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天下之祸(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沈昭点点头,“景世子让我缺少什么到墨宝斋来拿,我过来选一支笔。”

    “选好了吗?”云浅月向里面看了一眼,今日墨宝斋的人也很多。此时都向门口看来。

    沈昭摇摇头,低声道:“都太珍贵了。”

    云浅月想着墨宝斋的东西自然都是贵的,容景不买便宜货。

    “浅月小姐,我初来京城,从风公子将我送去荣王府后,除了那次被苍少主拉去了北山梅林外,我这是第一次出荣王府,对这里不熟悉,你能帮我指引别处地方去买笔吗?”沈昭试探地问。

    云浅月想着这大约就是他喊住她的理由了。她笑笑,“不用去别处选,既然他让你来这里选,你就在这里选。”

    沈昭蹙眉,摇摇头,“我这些日子吃住都在荣王府,已经打扰景世子太多了。如今这里面的墨宝太贵重。”

    云浅月看着他,沈昭到底朴实,他自小生长在山野,靠打柴换钱,不过都是几贯几文而已,如今这里面动辄千两,有些还要贵,他心里大约不踏实了。她安抚似地笑笑,“容景不是谁都给这个待遇的,他让你来,就是你值得用。”

    沈昭看着她。

    云浅月继续道:“难道你认为你的腹中才学不值这里面的一支笔值钱?”

    沈昭面上的谨慎和不适应瞬间褪去,摇摇头。

    “既然你觉得值,那么就是值得的。走吧,进去我帮你选。”云浅月抬步走近墨宝斋。

    沈昭不再犹豫,跟了进去。

    墨宝斋的众人见云浅月走进来,都自动地让开了路。掌柜的立即应了出来,恭敬地见礼,“浅月小姐!”

    云浅月笑着点头,“我来帮沈公子选一套文房墨宝。”

    掌柜的连忙道:“早上的时候容昔大管家去四皇子府的时候路过已经交代了,小的给选出来了。”话落,他走到柜台,将一套墨宝推到云浅月面前,“您看看这一套如何?”

    云浅月打开锦盒,里面一套墨宝,不奢华,亦不张扬,显然是根据沈昭的心思选的。知道太贵重的他接受不了,便选了一套适中的,她点点头,回身问沈昭,“这一套我看着不错,你说呢?”

    沈昭面色也自然多了,点点头,“我看着也好。”

    “那就这套了!”云浅月将锦盒盖上,回身递给沈昭,转身向外走去。

    掌柜的连忙恭敬送她,“浅月小姐慢走,沈公子慢走!”

    云浅月摆摆手,走出了墨宝斋,沈昭跟了出来。她回头问,“是回荣王府还是再去别处转转?”

    沈昭拿着锦盒看了她一眼,“回荣王府吧!”

    云浅月了解沈昭心思细着了,显然是看她在外面冷了一日了,摇摇头,“我有内力护体,不冷,你既然第一次出来,我领你在这京中转转吧!你以后生活在这里,不能对这个不熟悉。”

    “改日我再出来熟悉也是一样。”沈昭摇摇头。

    “走吧!有阳光,这天也不算冷情。”云浅月走在前面。

    沈昭见她坚持,便也不再说话,显然也是想尽快了解一些。

    云浅月对天圣京城闭着眼睛都能走下来,所以,带着沈昭穿街过巷,但她并不是没目的的走,天圣京城的四条主街通往东西南北四城,有两条主要的深巷极为有名,走过了主要的街道,便对天圣京城了解大概了。她一边走,一边对沈昭简单介绍。她话语不多,闲闲散散,有一搭没一搭的,却透过了表面,将京城内部的这一潭浑水让沈昭更深地了解了一层。比如哪个店面是什么人的,哪一座府邸住着谁,谁与谁交好,谁什么性格,以及行事风格等等,不止让沈昭熟悉了京城的街道店面,也熟悉了京城的官员七七八八。

    大约一个时辰后,云浅月停住脚步,笑道:“可以回府了!”

    沈昭深觉受益匪浅,看着云浅月的目光染上几分钦佩,点点头。

    云浅月和沈昭向荣王府走去。

    “这不是浅月小姐吗?怎么和沈公子在一起?”苍亭从一家酒楼出来,笑看着二人。

    云浅月没答话,不理会苍亭,继续向前走。

    沈昭停住脚步,对苍亭道:“我出来选墨宝,正巧碰到浅月小姐,便让浅月小姐帮我选了一套墨宝,之后带我熟悉一下京城。”

    “浅月小姐原来这么乐于助人?”苍亭看着云浅月,用扇子拦住她,“我第一次来京城的时候,还是故人,浅月小姐可未曾对我如此热心。”

    云浅月闲闲地看了他一眼,“你若是住进的地方是荣王府,而不是摄政王府,也许我也会如此热心的。”

    “浅月小姐真是无处不为景世子着想啊!为景世子收买人竟然说得如此直白,你可真不顾忌和摄政王十年的交情了。”苍亭似笑非笑地道。

    “苍少主今年也要参加科举吧?”云浅月突兀地转移话题。

    苍亭微光微闪,“自然!”

    “如今已经临近科举,依我看,苍少主还是没明白科举的意义。是为了朝廷选拔人才,报效国家,而不是为了各人。苍少主若是还不明白的话,可以请教沈公子,我觉得沈公子会为你解惑的。”云浅月扫了他一眼,挥手打开他的折扇,向前走去。

    沈昭看了苍亭一眼,见他没再拦着,也抬步跟上云浅月。

    苍亭见二人一前一后转了街道没了身影,“呵”地笑了一声,转身向摄政王府走去。

    一路上再无话,云浅月和苍亭回到荣王府。

    容昔见云浅月和沈昭一起回来,讶异了一下,连忙道:“云姐姐,冷小王爷来了,在前厅等了您有一会儿了。”

    云浅月点点头,“你家世子还没回来?”

    容昔摇摇头,“世子传来话,说晚些回来。”

    云浅月点点头,向前厅走去。

    容昔见云浅月离开,凑近沈昭,“沈公子,你怎么和云姐姐一起回来?”

    沈昭将理由说了一遍。

    容昔羡慕地道:“云姐姐对你真好,竟然领着你逛了整个天圣京城,一般人她才不理的。”

    沈昭对容昔道:“苍少主说她是为了给景世子收买人心。”

    容昔嗤了一声,“这也就你信,云姐姐是谁?她需要这样为世子哥哥收买人心?世子哥哥是谁?他需要收买人心?”

    “我没信!”沈昭道。

    “没信就对了。看你也累了,回房歇着吧!”容昔小大人似地对沈昭摆摆手。

    沈昭点点头,向府内走去。他刚走不远,听到门口有马车声音,停住脚步回头,只见容景那辆通体黑色的马车正回来,他不再前走,静站着等候容景。

    容景缓缓下了马车,向府内走来。

    “景世子!”沈昭给容景见礼。

    容景微微一笑,“选了墨宝了?”

    沈昭点点头,据实以告,“是浅月小姐帮我选的,还带我熟悉了京城。”

    容景勾了勾唇,“她寻常时候不爱去大街上走动,难得她今日有兴致领着你走大街。”

    沈昭似乎不知道说什么,微微低着头不再说话。

    “如今她在哪里?”容景回头问跟上来的容昔。

    “冷小王爷来了,云姐姐去了前厅。”容昔立即道。

    容景抬步向前厅走去。

    沈昭似乎只是为了告诉容景这件事儿,见他知道,没什么不满的态度,便宽下心,向他住的院子走去。

    容昔想着沈昭虽然生在山野,可是很聪明,知道世子哥哥对云姐姐在意得很,今日云姐姐的行踪他怕是都了如指掌,但他还是上赶着禀告了,表示心里对云姐姐坦荡,没有想法的意思。世子哥哥焉能不明白?

    容景来到前厅,便见冷邵卓坐在椅子上愁苦着一张脸,云浅月正在品茶。见他回来,冷邵卓转过头,云浅月抬眼看了她一眼,“容昔说你晚些时候回来,我还以为多晚,原来我前脚进门,你后脚就回来了。”

    “我给他传话的时候是一个时辰之前,是你回来的晚了。”容景走进来。

    云浅月给他斟了一杯茶,对他道:“今日关于西延的事情如何?”

    “比昨日严重了些,据说百姓们要联名上万民书,要求西延玥自刎。”容景道。

    冷邵卓本来不好的脸色霎时白了。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不禁吓?”云浅月无奈地看着冷邵卓。

    冷邵卓有些颓然,“三弟性情其实刚烈,我怕他出事。”

    容景瞥了他一眼,慢悠悠地道:“他早就不是你三弟了,是西延王和护国神女之子西延玥。若是听几句民声就自刎的话,也不值得别人为他担心。”

    “可是我还不放心,我……我想去西延。”冷邵卓看着容景。

    容景挑眉,“你去西延能做什么?让他不堪的身份再加一笔?别忘了,他当时做望春楼的头牌娇娇戏弄你,与你虚与委蛇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