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天香国色(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脚步猛地顿住,转头,看向夜天逸,扬眉,声音有些冷,“又病了?”

    赵可菡刚走没两日,他就病了?还是一直病着?

    “不是又病了,他一直无病,是四日前病的。”夜天逸道。

    云浅月想着四日前不正是赵可菡离开的日子吗?她心下一紧,偏头看向容景。

    “去吧!”容景松开她的手。

    云浅月点点头,几步走出了议事殿,向宫外走去。她答应了赵可菡,要让夜天煜好好的活下去,她不能食言。

    “小丫头,我正好也要出宫,送你去刑部。”夜轻染追上云浅月。

    云浅月摇头,“容景的马车就在宫外,我不用送。”

    夜轻染皱眉,“小丫头,你不都原谅我了吗?如今怎么和弱美人好了之后,见到我又没好脸色了?我什么时候这么讨你嫌了?”

    云浅月因为急着见夜天煜,心头烦闷,摆摆手,“我这两日心烦着呢,你别理我。”

    夜轻染跟着她往前走,看着她的脸,“为何心烦?因为西延玥?”

    “大姨妈来了!”云浅月吐出几个字。

    “大姨妈?”夜轻染不明白地看着云浅月,想着她有姨妈?讶异地问,“青姨有姐妹找来吗?”

    云浅月停住脚步,认真地看着夜轻染,一字一句地道:“大姨妈是女子的葵水。明白了吗?”

    夜轻染顿时后退了两步,看着云浅月,脸色忽红忽白,“小丫头你……你……”

    “女人来这个的时候是很心烦的,所以,你最好离我远些。”云浅月丢下一句话,向前走去,她似乎是快要来葵水了,也没说瞎话。

    夜轻染脸色忽红忽白片刻,见云浅月身影出了宫门,他收回视线,又气又笑。她不想他跟着竟然用女子的葵水说事儿,脸不红气不喘,这样的话也就她说得出来。

    云浅月出了宫门,径直走向容景的马车。上了车,对弦歌吩咐一句,弦歌立即挥起马鞭,马车向刑部大牢走去。

    走了一半,她忽然想起还没来得及问容景今日早朝关于楚夫人的事情议论得如何结果。

    马车来到刑部大牢,弦歌停稳马车,云浅月挑开帘子跳了下来。

    刑部大牢依然如云浅月上次来时一般,重兵把守。但这次看守刑部大牢的人大约得到了夜天逸的指示,云浅月来到,纷纷让开,为她打开了牢门。

    刑部大牢阴暗,四面铁门,尤其是这样的冬日,里面没有火炉,冷意阴森透骨。

    走过长长的过道,来到最里面一间牢房。

    这一间牢房还算简洁,也干净,但牢房终究是牢房,有一种阴冷的腐气,透过铁门,她一眼便看见夜天煜躺在一张木床上,这才月余,他已经瘦得不成人形,往日俊美的脸上胡子拉碴,几乎认不出来是他,一声声咳嗽从里面传来,听起来令人揪心,她忽然想起那日去四皇子府见赵可菡也是这样咳嗽,面色一变,立即吩咐后面的人,“打开牢门!”

    后面跟着进来的人立即应了一声,钥匙打开锁,“啪”地一声,牢门应声而开。

    云浅月疾步走了进去,三两步就来到床前,一把按住了夜天煜的手腕。

    夜天煜本来闭着眼睛此时睁开,见到云浅月,咳嗽声戛然而止。

    云浅月给夜天煜把脉,她从来未曾胆怯过,但如今触到他脉搏,忽然有些胆怯,生怕她手诊断出来的结果是和那日赵可菡一般,无能无力,无力回天。

    “月……月妹妹?”夜天煜直直地看着云浅月,有些不敢置信,眸光有些恍惚,声音沙哑。

    “嗯,是我。”云浅月点头,手碰到他脉搏上滚烫,显然在发热。她手指缩了一下,继续给他号脉。得知是胸腹积压郁气久而不化,又染了寒,导致病发,虽然严重,但不是赵可菡那般枯竭之象,她顿时松了一口气。

    “真的是你?你怎么来了?”夜天煜猛地坐起身,大约是起得太猛,身子跌了回去,碰到硬硬的床板,他痛苦地闷哼一声。

    云浅月立即伸手扶住他,“听说你病了,我就来了。”

    “你……”夜天煜想说什么,又咳了起来,咳声剧烈。

    云浅月拍着他的背给她顺气,看着他短短一个月就成了这副样子,想到他曾经也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即便那些年太子夜天倾一直压在他头上,但是四皇子出身高贵,得皇上宠爱,朝臣争相巴结,他几乎都不将夜天倾放在眼里。可是如今呢,一间牢房,一个木板床,他短短一个月,便形容邋遢至此,想起他小时候对她很好,忽然有些心酸。

    夜天煜咳了半响,往痰盂里吐了好几口浓痰,才止住了咳。

    云浅月对外面喊,“拿一杯水来!”

    外面无人应声。

    云浅月看向外面,怒喝,“牢房里一口水也不给喝吗?”

    外面看守牢房的人齐齐一哆嗦,立即有人应了一声,连忙端着一杯水走了进来。恭敬地递给云浅月,连皇上龙椅都敢毁的人,即便他们身为摄政王的人,更是不敢得罪。

    云浅月伸手接过水,放在夜天煜唇边。

    夜天煜就着云浅月的手喝了几口,才端压住了有些粗重干嗝的喘息。看着云浅月问,“月妹妹,菡儿可好?”

    云浅月手微微一颤,没说话。

    “她不好对不对?”夜天煜盯着云浅月的眼睛,哑声道:“我几日前梦见她了,她穿着我们大婚时候的大红嫁衣,对我笑得很高兴,可是我要抱她,她忽然就在我怀里消失了。我再找,哪里也找不到了,我就醒了。”

    云浅月想着赵可菡死后她的寿衣的确是她大婚时候的大红嫁衣,那个婢女说是她自己吩咐的,说她死了就穿那件埋葬她,她心有些凉。

    “一连三日,我都梦到她,做的都是同一个梦。”夜天煜忽然笑了笑。

    云浅月抿着唇不语。

    “月妹妹,如今外面是不是夜天逸做了皇帝?”夜天煜忽然又问。

    “为什么这么说?”云浅月看着他。

    “这里面的人都是他的人,若是他不掌权的话,怎么可能都是他的人?”夜天煜嘲讽一笑,“连容景的人都靠近不得我,我自然明白的。”

    “他没有做皇帝,他做了摄政王,先皇遗诏,新皇是姑姑肚子里面没出生的太子。”云浅月想着夜天煜从那日起就被关了进来,之后谁也没见过他,夜天逸刻意对他封闭了消息,外面的天什么样,他半丝也不知道。或许她了解夜天逸的想法,他不想他死,只想将他逼疯。什么样的情形下能将一个人逼疯,那就是日复一日被关在一处,没有交谈,没有外界的消息,没有人来看他,长期下去,即便不疯,也会被关成半个残废。

    夜天煜闻言忽然大笑,笑得声音太大,以至于再次咳嗽起来。

    云浅月看着他,他的病三分是病,七分是心病抑郁。发泄一下也好。

    “父皇果然是父皇,距离龙椅一步之遥,他让他做了摄政王。哈哈哈哈……”夜天煜一边笑一边咳嗽,声音明明沙哑,但听起来有些尖锐。

    片刻后,他止住笑,问道:“父皇什么时候殡天的?”

    “你们逼宫的那一日。”云浅月道。

    “二哥岂不是在皇权路上还能遇到他?”夜天煜脸色蓦然一沉,“他最不想再见他。”

    “不会遇到的,我提前给他在灵台寺做了一场法事,送他先走了。”云浅月道。

    夜天煜面色稍霁,“那就好!”

    云浅月想着父子做到死都不见的地步,也是少有了。出现在夜氏,这样百年来,死而不见的父子比比皆是。夜氏每一任的皇帝培养的是帝王,不是儿子。

    “二哥死时让我告诉你,他喜欢你。”夜天煜声音已经木人,“月妹妹,就算我不告诉你,你也是知道的吧?”

    “嗯,我知道。”云浅月点头。

    夜天煜沉默片刻,粗噶地转了话,“今日你能来这里看我,是他吩咐的?”

    “嗯。”云浅月点头,“本来我早就要进来,但他下了圣旨,说我若是闯进来,看守整个刑部大牢的所有人都得死。”

    夜天煜闻言冷笑一声,“他知道你心软,竟然用这个威胁你。”

    “五千人命虽小,但是他们的背后还有家有室有孩子有老人,士兵无错。我见你一面背负这么多的性命,未免太大了。”云浅月淡声道。

    夜天煜再次咳嗽起来。

    “你如今发热,夜天逸不可能没吩咐人给你喝药,你没喝?”云浅月看着他。

    “我这样不见天日,不如死了的好。”夜天煜躺在木床上,几番咳嗽,让他有些无力。

    云浅月看着他,他除了刚刚听说老皇帝让夜天逸做了摄政王之后大笑时外,此时眼中没有生机,发热潮红的脸色昏暗没有光色,可以想象外表都已经如此,他心中定然早已经和这牢房一般不见天日黑洞洞的,已无生机,是等死了。她犹豫了一下,面色决绝之色一闪而逝,忽然道:“赵姐姐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