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催眠唤醒(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不吃人家就不错了!你忧心个什么?”云浅月唔哝。

    “我不是忧心你,是忧心你祸害别人。”南凌睿道。

    云浅月彻底无语,这个是她哥哥?确定是亲哥哥?她踹了他一脚,问道:“洛瑶呢?”

    “在宫里装贤惠呢!”南凌睿道。

    云浅月闻言好笑,“你收了她的芳心了?”

    南凌睿得意地挑了挑眉,见云浅月哈欠连天,终于有个当哥哥样地拍拍她,“睡吧,到了皇宫喊你。”

    云浅月点点头,身子挪了个舒服的姿势,枕着南凌睿的腿睡去。

    南凌睿看着云浅月,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嘟囔道:“我就说爹娘偏心,教给了你灵术不教给我。”

    半个时辰后,马车来到宫门口。

    南凌睿拍醒云浅月,云浅月醒来,二人下了马车。

    宫门口已经停了另外一辆马车,甚为熟悉,云浅月早先才从那辆车里被南凌睿抱下来,她挑了挑眉,对南凌睿看了一眼,“这大将军真有特权啊,深夜可以进宫?”

    “他特权多着呢!”南凌睿哼了一声,拉着云浅月走进宫门,路过顾少卿的马车,瞥了一眼车前坐着的凌墨,问道:“大将军得了谁的召这是?”

    凌墨见南凌睿居然带着云浅月进了宫,有些惊异,犹豫了一下道:“奉皇后娘娘召。”

    “母后和娘家人走得可真亲近。”南凌睿丢下一句话,向前走去。

    凌墨不再说话。

    宫门口,守门的禁军统领见南凌睿进宫,连忙打开宫门,看了一眼云浅月,并没有盘问,恭敬地让二人进去。

    二人进入,宫门重新关闭。

    南梁云浅月虽然来过,但南梁的皇宫并没来过。不同于天圣京城的威严庄重金碧辉煌,也不同于南疆的黑色神秘,而是亭台楼阁,宫阙殿宇,重重叠叠,别有一种温婉的气魄。

    虽然是黑夜,皇宫内灯火通明。

    南凌睿领着云浅月径直走向内庭的帝寝殿,一路无话,二人来到帝寝殿门口。隐隐听见里面传来说话声。其中有两个熟悉的声音,一个是顾少卿,一个是洛瑶。

    “太子殿下吩咐了,没有他在的情况下,任何人不得随意给王上用药。”洛瑶端庄温婉的声音有些强硬。

    “我数月不回京而已,何时帝寝殿换了一个女人当家了?”顾少卿声音听不出情绪。

    “顾将军若是给王上用药,派人去请示太子殿下吧!”洛瑶似乎没听出顾少卿话中意思,“总之太子殿下不来,这个药不能给王上用。”

    “有皇后娘娘的懿旨也不管用了?”顾少卿挑眉。

    “王上性命关乎南梁社稷,如今太子殿下监国,皇后娘娘懿旨也要请示太子殿下。”洛瑶道。

    “东海国的公主果然非同一般。怪不得他为了你清空了太子府三千美色。”顾少卿笑了一声,“不过你可知道今夜又来了一个美人?他欢喜地将那美人抱进了太子府。不知道是否明日这帝寝殿由你换成了她。”

    洛瑶忽然没了声。

    云浅月偏头看了南凌睿一眼,南凌睿嘴角勾着笑意,没有要进去的打算。

    “他来不来美人与我无关,总之今夜他不在这,顾将军不能随意入药。”洛瑶冷声道。

    “呵……太子殿下一直以来都是好本事,能让一个个女人对他死心塌地。”顾少卿又笑了一声,对殿内的一个人吩咐道:“刘公公,去请太子殿下来。”

    “是!”刘公公立即应声,从里面跑了出来,当看到站在门口的南凌睿一愣,连忙见礼,“老奴拜见太子殿下。”

    “免礼!”南凌睿这才踱着方步走了进去,边走边笑道:“大将军真是忠君为国,操劳忙碌,刚回京深夜就来看父王,父王即便昏迷不醒,心里估计也是对于有如此臣子乐成了心花。”

    云浅月跟着南凌睿身后猛翻白眼,人人都巴结的对象他偏偏嘴跟下刀子似的。

    “原来这位姑娘也被太子殿下带来了!太子殿下看到了本将军操劳,就未曾见到你身后的姑娘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顾少卿看到了南凌睿身后的云浅月,面无表情地道:“太子殿下什么时候开始不怜香惜玉了?宫里有一个为你忧心,如今又不顾奔波带来了一个。”

    洛瑶此时也看到了南凌睿身后的云浅月,盯着她陌生的脸仔细地打量了一遍,脸色有点儿寒,眸光有点儿冷,气息有点儿沉。

    “都是自家人,她们操劳有本太子心疼,顾将军就不必为本太子心疼了。”南凌睿回身将云浅月往洛瑶面前一推,“你们姐妹亲近亲近。”

    洛瑶的脸瞬间又冷了一分。

    云浅月想着南凌睿这话可真让人有想法啊!什么叫做她们姐妹亲近亲近?虽然这话没什么错,但是有歧义。她可不想惹洛瑶发醋,刚刚明显看来她已经对她这个哥哥有了些意思,这个女人可不是好惹的,她轻咳了一声,缓缓开口,“我是……”

    “不用告诉我你是谁,我没兴趣听。”洛瑶打断云浅月的话,对南凌睿冷着脸道:“既然太子殿下来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我先回去了!”

    话落,洛瑶绕过云浅月,挺直着脊背迈着端庄温婉的步子走了出去。

    云浅月眨眨眼睛,回转头,就看到洛瑶一个背影,匆匆一面,她甚至连她的脸还没看甚清,她看向南凌睿。

    “竟是醋了!大好啊!”南凌睿忽然乐了。

    云浅月无语,用传音入密对他道:“你就玩吧!小心玩死自己。”

    “死丫头,没好话!你哥哥我费了多大的力气在她身上,吃了她多少冷脸?如今好不容易翻了盘,定然好好让她醋醋,治她一番。”南凌睿骂道。

    云浅月忍住喷他的举动,回转头,就见顾少卿看着她,她对他一笑,伸手打招呼,“人生何处不相逢!顾将军,我们又见面了。”

    “姑娘看起来很精神!”顾少卿挑了挑眉。

    云浅月刚要再说话,南凌睿截住她,将她往龙床前一推,“跟他废什么话?快过去看看你能不能唤醒老头子。”

    云浅月脚步踉跄了一下才站稳,见到一个小太监立在床头,她眨眨眼睛,那小太监眼睛转了转,她向床前走去。

    “太子殿下,你这是何意?”顾少卿伸出手臂拦住云浅月,对南凌睿挑眉。

    “父王中了催眠术,她能唤醒。顾将军,你说本太子是在干什么?”南凌睿反问。

    “太子殿下不觉得自己独断专行?王上龙体可是大事,其他皇子朝臣都不在。你这般独自决断,随便找个人就来给皇上治病,是否不太妥当?”顾少卿冷声问。

    “你刚刚不也要给父王入药?”南凌睿看了他手中拿着的药包一眼。

    “我这个药千辛万苦找来,可以解了王上的催眠术。”顾少卿道:“本将军忠于皇上之心天地可表,太子殿下难道以为本将军会害王上不成?”

    “你的药怎么能可信?谁知道会不会将父王变成和你一样,靠吸食人血为生。”南凌睿摆出一副明显不信的样子。

    顾少卿顿时大怒,宝剑蹭地出销,快如闪电,刺向南凌睿。

    云浅月忽然出手捏住了顾少卿的宝剑,伸手揉揉额头,哥哥也不喊了,命令道:“南凌睿,你现在就出去,顾少卿,你留下,我懂一些催眠术,先试试能不能唤醒他,若是我唤不醒他,你就给他用你的药。毕竟我的方法对他身体无害,药物一般对身体有副作用。”

    顾少卿一怔,有些惊异地看着云浅月捏住了自己的剑,他眼睛眯了眯,情绪莫名,“原来姑娘武功如此之好。”

    云浅月松开剑,对他道:“既然顾将军进帝寝殿都不用解佩剑的话,你就帮我护法吧!稍后若是不成,换成我帮你护法。”

    顾少卿不说话。

    “你还不出去?”云浅月看向南凌睿。

    “死丫头,我是你哥哥,留着他你赶我?”南凌睿恼怒。

    “还救不救人了?你若不想救,那我们两个一起出去好了。”云浅月道。

    南凌睿瞪眼,一拂袖,转身走了出去,丢回一句话来,“你们两个若是救不醒他,我一块儿打着。”

    云浅月不再看他,对顾少卿挑眉,“我刚刚的提议如何?”

    “我如何信你不是来害王上?”顾少卿盯着云浅月的眼睛。

    “你觉得南凌睿会害躺在龙床上的这个人吗?”云浅月也看着他的眼睛,发现他有一双极其漂亮的眼睛,琥珀色的,想着他不知道有什么样的隐疾,让他每到月圆之夜要喝女子之血才能压住狂性,该有多大的毅力忍受世人异样的眼光,怪不得十五的少年,就如此老成,有一分千锤百炼的筋骨。

    顾少卿抿唇,片刻后,缓缓点点头,“我给你护法,你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