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山雨意来(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恼怒顿时退去,心疼地道:“可是这样太累了!”

    “等沈昭入朝,便不会这么累了!”容景放开她,“他有宰辅之才,可以帮我。”

    云浅月眨眨眼睛。

    “别再放冷气了,否则吓得都无人敢来了。”容景低头吻了吻她脸颊,起身走回桌前坐下。

    云浅月安稳下来,捧了书继续看。

    “我听说小丫头来了议事殿?”夜轻染的声音忽然从外面传来,似乎才回来,有些风风火火,“在哪里?”

    外面还无人回答,他便走近屏风进了西暖阁。

    容景抬起头闲闲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云浅月想起那件毁去的屏风,也没言声。

    “我今日去了军机大营检阅,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还不太相信,如今果然是。”夜轻染来到近前,看着云浅月,“小丫头,你就与他待在这里不觉得闷?”

    云浅月摇摇头,“不闷。”话落,她又补充道:“只要待在他身边,我就不闷。”

    夜轻染脸色一暗,“他那么对你,将你扔了几日不管,你怎么这么快就与他好了?原谅他了?你就这么一点儿出息?”

    “我没什么大志向,一个女人要那么大的出息做什么!”云浅月不想和夜轻染在这里多纠缠,摆摆手,“你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里吵吵了,我本来能在这里就不容易,别因为你让人觉得我真影响了大家议事。”

    夜轻染被噎了一下,一时间看着云浅月没了话。

    “还站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你也有事情向他奏秉?”云浅月挑眉。

    夜轻染摇摇头,对容景微微哼了一声,转身走了。走两步之后又转回头来对她道:“轻暖多年没见你,想和你说话,今日去荣王府找你了,大约是扑了个空。”话落,走了出去。

    云浅月笑了笑,没说话,继续看书。心思却想到了夜轻暖身上。那个小姑娘一别六年,如今这等多事之秋,德亲王却将她接回来,不知道是因为她身体彻底好利索了,可以回来了,还是因为某种原因,她宁愿相信是前者。

    下午半日很快过去,容景放下笔,对云浅月道:“回府了!”

    云浅月立即放下书本起身站起来。

    容景伸手握住她的手,拉着她出了西暖阁,正迎头碰上夜天逸从东暖阁走出来,他看了二人一眼,没说话,当先走出了议事殿。

    云浅月和容景出了议事殿之后,太阳已经偏西,二人向宫外走去。

    皇宫门口,一辆熟悉的马车停在那里,夜轻暖正挑着帘子往外看,见容景和云浅月出来,立即欢喜地喊,“景哥哥,云姐姐!”

    容景和云浅月同时停住脚步,容景温浅一笑,“原来是小郡主。”

    夜轻暖嘟起嘴,埋怨道:“景哥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怎么来说这次你和云姐姐能和好也有我一半功劳。你怎么能霸着云姐姐连让我见一面都不成?前日是我去荣王府被以云姐姐休息为由挡了回来,今日我去荣王府她又被你带来了议事殿扑了个空。如今我只好等在这里,这回你总不能不让我见她了吧?”

    最后一句话落,她得意地看着容景。

    容景笑了笑,“小郡主既然回了京,找她叙话来日方长。也不差这一日半日。”

    “我想云姐姐了嘛!回京都好几日了,也没好好与她说话。”夜轻暖坐在车上对云浅月招手,“我不管,今日晚上云姐姐要与我一起玩。景哥哥你不准反对。”

    容景笑着道:“我是可以不反对,但是明日云王叔出使西凉,她要早起去送云王叔,今日不能太累。”

    “这样啊。”夜轻暖秀眉皱起,见云浅月一直没说话,对她道:“云姐姐,那明日我们一起玩?”

    云浅月笑看着她,“明日你若有时间也无不可。”

    夜轻暖见云浅月答应,顿时欢呼一声,对容景得意地看了一眼,“景哥哥,云姐姐可答应我了哦!明日你不准阻挠。”

    容景笑了笑,不置可否,对她道:“天色晚了,快些回府吧!”话落,便拉着云浅月向他的马车走去。

    弦歌立即挑开车帘,二人上了车,马车走了起来。

    夜轻暖看着那辆通体黑色的马车走远,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回头正见到夜轻染从宫里走出来,连忙喊,“哥哥,我在这里。”

    夜轻染皱眉看了她一眼,上了马车。帘幕落下,马车向德亲王府走去。

    容景和云浅月一时都没有说话,马车静静而走。转过了一道街道后,青啼忽然飞进了马车,腿上绑着一个纸条。容景伸手将青啼腿上的纸条解下来,看了一眼,对云浅月低声道:“西延护国神女魂归天外,西延王哀痛不已,自刎相随。”

    云浅月一惊,“果然被你说对了!不过太快了。”

    “也不快了,护国神女的病早就在用药拖延着,能得她儿子陪了这么久,去也安心了。”容景看着纸条道:“西延王自刎前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写下了遗诏,着西延玥继位。先继位,后发丧。不求各国来贺,只求朝臣一心,军民稳定。”

    “即刻继位?”云浅月看着青啼,分析道:“如今消息传来怎么也要一日的时间,这么说西延玥今日已经继位,成为西延王了。”

    “嗯!西延王早就抱有与护国神女相随去死的决心,所以西延玥回国后,他这一段时日就为他铺好了路,杀亲子而快刀肃清朝局,甚至连登基大典都为他准备好了。”容景温声道:“也算是弥补了西延玥受这许多年的苦。他在西延登基,虽然回国时日尚浅,根基尚浅,但是西延王雷厉风行,不曾有半丝拖泥带水,西延现在朝政清明,他登基比南梁你的哥哥要轻松许多,不过就是需要面对失去双亲的痛就是了。想来他这些日子早该有心里准备。”

    “顾少卿说舅舅也想要在那日十皇子生辰时圈禁诸皇子,为哥哥肃清朝局,但是哥哥念其那些都是舅舅亲生骨肉,于是和顾少卿联手演戏找出异心者除之,保留了南梁的诸多血脉。”云浅月轻叹了一声,“如今南梁、西延、南疆纷纷换了新政,这江山新局面是真的来了。明明天下还是太平,但我怎么感觉山雨欲来风满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