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南梁之行(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好!”叶倩、云暮寒、南疆国舅齐齐点头,“楚夫人、风家主、沈公子路上小心!”

    云浅月三人再不说话,转身离开战场。

    士兵正在打扫战场上,无数断臂残骸被清理收走。

    叶倩目送着三人身影走远,回头对云暮寒和南疆国舅道:“暮寒,舅舅,我们现在就启程回京!看看秦玉凝偷偷摸摸去京城能翻出什么大天来。”

    “嗯!”云暮寒收回视线,点点头。

    南疆国舅也收回视线,自然无异议。叶倩吩咐人将叶霄的尸体装上车,押送回京祭奠南疆王室列祖列宗。另外吩咐陈将军、李将军镇守汾水城留下来处理战场安抚汾水城百姓,便带着一队人马同云暮寒、南疆国舅连夜回京。

    南疆去南梁有一条超近的路,不过需要翻山越岭。云浅月进了汾水城后,打算走那条最近的路,便与风烬和沈昭分开,她的踏雪给了风烬,自己只身进入了深山。

    沈昭不放心地看着云浅月远去,对风烬道:“风家主,楚姑娘毕竟是个女子,虽然她能耐大些,但是一个人走山路,难保不会出事。我们……”

    风烬看了沈昭一眼,对他凉凉地道:“她的本事你不是都见过了?她不吃老虎毒蛇就不错了,那些东西吃不了她。”

    沈昭皱眉。

    “你最好刚刚说的话是真的,对她只有信任钦佩,没有男女之情,否则的话,任你再有才学,也是死路一条。”风烬警告沈昭。

    沈昭看着风烬不好的脸色,顿时怒了,“风家主,你看我不顺眼可以自己走,不必屡次提醒我,我自己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呵……”风烬忽然笑了,“原来还是个有脾气的书生。”

    沈昭转头就走,“道不同,不相为谋。”

    风烬看着沈昭的背影,片刻后,笑着抬步跟上他,拍拍他的肩膀哥俩好地道:“我的话对你没害处,那个女人你可别惹,她不是个女人,而是个毒药,沾了她,不知不觉就会毒死人。被她毒害的人多了去了,她却犹不自知。我看你大好男儿,若是被她毒害了,岂不可惜?所以也是一番好意。”

    沈昭停住脚步,倔强地道:“楚姑娘人好,心地好,怎么会是毒药?你不要胡说。”

    “那是你没认识到她的本质,她其实是个自私自利,冷血无情,心比毒蛇还毒的女人。”风烬叱了一声,道:“这个天下也就一个人能制得住她,别人制不住。”

    “胡言乱语!我看你对楚姑娘是有成见。”沈昭推开风烬。

    风烬对他瞪眼,“你这个人怎么听不进去好话?那个女人我从小就认识她,她是什么人我清楚得很,岂能是你这个才认识几天的小子比得?”

    沈昭冷哼一声,“你们都听命于景世子,我看你是因为和她在景世子面前争功不过,嫉妒楚姑娘比你能耐,你才对她背后说坏话,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你……”风烬失语,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我和她在景世子面前争功不过才说她坏话?你脑袋怎么长的?”

    “你甭管我的脑袋是怎么长的,总之我不会信你。”沈昭哼道:“即便如你所说,楚姑娘有诸多不好,但那又怎样?我看见的都是她的好和心底仁善就够了。”

    风烬看着沈昭,半响有些恼怒地道:“我看你是中毒不轻!”

    沈昭似乎也不想与风烬纠缠这事儿,不再理他,牵了他的毛驴骑上离开。

    风烬有些气,片刻后又忍不住笑了,翻身上马,跟在沈昭身后,对他道:“沈昭,我问你,你对景世子有多推崇?”

    “推崇备至。”沈昭道。

    “那对楚夫人呢?”风烬又问,“如今楚夫人在你心中比景世子如何?”

    “那怎么能比?”沈昭瞥了风烬一眼,“景世子是景世子,楚姑娘是楚姑娘,明明是两个不同的人,如何比?”

    风烬慢悠悠地吐出一句话,“果然是中毒不轻。”

    沈昭再不理他,显然也是被气着了,硬气地道:“风家主,你为什么总看楚姑娘不顺眼?很难让我不得不怀疑楚姑娘哪里得罪了你。”

    “她得罪我的地方多了去了!”风烬哼道。

    “果然!”沈昭吐出两个字。

    风烬似乎对沈昭已经无语,没了话说。

    二人沉默地走了一段路后,沈昭忽然道:“不对,风家主,你是不是喜欢楚姑娘?”

    风烬闻言瞥了沈昭一眼,“喜欢她的人脑子都是不正常,你看我像脑子不正常吗?”

    “看你很像。”沈昭打量风烬。

    风烬翻了个白眼,“从小我就看出那女人的本质,恨不得掐死她,喜欢她什么?在我看来,她最是一无是处。”

    沈昭怀疑地看了他一眼,见他一脸嫌恶,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风烬也不再说话。

    又走了一段路,沈昭忽然又问,“风家主,你认识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吗?”

    “自然!”风烬斜了沈昭一眼,“你问她做什么?”

    “有些好奇!这些年我也是听着她的传言长大的,有人说她纨绔不化,有人说她惊才艳艳。似乎在每个人的心里,她都有一个模样。我想她能得景世子如此喜欢,定然是极好的吧?不知道比楚夫人如何?”沈昭径自道。

    风烬哼了一声,“也是个祸害而已。”

    “风家主,怎么在你嘴里女人都是祸害?”沈昭偏头对风烬瞪眼。

    “就这两个女人是祸害。”风烬道。

    “那叶公主呢?蓝家主呢?还有天下的女子呢?她们都不是祸害?”沈昭看着他。

    风烬不屑地道:“那些在我眼里都不算是女人,都是一根草而已,本家主管那么多?”

    沈昭打量风烬半响,将他的鼻子眼睛似乎通通看出个窟窿后才吐出一句话:“风家主,我看你的确是脑子不正常,需要看医。”

    风烬翻个白眼。

    沈昭再不说话,二人一前一后,一匹毛驴一匹马,踢踢踏踏走着,脚步出奇地一致。

    云浅月自然不知道风烬和沈昭在她走后这一番话,此时她早已经进入了深山,依然是南疆地界,多毒蛇毒虫,但对她依然避而远之,她打着夜明珠,穿越山木丛林,向南梁而去。

    她走了一段路后忽然想起青影,让他一直跟着伊家、华家、凌家的三位少主,今日那三人没出现,青影也未曾路面,她停住脚步,试着喊了一声,“青影。”

    “浅月小姐,您终于想起属下了!”青影声音从大后方传来,有些幽怨。

    云浅月顿时笑了,回头看去,“让你盯着那三人,如今那三人在哪里?如何了?”

    “那三人本来的目的应该是杀了汾水城的总兵,祸乱汾水城的百姓,让百姓恐慌,与秦丞相和秦玉凝里应外合,拿下汾水城。不过他们杀了汾水城的总兵后,我便派人阻住了他们,将他们引到了一座院子里,那院子里布置了世子传给我的阵法,他们破解不了,如今估计还在院子里困着。”青影声音隐含了一丝笑意,“三个废物而已。”

    云浅月好笑,“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没见到他们。”

    青影“嗯”了一声,“若不是世子打算收服他们,我便杀了他们算了。”

    “十大世家一直同气连枝,如今因为你家世子和摄政王才分门立派,变为了两派。杀他们三人可能对你如今来说轻而易举,但是他们后面是三大世家,能争取过来就争取过来,争取不过来的话再行下手,毕竟十大世家未必一定非要斗个血流成河。”云浅月道。

    青影“嗯”了一声,表示认同。

    “既然你跟在我后面,那墨菊呢?”云浅月想起墨菊。

    “他如今在从京城回来的路上,应该快到汾水城了,接替了我接手那处院子,说服那三人。”青影话落,补充道:“这是世子刚刚飞鸽传书的吩咐!”

    “你家世子又来传书了?没有我的?”云浅月扬眉。

    青影摇摇头,“没有!”

    “那说了我什么?”云浅月问。

    “没有!”青影依然摇头。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看来是生气了,信也不给我写了。”

    青影没了声,显然也是认同这话。

    云浅月放下手,继续向前走去,暗暗想着她如今不回天圣京城,再去一趟南梁,等她回去之后他估计就能消气了,希望消气了。

    翻越崇山峻岭的话,从汾水城到南梁大约要一日夜路程。

    深夜走山路,即便是冬季,这南疆气候温暖湿润,也是草木葱茏,到第二日天亮,已经翻越了两座大山。云浅月不但不觉得疲惫,反而觉得身体轻盈,周身气息轻软绵柔,她能清楚地感觉到灵术充沛。

    “浅月小姐,您发觉您身体的变化了吗?”青影在身后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