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南梁之行(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战场后断臂残骸,整个汾水弯都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叶倩的声音铿锵冷厉。

    众人都不说话,不约而同地看向南疆京城方向。

    叶倩收回视线,看着沈昭,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冷厉一改,笑道:“原来你就是沈昭,皇祖父咒术的传人。”

    “叶公主!”沈昭对叶倩拱了拱手,并未行大礼。

    “果然是一表人才!从今日起,你扬名天下了!”叶倩扫了云浅月一眼,忽然道:“楚夫人,我说过不会挖你墙角的话不想算数了怎么办?这沈昭实在是个人才,本公主见到他之后就不想放手了啊!你能不能割爱将他留在南疆?”

    云浅月挑了挑眉,“沈昭是属于自己,叶公主若是能让他同意留在南疆,本夫人也无不可。”

    “哦?楚夫人如此大度?”叶倩忽然一乐,问向沈昭,“沈公子,留在南疆如何?”

    沈昭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对他温和一笑,“叶公主必定高官厚禄对你,沈昭,你想留在南疆吗?你属于自己,想留在南疆的话,大爷、大娘也放心。”

    沈昭摇摇头,看向叶倩,坚定地道:“沈昭仰慕景世子,立志去天圣。”

    叶倩闻言眨眨眼睛,在云浅月和沈昭身上打了个圈,笑着点头,“原来沈公子仰慕的人是景世子,南疆的确小国,不能与大国相较,既然沈公子立志去天圣,志向高远,本公主就不好为难了。”

    沈昭不再搭话。

    “秦玉凝定然借机偷偷去南疆京城了,我必须即刻赶回去,楚夫人,再去京城坐坐?你对舅舅有救命之恩,护住了汾水城上万百姓,阻住了苍少主和蓝家主,又帮助沈昭击杀了反贼叶霄,对南疆大功一件。本公主定要好好款待一番,不能早先匆匆的一杯薄酒就打发了你不是?”叶倩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淡淡一笑,“秦玉凝是小菜一碟,叶公主、云驸马、国舅就可以轻而易举处置了她。本夫人还另外有事,就不同去京城凑热闹了。至于好好款待就不必了,按我们早先说好的,叶公主别忘了备厚礼送去楚家就行。”

    “楚夫人好会为楚家主敛财。”叶倩哈哈大笑,“既然楚夫人另外还有事,本公主便不强留了,定备厚礼去楚家道谢。”话落,她拱了拱手,“楚夫人,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云浅月也拱了拱手。

    “楚夫人说另外有事,要去哪里?”一直没开口的云暮寒此时出声。

    云浅月看了云暮寒一眼,这两日他显然未曾休息好,面色有些憔悴,她克制住情绪,淡淡一笑,“家兄传书,让我回南梁一趟。”

    云暮寒眼睛微微一眯,“楚夫人口中的家兄是南梁睿太子?”

    云浅月知道云暮寒这是对她身份起疑的兆头,因为他是曾经的南梁太子,自然清楚南梁之事,她不动声色地笑道:“是啊,他是我义兄,我父母皆无,孤身一人,早就将义兄当家人,所以说是家兄。云驸马有何指教?”

    云暮寒眼底一丝疑惑略去,摇摇头,“指教不敢当!听说南梁王昏迷至今未醒,楚夫人可是去救南梁王?”

    “能不能救醒,总要试一试。”云浅月道。

    “既然如此,就不多留楚夫人了!楚夫人走好!”云暮寒也拱了拱手。

    云浅月点点头。

    “楚夫人,我也会去南梁一趟,你可搭载上我一个老头子一起行路?方便照顾。”南疆国舅忽然道。

    云浅月看向南疆国舅,挑眉,“如今叶公主回京之后就会昭告天下南疆王大限以至奔丧发丧了吧?国舅难道不送南疆王一程?”

    “是啊,舅舅,您总要去的!父王弥留之际还提起了您。”叶倩立即道。

    南疆国舅洒脱地摆摆手,“人都死了,还见个什么。不去了!”

    “不行,舅舅你要去。万一那秦玉凝整什么大幺蛾子,我打不过她怎么办?您可必须跟我去南疆京城,我拦不住楚夫人,总不能让您走了。”叶倩拉住南疆国舅的手,“我的亲人长辈可就剩下您了呢!”

    “你个小丫头,算了,我就与你去一趟南疆吧!”南疆国舅妥协,拍了叶倩脑袋一下,对云浅月笑道:“楚夫人在南梁可会逗留几日?”

    “不见准!”云浅月摇头。

    南疆国舅似乎叹息一声,“本来我想与楚夫人拜个忘年交,看来只能后会有期了!”

    云浅月心思微转,笑了笑,“国舅想与我拜忘年交来日方长!”

    “也是!”南疆国舅笑着点点头。

    叶倩看了南疆国舅一眼,又看了云浅月一眼,眸光闪过一丝奇怪和疑惑,他看向云暮寒,云暮寒对她微微摇了摇头,她并不询问,笑道:“沈公子难道也与楚夫人一起去南梁?”

    云浅月看向沈昭。

    沈昭刚要说话,风烬先一步截住他的话道:“我正巧要去天圣京城,沈公子既然崇拜景世子,就与我一同上路吧!”

    沈昭看向风烬。

    风烬又道:“楚容爱妻,天下皆知。沈公子,你确定你要一路跟着楚夫人?你如今名扬天下了,再不是默默无闻的无名小卒,再跟在她身边的话,流出什么不好的传言,对你,对她,都不是什么好事儿。沈公子读百家书,识古今字,这道理不会不知吧?”

    沈昭脸色一白,大声道:“我对楚姑娘没有非分之想,我只是……”

    “这话对我说无用,你能堵得住天下悠悠之口?”风烬打住沈昭的话。

    沈昭被抢白,一句话卡在喉咙里。

    “风烬!”云浅月面色一沉,“沈昭读的是君子之书,行得正,坐得端,堂堂男儿,志在庙堂之高,光耀门庭,安君天下,收起你那乱七八糟的想法。”话落,她改为传音入密对他怒道:“我看你是被谁荼毒了,别忘了你是谁的人!”

    风烬闻言瞪眼,要反驳什么,被云浅月沉着的眼睛看着,到底是噤了声。

    沈昭看向云浅月,面色有隐隐动容。

    云浅月转回身,对上沈昭,眸光温和,“沈昭,我本来应该遵照大娘大爷的嘱托将你带去京城,但如今既然风家主要去京城,你就与他一起吧!我带你去南梁,的确诸多不便。风家主武功高强,定会保护你安然无恙。你跟着他,我也放心。”

    沈昭点点头,“我对楚姑娘信任钦佩,无关男女之情。风家主误会,令我醍醐灌顶。既然楚姑娘不方便带着我,我与风家主一同就是了,你放心吧!我不会给风家主添麻烦的。”

    云浅月笑着点点头,“给他添麻烦也没什么!”

    “那你什么时候去京城?”沈昭又问。

    “我不一定,去了定会找你。”云浅月道。

    沈昭点点头,不再说话。

    “叶公主、云驸马、国舅,我们告辞了!”云浅月也觉得带着沈昭去南梁不方便,如今风烬既然愿意去天圣京城送他她自然愿意,她只身去南梁,轻装简行,可以有很多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