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一曲天(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依言躺下来,枕在云浅月腿上。

    云浅月手指按在他额头上,依照额头的穴位揉按,不多时,便见他呼吸均匀,睡着了。她眸光闪过一丝心疼,从她去南疆到回来至今,他其实都没好好休息,如今因为她和洛瑶论剑,洛瑶悔婚之事,夜天逸寻事,可想而知他是何等的累。

    马车回到荣王府,云浅月打算带着他出车厢,他已经醒来,睁开眼睛看着她,目光是她从来不曾出现的罕见颜色。

    云浅月对他笑了一下,“怎么这样看着我?不认识了?”

    容景摇摇头,伸手握住她的手,声音微哑,“我那一日说江山太重,我负担不起,我能够负担的,也就是一个你而已。还记得吗?”

    云浅月点头,“自然记得,容公子说过的话,我怎么敢忘?”

    容景微微笑了一下,笑意极淡,轻声道:“夜天逸想逼我食言而肥,你说怎么办?”

    云浅月眸光眯了眯,“他找的麻烦很棘手?”

    “不是棘手的原因。”容景闭上眼睛,声音温凉,“是他根本就不会放弃你!”

    云浅月唇瓣紧紧抿起。

    “昨日到今日,他几乎调动了天下的势力用来验证他对你的争夺之心,同时也验证了我。”容景忽然笑了一声,温凉的声音隐含了一丝犀利,“他这是在不给我留余地,也不给自己留余地,他将他埋藏的暗桩浮出水面,也逼迫我不得不浮出水面。”

    云浅月沉默片刻,怒道:“他疯了!要拿天圣的江山来赌吗?如今是什么时候?天圣遍地路有冻死骨,满目苍夷,南疆、南梁、西延各自为政,他明知道我不可能与他在一起,偏偏还与你内斗。”

    “我也觉得他疯了!但偏偏这种疯,让我觉得他应该如此。”容景坐起身,将云浅月纤细的身子抱在怀里,低声道:“云浅月,你就是穿肠毒药吧?毒了我一个还不够,还毒了夜天逸和一干人。”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不言声。

    “我本想与你过舒坦的日子,看来时不与我。”容景轻轻一叹,有些惆怅,“今年栖霞山的云,九山顶的雪,看来与你看不上了。”

    “那些算什么?能与你日日在一起便好了,我不求那么多。”云浅月摇摇头,脸色晦暗,“至于夜天逸,他若不想要这江山,那么不妨让别人收了他。”

    “是吗?能与我日日在一起便好了?你不求那么多?”容景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点点头,“我今生只求你。”

    容景忽然笑了,玉容绽开,如昨日在高楼上看着他那般的目光和笑意,抱着她柔声道:“我也只求你,只求日日与你在一起,无论是困居庙堂之高,还是游荡江湖之远。都不在乎。”

    “对,都不在乎!”云浅月也笑开。

    容景忽然拦腰将她抱起,下了马车。

    “喂,你不是累吗?”云浅月抬眼看着他。

    “再累也抱得动你。”容景步履闲缓地向府内走去,在他下车的那一刻,他眉眼的疲惫之色便被他隐没了去,似乎看不出,在府中众人的眼里,他还是那个如玉无双雅致雍容的景世子,天下没有难得住他的事情。

    云浅月将头埋在他怀里,听着他步履轻浅的声音,觉得安心。

    回到紫竹院,进了房间,容景将云浅月放在软榻上,云浅月对他道:“洛瑶和罗玉明日回东海,你派人送她们吧!另外再给子书传信,让他派人接应,我怕夜天逸打东海的主意。以防万一。”

    “不用以防万一,他一定会打东海的主意。”容景回身走到桌前,铺了纸,提笔给玉子书写信。不出片刻,便落笔,将信纸折好,喊了一声,“青影!”

    “世子!”青影应声而落。

    “明日你亲自护送洛瑶公主和罗玉离开。”容景吩咐,将信纸扔出了窗外,“给玉太子传信,让他派人接应洛瑶公主和罗玉。”

    “是!”青影接住信,容景再无别的吩咐,他退了下去。

    容景站在桌前似乎想了片刻,重新拿起笔。不多时落笔,喊道:“弦歌!”

    “世子!”弦歌现身。

    “将这两封信分别给风烬和青姨传出去!”容景将信扔出窗外。

    弦歌接到信应了一声。

    云浅月疑惑地看着容景,“给风烬和我娘传什么信?”

    “恐防夜天逸对楚家下手,让青姨从西延出来不要去南梁了,直接去楚家吧!”容景道,“风烬联合花家、凤家、莫家,做好准备!”

    云浅月眯起眼睛,“他会对楚家下手?”

    “昨日之前不会,但今日之后就会了!”容景伸手揉揉额头,“苍亭刚刚启程回了苍家,还有十几日就年关科举了,他要参加科举,可是这时候还离开京城,自然是有所筹谋。如今南疆、南梁、西延都让他们插不进去手,手便只能伸向东海和十大世家了。”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

    容景回身走到云浅月身边坐下,将她抱在怀里,轻笑道:“以前未曾想过你这么金贵。筹备的力量还是太小了。不过幸好你的心是归我,否则怕是不好夺回来。”

    “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还有心情笑。”云浅月瞪了容景一眼,拽了他上床去休息。

    二人刚躺回床上,便有人传来消息,容景闭着眼睛吩咐下去,接下来,每隔半个时辰,便有消息传来。深夜之后,消息便如滚雪球一般涌入紫竹院,天下之大,每一处都有事情。

    云浅月的脸色越来越沉,想着昨日也是这样?

    容景偏头看了她一眼,“我点住你穴道吧!”

    “我不困!”云浅月坐起身,抿了抿唇对外面喊:“青裳!”

    “浅月小姐!”青裳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你去云王府将凌莲和伊雪给我喊来!”云浅月对青裳吩咐。

    青裳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这些事情还累不跨我,摄政王在摄政王府如今也是一样。”容景笑道:“若是这些事情便能难住都的话,我便白担了这些年的声名了。”

    云浅月不说话。

    容景笑着摇摇头,也不再说话。

    不多时,凌莲和伊雪来到,云浅月对外面道:“你们从今日起就跟着我住在荣王府。”

    凌莲和伊雪一愣,没想到小姐喊她们来就是为了让她们与她一起住在荣王府,但还是点头应声,“是!”

    云浅月重新躺下身,闭上眼睛。

    青裳见云浅月再没别的吩咐,便带着凌莲和伊雪去客房休息。

    “刚刚喊她们来是否想对北疆出手?之后又打消了主意?”容景微偏着头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捂住眼睛,有些抑郁地道:“是啊,想对北疆出手。但是想想曾经北疆遍地荒凉,五年的时间,倾注我多少心力,才让那里富硕起来,优胜于如今天圣所有国土,百姓们人人安居乐业,若是出手,牵制了夜天逸没错,但是会有多少北疆百姓受难。目前还不至于到那种地步,所以,暂时不了。”

    容景笑着点头,“天圣难得就北疆一块沃土了,目前是不必!但是不妨让摄政王知道你的心思。”

    云浅月心思一动,点头,对外面喊,“凌莲、伊雪,你二人去摄政王府一趟,告诉摄政王,就说北疆并不是牢不可破,让他有些事情三思而后行。”

    “是!”凌莲和伊雪连忙应声。

    容景笑着将云浅月搂在怀里,轻叹道:“应该是可以睡觉了!”

    云浅月想着夜天逸若是豁得出去北疆,不受她牵制,那么她也没必要顾忌北疆百姓了!

    不多时,凌莲和伊雪回来,对云浅月道:“小姐,我二人没有见到摄政王,将小姐原话传给了摄政王府的大管家。”

    云浅月“嗯!”了一声。

    接下来,紫竹院的消息在三更时分终于歇停。

    容景笑道:“他终究还是不敢拿北疆做赌注!”

    云浅月不说话,伸手盖上他的眼睛,“睡吧!否则明日容公子顶着着两个熊猫眼就难看了。”

    容景笑笑,闭上了眼睛。

    天明时分,容景起床,云浅月也跟着起了。二人收拾妥当,容景对云浅月道:“我陪你去送洛瑶公主和紫萝公主。”

    云浅月点点头,想着他身为辅政丞相,一日不上早朝夜天逸也不能拿他奈何。

    出了荣王府,二人向城外走去。

    昨日还阳光明媚,今日的天色便飘了一层小雪。马车出了东城,向十里送君亭走去。

    “世子,摄政王的马车也在十里送君亭。”出城走了不远,弦歌的声音响起。

    容景“嗯”了一声,云浅月挑开车帘看去,只见十里送君亭停着两匹马,一辆马车,三个人,一个是洛瑶,一个是罗玉,另外一个人是夜天逸。距离得太远,看不到三人脸上的神色,但夜天逸前来送行,也不令她意外,毕竟洛瑶和罗玉的身份摆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