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红粉传言(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既然她想走,就让她走吧!”南凌睿洒脱一笑。

    云浅月皱眉。

    南凌睿摸摸云浅月的头,又有了当哥哥的样子,“洛瑶是东海国的公主,总不明不白地待在南梁算什么事儿?就算待在我身边,总也要有个说法不是?”

    “这到也是!”云浅月点头,“但你就这样让她走了?你应该是真想要她吧?否则子书也不会将人给你,怎么说她也是他的亲妹妹。”

    “自然是真的。”南凌睿凑近云浅月耳边低声笑嘻嘻地道:“她如今吃醋走了,不是才能证明我对你这个义妹你好嘛。”

    “说正经的!”云浅月恨恨捶了他一下。

    南凌睿哀怨地看了云浅月一眼,“死丫头,下手真狠,我是你亲哥。”话落,见云浅月瞪着他,他神秘一笑,“女人啊,就是不能抓得太紧,收即是放,放即是收。”

    云浅月不明白地挑眉。

    “当然,这话搁你这个小丫头身上不太管用,你就得被死死管着些,天下间也就你不是个普通女人。”南凌睿话音一转,“而洛瑶嘛,她再好,也不过普通女人而已,自诩甚高,对自己也要求甚高,就跟你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属于全能中的情商笨蛋。”

    “我那话说得是你!”云浅月无语地看着他。

    南凌睿轻咳了一声,有些不自然地道:“你哥哥我如今情商高了嘛,对付洛瑶,自然小菜一碟。”

    “小菜一碟还让人给跑了,你别丢人了。”云浅月拆他的台。

    “有一种女人啊,她若不动情,即便你日日在她面前晃,她也无动于衷。但她若是动了情了啊,就会彷徨、害怕、紧张、不知如何是好。她喜欢掌控所有的事情,包括自己的心,当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心不被自己掌控的时候,就会躲避,逃跑。洛瑶就属于这样一种女人。”南凌睿慢悠悠地道。

    “行啊!情商的确是高了。”云浅月用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的目光看着南凌睿。

    南凌睿得意地扬了扬眉。

    “这是子书教给你的吧!”云浅月看着他,可不认为他这个能说出这一番话来。对待感情,他其实是纯粹的一根筋,否则也不会当初和叶倩落了个分道扬镳的下场。这么深奥的情商理论,不像是他说出来的话。

    南凌睿眨眨眼睛,嘟囔道:“死丫头,你对玉子书了解成这样?”

    “你和他达成了协议,他既然将洛瑶交给你,自然会帮助你,大约会算计到洛瑶会发生的心里变化。”云浅月道:“也告诉了你应对之法。”

    “没趣!还以为你会夸夸哥哥我呢!”南凌睿忽然身子一歪,倒在了软榻上。

    云浅月对他翻了个白眼,见芝雨端着水进来,过去洗脸了。

    芝雨放下水,后面跟着一个宫女抱着袍子来给南凌睿,南凌睿伸手接过,也不用人侍候,径自穿衣。

    芝雨轻声道:“太子殿下,王上听说姑娘醒了,让您带着姑娘去他那里用膳。”

    “嗯!”南凌睿应了一声。

    云浅月没有意见,用一只手洗脸,小心地让另一手沾到水。

    南凌睿换了新袍子,站在镜子前照了照,不满意地道:“没有洛瑶美人给我做的好。”

    云浅月净了面,坐在镜子前,芝雨立即过来侍候她梳头,她看着镜子中李芸熟悉的脸道:“你说她是回东海了,还是会去天圣?”

    “这就不一定了!”南凌睿整理衣摆,慢悠悠地道:“不管去哪里,早晚还是回到我身边来。”

    云浅月翻白眼,“你倒是自信!”

    南凌睿得意地挑了挑眉,忽然凑近身子,用极低的声音道:“她要是去天圣找小景,到还是真有些麻烦,哥哥我倒是不担心,妹妹你担心不?”

    云浅月瞪了她一眼,“她若敢去惹容景,我就一刀切了她。管她是不是你看中的。”

    南凌睿哈哈大笑,“果然是我妹妹!”

    云浅月觉得这人真是不可理喻,女人都跑了,还笑得这么欠扁。疯子一个!

    梳洗收拾妥当之后,二人出了灵秀宫。

    刚走不远,只见南梁王身边的大总管太监急匆匆跑来,见到二人连忙见礼,“太子殿下,王上派奴才过来催,让您带着姑娘快些过去。”

    “知道了!老头子还挺急,她一时半刻也走不了。”南凌睿摆摆手。

    “王上可不是急着见姑娘?昨日亲自来了一趟,见姑娘睡着没喊醒。如今听说醒了,自然坐不住了。帝寝殿的膳食早都摆好了,就等着姑娘了。您和姑娘赶快过去,奴才先走一步去回话了。”刘公公扔下一句话后,人又一阵风似地跑了。

    云浅月看着他人虽然面老,腿却不慢,想着皇宫的太监不止要练一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看人眼色行事激灵的灵活本事,还要练一双好腿脚。在她看来,这太监是天底下最难做的工作了。

    大约是因为南梁王已经醒来,南梁皇宫一片享乐融融,连空气都与云浅月两日前来的时候不一样了。有些婉约的文气风流,连假山石雕,花草树木,都别有一种美意。

    “南梁四季如春,的确适合养人。”云浅月看着宫中的景致,比起天圣的沉闷压抑,南疆的神秘黑色,南梁的皇宫让人有一种清雅的舒适。如今虽然是冬天,但宫女太监们的服饰都不臃肿。

    南凌睿呵呵一笑,对云浅月道:“要不留在这里?”

    “南梁再好,没有容景也不好。天圣再不好,有容景便觉得好。”云浅月诚实地道。

    南凌睿又愤了一句,“没出息!”

    云浅月不理他,看着前面走来一群年轻男子,大约十几个,年岁长幼不齐,人人衣着鲜华,她挑了挑眉,“那些都是舅舅的儿子?”

    南凌睿瞥了一眼,“嗯”了一声。

    云浅月啧啧了一声,“天圣老皇帝的儿子也不少,但也未曾如此壮观。舅舅威武啊!”

    南凌睿“噗”地笑了,“老头子自然威武,这方面的雄风如今也是强劲。”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忽然奇怪地道:“南梁以前历代王室子孙不是都很单薄吗?南梁专出痴情种,外公和外婆恩爱异常,否则也不会在娘亲出生的时候,保了舅舅,扔了娘亲,后来南梁只他一人了。舅舅怎么就是个多情种呢!”

    “就因为这样,他想重振南梁子嗣繁盛,背负了历史性的压力啊!这些都是他顶着压力和劳力下的果实。”南凌睿道。

    云浅月闻言嘴险些抽歪了。这个人……

    二人说话间,十几名男子已经来到了近前,大约因为优良基因,一个个容貌都是极好,没有歪瓜裂枣,清一色地养人眼目,即便不足十岁的小男孩,也是秀气好看。

    “见过太子王兄(王弟)!”十几个人齐齐对南凌睿见礼,同时不约而同地打量站在他身边的云浅月。

    南凌睿摆摆手,笑得含蓄,“各位兄弟都免礼!”

    十几人齐齐直起身,其中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男子当先开口,“太子王兄,这位姑娘就是治好了父王病的女子?”

    “她是红阁的阁主,十大世家楚家主的夫人,我的义妹。”南凌睿点出云浅月身份。

    十几人齐齐一惊,都睁大眼睛看着南凌睿,难掩讶异。显然没料到这位才来到南梁京城就和太子以及顾将军闹红粉传闻的女子就是红阁的阁主,十大世家楚家主的夫人。一时间都愣在了当地。

    关于红阁的阁主,十大世家楚家主的夫人的名号,这样的身份在数月前南凌睿负荆请罪于十大世家的桃花林后闯过龙潭虎穴阵又将蓝漪弃了之后,楚夫人便被天下皆知。但画像却是未流传出来,外面有人万金卖她一幅画,却是不得其一,即便有一副出现,也转眼间消弭于踪迹。所以,南梁这些皇子们,自然无人识得她。

    一时间早先还想调侃或者试探一番的人,全部被打回了坛里,每个人的神色都尤其好看。

    云浅月瞟了南凌睿一眼,想着他早先一直没公示她的身份,大约就是打着这个当头一棒的主意。看看面前这些人大大小小精彩的脸色,她忍住好笑,没说话。

    “妹妹刚刚睡醒,父王刚传了旨意,让我带她过去陪父王用膳。兄弟们,我先走一步了。”南凌睿绕过十几人,抬步离开。

    云浅月跟在他身后。

    二人走出老远,十几人才回过神来,对看一眼,都没了话,不知道说什么,显然被惊得够呛。有些心思深的人,更是转了九转十八弯。

    “原来她就是楚夫人,长得真美。”一个十岁的小男孩打破沉静。

    众人都无人接话,想着她是长得美,但也不是极美,这副容貌不及洛瑶,但是她却让人看起来比洛瑶要醒目端丽。尤其是那种眉眼间透着的骨子里的清冷,不是一般女子能学的。一时间心思各异,但不约而同地嫉妒好女子都被南凌睿得了,一个是东海国的公主,一个是义妹,对他何等有助益?单不说东海与南梁隔得远,东海公主有无助益,单只说红阁和楚家的双重身份,也让人望而生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