强,解毒丸克制不了,怎么办?”

    “毒性太大,我运功似乎压制不住,而且这个毒让我提不起力来。”苍亭听声音就知道脸色有多难看。

    “我现在运功助你逼毒!”蓝漪说话间似乎坐在了苍亭背后。

    又过了片刻,苍亭道:“还是不行,蓝漪住手吧!”

    “那怎么办?总不能让你毒死?”蓝漪似乎急了,“就算毒不死,你这条腿也会废了的。”

    “我们走过了三座大山,也不是太远,秦丞相一定有办法解毒,我们现在返回去。”苍亭似乎出手封锁了腿被咬伤之处的穴道。

    “好,我们现在就返回去。”蓝漪当即点头扶起苍亭。

    二人再不耽搁,向原路返回。

    云浅月站在原地等了半响,听着二人脚步走远向原路返回,她招招手,那条蜈蚣自动地跳回了盒子里,她盖上盒子,继续向前走去。

    所过之处,依然毒蛇毒物纷纷避让。

    云浅月看着这些小东西,以前一直认为是恶毒之物,但如今看着居然都如此顺眼。如今苍亭和蓝漪折了回去,若是被秦丞相解了毒再重新上南疆京城的话,来回折腾,势必要耽搁时间。她有足够的时间比他们先到达京城与叶倩会和。

    “浅月小姐,您又动用灵术了!”墨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是啊,又忍不住动用了灵术,怎么办?你告诉你家公子?让你家公子与我发脾气不再理我?”云浅月回头看了一眼,她自然知道墨菊跟在身后。

    墨菊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我是不会瞒公子任何事情的。”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

    墨菊又道:“不过您的灵术简直太厉害了,居然能催动整个大山所有的毒物,真是不可思议,看起来要比南疆的咒术还厉害。”

    “是很不可思议!”云浅月点头。

    “您既然能催动毒物,是否也能催动别的事物为您所用?”墨菊疑惑地问。

    云浅月眸光转了转,不确定地道:“大约是吧!”

    “若是也能催动别的事物为您所用,就太可怕了些。”墨菊道。

    云浅月也如此想法,“嗯”了一声。

    墨菊不再说话,二人继续向前走去。

    又翻越了四座大山,二人来到了南疆京城地界。

    南疆京城三面环山,一面靠水,一条护城河又宽又长。三面的山上都埋有重兵把手,护城河内外都有兵家巡逻,将整个南疆京城看起来保护得固若金汤。

    南疆京城不是太大,也就天圣京城三分之一。

    南疆也不是太繁华,但民风看起来很是朴实。

    云浅月避开把手的重兵,来到城下,寻到入城的密道,从密道进了城。进了城之后,她没有立即去皇宫,先在城里转了一圈,没感觉到城中有任何异常的气氛,人们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没有紧张之感,她向皇宫走去。

    南疆的皇宫和天圣京城的皇宫不同,大约是配合南疆咒术的神秘,所以皇宫中除了威严外,还有一丝神秘的气息,不见金砖碧瓦,一体黑色的玉石打造,将黑色的厚重和神秘渲染得分外淋漓。

    云浅月来到皇宫的时候,已经是日落西山,她轻飘飘翻越宫墙而入,叫刚落地,就看到了一身红衣的叶倩站在那里看着她,她一愣。

    “楚夫人,你来得也太慢了!”叶倩看着云浅月头上的面纱,慢悠悠地道。

    云浅月眸光微闪,笑道:“叶公主在等我?”

    “风家主传书说你大约响午就可以到,本公主从响午时一直在这里等着,不想等了这么久。楚夫人在路上耽搁了?”叶倩挑眉。

    原来是风烬给她传了书,云浅月点点头,“在深山里打发回去了两个要来给叶公主找麻烦的人。就晚了一步。”

    叶倩看着云浅月,“苍亭和蓝漪?”

    “叶公主聪明!”云浅月笑了一下。

    “不是我聪明,实则是也得了风家主的传话,说苍亭和蓝漪已经来了京城,既然楚夫人将人打发走了,到又给我解除了一重麻烦。”叶倩摇头,盯着云浅月的眼睛,“楚夫人为何带着面纱?我见楚夫人身形很像一个故人。”

    云浅月一把扯了面纱,淡淡一笑,虽然笑着,也是眸光清冷冷静,“山中毒物太多,树木繁茂,怕刮了我的脸,而且本夫人是已经有夫君之人,出门在外,自然要谨慎一些,以免夫君担心。”顿了顿,她见叶倩审视着她的脸,又道:“不止是叶公主一个人觉得我像是你的故人,我长得大约比较大众面善。”

    叶倩见云浅月脸上没有丝毫易容的迹象,打消了眼中的疑惑,笑着道:“楚夫人说笑了,不是你长得大众面善,像楚夫人这样的人,很是特别,万千人海中也能一眼就看到。实则是你身量与那人很像,大约凡是认识那人的人,都会觉得你是她了,因为她做出什么事情,有什么身份,都不会让人意外。”

    云浅月笑着挑了挑眉,“叶公主说得是云王府的浅月小姐?”

    “楚夫人识得她?”叶倩问道。

    云浅月不予作答,转移话题道:“叶公主不会站在这里与本夫人聊天吧?我一番奔波而来很是劳累。”

    “楚夫人请!”叶倩见云浅月不答话,也不再纠缠追问,转身当前引路。

    云浅月跟在她身后,一身公主正装的叶倩看起来尊贵端严。

    南疆皇宫静寂,路上偶尔有宫女太监路过,都恭恭敬敬地对叶倩见礼。

    “楚家主神秘,楚夫人亦是神秘,这些年一直不被世人窥得其貌,看来这天下真是卧虎藏龙。”叶倩回头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端正走路,眉眼清冷,周身洋溢着沉着冷静的气息,和云浅月懒散踢踏走路漫不经心完全不同,她收回视线,笑着道:“昨日驸马飞鸽传书,说沈昭是先祖父传人,且在汾水湾阻扰了秦丞相的施咒迫害,真是意想不到。”

    云浅月不答话,知道她还有后话。

    “听说沈昭是楚夫人的人?”叶倩又问。

    “也算是!”云浅月沉静地点头。

    “楚夫人这算什么回答?沈昭是还是不是你的人?”叶倩停住脚步再次回头看云浅月。“叶公主是关心沈昭,还是关心他是南疆先王传人的身份?”云浅月回看着叶倩。

    叶倩忽然笑了,“楚夫人好警惕,你放心,你来帮衬于我,我是不会对你挖墙脚的。”

    云浅月不再说话。

    “楚夫人似乎不喜言谈?言语很是寡淡。”叶倩继续向前走。

    “叶公主心情不错,不像是南疆王已经大限的模样。”云浅月也跟着叶倩向前走。

    “父王大限早已经是定论,该尽的孝道我已经在他生前就尽了,难道楚夫人喜欢看见你刚一来我便抱着你哭啼啼吗?”叶倩笑着摇摇头,“哭有什么用?我要挑起南疆的大梁,父王在天之灵也会欣慰。”

    “南疆王大限的消息至今没对外公布。”云浅月道。

    “叶霄一日不除,父王身死的消息自然一日不能公之于众。”叶倩肯定地道:“南疆百姓不能慌,不能乱!”

    云浅月不置可否。

    二人说话间来到一座大殿,殿前的匾额上写着“公主殿”三个大字。

    叶倩说了个“请”字,当先引路进去,里面的人纷纷跪在地上,“拜见公主!”,叶倩摆摆手,吩咐了一句,众人起身,按照叶倩的吩咐,井然有序地摆上饭菜。

    云浅月一日未曾进食,的确需要吃饭,暗赞即便这般时候,叶倩依然镇定不显慌忙。

    简单梳洗后,二人坐在桌前。

    这一顿膳食显然是按照南疆王室招待贵宾的待遇,二人对坐,中间几十种菜品。

    叶倩端起酒杯,说了一句,“楚夫人请!”

    云浅月看着面前的酒,挑眉,“叶公主不是打算今夜连夜启程吗?还要喝酒?”

    “楚夫人好精明!料到我今夜要连夜启程。不错,既然你挡住了苍亭和蓝漪,沈昭又牵制了秦丞相,秦玉凝又受了伤。我自然是不能再守在京城,一定要抓住机会。”叶倩笑了一声,端着酒杯道:“今夜风寒,多喝两杯酒我们可以御寒,本来还想对楚夫人说你才来未曾休息便要被我拉着返回汾水城奔波怕是要辛苦了,但是如今你既然猜到了,看来这一声辛苦我是不必说了!”

    “辛苦的确不必说了!帮叶公主一场总不能白帮,叶公主到事成的时候奉上有价值的东西给楚家就行了!”云浅月闻言也端起酒杯。

    叶倩大乐,“楚夫人好会做生意!”

    云浅月仰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楚家主能将楚家坐大到十大世家第一大世家,楚夫人又怎么能不会捞钱?看来真是应了那句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叶倩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叶公主以前难道就料到了你和云驸马是一家人?”云浅月扬眉。

    叶倩慢慢地放下酒杯,面上的笑容消失,“楚夫人好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