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只喜欢她(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六公主此时也看向不远处,只见两辆马车已经来到,她瞟了云浅月一眼,再次开口,“景世子既然来了,我们等等吧!轻暖妹妹小时候就喜好热闹,可惜偏偏有个病身子,这到和景世子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众人无人答话。

    夜轻染有些不耐烦,“等他们做什么?”

    云浅月忽然笑了一下,“等等吧!也不差这一时半刻。”

    夜轻染看向云浅月,见她没什么异色,不再言声。

    沈昭偏头探究地看了云浅月一眼,苍亭折扇刷地打开,忽然扇起风来。

    只见那两辆车先后停下,第一辆车没动,第二辆车帘幕似乎迫不及待地掀起,一团白绒绒的如云朵一般的人儿跳下了马车。她跳下车后,像小兔子似地在地上蹦跶了两下,青丝随着她跳动甩了甩,头上只有一支珠玉翡翠的步摇活跃地晃了晃,恍惚如主人欢喜的心情。须臾,她似乎向半山凉亭这边看了一眼,便欢喜地跑向第一辆马车。

    “像只小兔子!”苍亭忽然笑了。

    “她自小便好玩,玩着玩着就昏倒了,如今看起来是身体大好了。”云浅月笑容温暖。

    夜轻染看着那一团如被云朵包裹的小人儿蹦蹦哒哒的模样,也忍不住好笑,“是好多了,暖城养人,而她又遇到了一个奇人,这些年给她的身体将养回来七八分,能和正常人一样了。便迫不及待地跑回来了。若不是大雪封山,她能赶上皇伯伯的殡礼,如今晚了这么些时日。”

    “小郡主虽然当不上倾国倾城,但刚刚那一瞥,也是秋水明媚呢!”苍亭道。

    “德亲王妃本就是个美人,轻暖妹妹自然长得极好。”六公主接过话,继续道:“看吧!我就说他们不是凑巧一路而已,你看看轻暖妹妹见到景世子多高兴。这就是一起来的。”

    众人都不说话,只见夜轻暖到了容景马车前,似乎对里面欢喜地说着什么,不多时,那辆马车帘幕挑开,容景探出头看了她一眼,便向这边望来。

    这处凉亭本来就距离停驻马车的地方不远,众人自然可以清晰地看到二人的表情。

    只见容景目光似乎停顿了片刻,便看向夜轻暖,对她说了一句什么,夜轻暖连连点头,他笑了笑,缓缓探身,下了马车。

    依然是一袭月牙白锦袍,似乎承接了水天一色,如玉空明,阳光打在他身上,他不用做什么,只是那样缓步走来,便占尽了这层林尽染的风景,雅致风华,玉人如画。

    众人都不约而同地想着,有这样一种人,无论何时何地,他就是一面风景。

    夜轻暖欢喜地跟在容景身后三步远的距离,她穿着白色罗衣,风吹起亦是层层叠叠,似乎也穿了许多层,外面披着一件雪狐的披风,远看近看都像是一朵白雪做的云。配合她轻快的脚步,看起来甚是灵动可人。

    这二人自然是夺人眼目的,比夜轻染和云浅月出现时不遑多让。

    不少人心里都暗暗想着今日怕是有好戏看了。

    云浅月目光没什么变化,看着那二人走来,静静的,温温的。似乎时光在她眼中如打磨了的璞玉,沉淀着静如湖水的色泽,她看起来依然孱弱,抱着暖炉,有些不经意的懒散。

    六公主一直注意着云浅月的表情,此时见她这般模样,倒是拿不准了,便也没再开口。

    不多时,那二人走近,径直向夜轻染、云浅月坐着的这桌走来。

    云浅月瞥了一眼她和夜轻染身边,正有两个空位置。

    “哥,你果然将这件披风送给云姐姐了!”夜轻暖本来跟在容景身后,此时快了几步走进凉亭,一屁股就坐在了云浅月的面前,嫉妒地看着她身上的披风,嘴里埋怨道:“云姐姐,我昨日见了这披风喜欢,跟我哥求了好久,他死活不给我,我就想着这披风是给谁的,猜了半天觉得只有你最有可能,果然他给了你。”

    云浅月还没说话,她忽然有嘻嘻一笑,“不过幸好是给了你,让我还能接受。否则他奉着我这个亲妹妹不送敢给别人的话,我非要从那个人身上扒下来不可。”话落,她俏皮地看着云浅月眨眨眼睛,“云姐姐,你想我了没有?”

    云浅月莞尔一笑,“身体好了?如今不会动不动就昏倒了吧?”

    夜轻暖闻言立即伸手拍胸脯,豪气干云地道:“好了,如今喝一坛酒走一百里地都没问题。”话落,凑近她,“你今天带酒了没?我们一醉方休?”

    云浅月摇摇头,“没有!”

    夜轻暖脸色一跨,“我不知道你今日也来这里,也没有带酒呢!”

    “死丫头,你身体是好了,她如今还病着呢!有酒也不给你们喝。”夜轻染敲了夜轻暖的头一下,训斥道,“不好好在府中陪爷爷,怎么也跑来了这里?”

    “别敲我头,本来就不聪明,再敲更傻了。”夜轻暖捂住脑袋,不满地嘟起嘴看了夜轻染一眼,眼睛又扫了一眼四周坐着的人,一一看过来,一双眸子晶晶亮,带着盈盈笑意地道:“是昨日六姐姐说今日这里有赏梅诗会嘛,我都回京了,什么时候不能陪爷爷?便也来凑凑热闹。这里面的人我都多年没见了,想得紧呢!”

    众人都看着她,露出善意的笑,但无人说话。

    容景此时来到这座凉亭,清泉般的眸光扫了一圈,似乎将每个人都看过,并没有对谁有什么特别,须臾,坐在了沈昭和夜轻暖之间,唯一的一个位置。

    “小郡主怎么会和景世子一起来?就我所知,景世子可是除了一人外,从来不与女子随行的。”苍亭这话似乎没什么恶意,只单纯询问。

    “你是谁?”夜轻暖看向苍亭,好奇地问。

    苍亭自报名姓,“苍亭!”

    夜轻暖恍然,“噢,原来你就是苍家少主。”话落,她好奇地看向苍亭身边的沈昭,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感兴趣地问道:“你就是与楚夫人在一起的那个沈昭?”

    “正是,小郡主!”沈昭点点头。

    “楚夫人呢?如今在哪里?”夜轻暖又问。

    沈昭摇摇头,“在下也不知,不过楚姑娘说会进京的。”

    夜轻暖点点头,转向云浅月,对她道:“云姐姐,天下女子里面我最敬佩两个人。一个就是你,一个就是这楚夫人。”

    云浅月失笑,“你以前不是敬佩薛宝钗吗?”

    夜轻暖脸一红,不好意思地瞪了她一眼,嗔道:“你还说,那个人根本就没有,你以前骗我的,亏我还相信了你,后来师傅告诉我,说天下没有那个人。”

    云浅月浅浅笑着,不说话。

    “你简直太坏了。”夜轻暖作势要捶云浅月,但见她瘦弱的模样,又住了手,皱眉道:“云姐姐,我回来就听说你病了,是被七哥哥欺负病的,我跑去找七哥哥打了一架,将他腿都踹拐了。”话落,她偏头问容景,“景哥哥,我打七哥哥的时候你也在来着,他自知理亏,没敢还手。是吧?”

    容景温润地点了点头,“嗯!”

    “我如今回了京,他再敢欺负你,我还帮你打他。”夜轻暖对云浅月保证,伸手抱了抱她的身子,又离开,唔哝了一声道:“云姐姐,你那时候见了我就说我是小林黛玉,如今我生龙活虎,你才是小林黛玉了。”

    云浅月刚要笑着说话,一阵风吹来,她顿时捂着嘴轻咳。

    夜轻染连忙去拍她后背,手刚碰到她身子,云浅月便不咳了,摇摇头,“我没事。”

    夜轻染住了手,问道:“被风吹到了吧?我去给你拿水囊!”

    “我刚刚看景哥哥手里拿了一袋水囊上来。”夜轻暖立即转向容景,“景哥哥,将你的水囊快些给云姐姐。”

    容景拿出水囊,递给云浅月,并没有说话。

    云浅月摇摇头,轻声道:“我不渴,就是被风呛了一下,也没什么。”

    容景撤回收囊,放在自己桌前,一番动作自然而然。

    夜轻暖眨眨眼睛,眸光在二人身上巡逻了一遭,便欢快地道:“不是论诗吗?是不是已经开始了?还是被我和景哥哥来这里给打扰了?那继续吧!”

    “沈公子,继续吧!”六公主见夜轻暖和云浅月和和气气,容景和云浅月面色平静,心思转了一圈,看向沈昭。

    沈昭点点头,刚要开口,夜轻暖忽然道:“沈公子等等,昨日我听七哥哥说你是景哥哥的座上宾,能得景哥哥另眼相看,一定文采非比寻常,我给你出一题,你做来,如何?”

    “小郡主请!”沈昭颔首。

    “以天地仁和以及云姐姐和我二人赋诗一首吧!”夜轻暖眼珠转了转。

    “不准为难沈公子!”夜轻染瞪了夜轻暖一眼。

    “哥,这不是玩嘛!怎么玩不是玩啊!我和景哥哥来晚了,不知道你们的规矩,但我觉得既然是玩,哪里那么多规矩?沈公子都同意了,你不准反对。”夜轻暖板下小脸,“否则我回去告诉爷爷,说你欺负我,让爷爷骂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