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轻暖情事(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吃过,以前常吃。”云浅月接过她手中的雪。

    “我第一次到暖城的时候,看见一起玩的小孩子们拾起了山上的雪就吃,我就觉得不干净,还有些干呕。后来一年后,我也和她们一起吃。”夜轻暖笑了起来,眼睛明亮亮的,“暖城真的很好,我才来几日,就想暖城了。太公,阿婆,张大爷,李婶子等等。她们都是极好的人。”

    “暖城是极好,我去过暖城。”云浅月道。

    夜轻暖顿时睁大眼睛,“云姐姐?你竟然去过暖城?什么时候?为什么没去找我?”

    “大约是四年前吧!那时候有事情去了一趟,事情很急,我急着赶回来。因为是偷溜出去的,同时也怕去找你被京城的人发现,便没去找你。”云浅月笑道。

    夜轻暖先是不满地嘟起嘴,随即又理解地点头,“我们身在京中,不像是哥哥可以天下游学,女子是不能随便出城的,容易败坏名声,不好说亲。我理解你偷着去偷着回来。”

    云浅月笑着点头。

    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云浅月起身站起来,对夜轻暖道:“这里即便背风,但也是寒气重,我们下山回去吧!你身体虽然好了,但难免不畏寒,嘴都有些紫了。”

    夜轻暖点点头,拉上云浅月的手,对她道:“我们从这个山头走吧!可以从最高处走到最低处,据说曾经这里窝着一条龙,龙用自己的身体化成了这座山,这里是龙头,那里是龙尾。多威严啊!”

    云浅月对这种传说的话不回答,笑着点头。

    二人沿着玉龙山的山脉从山头往山尾走。

    来到山尾处,夜轻暖偏头问,“云姐姐,你知道哪块地方是前朝的皇陵吗?”

    云浅月想起容景给她指的前朝慕容氏皇陵的地方,眸光似乎扫了一圈,四下看一遍,半丝痕迹也无,她摇摇头,“不知道,如今百年已过,已经看不出来了。”

    夜轻暖似乎叹了口气,“据说前朝的帝王都是极好极痴情的,可惜……”她话猛地顿住,对云浅月低声道:“我离开京城那一年,偷偷跑来这里看雪。那一次就看到了景哥哥。”

    云浅月心思一动,笑道:“那是六年前吧?他不是应该在荣王府养病吗?”

    “当时他就坐在那里。”夜轻暖伸手一指慕容氏皇陵埋葬的地方,低声道:“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就走了。我喊他,他也没答话。”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你确定那个人是他?”云浅月笑着道:“不是看花眼了?”

    “一定是他,我肯定没看花眼。从景哥哥小时候,到如今,凡是见到他的人,一眼就能认出他且记住他。”夜轻暖肯定地道。

    “既然这样,那大约就是他了吧!”云浅月转回头,脚步不停,向回城的路上走去。

    “我那时候就猜测,景哥哥一定也被在荣王府闷坏了,和我一样偷偷溜出来看雪。”夜轻暖跟在云浅月身后,笑着道。

    云浅月点点头,“嗯,大约是的。”

    “我的病是天生来的,而景哥哥是被人毒害。我们的境遇有些相同,可是如今我的病好了,景哥哥的病据说还没好,不知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夜轻暖忽然轻声道:“云姐姐,你如今和景哥哥相爱,万一有一日他……你怎么办?”

    云浅月脚步一顿,想着他给容景解了寒毒顽疾的事情至今除了她爹娘外没人知道,当然夜轻暖也是不知道的。她一字一句地道:“他生我生,他死我死。生死相随。”

    夜轻暖面色微微一变,忽然没了音。

    云浅月回头看她,只见她脸色有些白,笑着问,“怎么了?这很平常的一句话,就被吓住了?”

    夜轻暖忽然低下头,摇摇头,“没有,我只是觉得,景哥哥和月姐姐这样的情意真深,七哥哥和哥哥都喜欢你,怕是要伤心一辈子了。”

    云浅月眸光微闪,“他们会找到好女子的,我一大堆毛病,没有什么优点。他们对我,只是表错了情而已。”

    夜轻暖抬起头,轻声道:“皇宫那些子弟全部算起来,蓝妃娘娘不得宠,牵连的七哥哥那时候也是不得宠的,但七哥哥却对人很好。那时候你和七哥哥也好,我一直以为云姐姐将来会和七哥哥在一起的。没想到,如今七哥哥成了那个伤心人。另外哥哥他也……”

    云浅月不说话,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夜轻暖话未说完,见云浅月不再听,闭上了嘴,也不再说话,跟在她身后。

    二人一路沉默地进了城。

    在德亲王府这条街的分叉口,云浅月停住脚步,回头看夜轻暖,夜轻暖脸色已经恢复,也停住脚步,看着她,认真地道:“云姐姐,我其实很想回暖城。”

    云浅月看着她。

    “可是,就像如你所说,我有不得不回来的理由。”夜轻暖轻声道:“皇室的公主除了六公主外,没有一个成大器的,但是六公主先是喜欢景哥哥,因为云离世子容貌,便退其婚,后又喜欢玉太子,她虽然还是公主之尊,但名声却已经不好。所以,父王命人接了我回来。云姐姐,你明白吗?”

    云浅月笑了笑,不说话。

    “云王叔前去南梁恭贺玉太子登基,其实还有一件秘密的事情,就是想我嫁入南梁。若是睿太子同意,云王叔回城之后,南梁会跟着人派来提亲以及议亲的人,那样,我便去南梁了。”夜轻暖低声道。

    云浅月眸光微闪,虽然没听容景和她爹提到,但她也想到了有这样的目的。夜轻暖回来的时机太巧,她看着夜轻暖问,“那你想嫁给睿太子吗?”

    夜轻暖脸微微一红,点点头,“想。”

    云浅月一怔,夜轻暖这种小女儿的表情她太熟悉,这是提到喜欢的人时春心萌动的表情。她疑惑地问,“你见过睿太子?喜欢他?”

    夜轻暖点点头,“见过。”话落,她补充道:“他去过暖城,且在暖城住了三个月。”

    云浅月恍然,那是五年前吧!叶倩移情别恋夜轻染之事传遍天下,南凌睿去了暖城住了三个月。她想起半年前南凌睿祈福节来天圣的时候,口口声声要将夜轻染的妹妹弄到手带回去,可是后来见到素素便迷上了素素,之后又迷上了蓝漪,再之后又看上了天仙美人洛瑶,最后如今他身边还是形单影只。那些个女子,都未曾上了他的心,而当初她得知洛瑶气怒离开的时候,让他去追,他却说让她不明不白地跟在他身边如何如何,又说了和子书有协议如何如何,当时她一心想着容景听到她和顾少卿的传言不知会如何生气,心里一团乱麻,就没怎么细想,如今想来,南凌睿是他的哥哥,他的性情她了解得很,骨子里和她爹娘以及她一样。认准的事情,不会有那么多的理由和顾忌。他能轻易地放了洛瑶离开,就说还是未曾上心吧?若是真上心的话?他怎么会让洛瑶只身离开?

    就像是他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叶倩,用素素做挡箭牌躲开了天圣那些女子如容铃兰等人的牵扯,之后觉得蓝漪有趣,可以一试,后来大约发现不是他想要的女子,便闯入龙潭虎穴阵后果断放弃,同时还为南梁扳回一局,而洛瑶是她娘中意想给他的媳妇,他欢喜地接受了,也答应了玉子书的互换协议,可是到了南梁后与洛瑶相处一些日子发现,他不是他想要的女子,于是顺水推舟,借她放了洛瑶离开。所以,如今还是一个人,说明他的心还保留着。

    “云姐姐,你怎么不说话?你那么聪明,不会想不到吧?”夜轻暖见云浅月半天不语,轻声询问。

    云浅月看着面前的夜轻暖,女子娇小明媚的容颜在阳光下看起来暖融融的,身上雪狐披风白茸茸的,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真像个小兔子。她即便她出身德亲王府,即便如今她哥哥夜轻染都令她没了待见,可是看到她,还是讨厌不起来,甚至有几分喜欢。难道她会是哥哥的姻缘?她敛住心神,笑笑,“虽然想到了,但是没想到你和睿太子认识。”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才不是如今风流的样子,而是冰着一张脸,我怎么逗弄他,那冰都不融化,三个月就没见他笑过。”夜轻暖气鼓鼓地,“哦,不对,他笑过一次,就是那天下雨,我没走稳,栽倒了地上,弄得一身是泥,泥头泥脸的,他站在一旁也不扶着我,还笑。就那一次。”

    云浅月想着他那时候因为夜轻染和叶倩,笑不出来正常。

    “当时我不知道他是南梁的睿太子,他走时我才知道。他说会再去暖城,可是这五年,一直没去。后来我听到了很多关于他的传言,才不妄想了。”夜轻暖低下头,语气有些黯然,“我本来想一辈子都待在暖城了,可是父王派人去接我,说让我回天圣,我本来不愿意回来,可是听去接我的赫伯说父王想我嫁入南梁给睿太子。我便回来了。”话落,她伸手入怀,拿出一方小木剑,对云浅月道:“云姐姐,你看,他五年前走时送给我的。”

    云浅月看着她手里的木剑,如此熟悉,那是她小时候在南凌睿生辰给他雕刻的。当时开玩笑说让他送给将来的嫂嫂,流传下去,成为他家的传家宝。没想到,他五年前送给了夜轻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