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怒毁金椅(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赵可菡闭着眼睛一动不再动。

    海棠顿时哭了起来,“侧妃……”

    云浅月受得震动实在大,她没有想到自己来,是见赵可菡最后一面,是来听她遗言的,她身边的身体温热,刚刚还咳嗽,还对她说话,还对她喊月妹妹,还请求他让夜天煜活下去,可是转眼间,这个人就没了气息,她一时间不能接受,身子都跟着颤起来。

    “浅月小姐,侧妃前几日就知道自己不行了,大约就是撑着一口气等着您来,想将她要嘱咐的话都告诉您,才撑了这几日,否则早就……”海棠哽咽不能言。

    云浅月本来眼中含泪,可是突然间就干涩得没了泪。

    似乎过了许久,又似乎过了盏茶时间,云浅月忽然站起身,向外走去。

    “浅月小姐……”海棠下意识地喊住云浅月。

    云浅月停住脚步,回头看了海棠一眼,对她道:“我稍后会来安葬她。”

    海棠哭着点点头。

    云浅月走了出去,她脚步踩在地面上,落下深深的印子。这个四皇子府她也来过无数次,两个多月前还是她和夜天倾合力促成了夜天煜和赵可菡,可是现在,当初的四个人,如今两个死了,一个在牢房,只有她站在这里。

    来到四皇子府门口,正巧夜轻暖的马车到来,见到云浅月,她立即欢喜地喊,“月姐姐,我正准备进去找你,你就出来了。”

    云浅月看着夜轻暖,女子娇小明媚,一脸阳光,天真无邪,生命如此美好,可是有些人再也享受不到了。她忽然闭了闭眼睛,挥手斩断了她马车拉车的马缰,在夜轻暖惊呼声中,翻身上马,双腿一夹马腹,骏马四蹄扬起,她一言不发地向皇宫而去。

    夜轻暖的车厢晃了晃,砸到了地上,她扶着车辕小脸有些白,有些不敢置信,见云浅月骑马向皇宫方向而去,她转头问门口的士兵,“云姐姐怎么了?”

    门口的士兵齐齐摇头。

    夜轻暖连忙出了车厢,向府内走去,士兵无人拦她,她一路向内院走去。

    院中传来哭声,夜轻暖脸色变了变,抓住一个婢女问,“怎么回事儿?”

    “侧妃……侧妃刚刚咽气了……”那婢女伤心地抽噎。

    夜轻暖一惊,连忙向里面走去,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什么,又赶紧向门口跑去,来到门口,对一个士兵吩咐,“快,快给我牵一匹马来,我也要进宫。”

    那名士兵立即去了,不多时牵来一匹马,夜轻暖翻身上马,也快马加鞭向皇宫而去。

    这一日清早,大街上的人看到两匹马从大街上飞奔而过,快如闪电。一紫色如烟霞,一白云如雪。

    清晨凛冽的风刮在云浅月的脸上,如下刀子,她恍若未觉。大街上的人见马驰来,都惊慌避让,有些避不开的人,都被她轻飘飘甩开。

    不多时来到宫门口,云浅月不下马,径直骑马进了宫门。

    宫门的御林军都惊呆了,从来浅月小姐嚣张跋扈,但也未曾见过她骑马入宫门。皇宫象征着皇权威严,宫门口更有“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说法。众人对看一眼,御林军赵统领立即带着一队人去追云浅月。

    云浅月径直来到议事殿,翻身下马,向里面冲去。

    议事殿内除了几个小太监再无别人,她想起如今应该在早朝,她转身出了议事殿,向金銮殿而去。

    来到金銮殿,她径直往里面走。

    门口有人见她竟然来金殿,还向里面走,齐齐上前拦住她,“浅月小姐请……啊……”

    拦住的人话未说完,云浅月挥手就掀飞了出去,她面色冰冷地进了金殿。

    金殿的龙椅上的座位空着,在龙椅的下方设了一个座位,上面正坐着摄政王夜天逸,下面立着文武百官。容景居于左侧的首位,右侧首位是德亲王。众人在早朝,中间有一个人出列奏本,此时都听到门口的声音,齐齐回头向外看来,当看到云浅月一脸冰寒地走进来,众人都惊了惊。这是第一次有女子闯入金殿。

    夜天逸本来微低着头,此时也抬起向云浅月看来。

    容景缓缓侧过身子,看着云浅月,眸光有一丝了然和心疼。

    云浅月迈着步子,一步一步,落地有声。整个金殿极为静寂,只听到她一个人的脚步声。她走得极稳,所过之处,一片清寒。

    “浅月小姐,你这是……”德亲王看着云浅月出声。

    云浅月不理会,径直走向夜天逸。

    “小丫头,你要做什么?”夜轻染出手去抓云浅月。

    云浅月挥手甩开夜轻染的手,一股强大的气流,夜轻染不但没抓住她,身子还被她震得倒退了两步,他旁边站着的两位大臣遭了殃,抵抗不住栽倒了地上。

    “妹妹!”云离喊了一声,但见容景没动,并没有上前。

    “浅月小姐,这里是金殿,有什么事情你……”孝亲王此时也开口。

    云浅月眼睛一眨不眨,紧紧盯着上面坐的夜天逸,一步步走向他。

    “景世子,这……”德亲王看向容景。

    容景仿若不闻。

    云浅月路过容景身边并未停顿,他也未出手拦她,看着她上了金阶,站在了夜天逸的面前。她一身冰寒,脸色冰冷,而夜天逸面无表情,眸底黑沉,坐在椅子上一动未动。片刻,云浅月忽然出手,一阵强大的疾风打出。

    “小丫头!”

    “浅月小姐!”

    “摄政王!”

    众人纷纷惊呼,睁大眼睛看着云浅月。夜轻染已经飞身过来拦云浅月,被容景轻轻拂动衣袖,一股大力挡了回去,还有想要上前的人,都被这一股强大的无形的力道阻拦,靠近不了一步。

    夜轻染脸色发白,怒道:“容景,你做什么?”

    容景瞥也不瞥夜轻染一眼,目光看向台阶上。

    夜天逸仿佛没感觉到云浅月强大的力道,不躲不闪不避,依然坐在那里。

    须臾之间,最上方那把无人坐的金椅轰然粉碎,纯金打造的金椅变成了一块块的金子滚下台阶,噼里啪啦,一阵响动。

    众人惊骇地看着天圣皇朝历代帝王坐了百年的椅子化为碎石,已经喊不出声来了,不少人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

    云浅月撤回手,冷冷地看着夜天逸,一字一句地道:“夜天逸,赵可菡死了!”

    夜天逸点点头,眸底昏沉似乎看不到一丝光亮,“她身体油尽灯枯,今日大限。”

    “我毁了天圣的金椅,你是不是也要将我打入刑部大牢?或者是就地处决?”云浅月眸光已经凝聚了冰封,“才能彰显你摄政王的至尊无上身份?”

    夜天逸摇摇头,淡淡地道:“这把椅子过了百年,我早就想将它毁了,你来毁正好。”

    众人更是惊骇,不敢置信地看着夜天逸,德亲王和孝亲王以及几位老臣身子晃了晃。

    云浅月忽然笑了,眼中却没有半丝笑意,“你现在想不想杀夜天煜吗?”

    “我费心留下他的命,难道因为他死了侧妃就要杀他?赵可菡死,源于她自己。”夜天逸沉声道。

    “是啊,表面上是因为她自己身体不争气,可实际上呢?为了一把破椅子,汲汲营营,逼宫流血。要搭进多少人肉白骨?”云浅月看着他,“你今日要么就杀了夜天煜,否则以后再不准杀他!”

    夜天逸眸光青黑,“月儿,你用什么身份来对我说这句话?”

    云浅月眯着眼睛看着他。

    “若你是以摄政王妃的身份对我说这句话,我会考虑,若是别的身份,也许答应不了你。四哥的命是我留的,他生死要看我的意思。今日不杀,不代表明日不杀。”夜天逸看着她,“他与你的情意足以深到我们十年相知吗?”

    “好!那我们今日就在这里立个誓!”云浅月冷冷地看着他,伸手举天,“举头三尺有神明,我云浅月今日在此立誓保夜天煜一命,直至百年,若是谁敢杀他,便是杀我。我会诛其性命,至死方休。”

    夜天逸沉沉地看着她,“月儿,连四哥什么时候也竟能让你如此厚爱了?”

    “夜天逸,你应该很了解我,所以,你最好别杀他。”云浅月吐出一句话,不再看他,转身下了金殿,向外走去。

    金殿内的文武百官无人再拦她,也无人开口说一句话。大殿内再次如静寂无人。

    云浅月如来时一般,一身清冷地走出了金殿,她身影消失在金殿门口,殿内依然盘绕着一股冷厉冰寒之气。

    众人都看着夜天逸,夜轻染紧抿着唇,德亲王、孝亲王、冷邵卓、云离等人无人出声。

    片刻后,夜天逸退去冷沉,闲淡地摆摆手,“来人,将这里清扫了!”

    文莱立即应声,带着人上前清扫。金椅的金块被噼里啪啦扫到簸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