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只喜欢她(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轻染住了口。

    夜轻暖得意地对沈昭道:“沈公子,怎么样?”

    众人都看向沈昭,这个题虽然看着简单,其实是极难的。天地仁和囊括太多,由天地万物,到人之性善,再到王道思想,本就不尽能言,况且这加上两名女子,人本就最难剖析,若是一个做不好,不但丢了面子,也丢了里子。

    沈昭点点头,“郡主有题,莫敢不从。”

    夜轻暖高兴地笑了,对他道:“这样吧,我先以题赋诗一首,你再来怎么样?我这些年除了养身体,也学了文墨,你可不能小看我一个小女子。不过若是你连我一个小女子都比不过的话,可当不上景哥哥对你青眼有加了。”

    “沈昭不敢小看郡主。”沈昭颔首,从善如流,“郡主请!”

    夜轻暖想了一下,一本正经地道:“天开四合八方土,风卷残云一粒沙,盛世文章千古事,俗子论诗笑暖裳。”

    “好!”苍亭击掌,喊了一声。

    “小郡主有巾帼不让须眉之势。”沈昭赞道。

    夜轻暖偏头问向云浅月,“云姐姐,我做得好不好?”

    云浅月笑着点头,“可以唬人一把。”

    “云姐姐,你这可不是夸我。”夜轻暖不满,推了她一下,转头看向容景,“景哥哥,你说我做得好不好?”

    容景温润一笑,“风卷残云一粒沙不对。”

    “嗯?哪里不对了?云姐姐是云浅月,云潜了月藏了,还不是风卷残云就剩下一粒沙子了嘛!”夜轻暖看着容景。

    容景摇摇头,温声道:“不是,她该是云破月来花弄影,水天碧海无一尘。”

    云浅月垂下眼睫,隔着袖子的手轻轻来回地摩挲了一下手炉。

    夜轻暖恍然大悟,拉长音,“噢”了一声,揶揄地看着容景笑道:“原来在景哥哥的心里,月姐姐是这般好啊!”

    容景笑了笑,不再说话。

    “哥哥,你觉得我做得好不好?”夜轻暖看向夜轻染。

    夜轻染哼了一声,“你将自己比喻成俗子,倒是有自知之明。”

    “就知道从你嘴里吐不出好话!”夜轻暖愤了一声,看向沈昭,“沈公子,该你了!”

    沈昭点点头,清声道:“月影花移春暖长,芳菲颜色尽人间。天净澄明昭日月,乾坤九州谱经纶。玉湖光影应紫霞,红梅灼颜披雪裳,俗子功名尘和土,江山千载论华章。”

    “好!”夜轻染大赞,“好一个俗子功名尘和土,江山千载论华章。”

    “好一个天净澄明昭日月,乾坤九州谱经纶。”苍亭也大赞。

    “沈公子,你果然大才呀!怪不得能得楚夫人慧眼识珠,如今又得景哥哥青眼相看。”夜轻暖眼睛晶晶亮地看着沈昭,拍手称好,“比我刚才那首胡诌的小诗强多了。”

    众人纷纷对沈昭再次抬高了眼光,虽然这些日子他名扬天下,也得容景青眼看待,但有些人还是对他有所保留,不以为然,如今这般一首诗,自然对他正视起来。

    沈昭不骄不躁地道:“小郡主谬赞了!”

    “哪里是谬赞?是真的极好!”夜轻暖看向云浅月,问道:“云姐姐,是不是很好?”

    沈昭闻言抬头看向云浅月,似乎等着她的评价。

    云浅月抱着手炉微微偏头看着沈昭,眸光温而静,笑着道:“沈公子腹有经纶,我听得自然是极好的。”

    沈昭收回视线,看向容景。

    “就知道云姐姐一定会说好!”夜轻暖偏头问容景,“景哥哥,你说呢?”

    容景看了沈昭一眼,须臾,偏头看向云浅月,眸光有着谁也解毒不懂的颜色,浅浅一笑,摇摇头,“玉湖光影应紫霞,红梅灼颜披雪裳。这句不对。”

    “景哥哥,我看这句已经很好了,云姐姐穿紫衣,就像紫色的云霞,而我穿白衣,像是一团雪,玉湖应紫霞,红梅披白雪。这多应景啊!”夜轻暖立即道。

    容景看着云浅月,眸光似乎有什么拂过,融化了他清淡的眉眼,他摇摇头道:“只是应景不成。她该是冰心一片如玉湖,九天洒出胭脂色。”

    夜轻暖闻言顿时大呼一声,“景哥哥,你将云姐姐夸得天上少有地上无了。让我们在坐的这些女子情何以堪啊!”

    “她本来就是只此一个。”容景收回视线,微微一笑。

    云浅月低垂着眉眼,看不出她的情绪。

    “那我呢!你刚刚解说了云姐姐,也将我解说一下。”夜轻暖看着容景。

    容景笑着摇摇头,“我只能解得出她,别人解不出。”

    夜轻暖微微哼了一声,“景哥哥喜欢云姐姐,才如此偏心。你不是解说不出我,而是不愿意解出。”

    “嗯,我只喜欢她。”容景颔首,直认不讳。

    “你喜欢云姐姐我们都知道啦!”夜轻暖挪了挪屁股,拉长音,转向低眉敛目的云浅月,好奇地道:“云姐姐,我在暖城就听说你和景哥哥的事情了呢!你是怎么将他弄到手的啊?暖城的人每日茶余饭后都在说你们的事情。我听了没有八百遍也有一千遍了。”

    云浅月抬起头,眸光浅浅,看不出喜色或者别的情绪,淡淡一笑,避而不答,问道:“沈公子的赋诗做完了,该下一个了吧!”

    “不行,不行,你怎么能就这么混过去?”夜轻暖不干,把着云浅月的胳膊,“你既然不好说这个,就改为对景哥哥赋诗一首。让我听听景哥哥在你心中是什么样的。”

    “死丫头,搅什么局?”夜轻染扒拉开夜轻暖的手,喊道:“下一个。”

    夜轻暖嘟起唇,不满地瞪了一眼夜轻染,“我好奇嘛!”话落,她看向容景,“景哥哥,你想不想听听云姐姐给你赋诗一首?”

    容景长长的睫毛微颤了一下,如玉的手摸着面前的水囊,没出声。

    众人都看着容景,这副模样,以及刚刚他那两句诗,无疑在不少人心中激起千层浪。以前不少人都对他和云浅月两情相悦甚是不解,觉得他是被云浅月用了什么手段迷惑了。明明一个温文尔雅,云端高阳,才华冠盖,一个纨绔嚣张,任性不羁,名声败坏,本不是一路人,可是偏偏爱得轰天动地,可是如今看他二人和众人坐在一起,身边围坐了数人,两人中间隔着人和木桌,但依然身上共有着一种东西,那种东西无形,却是强烈地存在着。尤其是容景已经如此坦言自己的喜欢,可是云浅月却没表态,不由更是对二人如今的状态云里雾里。

    “景哥哥,你说话啊!”夜轻暖催促容景。

    容景微低着的头抬起,看了云浅月一眼,吐出一个字,“想!”

    “云姐姐,你看景哥哥都想了,你快说!”夜轻暖兴奋地看着云浅月。

    “我看景世子还是别听了,云浅月披着紫貂披风,做不出来诗吧!”六公主此时插进话来,意有所指。本来她以为夜轻暖跟着容景来会对他有心思,可是如今怎么看也看不出来她的心思,还和云浅月如此亲近,想着难道她不喜欢容景?容景是谁?只要是女子见了一面,都无不心仪。世人评价荣王府的男子,有一句话说的好,一见倾心,天下倾心。她不过也是小女儿而已,躲得过容景的荣华?

    “六姐姐,这紫貂披风暖和,怎么会做不出来诗?”夜轻暖反驳六公主,看着云浅月,“云姐姐,大家都等你呢!”

    “浅月小姐坐在这里许久,总不能只听别人的诗,自己却不做吧!”沈昭看了容景一眼,似乎不满云浅月不表态,难得开口。

    “浅月小姐难道对景世子没有什么话了?”苍亭话落,转头对容景道:“景世子,可惜了你的‘云破月来花弄影,水天碧海无一尘。冰心一片如玉湖,九天洒出胭脂色。’这样的心意了。”

    容景不答话,只看着云浅月,眸光有什么在一点点沉淀。

    云浅月笑了笑,有些虚弱,有些慵懒,“我今日是来赏梅的,没想过要作诗。”

    “赏梅也是玩,作诗也是玩嘛!早先没想现在可以想想。”夜轻暖拽着云浅月的胳膊晃悠,像是小孩子要糖果,对她神秘地道:“刚刚在山下我对景哥哥说看见月姐姐也在呢,你猜景哥哥与我说了一句什么?”

    云浅月不答话。

    众人都竖起了耳朵。

    “景哥哥竟然看着你对我说,他不是与一个女子一起来,而是与一只小兔子一起来的,你该不会生他的气才是。”夜轻暖话落,有些恨恨地道:“他将我说成不是人,是兔子,太可恶了。”

    众人都看向容景。

    容景看着云浅月,仿佛没听见夜轻暖的话。

    “月姐姐,你想好了没有?”夜轻暖继续晃云浅月的胳膊,对她道:“我从暖城带回来两坛青桂酒呢!你想不想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