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从天而降(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两架风筝摆脱牵制,被风一刮,顿时飞了起来。一前一后,飞向汾水城。

    高空中的风更大,吹得风筝的绸布沙沙响,二人衣衫飘起,一片黑暗,只能凭感觉控制方向。

    云浅月走了一段路后才想起她这样似乎将一直奉容景的命令保护她不离身的墨菊扔下了。回头看去,她身在空中,刚刚离开的那座大山已经剩下一个小点。暗暗想着墨菊估计会着急跳脚了。

    果然如云浅月所想,此时墨菊站在山顶上想跳崖的心思都有了。他千想万想也没想到叶倩竟然就这样带着浅月小姐离开,而且就两架风筝,他就算是现做,也不一定做得来能载着人飞的风筝,做不好的话,飞不起来不说,也许还会摔个粉身碎骨。他暗自磨牙半响,只能赶紧给风烬和青影飞鸽传书,给二人传了书信后,又给容景传了一封,之后只能自己连夜翻越大山独自忘汾水城赶去。

    果然如叶倩所说,不到一个时辰,二人便到了汾水城上空。

    “放绳,收力!”叶倩轻喊了一声。

    云浅月应声照做。

    两柱香后,二人完完整整地落在了一处山头,叶倩收起了风筝,偏头对云浅月笑问,“楚夫人,怎么样?好不好玩?”

    云浅月笑了一下,“这个东西很好用。”

    “因为从南疆京城到汾水城是顺风,若是逆风的话,我们就用不上这个东西了。”叶倩将两只风筝放好,藏于一处大石下,向山下走去。

    云浅月一边跟上他,一边试着用千里传音给风烬传信。

    “你和叶倩一起?这么快就到汾水城了?”风烬的声音含着一丝讶异。

    “嗯,借助了特殊工具。”云浅月长话短说,“你通知云暮寒和南疆国舅准备,我和叶倩带着她埋伏的两万兵马从后方包抄秦丞相。”

    “好!”风烬点头,问道:“苍亭和蓝漪呢?叶倩放心京城?”

    “苍亭和蓝漪被我在大山里用蜈蚣咬伤了,如今猜测不错的话,他们如今应该刚返回汾水湾找秦丞相解毒不久,战得先机,打他们个出其不意。他们越是认为叶倩守着京城不敢出来,我们的胜算就越大。”云浅月道。

    “你好本事啊,一个人居然拦回了他们两个人?还伤了苍亭?”风烬声音忽然凉凉的,“又动用了灵术?”

    “这不是你和我算账的时候,快去通知云暮寒准备。”云浅月道。

    风烬哼了一声,“我不与你算账,等你回京,有人会与你算账的。”

    云浅月不再说话。

    叶倩忽然回过头,对云浅月道:“楚夫人,你可熟读兵法?”

    “我不过是来帮衬而已,叶公主的国家,叶公主的兵士,叶公主全权调配就好,我和楚家、风家配合接住夜天逸派来的几大世家作乱,秦丞相和秦玉凝交给你。”云浅月道。

    “好!”叶倩点头。

    二人不再说话,来到一处山涧,叶倩模仿了一声鸟叫,里面立即传来一声鸟叫,如此这般三次之后,叶倩开口:“陈将军、李将军!”

    “公主!”有两个人扒开荒草,从一处山洞里面走了出来,均是四十多岁,齐齐跪拜。

    “点兵,汾水河!”叶倩扶起二人。

    “是!”二人齐齐应声,喊了一声。

    有士兵扒开那个洞口垒叠的大石,鱼贯而出。云浅月看到从山洞涌出的士兵想到看来这座大山里显然是被掏空了,里面驻扎了军队。秦丞相在汾水城埋伏了四万兵马,叶倩埋伏了两万,加上汾水城的两万兵马,也是四万。里应外合,两面夹击。四万对四万,就要看谁更果断,更有兵谋,更占得先机了。显然,如今叶倩这两万兵马对于秦丞相来说怕是从天而降了。

    半个时辰后,两万兵马点齐,一个不少。

    叶倩铿锵有力地说了两句话,士兵们虽然怕暴露没敢喊出声,但人人脸上坚毅,神情视死如归。

    叶倩扔给了云浅月一匹马缰绳,云浅月伸手接过,翻身上马,她也翻身上马,清声吩咐道:“陈将军带五千兵马从左包抄,李将军带五千兵马从右侧包抄。我和楚夫人从正面。”

    “是!”二人齐齐领命。

    “出发!”叶倩话落,当先打马离开。

    云浅月打马走在叶倩旁边。

    一万兵马从正面向汾水湾奔去,陈将军和李将军分别带五千兵马从左右包抄。

    这座大山距离汾水弯不足五里地,所以,没用多长时间,三队兵马就到了汾水湾。

    此时已经黑夜,但四万兵马驻扎的营帐外点着的火把将汾水湾照得极亮,可以清楚地看到帐篷林立,巡逻士兵来回穿梭。

    “打!”叶倩一声令下,两万兵马兵分三路冲向那些营帐。

    云浅月看着前方,那四万兵马的营帐显然没有料到有军队从左右后方偷袭,提着大刀长矛衣衫不整地出来迎战,一时间乱作一团。

    叶倩这第一步的确占到了先机,出其不意。

    叶倩并没有加入战圈,而是在后方指挥,两万兵马显然训练有素,以一当二,又以三面包抄,血腥味蔓延开来。

    “本公主是叶倩,南疆皇室嫡系传人,未来南疆女王,念尔等一时误入迷途,若愿意归降,本公主既往不咎!”叶倩对着迎战的士兵高喊。

    “尔等速速投降,公主既往不咎,饶尔等反贼不死!”

    “尔等速速投降,公主既往不咎,饶尔等反贼不死!”

    叶倩身后保护的人跟着高喊。

    一声接一声的高喊声在喊杀声中极具有穿透力,响彻整个汾水湾。

    云浅月想着第二步扰乱敌方军心,叶倩也做到了。

    “叶倩小儿,我是你叔叔!本王是叶霄,南疆王室嫡系传人。”一道灰袍的身影从里面出来,声音洪亮有力,大声喝道:“都不准听信她的话,本王认祖归宗,南疆王室百般阻挠,暗中要杀本王,才让本王逼不得已起兵!”

    本来有些泄力的士兵见叶霄出来,面上的犹豫齐齐不见,顷刻间士气涨了一倍。

    “认祖归宗?百年前叛变南疆,还有脸回来认祖归宗?”叶倩看着叶霄出来,他已经不是秦丞相的容貌,易了容,她冷笑地看着他,“三十年前你要认祖归宗,祖父看你们这一支流落在外心生仁慈,后来你化犬为虎,狼子野心,祖父才着了你的道被你所害,如今你还有脸踏入南疆的土地?”

    “本王行得正坐得端,当年曾祖父一支归顺天圣顺应天理,天圣大一统,南疆后来还不是称臣为奴?叶倩小儿,你一个没长齐毛的丫头还能论出个道来?”叶霄喝怒,“三十年前之事不是我所为。”

    “顺应天理也不该杀祖弑父,灭绝人性。百年前你们既然滚出了南疆就别回来!”叶倩也是大怒,“三十年前不是你所为是何人所为?本公主早就查清楚了,当年约出皇祖父的人就是你。”

    叶霄忽然一把扯了面上的易容,露出秦丞相的样貌,大声喝道:“本王一直居于天圣,三十年前刚入朝为相,如何能来南疆害人?叶倩小儿,本王是南疆真正的血脉,留着南疆王室的血,而你呢?你则是前朝余孽!”

    “秦丞相,你果然露出面目了吧?你口口声声自称本王,岂不可笑?南疆王室可没你这么个王爷!”叶倩眉峰竖起,大怒道:“本公主出身就是南疆王室的公主,多少双眼睛看着,你这反贼说本公主是前朝余孽?小心被天下人笑掉大牙!”

    叶霄冷哼一声,“如今的南疆王后是前朝慕容氏的余孽,她生出的女儿,不是前朝余孽是什么?”

    云浅月一怔,没想到秦丞相说出这番话来。

    “你胡说八道!我母后是平民女子。”叶倩闻言更是大怒。

    “你脖子上是不是佩戴着一个玉坠?玉坠上面雕刻了一个慕字?”叶霄盯着叶倩脖子。

    叶倩面色微微一变,怒道:“没有!”

    叶霄怒哼,“叶倩小儿,你别不承认,那个玉坠就是慕容氏的遗传之物,是皇室的公主坠。你母后才不是什么平民女子,而是慕容氏的余孽。”

    “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今日本公主不代替历代南疆王室列祖列宗处置了你这个叛徒的话,本公主愧疚这个叶字。”叶倩再不与他废话,一团黑雾袭向叶霄。

    叶霄哈哈大笑,“既然你不尊我这个叔叔,我也就对你不客气了,让你见识见识南疆王室真正的咒术。”话落,他一扬手,同样一团黑雾袭向叶倩。

    两人的黑雾不是纯粹的黑雾,而是黑雾中都掺杂着黑色颗粒状的东西。

    云浅月骑在马上,端坐在叶倩身边看着二人,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叶倩的脖颈,那里的确隐隐约约有一颗玉坠。她曾经和叶倩共睡一床,也见到过那个玉坠,不过当时没太注意而已。若是上面真刻了个“慕”字的话,那么叶霄的话八九不离十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