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毒害太深(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和云浅月待搭建好灵堂,给德亲老王爷上了柱香,便离开了德亲王府。

    马车上,云浅月叹了口气,“世事无常,人命之事,真是旦夕之间。”

    容景将她抱在怀里,低声道:“所以你要爱惜自己,保护自己,好好将养身体,你要知道上次你昏倒在我门前,将马累得口吐白沫而死,我吓到何种地步了。”

    云浅月点点头,回抱容景的腰,“我知错了,再没有下次。”

    容景“嗯”了一声,玉容在昏暗车厢里淡而浅,“云爷爷身体也不好,德亲老王爷死了,他心里必定难受,我们去云王府一趟吧!”

    云浅月点头。

    马车来到云王府,容景和云浅月下了车,径直向云老王爷的院子走去。

    天色已黑,云老王爷的院子漆黑一片,没掌灯,云浅月心下一紧,刚要喊,见玉镯从屋内迎出来,她立即问,“怎么回事儿?爷爷呢?怎么没掌灯?”

    “景世子,浅月小姐!”玉镯给二人见礼,连忙道:“老王爷听说了德亲老王爷的事情,心里不舒服,犯了头疼,吩咐奴婢不要掌灯,如今在房中坐着呢!”

    云浅月松了一口气。

    二人进了屋,果然见云老王爷坐在床上,云浅月走到桌前掌上灯,不满地道:“糟老头子,做什么如此吓人?我还以为你等不得抱重孙子和重外孙子了呢!”

    “臭丫头,你们两个怎么来了?”云老王爷脸色不好,瞪了云浅月一眼,似乎也没多大力气,对容景问,“你们刚刚去了德亲王府?那个老东西怎么没的?”

    “是猝死,也就是天亡。”容景将云浅月的话解释了一遍,话落道:“这种事情虽然百姓中居多,但是这些年来天圣京城还是只此一人。”

    “这个老东西,死得也真是突然。我还以为我们四人众人我先死在头边,没想到是他。到被他赶了个先。”云老王爷骂了一句。

    云浅月顿时恼怒地瞪了他一眼,“你活得好好的,拐杖打人有力气的呢!有本事你活个万寿无疆,这种事情抢什么先?”

    云老王爷忽然乐了,骂道:“臭丫头,人老总有一死。这是早晚的事儿,哪里有什么万寿无疆?”话落,又对她道:“你们不用担心我,还是早早的想办法摆平夜天逸那小子大婚才是正经,我老头子好抱重外孙子。”

    云浅月哼了一声没说话。

    容景笑着点头,“云爷爷说得是,我会尽量快一些。”

    云老王爷满意地点点头,对二人摆手,“你们回去吧!我没什么事情,不过是没了一个老东西而已。我们这种老东西活着也没什么大用处了,死了也未天圣节省些粮食。”

    “从你这张嘴里,没好话吐出来,我告诉你,你给我好好地活着,否则被想看重外孙。”云浅月横了她一眼,拉着容景往外走。

    云老王爷笑着骂了一句。

    二人出了云老王爷的院子,正巧碰到七公主和云离来。

    今日宫中十一公主处发生的事情容景和云浅月自然得到了消息,云浅月到没说什么,从六公主嘴里能吐出好话才怪了,不过她赞赏七公主,终于不再是以前隐忍的小丫头了,云王府世子妃和她当家主母的身份让她成长了。而容景眸光沉了一分,说了一句,“六公主是该嫁了!”

    “景世子,妹妹!”云离大约也知道了十一公主处的事情,脸色较寻常不是太好。

    七公主给容景见了礼,便拉住了云浅月的手,对她道:“爷爷怎么样?我们听说了德亲老王爷的事情,担心爷爷,便过来看看。”

    “爷爷没事儿,好着呢!活个千秋万载的。”云浅月道。

    七公主宽了心,看了云离一眼,见他没说话,对云浅月又道:“今日在宫中十一公主处的事情你知道了吧?你哥哥从听说后脸色就一直难看。我劝了他一番,也不管用,如今你来了,你是妹妹,说说他。”

    “六公主就是个疯子,你理会她做什么?你是我哥哥,我们虽然不是一母同胞,但是血脉相连。”云浅月上前一把,伸手捏了捏云离的脸,“来,笑一个,板着个脸真难看!你再这样下去,嫂嫂该不待见你了。”

    云离扯了扯嘴角,无奈一笑。

    “这就对了嘛!”云浅月缓缓道:“给你说个故事。有一个人叫做苏东坡,他与禅师论道时突起玩心。对禅师说在他眼中,禅师就是一堆牛粪。而禅师并未大怒,反而一笑,说在他眼中,苏东坡就是一朵鲜花。佛家有云,心中有即眼中有。就如六公主,她心里龌龊肮脏,才有如此话语,比牛粪而不如。我们又何必与心里装着大粪的人一般见识?更何况嫂嫂已经教训了她,再有下次的话,见血便是小事儿,我看她可以不用活了。”

    云离眉眼的沉郁散开,笑着点点头,“是我愚钝了,妹妹受累。”

    “受累的不是我,而是嫂嫂。你心情不好,她也忧心。”云浅月笑了一声,拉着容景离开,“你们进去吧,爷爷还没睡,我们回府了!”

    云离和七公主点点头,目送容景和云浅月联袂离开。

    上了马车,容景忽然轻笑,“云浅月,何时荣王府成了你回府了?”

    云浅月愣了一下,忽然伸手扶额,叹道:“受你毒害太深啊!没过门竟然先将你家当家了,这可不是个好现象。”话落,她询问道:“要不我下车?不能总是住去荣王府了!”

    容景好笑,抱住她,“算了,你能有这个意识也不枉我日日为你辛苦暖床。”

    云浅月闻言偏头看了容景一眼,想着他体寒,谁给谁暖床还说不定呢!

    马车回到荣王府,二人进入紫竹院,紫竹林隔绝了由德亲王府传来的哭声。

    这一夜,德亲王府灯火通明,老王爷急死,子孙数代为其守灵,许多朝中文武大臣亦是彻夜守在德亲王府未曾离开。

    钦天监的官员在夜天逸的吩咐下为德亲老王爷下葬择选良辰,钦天监官员一律言:明日正是良辰,若不下葬,便会有七日之煞,天干火,属阴,祭亡灵,天亡者不宜久候棺木。于是,德亲老王爷出殡之日匆匆定于第二日。

    第二日,夜天逸吩咐免朝一日,朝中摄政王为首所有官员为其送葬。

    五更十分,容景醒来,缓缓起身,云浅月同时睁开了眼睛。他看了她一眼,温声询问,“今日是否跟着去皇陵为德亲老王爷送葬?”

    云浅月摇头,“不想去了!”

    “你昨日也去过了,就在府中休息也无不可。”容景点头。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

    容景穿戴妥当,出了紫竹院,前往德亲王府。

    云浅月睡不着,便起身,穿戴妥当去院中的紫竹林练剑,那日和洛瑶论剑受益匪浅,她从小得了她娘留给她的凤凰真经后习武,主要修习的是内功,对于剑招之式涉猎不深,洛瑶所学则是真正的剑道。

    半个时辰后,她招呼站在一旁看她的青裳、凌莲、伊雪三人道:“你们一起上来!”

    三人闻言立即各自拔出腰间的佩剑上前,顿时紫竹林内亮起四道寒光。

    大约一个时辰后,三人败下阵来,手中的剑先后脱落,云浅月收了碎雪回销,笑道:“以前一直不曾觉得剑之妙处,从和洛瑶论剑,方才发觉,剑竟然可以修身养性。”

    “小姐这剑看着棉柔,但剑气实在霸道。我们三人联手,也是不敌。”凌莲喘息道。

    “是啊,尤其是小姐不按常理出牌,让我们探不到虚实。”伊雪也喘息着道。

    青裳捡起地上的剑,笑着道:“我曾经见过世子练过一回剑,当真是剑出销,紫竹林万页皆落,可惜就那一次,以后再没得见了。”

    云浅月挑眉,“什么时候?”

    青裳想了一下道:“似乎是五年前吧!”话落,她看了云浅月一眼,“那一日奴婢记得是七皇子离京的前一天,世子去了一趟灵台寺,回来之后便险些毁了这片紫竹林。”

    云浅月想着夜天逸离京前一天带着她去了灵台寺,那一日容景是跟在他们之后去的。应该是与她和夜天逸那两封放在普善大师手里的信有关。点点头,问道:“是怎样的剑出销,紫竹林万页皆落?”

    青裳那期间,手腕抖开,宝剑顷刻间出销,一缕捡起飘香前面,两株紫竹的叶子唰唰而落,她收回剑,对云浅月道:“奴婢剑气短浅,只能让这两株紫竹页飘落,世子也是这样,但就可以让整个紫竹林的叶子飘落。”

    云浅月皱眉,嘟囔道:“那个家伙原来五年前就有如此功力了!”

    “小姐,您现在能吗?”凌莲感兴趣的问云浅月。

    云浅月看着大片的紫竹林,虽然是冬天,但紫竹林似乎没有冬天,如一片紫色云被,她道:“不知道呢,也许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