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拒婚不娶(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怎么办?属下救他还是……”青影话说一半。

    “若他是有备而为的话,从夜天逸的手里救不回活人。”容景淡淡道:“死杀吧!”

    “是!”青影退了下去。

    不多时,弦歌声音在外响起,“世子!”

    容景出手点了云浅月的睡穴,应了一声,“嗯!”

    “宫中传来消息,太后娘娘似乎不好,见了血,摄政王已经命文莱出了宫,如今在来荣王府的路上。”弦歌道。

    容景眸光再次眯了眯,偏头看了云浅月一眼,对外面道:“去截住他,让其转告摄政王,太后是皇家的太后,摄政王的母后,天子的母后,摄政王医术高绝,实在用不到别人施救太后,有他在,太后就能安然无恙。”

    “是!”弦歌应声,须臾,犹豫了一下又道:“世子,万一太后有事儿,浅月小姐不能见她一面的话……”

    “她不会有事儿,只是有人不想我今夜好而已。”容景声音温凉。

    弦歌了悟,点点头,退了下去。

    容景挥手熄了灯,闭上眼睛。

    之后,每隔一个时辰便传进来一则消息,似乎今夜的事情尤其多,且各个事情都棘手。而容景轻描淡写地随口便处理了。

    直到天明,才消停下来。

    云浅月却是一夜好睡,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偏头,身边已经没了容景的身影。她伸了个懒腰,坐起身,对外面喊,“青裳!”

    “浅月小姐,您醒啦?”青裳应声进来,含笑询问。

    云浅月“嗯”了一声,问道:“你家世子早朝去了?”话落,她“唔”了一声,“昨日真是累坏了,睡了一觉下来,怎么身子还这么僵?”

    青裳连忙走过来床前,伸手帮她揉按肩膀,笑着道:“昨日这里的隐卫一直出没禀告事情,世子怕吵到您,便给您点了穴道。走时吩咐奴婢在您醒来之后给你疏松一下筋骨,您就好了。”

    云浅月挑眉,“这样?你家世子出了什么事情?”

    青裳摇摇头,低声道:“不是世子出了事情,而是摄政王昨夜找了许多错处,世子应付了一夜。”

    云浅月皱眉,了然道:“昨日他心里不快了!”

    青裳不再多话。昨日洛瑶公主和浅月小姐论剑,摄政王午时就出现在了那里,一日等到人都散去才回府。他对浅月小姐执着,昨夜心里定然不快。

    “夜家的男人骨子里都带有侵略性和掠夺性,本来以前我以为夜天逸会好一些,可是发现他更甚,以为夜轻染会是那个例外,可是他这些日子以来所作所为,让我也觉得我竟也错了。”云浅月叹息了一声。

    “您有世子在呢,不必如此忧心,世子定然不会让外人对您得逞的。”青裳宽慰道。

    云浅月笑了一下,面色柔暖下来,“是啊,我有容景呢,有他便能撑起一片蓝天。”

    青裳笑着点头,帮云浅月放松筋骨。片刻后,侍候她穿衣,“世子说您若是不累的话,可以回云王府一趟。昨日洛瑶公主和紫萝公主住进了云王府,云老王爷为她们摆了宴席。”

    云浅月眨眨眼睛,笑道:“她们倒是不客气!”

    “据从云王府传来消息,云老王爷很喜欢她们。”青裳笑道。

    “糟老头子!”云浅月愤了一句,笑道:“我也想爷爷了,今日就回府看看他吧!他身子骨不好,不知道还能活几日,多看一眼是一眼。否则等他眼睛一闭,我估计该后悔没多陪他了。”

    青裳点头,“奴婢去吩咐给您备车?”

    云浅月摆摆手,“不用,我自己回去!”话落,她忽然有些迫不及待起来,待青裳给她穿戴妥当,她简单坐在桌前吃了两口饭菜就向外走去。

    一路施展轻功回到云王府。

    云浅月飘身落在云老王爷的院子,便听到屋里面传来一阵阵欢声笑语,罗玉熟悉的笑声尤其大,云老王爷的笑声洪亮,显然欢喜,洛瑶的笑声听起来也极为欢快。她推开门,走进了屋。

    果然,屋中有不少人,云老王爷、七公主、洛瑶、紫萝、还有云孟。一个个笑得跟脸开了花一般。见她回来,都愣了一下。

    云老王爷手中的拐杖照着云浅月砸了过来,早先的笑脸变成了怒脸,“死丫头,你还有脸回来?你怎么不长在荣王府?忘了你还是云王府的人!”

    云浅月伸手轻轻接过拐杖,对云老王爷恼怒的脸翻了个白眼,“每次来你这里都对着你这张愤怒的老脸,我是你孙女,跟你仇人似的。打人还这么有劲,看来你一时半会儿断不了气。”

    “你还知道你是我孙女?十天半个月见不到你的面,有你这样做孙女的?”云老王爷大怒,似乎就要拎起手边的茶杯砸过来。

    七公主一惊,连忙捂住茶杯。

    “没有我这个做孙女的,难道就有你这样做爷爷的?我来一回你打一回。是不是让我永远不回来你才开心?”云浅月瞪了他一眼,将拐杖扔给他,“我走行了吧?谁愿意看你的老脸!难看死了。”

    话落,她转身就走。

    “你给我回来!”云老王爷立即大喊。

    云浅月当没听见,继续向外走去。

    “你回来,我刚刚吩咐厨房做了你最爱吃的梅花糕。”云老王爷口气软了下来。

    云浅月哼了一声,“谁稀罕,在荣王府我日日吃,都吃腻了!”

    云老王爷刚要大怒,见她依然脚步不停,头也不回,连忙又道:“还有芙蓉糕。这个秘方可是咱们府独一份,你多少日子没吃了?难道就不想?”

    云浅月脚步顿住,憋着笑回转头,“看在芙蓉糕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在你这里坐一会儿吧!”话落,她转身走了回来。

    云老王爷又骂了云浅月一句,任她坐在了他身边。

    七公主好笑地对云浅月道:“爷爷日日都要骂你几句,其实心里是想你,却不说想,偏偏骂你,连你哥哥前两日都说爷爷是想妹妹了。”

    云浅月伸手揪云老王爷胡子,愤道:“死老头,想我就说想,骂我做什么!”

    “死丫头,大不孝!”云老王爷挖了云浅月一眼,“让洛瑶公主和罗公子看笑话!”

    云浅月见洛瑶气色极好,一身长裙,盈盈多姿,罗玉依然少年打扮,锦袍玉带,她对二人挑了挑眉,笑道:“你们倒是会找地方!”

    “那当然!”罗玉得意地挑眉。

    洛瑶笑了笑,没说话。

    “嫂嫂,最近你身体如何?”云浅月伸手握住了七公主的脉搏。

    七公主笑着点头,“就是害喜得厉害,其余的到无碍。”

    云浅月摸她的脉象稳定,的确是无碍,点点头,刚要说话,就听云老王爷道:“臭丫头,在荣王府住了这么些日子,你可是有了什么出息出来?有没有喜?”

    云浅月瞪眼,“为老不尊,你也真问得出口?”

    “景小子没碰你?他也及冠了,你也及笄了,他是不是身子骨不行?”云老王爷又道。

    云浅月脸顿时黑了,磨牙道:“他身体好得很,有你这样的爷爷吗?不怕被人笑话!”

    云老王爷见洛瑶、罗玉、七公主都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就连云孟的老脸都红了,他咳了一声,“我还没几日好活头,这不是想看看曾孙子嘛!”

    “就算我有了也是曾外孙!”云浅月提醒他,“你还是指着看嫂嫂肚子里的吧!这个才是你的曾孙子。”

    “曾外孙就曾外孙。”云老王爷不在乎地道:“这个曾孙子生出来我自然喜欢,可是我就想看看你和景小子一个黑心的,一个让人不省心的,一起生出来个什么东西。”

    云浅月的脸彻底黑了,孩子能用东西来说吗?

    罗玉哈哈大笑起来,“妙哉!我也想看看!”

    云浅月恶狠狠挖了一眼罗玉,“不想我将你扔出去,就闭嘴!”

    罗玉见云浅月恶狠狠的神色,似乎她再笑,她真会将她扔出去,张大的嘴硬是将笑给憋了回去。

    云老王爷哼了一声,转移话题,“听说昨日你姑姑在宫中身体不适,你可去看了?”

    云浅月一怔,摇摇头,“没有,我睡得熟了!”

    “嗯?”云老王爷看了她一眼,“大约是景小子没吵你!昨日据说宫里你姑姑身子闹得厉害,见了红。幸好今日稳住了。”

    “稳住了就好!”云浅月从知道昨日容景忙了一夜,对于宫中的事情也能猜出几分,淡淡道:“上次我要硬闯进去,姑姑拦下了我,不想见我。她如今是天子母后,不再是云王府的女儿,爷爷还是少操些心吧!这么些年来,姑姑在宫中一直稳住中宫之位,如今又晋升太后,云王府在明里背里助了她多少?可是功不可没。她若是只记得自己是天子母后,而不记得自己是云王府的女儿,我看以后她的事情云王府也没必要再理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