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震怒和好(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偏头看向夜轻暖,好笑地道:“我若是作诗一首,你就将那两坛酒给了我?”

    “嗯!”夜轻暖用力地点点头。

    云浅月浅浅一笑,转过头,从容景来到至今,她第一次对上他的目光。

    两人目光相遇,时光一霎那静止。

    容景这一刻眼中似乎再也看不见别人,只温润柔和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目光依然温温的静静的,一张微显苍白孱弱的脸庞没什么情绪变化。片刻后,她平静无波地移开视线,对夜轻暖道:“两坛青桂酒还收买不了我。”

    夜轻暖“啊”地一声。

    “我累了,你们玩,我先回府了!”云浅月不理会夜轻暖惊呆的小脸,起身站了起来。

    “我就知道你累了,走吧,送你回去!”夜轻染也跟着站起身。

    云浅月点点头,抬步出了凉亭,清风吹来,她衣袂拂过容景的月牙白锦袍,并未停顿。

    夜轻染立即跟了上去。

    夜轻暖愣愣地看着云浅月和夜轻染二人离开,有些反应不过来,须臾,她转头看向容景,容景微低着头,看着面前桌面上的水囊,看不出心中所想。她张了张嘴,没发出声。

    “我就说浅月小姐看来是移情别恋了染小王爷嘛,果真如此!”六公主冷哼一声。

    众人心里齐齐为她的话左右了想法。

    容景忽然抬起头,眸光犀利地看了六公主一眼。

    六公主身子一颤,只感觉通体刹那冰寒,从来未曾想过这样温润如玉的人会有如此犀利凌厉的目光,她还要再煽动挑唆的话顿时被冰冻了个干净。

    容景只是看了六公主一眼,便收回视线,拿着水囊起身站了起来,众人只觉眼前一道白色的光影一闪,他人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夜轻暖再次“啊”地一声。

    众人也齐齐一惊,再看去,只见容景已经挡在了云浅月面前,伸手扣住了她的手,拉着她向自己的马车走去。

    “容景,你做什么?”夜轻染怒喝了一声。

    容景停住脚步,眸光温凉地看着夜轻染,“染小王爷,这话该我问你,你在做什么?”

    “我带小丫头出来散心,免得她闷死在浅月阁。”夜轻染道,“如今她散心完了,自然要送他回去。你既然将她扔在浅月阁五六日不管不问,如今又跑过来做什么?”

    “谁说我对她不管不问了?”容景挑眉,眯起眼睛,“即便我对她不管不问,也轮不到别人来对她管对她问。”

    夜轻染忽然冷笑,“你凭什么?就凭你是容景?”

    “就凭我喜欢她,她喜欢我。染小王爷,这样回答够不够?若是不够的话,我可以再告诉你,就凭我们相爱十年,就凭她曾为我启动凤凰劫失忆,就凭我为她不让别人近身三尺。就凭我对她说此生只此一妻,非卿不娶。就凭她对我说一人之重,天下人之轻。不管我们之间如今如何折磨彼此,也容不得别人来制衡插手我们的感情。”容景语气冰寒。

    夜轻染一时失了言语。

    容景不再看夜轻染,拉着云浅月离开,他脚步一改一如既往的轻缓优雅,此时极快,不出片刻便来到他马车前,弦歌立即挑开了车帘,他先上了车,又拉云浅月上车。

    云浅月站在车前不动,静静地看着容景。

    “上来!”容景寒着脸看着云浅月。

    “凭什么你说上就上?”云浅月身子不动,从他手里往出撤手。

    容景的手扣得紧紧的,纹丝不动,眯着眼睛寒着脸看着她,“你要坐他的车回去?”

    “我走回去也不坐你的车。”云浅月催动动力去甩脱他的手。

    容景却先一步克制住了她的功力,手腕猛地一抬,云浅月被他拽上了车。帘幕落下之前,一团紫色从车厢里飞出,顷刻间化为了漫天紫色的花雨洒下,飘飘扬扬落在了夜轻染身上地上,正是云浅月披着的紫貂披风。

    “容景,你做什么?”车中传来云浅月的怒喝。

    容景不答云浅月的话,冰寒的声音响起,“夜轻染,你若是再敢不收起你的心思,你就如这个披风!”话落,他吩咐弦歌,“赶车!”

    弦歌惊了一惊,连忙挥起马鞭,马车走了起来。

    夜轻染看着紫貂披风化为粉碎,他勃然大怒,“容景!”话落,就要去拦容景的马车。

    一团黑雾飘身而落,青影拦在了夜轻染的面前,声音冷木,“染小王爷请留步!”

    “滚开!”夜轻染挥手对青影劈出一掌。

    青影躲开,见夜轻染又劈出一掌,他看着凉亭内不疾不徐地提醒道:“浅月小姐喜欢的是我家世子,您不想今日小郡主受伤的话,就不要出手。”

    夜轻染掌风堪堪顿住,转头看向半山凉亭,只见一个黑衣隐卫正用剑架着夜轻暖的脖子上,似乎只要他再出手,那剑会毫不犹豫地砍断夜轻暖的脖子,他脸色阴沉地转回头,看着容景的马车走远。

    “染小王爷能明白就好!希望小王爷以后再不发生今日之事。除了浅月小姐外,我家世子对天下任何女人都能下得去手。”青影丢下一句话,身影原地消失。

    那名架着夜轻暖脖颈的隐卫也撤回剑,瞬间消失。

    夜轻染袖中的拳头攥紧,额头的青筋跳了跳,目光死死地看着那辆马车离开。

    凉亭内的所有人都惊骇地看着这一幕,第一次见识到了景世子温润如玉的外表下的强硬冷厉,谁也不曾见过这样的容景,甚至想也不曾想过。几乎所有人都被震慑,一时间又惊又骇,久久回不过神来。

    夜轻暖忽然“哇”地一声哭了,打破了静寂。

    “哭什么哭?你不是也学了几年的功夫吗?怎么这么没用?”夜轻染回头恼怒地喝夜轻暖,今日若不是她,他自然不会轻易让容景带走云浅月。

    “我那三脚猫的功夫怎么能比得上景哥哥的隐卫?”夜轻暖哭着道:“我说怎么景哥哥让我今日与他一起来,原来是用我换回云姐姐。”

    众人闻言恍然。

    “没脑子!你被她三言两语迷惑了?”夜轻染满是怒意地看着夜轻暖。

    “哪有?我虽然喜欢景哥哥,但也不是那种男女的喜欢,我是来看好戏的,我听说他们在打架,想看景哥哥怎么和云姐姐和好,原来是……唔……”

    夜轻暖话还没说完,夜轻染从袖子飞出一方手帕堵住了她的嘴,寒着脸看着她,气得额头冒青烟,“刚刚怎么不让他的隐卫杀了你。”

    话落,他转身大踏步向自己的马车走去。

    夜轻暖立即拿掉嘴里的帕子,连忙离开了凉亭,她轻功不快,到也不慢,来到夜轻染的马车前,夜轻染刚要上车,被她一把抱住,软黏黏地道:“好哥哥,我错了,我哪里知道景哥哥这么黑心,用我要挟你……”

    “滚开!”夜轻染愤怒地甩开夜轻暖。

    “哥,我真错了,我虽然稀里糊涂地帮了景哥哥,但是我也算是帮了你啊,我知道云姐姐喜欢的人是景哥哥嘛,所以,你对云姐姐再好也没用……”夜轻暖又软软求道。

    “你还说!”夜轻染瞪着她。

    夜轻暖缩了缩脖子,真如小兔子状,抱着夜轻染死活不松手,“哥,我昨日就让你将那个披风给我,你非不给,如今好吧,被景哥哥给毁了……”

    “你给我闭嘴!”夜轻染看着本来完好的披风散落了一地紫色的绒毛,脸色发青。

    “哥,景哥哥刚才好威风啊。”夜轻暖也看到了那一地紫色的绒毛,泪痕斑斑的小脸满是敬佩,“我还从来没见到过哪个男人发脾气发得这么……”

    “你想死是不是?”夜轻染阴测测地吐出一句话。

    夜轻暖立即噤了声,小身子颤了颤,脖子缩了缩,须臾,眼珠子转了转,忽然道:“哥,刚刚看景哥哥那么恼怒,好可怕,你说云姐姐会不会吃了他的亏啊!”

    夜轻染催动真气弹开夜轻暖的手,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地上了车。

    夜轻暖身子倒退了两步,立即上前,兔子一样的跟着钻进了车里。

    “你给我滚下去!我没你这样的妹妹!”夜轻染喝了一声。

    “好哥哥,你真好,虽然今天我被景哥哥黑了一把,觉得没面子,但是也同时知道哥哥疼我,正欢喜着呢,既然云姐姐不要那两坛青桂酒,回府之后,我将那两坛青桂酒给你喝好不好?”夜轻暖抱住夜轻染。

    夜轻染推开夜轻暖,阴沉地吩咐,“回府!”

    德亲王府的马车立即走了起来。

    夜轻暖八爪鱼似地趴在夜轻染身上,好奇地道:“哥,你说云姐姐会不会吃亏啊?”

    夜轻染不再理她。

    马车走远,半山凉亭的众人再听不见那二人的声音,一时间心思各异,面面相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