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轻暖情事(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今日的早朝时间比往日长,一个时辰后,众人还没回来,又一个时辰,依然没听到脚步声,云浅月将容景放在书案上的奏折看了一遍,才听到隐隐的脚步声。此时已经响午。

    夜天逸回到门口,向西暖阁望了一眼,便进了东暖阁。之后,容景走进西暖阁。

    云浅月见容景回来,站起身,走到他身边,低声问,“今日早朝时间这么长?”

    容景“嗯”了一声,“在议论西延玥之事。”

    “结果如何?”云浅月问。

    容景笑了一下,“听孝亲王忏悔陈辞听了一个时辰,说他眼拙之类的,竟然没有发现府中一直藏有西延的祸害。之后便是以西延愚弄天圣请求摄政王出兵。群臣也认为这时候时机合适,大部分附和。西延小国先王和护国神女不止愚弄西延百姓,也愚弄天圣皇威,瞒天过海,三公子还被皇上封过官位。”

    云浅月皱眉,“孝亲王当年将丑女打出孝亲王府之事天下皆知,如今不想人家只是易容躲避西延王而已,借他酒后无德演了一出瞒天过海的戏,他这是落下了面子,心中定然又气又怒。”

    “嗯!”容景点头,“孝亲王是气坏了。”

    “后来呢?”云浅月问。

    “后来被摄政王阻止了,说兴兵之事实乃大事儿,虽然孝亲王说得有理,但还要慎重考量。先静看两日。”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笑了一声,夜天逸如今已经在西凉推动民生动向了,他自然要看两日,也许不用他出手,西延玥就能被西延臣民的口水喷死。

    这一日,一晃而过。

    转日,则是四皇子侧妃赵可菡入葬之日,云浅月自然不再和容景去议事殿,而是到了四皇子府。她到的时候,七公主和夜轻暖已经等在那里。

    夜轻暖见云浅月来到,立即亲热地握住她的手,“云姐姐,你是要将四嫂送出城,还是送去皇陵?”

    “送去皇陵吧!”云浅月道。

    “我也和云姐姐一起送四嫂去皇陵。”夜轻暖立即道。

    云浅月点点头,看向七公主,见她气色不太好,问道:“嫂嫂,你身体不舒服?”

    “呀,云姐姐,你竟然不知道吗?七姐姐怀孕了。”夜轻暖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一惊,又是一喜,连忙握住七公主的手,“嫂嫂,你怀孕了?”

    七公主有些腼腆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小腹,点点头,“嗯!”

    “什么时候的事儿?怎么没告诉我?”云浅月想着她从去西延到回来之后大病到如今又过了几日,不止没在云王府待着,而是也没理会云王府的事情,七公主嫁进来家就交给她掌了。

    “昨日晚上我身体不舒服,请了太医才知道。那时候天都黑了,便没去荣王府告诉你,想着今日发丧完四嫂,便告诉你。不想被轻暖这个嘴碎的丫头给先说了。”七公主嗔了夜轻暖一眼。

    夜轻暖吐吐舌头,“七姐姐,这是好事儿,我自然要赶紧告诉云姐姐了。”

    “是啊,自然要赶紧告诉我。”云浅月看着七公主的肚子,想着是她没往这面想,云离和七公主大婚数月了,自然该有喜了。她立即道:“既然有喜了,怎么不在府中休息?这大清早的还跑了来?哥哥就没拦着你?”

    “你哥哥是拦着我不让我出来,但是我想过来送送四嫂。四哥在牢中,以前风光无限,皇室里面的兄弟姐妹们都维护着他,如今他成了这样子,七哥掌权,一个个的都躲得远远的。而四嫂当初为了四哥,一家人告老还乡,她在京中除了我们也没有知近的亲人了。不想让她就这样孤孤单单的走了。在当时明知道四哥会败的情形下,还决心下嫁四哥,这份心就值得人敬佩。”七公主叹了口气道。

    云浅月点点头,收了笑意。

    “七姐姐,你如今怀有身孕,其实不能来的,不都是说有冲撞吗?万一冲撞了的话,怎么办?”夜轻暖担忧地道。

    “我不怕,四嫂心地好,她只会喜欢保佑孩子。不会冲撞的。”七公主摇摇头。

    “冲撞迷信的说法而已。”云浅月挽住七公主,“你能来,赵姐姐就知道你这份心了。就送她出府得了,别出城去皇陵了。这雪这两日下得虽然不大,但总这样飘着,地上也积了一些,地面滑。你怀的可是哥哥的第一个孩子,更要小心。”

    七公主点点头,“好!”

    三人进了四皇子府。

    容昔一大早已经来了四皇子府,赵可菡的棺木已经装上车。三人又是凭吊一番,之后七公主由婢女搀扶着回了云王府,云浅月和夜轻暖送赵可菡的棺木出城。

    赵可菡能死后追封为四皇子侧妃才有资格入皇陵,否则的话只能在皇陵旁找个坟墓安身。所以,走的依然是送老皇帝出丧的那条路,前往玉龙山。

    赵可菡的葬礼自然不大,很是简易。所以,到玉龙山夜氏皇陵时才辰时,天空飘的雪淡了,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

    安葬了赵可菡,容昔看向云浅月。

    “云姐姐,我们逛逛这玉龙山吧!你看,太阳升起了,这天也不那么冷了,反正早早回去你就猫进了议事殿,也没什么意思。”夜轻暖不等云浅月对容昔开口,便立即拉住她的手道。

    云浅月也觉得回去无事,晚些回去也好,点点头,对容昔道:“你带着人先回吧!记得去皇宫给容景传个信,就说我和轻暖妹妹在一起,晚些回去。”

    容昔点点头,“云姐姐,这雪虽然停了,但这两日积雪,再加上山上还有早先没化的雪,定然很厚,小心路滑,你注意一些,否则世子哥哥又该担心难受了。”

    “我知道了。”云浅月笑着摆摆手,容昔十岁的孩子,跟小老头似的。他这个大管家在荣王府很有威望,容景选人自然是没错的。

    容景带着人离开,赵可菡兴冲冲地拉着云浅月向山上走去。

    云浅月跟着赵可菡,阳光暖好,照在山上的雪地上,发出耀眼的白光,两人的脚踩在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整个玉雪山静静的,偶尔有两声鸟叫。

    “云姐姐,你就别伤心,多少人想埋入皇陵,死十次八次都没机会。四嫂能葬在这里,来世定然还是大富大贵。”夜轻暖见云浅月不说话,回头对她道。

    云浅月淡淡道:“不伤心了,人死如灯灭,伤心有什么用?”话落,她看了夜轻暖一眼,声音有些冷情,“托生在平民百姓寻常人家未必不好。若是赵姐姐今生托生在那样的人家,也许现在有疼爱的丈夫,有子嗣环绕在膝,不至于埋骨在这里了。”

    夜轻暖歪着头想了想,认同地点点头,“云姐姐说得对。我在暖城的时候过得很快乐,没有那么多的教条和束缚,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如今刚回来,爷爷和父王就逼着我学这个学那个。以前是担心我的身体,疼着我,护着我,怕我累了,如今见我身体好了,却全然不是这个样了。若不是今日来安葬四嫂,我还被抓着在府中学礼仪呢!”

    云浅月笑笑,“京城的高门府邸都想出大家闺秀,拿出来一个个的都被人称颂。”

    夜轻暖点点头,“一个个的没趣死了。”话落,她抱住云浅月手臂,“还是云姐姐好,自小就和那些个人不一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名声败坏得天下皆知,这就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后果。”云浅月好笑。

    “你不知道你被天下多少女子羡慕!在暖城的时候我就听你的那些事情,多少人都说这浅月小姐才是真豪杰,真性情。等回来京城,茶楼酒肆里面的人一说起你来,都是一个个眉飞色舞的。尤其是那些年轻男子,都对你神往着呢。”夜轻暖笑嘻嘻地道:“怪不得景哥哥将你栓得紧。这是有道理的。”

    云浅月笑了一声,没说话。

    “你看看秦玉凝,从小到大,端庄贤淑。还被誉为天圣第一美人和第一才女。可是如今呢?原来是南疆反贼的女儿,如今下落不明,指不定躲到哪个犄角格拉哭去了。”夜轻暖哼了一声,得意地道:“昨日爷爷说我一通,竟然拿你做我的反例,我就给她举秦玉凝,他顿时就没了话。”

    云浅月想起那次为了取胭脂赤练蛇救三公子,她前往夜轻染的住处听到的德亲老王爷那些话,虽然是教训夜轻染,但是句句说的是她。她笑了笑。

    夜轻暖见云浅月不说话,便转了话题,说起在暖城的趣事。

    云浅月听着她说,偶尔配合地问一句半句,她便又高兴地说一大堆。二人不知不觉见走到了山顶。虽然天气暖,但山顶的山风还是很清冽。

    夜轻暖找了一块背风的大石头拉着云浅月坐下,捧了一捧赶紧的雪润润说了半天有些干的嘴唇,之后又捧了一捧雪递给云浅月,“云姐姐,这雪是甜的呢?你吃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