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山雨意来(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几位老臣考虑利弊之后也都不再反对,几乎无人再出声。

    “上朝吧!”夜天逸的声音忽然从门口传来,有些寡淡。

    众人一惊,齐齐看向门口,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摄政王站在了门口,他面上没什么表情,说了一句话之后,转身走了出去。

    众人看了容景和云浅月一眼,连忙尾随着跟了出去。

    夜天逸来的时候云浅月自然知道,如今他对此事不做评论,应该算是默认了,她看向容景。今日最担心的就是夜天逸,她不舍与容景日日不见,但也恐怕夜天逸发难,如今见他这样,是否已经想通?

    “想通到不会,夜氏的男人都执着。不过知道有些时候发难于事无补,便不会再做无用功了。”容景低声对云浅月道:“西面的那间暖阁是我的,你去里面等我,稍后下朝我就回来。”

    “嗯!”云浅月点点头。

    容景轻轻弹了弹锦袍,转身走了出去。

    顷刻间众人离去,议事殿内除了几名侍候的小太监外再无别人。

    云浅月扫了一眼议事殿,这座大殿分为两个暖阁,西暖阁既然是容景的,那么东暖阁应该就是夜天逸的了,一西一东,有屏风相隔,虽然她在这里,若是不出容景的西暖阁,应该也是不用看到夜天逸的,顿时舒了一口气。转身进了西暖阁。

    西暖阁的房间明亮,一张软榻,一张玉案,一排衣架,上面放着卷宗奏折文书古籍等,窗前有一面窗子,放了一盆玉兰。

    云浅月来到窗前,向外面看去,对准的正是御花园的方向。这些时日再未下雪,早先日子下的雪早已经化了,御花园百花凋零,假山石雕亭台清清冷冷,偶尔有三两宫女和太监匆匆来往。处处显示的不止是冬日的冷,还有皇宫沉静的气息。她想起皇宫中除了皇后和公主外再无妃嫔女子,都被夜天逸遣送出宫。这也是如今皇宫安静所在。

    收回视线,低头看向面前的这盆玉兰,她竟然不知道容景除了喜欢紫竹林外,还喜欢玉兰。这盆玉兰也要开花了,有淡淡的玉兰香气。

    静站片刻,云浅月回身坐在了软榻上,随手拿起一本书来看。

    外面当值的小太监们都没有声响,整个议事殿静寂。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便听到隐隐有脚步声向议事殿走来,步履繁杂,不多时,众人回到议事殿,夜天逸似乎对德亲王交代了一句什么便进了东暖阁,容景缓步走了进来。

    云浅月从书本上抬起头,看向他。

    容景对她温润一笑,走过来,坐在她身边抱了抱她,对她低声道:“今日早朝商议前去恭贺玉太子登基一事,看谁去妥当。”

    云浅月挑了挑眉,“最后商议谁去?总不是你吧?”

    “我自然是走不开身。”容景笑笑,有些淡,“摄政王提议你。”

    云浅月皱眉,“他怎么会提议我?有女人出使别国?”

    容景笑着道:“女人都可以进入议事殿,出使别国也没什么稀奇。”

    云浅月眯了眯眼睛,想着夜天逸打什么主意?难道是因为今日她和容景来了这里,想要借此支开她?这么简单吗?她皱眉,问道:“后来呢?”

    “我以你身体不适为由推脱了,云王叔和重臣也觉得不合适。摄政王便没有坚持,而是以南梁睿太子登基实乃大事为由,毕竟是天圣第一大附属国,得有身份体面之人前去已示重视,最后人选定为云王叔。”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看着容景,“已经定了?”

    “嗯,定下了。云王叔明日启程去南梁。”容景低声道:“他意本就不在你,你只不过是个幌子而已。他意在云王叔出使,我反驳他一次,留下你,便无法再反驳他第二次,阻挡云王叔。他是礼部王爷,出使之事落在他头上,也不框外。”

    云浅月心下寻思,“难道他又打什么主意不成?”

    容景忽然笑了,低声道:“他何时没打过主意?”话落,他拍拍云浅月的头,温柔地道“继续看书吧!”起身站起来,走到桌案上坐下,开始审阅堆在桌子上的奏折。

    云浅月揉揉脑袋,他爹去也好,反正他哥哥登基,也需要帮助,如今她这里没什么事情,他爹娘去南梁便去吧!只不过夜天逸做什么事情都不可能没有目的。他的目的到底何在,就需要好好探究一番了。

    即便众人回到议事殿,但议事殿还是寂静,外面几乎没有人声,到可以听见落笔书写的声音。

    云浅月抬眼看了一眼容景,见他神色漫不经心地看着奏折,丞相的职责是上达天子,下统领百官之职,奏折自然是先都过他的手,再上达皇上,如今新皇未登记,自然是摄政王。她虽然未接触这里面的朝事,但也可以猜想出并不轻松。难得他如今坐在这里,看起来一派闲适。

    “怎么了?”容景偏头看向云浅月,“无聊?”

    “不会!”云浅月摇摇头,指了指外面,“往日这里都是这么静?各做各的?”

    容景笑着摇摇头,意有所指,“今日特殊而已。”

    云浅月恍然,看来她在这里还有消声的作用。

    “景世子,刚刚兵部传来急奏,西延边境多加了五万兵马,似乎是有兴兵动向。”兵部侍郎的声音在外响起。

    “呈进来!”容景吩咐。

    兵部侍郎缓步走进来,悄悄地打量了云浅月一眼,手里拿着一份兵部的奏函递给容景。

    容景伸手接过,看了一眼,缓缓道:“西延王对护国神女分外在意,如今护国神女病重,西延王无心兴兵,无心理政,怕是有心要随护国神女而去,死而合葬之。边境多加五万兵马,大约是防范他人趁机犯境。”

    兵部侍郎一惊,“西延王会为一个女子而殉情?”

    “当年他夺西延江山为的无非是护国神女,如今为她殉情,也不奇怪。”容景淡淡一笑,将奏函递回给兵部侍郎,“去请示摄政王吧!看看摄政王的看法,是否此事需要明日早朝群臣商议。”

    兵部侍郎点点头,拿着奏函退了下去。

    云浅月面色有些凝重,西延王和护国神女的爱情看来,的确是有可能西延王为之殉情,那样的话,西延玥岂不就只剩下自己了?

    “不必担心他!他在孝亲王府磨砺了数年,回西延后西延王对这个太子是倾数赠予,甚至几日前不惜杀了两个与他争夺王位的最有实力的皇子,如今西延朝中再无人能与西延玥相抗衡。”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点点头,她那时候救他,就想着他有朝一日会走向高处,但也不曾想过这么快。

    容景继续审阅奏折,一本本的奏折都被他看过来,不重要的略过,不需要上秉,重要的被他加注了标记,吩咐人搬去东暖阁。

    云浅月继续看书。

    大约是有了兵部侍郎打头阵,接下来容景的西暖阁便人声不断。天下诸事有大有小,纷纷过来请示他,他能决断的,便闲闲一句决断处理,分配下去如何做,觉得重要的,便说了意见之后将人指派去东暖阁。

    但大多的事情他都闲闲一句便有了决断,无需报问夜天逸处。

    所以,西暖阁来来往往,人声如流,而东暖阁相对极其清净。

    云浅月坐得累了,便躺下,直到响午,一直事情不断。午膳有人端来,显然知道云浅月在,分量是两个人的分量。

    吃过午膳后,有人收拾下去,几乎不得休息,便又有人拿着奏折来禀。容景面色没有不耐,依然闲闲淡淡,漫不经心地处理。

    云浅月眉头皱紧,第一次深切地体会到了这个丞相的工作不是人干的。想着这样下去,他能受得住?她有些恼怒,凭什么夜天逸如此轻松?凭什么容景如此劳心劳力?这如今可是他们夜家的江山!她不知道以前秦丞相如何,但决计不是如今容景这样。

    云浅月这样一想,脸色越来越差,越来越难看。甚至是整个西暖阁都弥漫上冷气息。让进来的大臣都不由冻得直打哆嗦。

    一位大臣离开后,容景放下笔,对云浅月笑问,“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你日日都是这样?”云浅月沉着脸问他。

    容景笑了笑,“皇上殡天那一段时间耽搁了许多政事,再加上今年大水,各地都受了灾情,收成极差,后来又一场大雪,前一阵子那一场大雪你该知道极大,冻死了许多人。如今天暖,诸多事情纷至舀来。事情多些也正常。”

    云浅月还是不满,伸手一指东暖阁,“为什么他那么轻松?”

    容景忽然笑了,极其宠溺,走过来将云浅月抱在怀里,温柔地道:“摄政王有摄政王的事情,丞相有丞相的事情。即便多做一些,又有何妨?天下百姓能衣蔽体,食果腹,安安稳稳,劳一人之力,救万民水火,便是好事。我为的不是夜氏的天下,而是天圣国土上生存的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