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非我不可(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一个时辰后,南凌睿进了灵秀宫,见到聚在角落里的一堆人,剑眉一扬,“都在说什么?”

    “太子殿下!”一堆人惊醒,齐齐“噗通”跪在了地上。

    南凌睿显然心情很好,踱着步子慢悠悠地走进来,也不急着进去,问道:“刚刚那位姑娘睡下了?”

    众人对看一眼,还是早先那宫女回话,“回太子殿下,睡下了。”

    南凌睿点点头,很有兴趣地问,“你们在谈论什么这么热闹?我怎么刚刚听见有人说这回翠微公主要伤心了,怎么个伤心法?说来本太子听听。”

    众人齐齐噤声,无人敢说话。

    “是叫芝雨吧?你来说!”南凌睿一指那宫女,命令道:“不准欺瞒,若有半丝欺瞒,本太子治你的罪。”

    芝雨抬起头看了南凌睿一眼,低声禀告道:“回太子殿下,奴婢们见顾将军送那位姑娘回来,对那位姑娘很好,说话都轻声慢语的……”

    南凌睿挑了挑眉。

    芝雨继续道:“从来没见过顾将军对哪个女子这般,我们就猜测顾将军是喜欢在意这位姑娘,您知道,翠微公主喜欢顾将军,却从来不得顾将军一个好脸色,所以……”

    南凌睿冷哼一声。

    芝雨立即住了口。

    “怎么有一股血味?”南凌睿忽然皱起眉头。

    芝雨连忙道:“那位姑娘回来的时候……”她看了南凌睿一眼,小心地道:“手上有伤,顾将军给包扎的……”

    南凌睿闻言脸色一寒,抬步向里面走去,一边问,“她手上怎么会有伤?”

    “奴婢也不知……”芝雨低声道。

    南凌睿似乎想到了什么,推开门,大踏步进了房间,屋中的灯未熄,他几步就来到了床前,正看到云浅月的手捶在床榻上,包裹着绢布,他伸手就将绢布扯了,被咬的痕迹清晰明显,他顿时大怒,“顾少卿!”

    这一声尤其大,将外面的芝雨等人震得身子一颤,从来太子殿下都是一副风流含笑的模样,即便他不笑,也带着三分笑意,从来没见过他这般震怒过。

    “死丫头,你给我滚起来!”南凌睿一把将云浅月拽了起来。

    云浅月被他的怒喝震醒,眼睛眯起一条缝,困意浓浓地道:“你发什么疯?”

    “我问你,你这手是怎么回事儿?”南凌睿瞪着云浅月,“刚刚你的手可是没有伤口的!如今这伤口哪里来的?”

    云浅月困得眼不开眼睛,“你吼什么?我困着呢,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

    “你给我醒醒!”南凌睿伸手揪住云浅月的耳朵,怒道:“我问你,是不是顾少卿咬的?”

    云浅月耳朵一疼,脑袋清醒了几分,没好气地道:“不是他能是谁?你这南梁还有谁能咬了我?”

    “果然是他,我就知道!”南凌睿大手拍在云浅月脑袋上,“他武功虽好,还咬不了你,他这是狂性大发了?你愿意被他咬的?”

    “我疯了才愿意!”云浅月手疼,脑袋疼,耳朵也疼,她伸手拍掉南凌睿的手,怒道:“我欠了他一条命,如今拿手还了,算我倒霉。”话落,他不等南凌睿开口,伸手一推他,“我从南疆打了一仗后就来南梁,三天没睡觉了,你确定让我不止手疼死?而且还困死?”

    “你怎么就欠了他一条命了,说清楚再睡。”南凌睿沉着脸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不止一路奔波没休息,大约也是给南梁王催眠唤醒太耗费心力,再加上又被顾少卿咬了手闹了一通,如今困得厉害,她见南凌睿一副你不说出个道来一副势必不罢休的神色,她软了语气,伸手抱住他的腰,可怜兮兮地央求,“哥,好哥哥,你快让我睡吧,我可是你亲妹,不是你仇人……”

    南凌睿身子一哆嗦,似乎要抖出一身鸡皮疙瘩,沉着脸硬邦邦地道,“睡吧!”

    云浅月被解放,立即松开手,身子一歪,倒回了床上。

    南凌睿看着她的手,忽然恼恨地转身大踏步向外走去。走到门口,隐含怒意地对芝雨吩咐,“给她将手包上,好好看着,听到没有?”

    “奴婢听到了!”芝雨身子一颤,连忙答话。

    南凌睿大踏步出了灵秀宫,锦袍卷起一阵寒风。

    芝雨等人站起身,对看一眼,这回也不敢聚在一起叽叽咋咋了,芝雨走进来给云浅月包上被南凌睿扯开的绢布,其余人悄悄地散了,虽然还不知道云浅月的身份,但她能得到皇上,太子,顾将军的重视,已经让她们不敢再大意了。

    云浅月这一觉睡得极沉,梦中她回到了天圣京城,容景看了她手一眼,给了她一个冰凉的眼神,一句话也不说扭头就走了。她大急,拽住他衣袖拼命解释,他头也不回,甩开她,一句话也不说,她死死地拽着他袖子不松手,几乎用上了浑身的劲,却感觉手滑,怎么也抓不住,她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却最终没管用,他还是甩袖而去,她想着完了,眼前一灰。

    “死丫头,睡觉还这么大的手劲,我的袖子都被你拽烂了。”南凌睿骂声响起。

    云浅月霎时醒了过来,立即睁开眼睛,眼前是南凌睿臭臭的脸瞪着桃花眼看着她。她一愣,低头,只见她手攥得死紧,成拳头状,而南凌睿手拽着他自己的袖子,好好的锦缎袖口被她拽了个稀巴烂,她一呆,有些反应不过来。

    “没出息!你就这么怕容景那个臭小子?”南凌睿一副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云浅月,“连做梦都怕他生气?你怎么就这么没骨头?”

    云浅月想着原来折磨她的不是容景的袖子而是南凌睿的袖子,她顿时大怒,“你坐在这里干什么?坐在这里就坐在这里,还将袖子伸到我手里做什么?”害她睡得这么累,受这一番煎熬和折磨!

    “死丫头,你还有理了是不是?我刚进来看看你睡死了没有?袖子就被你抓住了,我新做的衣服,今日刚穿上。”南凌睿闻言眉峰竖起,也怒了。

    云浅月气焰顿时一低,松开紧攥的手,有些无力地问,“什么时辰了?”话落,她不等南凌睿回答,向外看了一眼天色,呐呐地道:“都响午了啊。”

    “是第三日响午,你睡了两天。”南凌睿阴测测地提醒她。

    云浅月一怔,看着南凌睿,讶异地道:“我竟然睡了这么久?”

    “你以为呢?”南凌睿沉着脸看着她。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动了一下僵硬的身子,“可是我怎么感觉还这么累啊!”

    南凌睿嘲笑地看着她,阴沉沉寒森森地道:“尽做没出息的梦,你能不累吗?”

    云浅月脸红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还裹得跟粽子似的,郁闷地道:“那个催眠术太费心力了,我当时从帝寝殿出来困得迷迷瞪瞪的,哪知道他突然回头冲我砸了一句话后抓住我的手就咬……”

    南凌睿哼了一声。

    云浅月坐起身,活动了一下身子,问道:“娘呢?”

    “不知道溜去哪里了。”南凌睿摇摇头,没好气地道:“现在你给我说说,你和顾少卿是怎么回事儿?我去找他,揍了他一通他嘴巴都闭得跟缝上似的,半个字也不露。”

    “你去打他了?”云浅月挑眉。

    南凌睿又哼了一声。

    云浅月郁闷地将五年前的事情和南凌睿简单地说了一遍。

    南凌睿听罢,忽然乐了,“原来那邪功是你给他的?我就说当年得到消息说他带的人马全军在沼泽地覆没,后来怎么就活着回来了,而且还得了奇遇。”

    “他全军覆没还被封为大将军?”云浅月挑眉。

    “当年他仅十岁,点五千人马,杀敌五万全歼,一举粉碎了荆王之乱。父王不封他封谁?别说南梁找不出第二个来,天圣也找不出第二个来。”南凌睿道。

    云浅月唏嘘一声,“那就是他命不该绝,遇到我了。”

    “怪不得我打他不还手,原来理亏。哈哈,本太子早就想揍那小子了,可从来没打得这么痛快过瘾过。”南凌睿大笑了起来。

    云浅月看着南凌睿,一脸黑线,和着他是借她手被咬伤过手瘾去了,她瞪了他一眼,“你将他打什么样了?”

    “鼻青脸肿,三天让他下不来床。”南凌睿道。

    “你也真够狠,他手里可有三十万军权呢!我看你这个太子不想做了。”云浅月看着他,若说这天下间谁是最不像太子的太子,非南凌睿莫属,连才回西延国的西延玥都比他强。

    “你不是他的救命恩人吗?本太子是你哥,以后攥着这个把柄,看他还能翻出大天来。”南凌睿得意地将身子仰靠在床沿,“那小子实在聪明,没想到仅从老头子醒来的一句话就拆穿了你。”

    云浅月白了他一眼,“以前没把柄你就不要这太子位了?”

    “我虽然和他不对卯,但他是个一根筋的主,忠于南梁,忠于如今的老头子,自然也不会玩邪的投靠别人,否则他也不会老遭那些人暗杀了,我就是看准了他这一点。”南凌睿漫不经心地道:“天圣有容景抵十万雄兵,那么南梁有顾少卿抵十万,那小子上战场真不要命地打,天生将才,我哪里会任由他成为别人的?”

    云浅月想着顾少卿虽然年少,但的确意志坚定耿直,且从连夜进城给南梁王送药就能看出忠君之心,她皱眉,看着南凌睿道:“要不你别做这个太子了,舅舅一大堆儿子,你总归是个外甥,对他的儿子们你也不好下手,跟着我回天圣吧,或者你不愿意回就满天下游逛去,自由自在,比南梁强多了,无拘无束的生活多好。”

    南凌睿“呵”地一笑,伸手揉揉云浅月的头,又有了几分兄长的样子,笑道:“小丫头,你也不笨啊,怎么脑子有时候不转?我若能走,早就走了。以前我是替人家做太子,如今是抽身不出。老头子是什么人?你可别拿他当和善之辈,他是看出他那些儿子没一个成器的,才将我掠了来,他那些儿子若是谁做了皇位,早晚这南梁还得向天圣进贡,而我做皇位就不一样了。”

    “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当你多好似的,离了你人家还没继承王位的了。”云浅月愤他。

    南凌睿得意地扬了扬眉,“离了我,他还是真没继承王位的人了!”话落,他忽然神秘地凑近云浅月,对她道:“小丫头,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老头子非我不可?”

    云浅月看着他。

    南凌睿眨眨眼睛,对她道:“因为若我不继承王位的话,这南梁早晚有一日不会姓南,而是姓慕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