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毒害太深(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是!”两名婢女齐齐出手,六公主的脖颈顷刻间一左一右被划了一道口子。

    六公主疼得大叫一声,脖颈两侧顿时有鲜血冒出来,她伸手去捂,两手都是血,她面色大变,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来人,送六公主回宫,请太医去六姐姐的宫中看诊。”七公主对外吩咐一句。

    侍候六公主的人立即进来,大气也不敢喘,连忙将六公主抬着走了出去。

    众公主们都惊呆了,鸦雀无声。

    “众位姐妹,清芜不是心狠手辣之人,今日六姐姐侮辱我夫君小姑,我忍无可忍。若是换做你们,她这等尖酸刻薄之人,是否也与我一样予以惩治?”七公主看向众公主。

    众公主对看一眼,对于平日里六公主跋扈也是不喜不满,而七公主待人要和善得多,更何况云离与云浅月虽然不是一母同胞,但也是血脉相连,六公主这样的确言语污秽,若是云浅月在这,今日没准就真杀了她,景世子也是不饶她,纷纷点头,“七姐姐(妹妹)说得是!”

    七公主笑了一下,不再言语。众公主们在宫中也都是见惯争斗流血之事,很快就镇定下来,走了六公主,反而更是和睦起来,一时间和乐融融。

    不止是皇宫议事殿、以及十一公主处,京中各府邸也都听到了琴音琴曲。各府的夫人小姐甚至丫鬟婢女小厮们都纷纷听入了神。这个时代对女子虽然开放,但是也有着根深蒂固的束缚思想。云浅月那样的女人是独一份的特例,而大多女子还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出门的话都有一众随从,这样的琴曲,激发了她们对内心的渴望和幻想,有聪慧者,记住了词曲,在云浅月琴曲落下之后,便开始吟唱起来。

    一时间,京中各处飘荡着歌声。

    而荣王府紫竹院,云浅月弹罢一曲之后,回头笑问容景,“如何?”

    容景轻笑,眸光温柔,“明日我上朝,大约会收到堆积如山弹奏你的奏本。”

    “你只想到会收到关于我的弹奏?”云浅月挑眉,想着刚刚她刻意没收敛内息,琴音和歌音自然传了出去,朝中那些刻板的老古董们自然看不惯听不惯,不过她不觉得能弹劾出她什么,无非是淫词艳曲之类的,对她来说不疼不痒。

    “过来!”容景笑着对云浅月招手。

    云浅月站起身,走了过去。

    容景伸手拽住了她的手,将她拽上了床,贴在她耳边低声温柔地道:“只为你袖手天下怕是做不到,但我能给你一片乐土。”

    云浅月扯开嘴角,佯装矜持地问:“那片乐土多大?”

    “大小不好说,但你容身够了。”容景笑道。

    “好吧!那小女子终身就托付给公子了,公子一定不要辜负妾身。”云浅月好笑地道。

    容景低头吻向她的唇,含住她红粉娇嫩的唇瓣,柔声道:“定不负卿卿拳拳之意。”

    这一日,荣王府其乐融融,温馨处处,柔情意浓。

    这一日,天圣京城万人争相传唱不知名的曲目。

    这一日,皇宫议事殿气氛压抑,无人大声交谈,本来该请示容景的奏折,都送去了东暖阁给摄政王。摄政王一日未出东暖阁。

    这一日,德亲王府还出现了一件大事儿,夜晚时分,德亲王府老王爷突然没了脉息死去。此事瞬间轰动京城。

    摄政王夜天逸得到消息急急赶去了德亲王府,夜轻染从军机大营飞奔回京。

    消息传到荣王府,云浅月愣了一下,不敢置信,“德亲老王爷身体不是一直很好吗?”

    “是啊,一直身体很好。我过去看看,你要不要去?”容景起榻,温声问云浅月。

    云浅月思量了一下,点点头,“我跟你去吧!”

    容景点头,二人着衣,不出片刻出了紫竹院,在荣王府门口坐上马车,向德亲王府而去。

    来到德亲王府时,门口已经停了数辆马车,里面的女眷已经哭声一片。

    德亲王府的大管家见容景和云浅月来到,立即将人请了进去,一边走一边红着老眼道:“老王爷今日下午还吃了许多,听到浅月小姐的琴音歌音还批评了两句,明明好好的,不知道为何到了晚上就突然没了气息……”

    “摄政王和染小王爷都懂得医术,可是查看了?”容景温声询问。

    德亲王府大管家立即道:“查看了,竟然都查不出原因,没有中毒,也没有任何被重伤的迹象,老王爷身体一直硬朗,如今天寒了,外面路滑,他出房门在府中遛弯的话身边都是跟着人的。这一年来也没得什么病啊灾啊的,谁也没想到怎么突然就没了。景世子,您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个原因。”

    容景点点头,“好,我去看看!”

    大管家再不多话,领着容景和云浅月向里面走去。

    来到后院德亲老王爷处,门口已经聚了不少人。有朝中的重臣,其余则是府内的人,都跪在院中哭泣,众人见容景来了,都纷纷避开路。

    容景携着云浅月走进屋中,只见德亲老王爷躺在床上,夜天逸和夜轻染、德亲王三人站在床前,德亲王妃、夜轻暖都哭红了眼睛站在远处,其余庶出的没资格进来,都跪在院中。“景世子,你快过来看看,父王这是得了什么病?还是被人所害?”德亲王见容景来到,连忙急急地道。

    “弱美人,我和摄政王都查不出来原因,你看看看。”夜轻染的眼睛泛红。

    夜天逸看了容景和云浅月一眼,没说话。

    容景颔首,携着云浅月来到床前,几人都让开了路。他给德亲老王爷把了把脉,又各处查看了一下,须臾,摇摇头,“奇怪,似乎心跳是在一瞬间停住,却全身没有任何病痛和被伤害之举。这样的事情当真稀奇。”

    “连你也看不出来吗?”夜轻染看着容景。

    容景摇摇头,“我也看不出来。”

    夜轻染眉头皱起,“爷爷一直都好好的,怎么会无缘无故去了?是否是南疆的术?或者是楚家主夫人所用的灵术?除此外,真是别无解释。”

    容景摇摇头,“染小王爷应该知道,无论是多么高强的术,都会有痕迹留下。南疆的咒术杀人,是以虫养血而施术,或者最高明的水术也不是无迹可寻,即便南疆的各大禁术,也能探查得出。可是这个没有,而灵术更不可能,灵术用的真气精气,若是有人施用的话,他的面色也会改样,可以如今连面相的模样也没改。”

    “的确是这样!”夜轻染咬了下唇,“难道就查不出爷爷死因了?”

    容景偏头看云浅月,“你见多识广,可是能看出什么来?”

    屋中几人目光都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知道他指的见多识广是她两世的见识,她看了夜轻染一眼,抿了下唇道:“或许我能知道原因!”

    德亲王直直地看着云浅月,“浅月小姐,你能知道原因?”

    云浅月点点头,看着死去的德亲老王爷淡淡道:“他应该是猝死。”见众人都看着她,她继续解释道:“猝死是指自然发生、出乎意料的突然死亡,也叫急死。症状是心音消失、呼吸停止、瞳孔散大。”

    夜轻染一惊,“爷爷的确是眼瞳扩大。还有这种病?怎么闻所未闻?”

    “这种病其实在民间很常见,一般仵作验尸也验不出来,所以一般都成了疑案。其实这是因为人体本身某些功能突然停止运行,比如说是心肌梗塞,冠心病。只不过平民百姓们人命如蝼蚁,不被高门望族和贵族大员所重视而已,所以,一直无人研究这等病症。民间流传一种说法叫做天亡,就是指这个了。德亲老王爷就是这样。”云浅月道。

    众人对看一眼,都无人说话。

    “猝死分为许多种,有的人在之前没有任何先兆,而有的人会有精神刺激或剧烈的情绪波动,有多人之前会出现闷痛、呼吸困难、心悸、极度疲乏,死时,会有昏厥和抽搐,呼吸迅速减慢,变浅,以致停止。心音消失,脉搏消失,瞳孔散大。”云浅月话落,又道:“德亲老王爷近身侍候的人若是都看到他死前有这等症状的话,便是猝死了。”

    “不错,是这样!”德亲王点点头。“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病,父王他如此硬朗,怎么会……”德亲王妃哭了起来。

    “我刚刚回京,还没陪爷爷几日呢!”夜轻暖走到床前,抱住德亲老王爷的尸体,哭着喊,“爷爷……”

    “既然是猝死,便着钦天监择吉时,料理后事吧!”夜天逸沉声道。

    德亲王和夜轻染沉痛地点点头。

    德亲王府很快就搭建上了灵堂,德亲老王爷年岁本来就大了,寿衣等物事儿都是早就有准备的,古人都行早准备身后之事,所以,他虽然是急死,但是德亲王府到不显忙乱,井条有序地准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