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紫貂云霞(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凌莲不说话,觉得小姐昼夜不休赶路,累死了马,昏倒在荣王府大门口,自然是为了景世子,他即便再大的气,也不该这样扔小姐三日不管。但景世子也是因为气怒小姐不爱惜身体,才生了大火。她她自然是站在小姐的立场上向着小姐,但如今也不敢出口建议什么,生怕建议不好,适得其反。

    “行了,看将你愁的,本来脸就小,这回都皱一堆不好看了。”云浅月笑看了凌莲一眼,对她摆摆手,“下去吧!我坐得累了,再回床上躺一会儿。未来几日就在房里休息了,什么也不做。”

    凌莲见她决定不去找景世子了,想想即便小姐去找了,这副白着脸的虚弱模样也不一定得景世子好脸色,她自然也不想小姐去受那委屈,点点头,走了下去。

    云浅月躺回了床上,没有困意,但也不觉得无趣,盯着棚顶数数玩。

    不多时,外面又有脚步声走进来,凌莲的声音惊讶地响起,“景……景世子?”

    云浅月听到凌莲的声音一怔,身子忽地从床上坐起来,转头看向窗外。

    容景正步履轻缓地走进浅月阁,身上穿的是她那日给他缝制的袍子,天蚕丝锦泛着淡淡华光,清冷的冬日里,锦衣墨发,优雅从容,无双的风采挥洒出一幅水墨画,连浅月阁西南角那一株梅花因了他的出现都一下子惊艳繁华起来。

    云浅月听见自己的心砰砰跳动了两下,伸手捂住心口,暗骂了一声这个冤家。

    “景……景世子,您怎么来了?”凌莲又惊有呆地看着容景。觉得今日最想不到会出现人就是景世子了。依照对小姐这三日不管不问来看,这气没有小姐上赶着去和好,应该很难让他气消,可是他竟然来了,实在料想不到。

    容景停住脚步,看着凌莲,微微扬眉,“我难道不该来?”

    凌莲本来心里对容景这三日不来不满,但他真出现在浅月阁,站在她面前,她却一个不满的字也说不出来,只呐呐地道:“小姐刚刚醒来……”

    “我知道!”容景微微点了一下头。

    凌莲看着容景,他就这样静立在那里,面上没有什么特别表情,但却让她从心里就不敢生出造次来,她垂下头,默默地后退了一步,让开路。

    容景似乎嘴角微微勾了一下,抬步向门口走来。

    云浅月在屋内看着外面的一幕翻了个白眼,须臾,她伸手落下帘账,身子直挺挺地躺回了床上,伸手拉上被子,背过身子,闭上眼睛,动作一气呵成。

    容景脚步来到门口,就如进自己家门一般随意,轻轻一推,房门应声而开,他随意地向房内看了一眼,缓步向床前走来,房门在他身后缓缓关上。

    他刚一进屋,屋中气息霎时一改,袅袅熏香多了一抹如雪似莲的香溢。

    缓步来到床前,容景停住脚步,眸光沉静地看着帘账内背着身子躺着的人,锦被盖到半腰处,露出她瘦弱的肩膀,青丝披散开,更显得床上的人儿小成一团,他眼睛细细地眯了眯,没说话,只静静地看着她。

    云浅月心里憋着气,假装睡得熟了,不理会身后床前站着的人和他那道静如水的目光。

    过了许久,容景依然一动不动,眸光有些凝定。

    云浅月蹙了蹙眉,尽量不让自己泄露半丝没睡着的气息。做好的防线在他的目光下有些轰塌的趋势,但她暗暗提醒自己,不能这么没出息,她不眠不休奔波而回昏倒在他荣王府门口就是为了早见到他,而他对她不管不顾了三日,如今竟然一句话不说就木桩子似地杵在她身后,这算什么事儿?

    屋中的空气似乎凝定住了,浅月阁内外,分外静寂。

    云浅月由开始的有些赌气,变成了有些恼怒,时间一长,又生出些恨意来。她闭着眼睛,唇紧紧抿着,本来均匀的呼吸声,有些憋闷的松散。

    容景依然一动不动,立在床前,气息轻浅,目光依然沉静。

    云浅月忽然很想转过头去,对站在他身后的人爆踢爆打一通,但又极力地克制住,她不能输了阵仗,他一定知道她醒着,这一场阵仗若是输了,以后就一输百输了。

    又过了许久,容景依然没有动静。

    云浅月恼恨得极了,忽然就想要放弃,她怎么来说也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了,跟他置什么气?他才弱冠,再少年老成,也不过十八岁而已,而她虽然如今比他小了三岁,但实际上多的岁数不说也罢。若是他出门,换她等在京中,指不定她早忍不住了,尤其是她做的那些事情,那些红粉传言,天下传得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他对任何事情从容淡定,但不包括对她的事情,所以恼怒是应该。若是换他人事不省地昏倒在她面前,她怕是更气更急更怒。这样一想,三天对她置之不理似乎也没什么,她泄了气,准备转过身。

    就在这时,容景忽然转身向外走去。

    云浅月身子一僵,要转过的身子顿时停住了。她听到他缓步走到门口,听到他打开了门,听到他脚步出了浅月阁,至始至终,竟然一言没发。她面上松了的妥协神色再次绷紧。

    “景世子,您……您要走了?”凌莲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容景“嗯”了一声,声音有些低。

    “那小姐……”凌莲一直守在门外,隔着门缝,看到容景进屋后一直站在床前,没再动静,如今竟然一言不发地走了,让她觉得有些严重。

    容景脚步似乎顿了一下,温声道:“她不愿意见我。”

    凌莲忽然没了声。

    云浅月躺着的身子腾地坐了起来,忽然怒了!什么叫做她不愿意见他?她推开被子下了床,连鞋也顾不得穿便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口,忽然停住了脚步,死死地盯着关着的门。

    容景再不停留,缓步出了浅月阁。

    云浅月压制着怒火,可是怒火却是一波波地袭来,直到从胸口顶到她嗓子眼,她可以想象得到自己此时的表情,定然是一脸铁青沉怒,本来白得跟鬼似的脸,怕是更没法要了。

    凌莲担心云浅月,这时从外面推开房门,当看到站在门口的云浅月,她惊了一跳,“小姐?”她从来没看到小姐这副表情过。

    云浅月看了凌莲一眼,门外早已经没了容景的身影,她压下怒意,但可想而知脸色极其难看,摇摇头,“我没事。”

    凌莲有些担忧,“景世子能来,一定是忍不住在意您的,您……”

    “他在意个鬼!”云浅月转身向床前走去,对凌莲摆摆手,“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守了我三日夜,你也累了,去休息吧!”

    凌莲点点头,关上房门,退了出去。

    云浅月来到床前,刚刚容景站的位置,屋中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气息,她转回身,走到窗前,打开窗子。清冷的风吹了进来,吹散了一室暖意外,也吹散了如雪似莲的气息。须臾,她也不关窗子,便重新走回床上躺下,闭上眼睛。

    不多时,又有脚步声走进浅月阁。

    “枫世子,您来了?”凌莲迎上前,语气有些松快,“小姐醒了。”

    “我觉得她今日也该醒了,再睡下去,就该吓人了。”容枫笑了笑,缓步走进来。

    凌莲连忙走过来打开房门,挑开帘幕,让容枫走进。

    容枫道了一声“谢!”,便就着凌莲挑开的帘幕进了房间,一眼看到云浅月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屋中的窗子开着,有些冷意,他连忙走到窗前,将窗子关上。

    凌莲关上房门,想着枫世子来了,小姐心情估计会好些。

    果然她刚关上房门后,便听云浅月道:“你今日没上朝?怎么这个时辰过来?”

    “这几日你病得厉害,我向摄政王告了假,每日过来给你诊脉。”容枫来到床前,看着云浅月,仔细打量了她一眼,微微蹙眉,“脸色怎么这么差?”

    “气的!”云浅月吐出两个字。

    容枫眸光微闪,笑问,“景世子来过了?”

    “他不如不来!”云浅月气不打一处来,心里的恼火还是压制不住。

    “景世子这几日也染了寒,但朝中事情又多,事事都需要他,他不得休息,身体也不是太好。”容枫坐在床沿处,微笑地看着云浅月,“你病这些日子,我就没见过他脸色好过。尤其是三日前,脸色极差,和你此时差不多。”

    云浅月皱眉,摆摆手,“不想说他。”

    容枫笑了笑,伸手拉住云浅月的手给她把脉,片刻后,放下手道:“脉象还是太虚,需要好好休养几日,今日的药喝了没?”

    云浅月摇摇头,“没有!”

    “凌莲姑娘,你家小姐的药呢?不会忘记了吧!”容枫对外面询问。

    “回枫世子,没有忘,伊雪在厨房熬药呢,应该快好了!”凌莲连忙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