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温柔相处(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日将您送回府去,世子之后都吐……”青裳意识到什么,立即住了口。

    云浅月脚步一顿,看着青裳,“怎样?”

    青裳回转头,小心地看了云浅月一眼,犹豫了一下,轻声道:“世子一定不想奴婢多嘴告诉您,但奴婢觉得还是应该让您知道。那日将您送回府去,世子就吐了血,之后在院中的那株桃花树下顶着风站了半夜,第二日就染了风寒,但还坚持去上朝,回来之后一言不发,药也不吃,又在桃花树下站着,我们谁劝也不管用。后来还是老王爷来了紫竹院,拿着拐杖打了世子一拐杖,又骂了世子一顿,世子才回了房,但也没睡,而是在房中站了一夜,第二日又去上朝了,之后回来就去了书房,这几日都在书房,算起来,有多少日子没合眼了呢。”

    云浅月面色有些白,心里揪起来,有些涩涩地道:“我看他不像是几日没睡觉啊!”

    青裳低声道:“那是因为世子武功好,每日早上都打坐练功一个时辰,让自己精神,看起来就跟没事儿人一样,只有我们知道,他是在强撑。”

    云浅月抿了抿唇,不再说话。

    “世子对您真的是极好的,奴婢不想多嘴,也不想说小姐您什么,只是告诉您一声。您别怪奴婢多嘴,世子将您看着比自己的命还重。我们侍候的人深有体会。您来了信,他就自发地笑,心情很好,您没有信,他就一言不发。奴婢觉得世子是不擅表达的人,不管他背后为您做了多少,但都三箴其口,也让我们三箴其口。奴婢告诉您这些,世子若是知道了,一定会罚我。”青裳垂下头,话音一转,“不过即便被世子罚,奴婢也想说的。”

    云浅月轻吐了一口气,温和地看了青裳一眼,笑了笑,“我知道了!”话落,她又补充道:“以后都知道怎么做了。”

    青裳点点头,不再说话。

    云浅月早先还气恼,如今却是后悔。她不该只想着急着回来见他,却不顾自己身体。她活了两辈子,也没学会怎么爱人。只一味地小心翼翼呵护自己的感情,怕伤到他,因为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一大堆毛病,可是殊不知越是这样,若是将他摔了个粉碎。他从来需要的,也许只是一份安心而已。而她始终没给他。

    出了紫竹林,来到紫竹院,便闻到一股桃花香。在这清冷的冬日,到处都被冷梅香覆盖里,这桃花香可想而知多么特别。

    进了院中,便看到西南角那一株桃树,含苞待放,比半个月前艳丽了一些。

    云浅月转道走向那株桃树,青裳跟了过来。

    来到桃树下,云浅月仰着头看着,满树桃花,俏然而立。还没盛开,便灼灼其华。容景当时站在这里看这株桃树是什么心境?她忽然不敢想象。第一次认识到,她为他做的,其实远没有他为她做得多。

    轻轻一声叹息,消弭于风里,她闭上眼睛,回忆这十年。

    “浅月小姐,您回房吧!您大病刚好,想要赏花有的是时间。今日您刚从北山梅林回来,虽然天暖,但毕竟是冬日,还是有寒的,世子嘱咐您要泡热水驱寒。”青裳轻声提醒。

    云浅月点点头,睁开眼睛,转身向房间走去。

    来到容景房间,青裳打开暗室的门,云浅月进了温泉池。青裳不放心,跟进来侍候。

    云浅月褪了衣衫,青裳由衷地道:“您真是瘦得太多了!”

    “我尽量养养,争取在你家世子那株桃花盛开的时候养胖一些。”云浅月道。

    青裳立即点头。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云浅月昏迷醒来这几日夜夜辗转反侧,也没睡好,不多时,便来了困意,和青裳说着话便睡了过去。

    青裳住了口,看看沙漏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时辰,便守在一旁。

    一个时辰后,青裳想将云浅月喊醒,她自己却醒来,第一句话就问,“你家世子回来了没?”

    青裳顿时笑了,摇头,“世子还没回来!奴婢正要喊醒您呢,这里毕竟没床上舒服。”

    “我出去等他。”云浅月出了温泉池,穿上青裳给她拿来的干净软袍,回到房间,便窝进了容景的床上,盖上他的被子,闻到被褥以及房间都有他淡淡的气息,觉得心从内到外踏实起来。

    “您再睡一会儿,等世子回来奴婢喊醒您。”青裳道。

    “我看会儿书吧!等着他。”云浅月拿起床头的一本书。

    青裳应了一声,给火炉里添了些炭火,便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云浅月见这本书名字写着桃花计,她挑了挑眉,缓缓打开,看了几页,不由得好笑起来。原来此桃花计非彼桃花记,而是市井上的一种关于风花雪月的解读,里面尽情地阐述了各种情爱方法。多是男子如何讨女子欢心,还举了范例。她难以想象容景抱着这本书看的样子,一定不是她这样觉得好笑,想必很认真。

    不知不觉,一本书看了一半,容景还没回来,青裳推开门道:“浅月小姐,奴婢先给您端午膳吧!世子大约午时不回来了。”

    “他有没有派人传来话说午时不回来了?”云浅月问。

    青裳摇摇头。

    “那他一定会回来,我等他。”云浅月低头继续看书。

    青裳犹豫了一下,关上房门,她转回身刚走不远,便惊喜地道:“世子回来了!”

    云浅月抬起头看向窗外,只见容景缓步进了紫竹院,这个人从来都是从容优雅的,即便几日没睡觉,数日没休息好,他外表丝毫让人看不出来。她立即放下书,推开被子,快步迎了出去。

    她来到门口,容景也来到了门口,房门打开,珠帘隔着一内一外。

    容景似乎怔了一下,须臾,眉眼间露出笑意,可笑意还没绽开,便蹙了蹙眉,对云浅月道:“怎么没穿鞋?”

    云浅月隔着珠帘伸手抱住他的腰,软软蠕蠕地道:“想你了。”

    容景的面色刹那暖了下来,伸手将云浅月拦腰抱起,挑开珠帘,进了房间。

    青裳立即关上房门。

    来到床前,容景将云浅月放下,扯过被子给她盖上,坐在床沿看着她。云浅月与他对视,片刻后,伸手去摸他的脸,容景握住她的手,俯下身,低头去吻她的唇瓣,云浅月轻启朱唇迎合他。“今夜……”容景有些暗哑地吐出两个字。

    云浅月心颤了颤,接过话,对他认真地道:“今夜睡觉。”

    容景忽然埋在她颈窝笑了起来。

    云浅月脸一红,看着俯身半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问道:“你笑什么?”

    容景抬起头,眉眼依然是盈盈地笑意,看着她嫣红的脸,点点头,“你说得对,今夜睡觉。”

    这么一本正经地说出来,明明很正经,却是被他染上了暖味的色彩。云浅月伸手推他,“瘦得跟皮包骨似的,抱着我都硌得慌。”

    容景诚挚地点点头,“养胖一些,才舒服。”

    云浅月被他“舒服”两个字弄得有些嗓子发干,轻咳了一声,忽然没了话。

    容景起身坐起来,对外面吩咐了一句,青裳应了一声,不多时,房门打开,饭菜端了上来。容景重新将云浅月抱起来,向桌子上走去。来到桌前,却没有将她放在位置上,而是抱着她坐在他怀里,自己拿起筷子喂她。

    云浅月脸红彤彤的,“我长着手呢!”

    容景面色含笑,不答话,固执地将菜喂进她嘴里,云浅月只能配合着张开嘴。如此反复几次,都是他喂云浅月,云浅月受不住了,便夺过筷子,反过来喂他,容景笑着张开嘴。

    这一顿饭在你抢过来筷子喂我,我抢过来筷子喂你中,落下帷幕。

    饭后,容景将云浅月抱回床上,对她道:“议事殿还有事情,我……”

    云浅月抱着他不松手,“不准去!离了你又不是地球不转了?夜家给你多少钱?俸禄还没你吃一顿饭花的银子多,不能不要命地给他干。”

    容景笑了一下。

    云浅月伸手拉他上床,“陪我睡觉,要不陪我说话,反正就不准去。”

    容景点点头,顺着她的力道上了床,将她娇软的身子抱在怀里,嗅着她的幽香,低低一叹,“云浅月,以后是真的再不要与你打架了!我的快乐都建立在你身上。你不在,阳光就照耀不到我。”

    云浅月眼眶一酸,回抱着他,“我也是。”

    容景不再说话,抱着她紧了紧,似乎要将她嵌入身体里。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享受着久别重逢又折磨了数日后的温暖。

    似乎再不需要过多的语言去证实彼此的心意以及彼此在各自心中的分量,情到深处,有时候任何话语都苍白。

    容景不多时便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云浅月抬头看向他,这才发现他眼下有着淡淡的青影,她伸出手去想摸他,又怕吵醒他,便紧紧地偎依在他的怀里,静静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