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毒害太深(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德亲王此言差矣,情爱之曲,也有情之大义。意在曲,不再情。”那位大臣摇头。

    德亲王脸色冷然,“总之是情爱之曲而已,登不了大雅之堂。”

    “她大约只是一时兴起而已,应该也未曾想过要登大雅之堂,德亲王无需如此多虑。”冷邵卓不冷不热的驳了德亲王一句。

    德亲王刚想驳回去,夜天逸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住了口。

    夜天逸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议事殿内的众人,并没有说话,进了东暖阁。

    他进入后,殿内的众人都不再说话,各自继续忙手中的事情。可是大部分人依然久久从琴音歌声中拉不回思绪。

    今日,本来是十一公主的生辰,但是先皇大限不足三月,不能兴喜庆之事,她的生辰只能悄悄自己在宫中摆一桌宴席。邀请公宫中未出阁的公主们一起热闹。此时宫中的公主们正都在十一公主处。

    云浅月的琴声和歌声传出时,众公主正在叙话,都纷纷停止了说话,凝神静听。

    公主们自小都学习礼仪音律,自然是听到这样的琴曲眼睛都亮了,尤其是都未出阁,对琴曲中大胆言情诉爱觉得惊心却有着直击心灵的力量,不由得一时间都听得痴了。

    一曲落,十一公主羡慕地道:“浅月小姐定然是在为景世子弹琴,当真羡煞人。”

    “是啊,以前一直觉得云王府的浅月小姐配不上荣王府的景世子,可是如今种种事情显现,浅月小姐都让人惊艳不已,我觉得天下间再也没有谁比他们更般配的了。”十公主道。

    “我也觉得是呢!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仿佛别人都不存在,眼中只有彼此。这样的琴曲最适合他们。”九公主道。

    “但愿我们将来也能找到一位如意郎君,可以琴瑟和鸣。”八公主忧愁地叹了一句。

    “不过是一首淫词艳曲而已!还不值得你们如此推崇。”六公主忽然冷哼一声,寒着脸道:“她未婚女子之身,却不要脸地住进了荣王府,还弹出这等曲子,也不怕天下人耻笑。”

    众公主都看向六公主,知道她和云浅月结怨,都噤了声。

    “如此大气没有半丝淫邪污秽的曲子,怎么能是淫词艳曲?六姐,你做不出来,唱不出来,弹不出来,就要说别人?依我看着就挺好。妹妹客居荣王府,一直清清白白,天下人都欢喜她与景世子真心相爱,何来耻笑之说?依我看,这曲子不出明日便传遍天下,人人来唱,自古情深意重,有何错之有?”七公主脸色微沉地反驳六公主。

    “清芜,你忘了你姓什么?到底是谁的妹妹?”六公主沉下脸。

    “嫁夫随夫,我姓云。六姐姐从祖嗣祠堂出来之后不但没修身养性,这脾性和火气却是越来越大了,实在不好。”七公主慢慢地道。

    “我脾性不好也用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教训!别以为你嫁入了云王府就有了撑腰的了。云王府照云浅月这个嚣张的样子,指不定哪日犯了罪,被诛灭九族,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也得跟着陪葬。”六公主声音尖刻。

    “若是云王府有难,我身为云王府的儿媳,自然与云王府与夫君一起受难,这个六姐姐就不用提醒了。应该我提醒一下六姐姐眼睛别总盯着别人,还是关心自己的婚事儿为好。本来南梁和天圣联姻,应该你是最合适婚龄之人,可是七哥和德亲王选中了德亲王府的小郡主,为什么?自然是六姐你的名声不好,品行尖刻,别说南梁睿太子不娶,东海玉太子不要,就是这京城府里的大家公子也都对你敬而远之。你就不曾反思?”七公主不咸不淡地道。

    六公主腾地站起身,勃然大怒,“夜清芜,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也是如此!”六公主端坐在椅子上看着她,即便被怀孕折腾得脸色有些白,但略施脂粉,神色平静端庄,看起来比六公主要稳重高雅。

    “我今日撕了你个贱蹄子!”六公主走上前,扬起手就要打七公主。

    七公主坐着不动,门外有两个婢女冲进来,一左一右轻轻松松架住六公主,看其速度和身手都是身怀武功之人。正是云浅月拨给西枫苑的人。如今七公主怀孕了,她贴身侍候的人更是出类拔萃选出来的。

    “你们放开我!下贱婢子,敢动本公主,要你们的脑袋!”六公主挣脱不开,恼怒地叫嚣,“来人,将这两个下贱婢子拖出去打杀了。”

    外面有六公主带着的人冲了进来,就要对那两名婢女动手。

    那两名婢女轻轻挥手,进来的人便被打了出去,惨叫声一片。

    六公主怒目而视,“你们反了不成?”

    架着她的两名婢女无动于衷。

    “夜清芜,你敢对你姐姐动手,你学的诗书礼仪都喂狗了?”六公主瞪着七公主。

    七公主坐在椅子上,自始至终没动一下,淡淡道:“六姐姐太暴躁了!我的诗书礼仪暂且不评论,但你大喊大叫,大吵大闹,出言污秽,对亲妹妹动手,这就是你的诗书礼仪?”

    “叫她们松手!”六公主挣脱不开,恼怒地看着七公主。

    “今日是十一妹妹的生辰,我不想生事搅了她的好日子,六姐姐也不要再生事了。”七公主淡淡丢出一句话,对那两名婢女摆摆手。

    那两名婢女立即放开了六公主,但没有离开,而是退回了七公主身侧。

    六公主沉着脸活动了一下手臂,冷冷地看着七公主,“七妹妹好本事,当了云王府的世子妃就是不一样,连两个下人都是身怀高强武功。”

    “这是月儿怕我受人欺负,特意给我选的。”七公主淡声道。

    六公主冷笑一声,“云离将云浅月这个妹妹当成了宝贝,怕是比你这个世子妃还在意吧?你得意什么?”话落,她坐了下来,“都说高门大院里尽是龌龊之事,指不定云离也喜欢云浅月呢!云浅月招惹男人的本事谁不知道?你别太拿自己当回事儿了!”

    七公主气得站起来,扬手就给了六公主一个巴掌,“啪”地一声脆响,极为清脆。

    六公主的半边脸顿时肿起来一个红包。

    六公主尖叫一声,站了起来,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七公主,“你竟敢打我!”

    “为姐不尊,不敬,不爱,口出脏言,心思龌龊不堪,我不打你打谁?”七公主冷冷地看着六公主,“云离是我夫君,云浅月是我小姑,你这样侮辱他们,你若不是我亲姐,我便打杀了你又如何?”

    “你还想打杀了我?夜清芜,你本事了啊!别仗着你有两个会武功的婢女,便能无法无天,我是堂堂公主,如今是七哥掌权为摄政王,你想要杀我,还没那个能耐!”六公主大怒,“这个皇宫轮不到你一个嫁入了云王府的外人放肆。”

    七公主眼睛眯起,对身后一挥手。

    两名婢女顷刻间抽出宝剑,齐齐架在了六公主的脖子上,冰凉森寒的剑身带着浓浓的杀气。谱一出销,整个殿内的空气似乎都寒了一分。

    六公主面色一变,但还是佯装镇定,“夜清芜,你敢杀了我,七哥要你好看!”

    “是么?”七公主浅浅一笑,“我若是不怕七哥要我好看呢?刑部天牢我住了一个多月,后来还是七哥去亲自接了我回来。我今日若是杀了你,顶多再住的是刑部天牢而已,没准杀了你之后月儿就进宫,我能安然无恙回到云王府呢!不是连六姐姐你也说月儿张狂嚣张,云王府如日中天么?盛名之下,这等杀人越货之事,也是小事儿而已。”

    六公主脸色一白,愤怒地道:“夜清芜,我以前竟然看错你了,你才是那最狠之人,母妃失踪了数月,你跟无事人一样,如今要杀亲姐,你好本事啊!这些年我怎么竟然没看出来我们皇室还养了个白眼狼,口口声声是云王府的人,那你如何还站在皇宫,坐在这里,别忘了,你站的地方,坐的地方,脚踏的天圣京城每一寸土地都是夜氏的。”

    “是夜氏的土地又如何?百年前,云王披甲上阵杀敌数十次,更曾于乱箭之中救回奄奄一息的始祖皇帝,其它忠君之事不胜枚举。若没有他,始祖皇帝没准不得天下之前便已经死于乱箭之中。夜氏的天下不是始祖皇帝一个人打下的,而是荣王、云王、德亲王、孝亲王,四大王府和百万士兵用血肉之骨打下来的。我嫁入云王府,是云王府的儿媳,我愿意用自身回报云王府忠君之心。有何错之有?六姐姐,身为夜氏女儿,做得当是为夜氏争荣之事,可是你呢?你所作所为自己可曾思量?”七公主言辞犀利地看着六公主,“别以为顶着公主的光环你便高贵了”

    “你……”六公主一句话也反驳不出来。

    “我怀有身孕,今日又是十一妹妹生辰,不想杀人,让六姐姐见见血吧!”七公主坐下来,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