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披星戴月(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南凌睿和一众皇子离开后,玉女河的宵禁解除,只有太子府的隐卫沿河排查。

    云浅月端坐在河对岸半山腰一颗古木枝桠上,看着南凌睿气冲冲地带着人回了城,眨眨眼睛,想着南凌睿做得这一手实在简单得幼稚,但偏偏有时候最简单最幼稚的方法最有效。毫无疑问,从今日起,或者不出明日,天下就会传出南梁睿太子和顾少卿大将军为争一女交恶,而那一女还是楚家主夫人,红阁小主。给她本来就神秘的身份,又添了一把干柴。她偏头看另一棵树上坐着的顾少卿,挑眉,“你知道不知道他演的这出戏?”

    “知道!”顾少卿收回视线,看了云浅月一眼。

    “知道还跳下来?这是你早就和他达成协议了?还是你为了成全他?别说为了救我跳下来的,我还不用你救。”云浅月看着他。

    顾少卿看着云浅月的脸,“上次你扔了我就走,这次难道也不告个别?我不追你下来,你是不是就这样走了?”

    云浅月翻个白眼,“你怎么知道我要走?”

    “你想容景了,都在脸上写着呢!”顾少卿硬邦邦地吐出一句话。

    云浅月忽然乐了,身子向后一仰,靠在了树干上,“是啊,我想他了!再不回去的话,估计连荣王府的门槛都踏不进去了,我得早点儿回去负荆请罪。”

    顾少卿瞥了她一眼,“没有半点儿女人样。荣王府景世子天下推崇,怎么就看上了你?为你不惜抵抗皇权,做了多少被红颜祸水祸害的骂名。”

    “天下有人骂他吗?我怎么不知道?”云浅月一副讶异的模样。

    顾少卿微哼了一声,“如今没被骂,我看离被骂也不远了。”

    云浅月嗤地一声,摆摆手,慢悠悠地道:“你放心吧!天下所有人都骂我,也不会骂他的。那个人生来就是云端上的云,我就是地里的泥,云泥之别啊,骂声都给我了。”

    顾少卿盯着她的脸,忽然话音一转,“云浅月,我半丝也看不出你易容的样子来,可是你的画像传来南梁,并不是如此。你哪里有这么高妙的易容术?”

    云浅月眨眨眼睛,不买账,“我易容术好,干嘛要告诉你。”

    “从南梁的汾水城早些日子传回消息,说你施术救了南疆国舅,那术竟然比南疆的咒术还要高明。”顾少卿若有所思地道。

    云浅月哼了一声,“我能耐大着了,否则也不会五年前将你从鬼门关拖出来。”

    “自吹自擂,也不脸红。”顾少卿慢慢吐出一句话,轻轻下了树,落在地上,对她道:“走吧,我送你一程。”

    云浅月仰着的身子坐起来,奇怪地问,“你要送我?”

    “做戏要做足份不是?我如今自己回去,你那好哥哥的戏就塌台了。”顾少卿道。

    云浅月无语,“我自己走,你藏起来就好了,不用送。”

    “两百里外有我在魔麓山的大营,也正是你出南梁回天圣的路。你去大营转一圈再离开吧!”顾少卿道:“既然我携了你,当然要像个样子,才不枉费他白折腾一场。”

    云浅月想想也是,点点头,“好吧!去你大营喝喝茶。”

    顾少卿似乎笑了一下,转身走进了深山。

    云浅月想着她的命怎么这么苦,来回奔波,总走山路了。

    二人一前一后,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顾少卿偶尔回头看她一眼,见她不知何时嘴里叼了一根草,嘟囔道:“真不像个女人!”

    云浅月在后面翻白眼,当没听见。

    南梁的大山草木繁茂,也有虫兽之物,云浅月周身气息渐渐变得轻柔绵软。

    顾少卿也感觉到了,奇怪地回头盯着她看了片刻,眸光又是那种若有所思的神情。云浅月看不惯,抬脚踹了他一脚,“小小的孩子不学好,学什么老学究做派?”

    顾少卿着着实实挨了一脚,没言声,转回头继续走路。

    云浅月想着这副任打任骂的小样怎么就有些可爱了?被他咬的手郁气也散了些。对他道:“顾少卿,唱支山歌吧!”

    “不会!”

    “那吹段曲子!”云浅月要求。

    “不会!”

    “那你会什么?”云浅月盯着他背影,少年瘦削,脊背笔直。

    “什么也不会!”

    云浅月扁扁嘴,“没趣!”

    “你到是有兴致,难道是因为要回天圣了?你可小心了,回天圣后你的手背估计伤还没好。你若有这个闲情,不如想想怎么应付景世子的盘查吧!”顾少卿不回头,提醒道。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小心我将你绑去天圣交给他处置了你。”云浅月瞪眼。

    顾少卿似乎考虑了一下,点点头,“也好!”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那样的话翠微小美人还不得哭死。”

    顾少卿忽然不说话,沉默了下来。

    云浅月觉得戮人伤疤是不对的,顾少卿戮她伤疤,她戮了回来,如今见好就收,便也不再说话。若是可能,她真想将顾少卿绑回去给容景处置,但人家的身份是掌管三十万兵马的大将军,麻烦更多,还是算了。

    又沉默地走一段路后,顾少卿忽然问,“云浅月,你喜欢景世子什么?”

    云浅月眨眨眼睛,立即道:“黑心!”

    顾少卿忽然笑了,“还有呢?”

    云浅月似乎思量了一下,忽然一叹,“谁知道呢!稀里糊涂地就喜欢上了,有那么一个人,闯进了你的心里,开始不知不觉地占了个位置,可能是一颗小树苗,连你都发觉不了,渐渐地发现长成了一颗参天大树,想要拔除都拔除不了了。”

    顾少卿不说话。

    云浅月又道:“喜欢一个人有时候没理由,有时候理由又多得数不过来。容景就是那个让我惊艳了时光的人,一直惊艳到心里。整颗心都被占满,再也剩不下一丝一毫的地方。”

    顾少卿似乎点点头,依然没说话。

    云浅月不再说话,觉得更想那个人了,恨不得如今插翅飞回。

    过了许久,顾少卿低声道:“我在翠微公主身上找不到你说的这种感觉,大约就是我不喜她的原因吧!我以前一直以为,人活一世,男儿当立世,建功立业,铸千载功勋,是为最好。如今听你说来,我倒是羡慕景世子,原来情意也可以如此美好。”

    云浅月愣了愣,忽然玩笑地道:“顾少卿,你别接下来对我说你喜欢我啊!”

    顾少卿回头,用看傻瓜的眼光看了云浅月一眼,“我看你一无是处,喜欢你做什么?”

    云浅月佯装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被人喜欢得怕了!”

    顾少卿白了她一眼,难得少年老成不再,露出孩子气的表情,“你这等不省心的主,哪里适合娶回家做妻子?从南疆到南梁,来往十多日,景世子估计担心得少年华发了。”

    云浅月想着容景长白头发的模样,不由唏嘘一声,“不至于吧!长白头发就不美了!”

    顾少卿看着她不胜唏嘘的模样,忍不住好笑,向前走去。

    二人一路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到也没了先前的隔膜和烦闷,天亮时分,来到二百里外的魔麓山兵营。

    魔麓山山脉适合兵营驻扎之地,山脉绵延,有良田河水顺着山脉蜿蜒盘旋。没有战争的时候,士兵们便种田劳作,有战争的时候,便披甲上阵。据说这是十五年前南梁国师的建议。兵作耕种,所以,南梁这十五年来国力兵力日益增强。

    顾少卿也不避讳,径直带着云浅月进了大营。

    南梁的士兵们一见将军回来了,纷纷欢呼。有几名副将暖味地目光看着顾少卿和云浅月。不等副将们开玩笑,顾少卿一个眼神扫过去,对他们介绍道:“这位是太子义妹,十大世家楚家主夫人,红阁小主。”

    副将军顿时睁大眼睛,立即噤了声。

    云浅月想着她的身份走到哪里都可以杀到一片。以后有谁对她出手,她都不用动刀动剑的,直接报她大名就能将人秒杀了。

    来到主营账,顾少卿吩咐人备饭菜。

    云浅月不客气地坐下来,想着吃饱了好有力气赶路。

    “王上准备传位于太子殿下,恐防其他皇子作乱,本来命太子殿下昨日出手一举拿下控制其他皇子,对其它皇子圈禁。但太子殿下念其那些都是皇上骨肉,所以要我配合演一场戏。”顾少卿落座,对云浅月解释道。

    “他这么早就传位?”云浅月讶异。

    “嗯,王上说他坐王位够久了,太子殿下堪当大任。”顾少卿道。

    云浅月眨眨眼睛,“昨日这样的戏有什么好处?”

    “我和太子殿下彻底交恶,若王上宣读退位诏书后,有不轨之心的人定然会试图来窜动我谋反,我趁机将其拿下,这样不用连累所有皇子都被圈禁,也肃清朝局。”顾少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