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天下之祸(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冷邵卓刚升起的想法瞬间被打破,“那我能做什么!”

    “你什么也不用做。”容景摇头,话音一转,又道:“或者你可以做些什么。比如让摄政王少上些火,不要那么激烈,如今天圣遍地灾害,民穿不暖,吃不饱。不适应兴兵。”

    冷邵卓明白地点点头。

    容景不再说话,端起茶盏品茶。

    “孝亲王府没有了香雾的卷宗。”冷邵卓又道。

    “这个是自然的!孝亲王府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同墙铁壁,遍布隐卫,但对有些人来说,便不算什么了。”云浅月放下茶盏,有些疲惫地靠在椅子上。

    冷邵卓见她露出疲惫之色,立即站起来告辞。

    容景微笑着点头,云浅月对冷邵卓摆摆手,冷邵卓走了出去。

    “很累?”容景放下茶盏,偏头看向云浅月。

    “从早到晚走了一日,你说我累不累?”云浅月斜睨了他一眼,不客气地道:“容公子,借您的贵手帮我锤锤肩呗!”

    容景看向自己的双手,摇摇头,拒绝道:“这双贵手价钱太高,浅月小姐确定用?”

    “我就喜欢用价钱高的。”云浅月也看着他的手,白皙如玉,近乎完美。

    容景笑了一声,站起身,走到她身后给她捶肩。

    云浅月闭上眼睛,在舒适中将夜轻暖与南凌睿的事情说了,又将她分析的事情也说了,她话落,没听见容景接话,问道:“你说哥哥是喜欢夜轻暖吗?”

    “你可以写信问问他。”容景道。

    云浅月低头寻思,片刻后摇摇头,“我早先看到那把木剑,知道他和夜轻暖原来在暖城还有那么一段的时候,就想写信问他,但如今沉静下来,就不想问了。哥哥的感情,我不想插手,前两次的蓝漪之事和洛瑶之事,其实都是因为我的关心。前者为了从蓝漪身上盗取南疆玉玺,让哥哥去迷惑蓝漪,后者是子书因为我的关系,用洛瑶将娘换回来。如今夜轻暖既然喜欢哥哥,爹带着这个密令去的南梁,哥哥若是喜欢夜轻暖,心中必定有主张。我不想用我的想法去影响和左右他。”

    容景伸手从后面抱住云浅月,将头枕在她的肩膀上,轻笑道:“你不喜欢蓝漪和洛瑶,喜欢夜轻暖,你的天平倾斜,你怕他听你的,最后弄得不可收拾,必定夜轻暖是德亲王的女儿,夜轻染的妹妹,她姓夜。南梁和天圣一旦天平倾塌,她便是那个浮萍。”

    云浅月叹了口气,“是啊,她姓夜,怎么我身边的人就与姓夜的脱不开关系呢!”

    “若是夜轻暖和七公主一样,也许不必令人忧心。”容景道。

    “可惜她不是七公主。七公主是被老皇帝和明妃寒了心,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装傻十年,后来才跳出皇室嫁入云王府,一心做云王府的儿媳,抓住她的幸福。而夜轻暖爱她的父王,哥哥,甚至她的七哥哥,每一个人她都喜欢。这样万一有一日她的喜欢全部倾塌,她成为的不见得就是浮萍,也许是大海中碾碎的浪花。那么到时候,也许伤心一辈子的就是哥哥。”云浅月有些苦恼地道:“若是可能,我宁愿哥哥娶我不喜欢的蓝漪或者洛瑶,也不娶夜轻暖。但我同时又想哥哥找个自己真心喜欢的人,这真是矛盾。”

    容景伸手给她揉揉额头,“南凌睿是缘叔叔和青姨的儿子,是你的哥哥,是坐了十年的南梁太子,是即将登基的南梁王。换句话说,他比你聪明着呢,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你不必就如今忧烦了。你真正该操心的是我们自己的婚事儿。”

    云浅月眨眨眼睛,“我们自己的婚事儿不是有你嘛!”

    “我真是将你惯坏了!”容景忽然拦腰抱起她,出了前厅,向紫竹院走去。

    云浅月埋在容景怀里无声地笑了笑。

    第二日,西延传回消息,百姓们都涌入西延京都,自发地围在西延京都城门外,齐声高喊西延玥自刎。百姓数以万计。

    西延玥命人封锁城门,不伤民,以不予以回应。

    天圣早朝的时候,孝亲王虽然再次陈词一番昨日之话,但语气已经不再那么强硬。

    第三日,西延传回消息,事情愈演愈烈,百姓们见喊声不管用,便拿了石头或者大刀砸砍城门。西延玥依然不予回应。

    天圣早朝之时,孝亲王只提了一提,便接过了西延之事,奏秉他所在的户部之事。

    第四日,西延传回消息,红阁小主,楚家主夫人出现在西延京城,楚夫人站在西延城墙上拿出了西延护国神女的神令,并且声音激昂地说了一番话,且拿西延在西延王当政这些年风调雨顺,民生安稳做例,成功地稳住了暴乱在西延京城城墙外的数万西延百姓。

    之后,西延玥命人打开城门,他捧着护国神女的神像和牌位面对数万百姓。

    百姓们对着一直爱戴的护国神女,和与护国神女长得太过相像的西延玥再也下不去手,想起了护国神女的好,她本来可以是将养尊贵的公主,可以下嫁自己喜欢的人,可是却因为为百姓做神女祈福而放弃了公主身份终身不嫁,这才导致对她爱极的西延王兴兵谋了其家国,将她圈禁在宫中,她一生为西延百姓付出巨大,渐渐地,围困在城墙外的百姓们都跪在了地上。

    其中不乏有数百煽动者,一见事情急剧扭转,便齐齐抽出刀剑,对西延玥行刺。刀剑还没靠近西延玥,楚夫人出手,数百人顷刻间毙命。自此,西延之乱平息。

    消息传回天圣,震惊朝野,仅楚夫人一人出现便扭转了朝局,平息了西延之乱,群臣恐慌,一些老臣纷纷上奏,楚夫人者,女子之身,却干涉南疆、南梁、西延三国朝政,此女子再不能留,否则天下之祸。

    云浅月坐在议事殿翻看着摆在容景桌案上的一大摞奏折,几乎全部都是关于楚家主夫人平息西延之乱之事,极尽能事各种激愤地阐述楚夫人可能会带来的祸害。看着这些奏折,似乎在他们眼里,一个女人瞬间就能颠覆了天下一般,她有些可笑,又有些无语。

    即便在他们奏折里面说到楚夫人别有居心,当真如此的话,他们又能如何?楚夫人和南疆、南梁、西延都有关系,他们说要她的命就能要了?笑话!

    今日的早朝比那日得知西延玥登基搁浅之日还要长。已经偏响午,众人还没回来。

    云浅月放下最后一本奏折,出了西暖阁。守在议事殿门口的人见她出来都自动退离了些。外面阳光极好,暖融融的,竟然有些春意,她将身子靠在门框上,神态有些懒散闲适。

    如今西延之乱平息,西延玥该名正言顺登基了吧?他如今是民心所向,再无任何阻挠。当真会成为真正的西延王。

    她闭上眼睛,想着又解决了一件事情,这回夜天逸的算盘落空,不知道下一步会如何。

    过了半响,群臣从金殿走出,一部分重臣向议事殿走来。

    云浅月听到脚步声睁开眼睛,只见夜天逸走在众人之前,脸上面无表情。容景在他之后,步履一如既往,轻缓优雅。德亲王、孝亲王老脸凝重,夜轻染正直直地看着她,眸中闪过不解,冷邵卓虽然极力克制,但还是眸光难掩喜色,其余重臣面色都挂着谨慎和忧虑。

    来到门口,夜天逸停住脚步,看着云浅月。

    “怎么出来了?”容景上前一步,拉住云浅月的手,温声询问。

    “久见你没回来,便出来晒晒太阳。”云浅月对容景笑了一下。

    “如今的太阳虽暖,但天色到底还是凉的。进去吧!”容景拉着云浅月向里面走去。

    云浅月点点头。

    夜天逸此时出声,“月儿,你可认识楚夫人?”

    云浅月脚步一顿,看向夜天逸,这是她怒毁金椅几日以来,他第一次和她说话,她漫不经心地道:“见过一面。”

    群臣一惊,都看着她。

    “什么时候?”夜天逸问。

    “三年前你和叶倩做交易的时候。”云浅月看着他,直白地道:“那时候我正想去北疆找你,可惜太巧了,半途就遇到了你们。我怕你嫌我多事,便转了道,那时候就遇到了她,匆匆一面而已。”

    群臣都看向夜天逸,想着三年前摄政王和叶公主有何交易。

    夜天逸眸光紧缩了一下,抿了抿唇,不再说话。

    “小丫头,十年前你推弱美人下水后救他上来,之后我是怎么掉下水的?”夜轻染问。

    云浅月看了夜轻染一眼,这件事情只有他、容景和她三人知道,她自然知道他如今问这句话的意思,无非是为了验证她的身份,淡淡道:“被我踹下去的!”

    夜轻染眉头皱紧。

    众臣疑惑地看向夜轻染,包括孝亲王,不明白夜轻染怎么无缘无故说这个。

    云浅月见二人不再说话,她转身继续向里面走去。刚到西暖阁门口,夜天逸忽然道:“四哥在刑部大牢病了,你若是不想他死,去看看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