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夜观星云(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在中天处有两颗星,一颗位于正中间,一颗位于它之下半步,四周群星环绕,两颗星距离的太近,看不出来到底是簇拥着谁,而其中位于下方的那颗星绽放出华光异彩,优胜过于那颗位于中天之星。她问道:“下方那个是你?”

    “嗯!”容景笑着点头。

    “那颗是夜天逸了?”云浅月问。

    “嗯!”容景依然点头。

    “如今姑姑府中的天子呢?”云浅月在那两颗星的四周找,众繁星各有特点,她看不出来哪一颗是天子之星。

    “在后星的腹中。”容景伸手一指一颗光芒极弱的星。

    云浅月看去只见那颗星的四周一片惨淡,四周的云图像是荣华宫的幻图,她想到如今皇宫十室九空,她姑姑因为生子果如日渐失去光泽抽吸她的精血,虽然她有一个半月未曾见过她了,但也可以想象她如今的处境,点点头,看向南梁方向最耀眼的那颗星,问道:“那颗是哥哥吧?”

    “嗯!”容景点头。

    她又分别指向南疆和西延方向,“那是叶倩和西延玥。”

    “嗯!”

    “东海方向那颗是子书!”云浅月又道。

    “嗯!”

    云浅月目光转了一圈,转回头,问道,“那我呢?我是哪颗?原来和那日的云图还是不一样。”话落,她伸手指着容景身后一颗小星问道:“那个是我吗?”

    容景摇摇头,“不是!”

    “那我呢?难道没有我?”云浅月虽然不懂古人的以星云观天象,但是也稍有了解。

    “你与我在一起,大约合二为一了。”容景笑道。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也不纠结,她既不是王侯,也不是将相,有没有星云比照也没什么,转了话题问,“那夜轻染呢?夜轻染是哪颗?”

    “夜轻染么……”容景眸光深邃地看着天空,声音温凉,“今夜子时星云图有变,不如我们看看你到底是哪颗,他到底是哪颗?”

    云浅月一愣,“这么说如今我和他没有?”

    容景点点头,看着天际,“大半年之前,灵隐大师夜观天象,言贵女星锋芒太盛。那时候你一人便压过了群星。可是半年后,竟然不知所踪了,果然是天际星云变幻,同样是出人意料。”

    云浅月皱眉,“难道我要死了?”

    容景伸手照她脑袋拍了一下,怒道:“什么胡言乱语都敢说!有我在你身边,你敢死试试。追到九泉之下,也要将你抓回来。”

    云浅月嘻嘻一笑,抱住容景的腰,“开玩笑嘛,我的命大得很,阎王爷也不敢收的。走了,我们下去了,看这个做什么。”

    容景坐着不动,拉着她的手强硬,“等着,到子时看看。”

    云浅月苦下脸,“容公子,没必要吧!你不是会神算吗?哪里用守在这里看什么不靠谱的星云,你掐指一算,就知道我在你怀里了。”

    容景本来薄怒的玉颜怒意退去,笑了一下,“话虽然是这样说,但还是要看看。天下星云图每百年显一次,今日是时机,不看的话可惜了。”

    “天边的星云本来就是一日一变,怎么会是百年变一次?”云浅月嗔了他一眼,“冷着呢!你不回房我回房了。”

    “不行!”容景往日若是云浅月说冷,他早已经同意将她带回房了,可是今日态度强硬,话落,对下面吩咐,“青裳,给浅月小姐抱一床被子上来。”

    “是,世子!”青裳在下面立即应声。

    云浅月看着他,无语地道:“容景,没必要吧!大冬天的,你还准备让我睡房顶?染寒了怎么办?我可是大病刚好没几日。”

    “染寒了我再治好你。”容景看了她一眼,将她抱进怀里,柔声哄道:“乖,好好陪我待着。”

    云浅月见他态度强硬,无奈地住了口。

    青裳抱了一床被子出来,用力扔上了房顶。容景伸手接过,将被子盖在了云浅月的身上。云浅月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今日早上起来就练剑,后来给容景缝制衣服,她有些累了,靠着他闭上眼睛,唔哝地道:“既然你非要看,那么子时喊我,我先睡了,我若是受了寒就怪你。”

    容景“嗯”了一声。

    云浅月不出片刻便睡了去。

    不知过了多久,容景忽然推她,“云浅月,醒来了,星云图出来了!”

    云浅月立即睁开眼睛,虽然她对星云图之说不怎么相信,但心里还是想探个究竟,抬起头看向天空,只见果然如容景所说,星云图变了,天幕冉冉星光,和早先再不一样,她刚看一眼,星云图瞬间又变了一番,她一愣,再看,不由睁大眼睛,须臾之间,天幕又有变化,再之后,天幕似乎在某一刻定型,之后,星云一转,又恢复了昨夜他们初上来房顶时的星云,她愣了几愣,等了片刻,天幕再无变化,她转头看向容景。

    只见容景看着天空,神色极淡。

    她又看向天空,星云图再无变化,她眨眨眼睛,又揉揉眼睛,偏头问道:“我的眼睛没花吧?”

    “嗯,你的眼睛没花。”容景收回视线,薄唇抿了抿,忽然一笑。

    “果然罕见!”云浅月长叹一声,看着容景道:“闪啊闪的,眨眼之间,你确定你等这一晚上等得值?你看清楚了?”

    容景笑着点头,“似乎是看清楚了!”

    云浅月撇撇嘴,“那我可不值了,就记得天幕一闪一闪的,闪的我眼睛疼。”

    “回房去睡了!我为你暖床。”容景轻笑,将云浅月拦腰抱起,连人带被子抱在怀里,轻轻飘落而下,缓步进了房间。

    房中的炭火一直被青裳看顾着,暖意融融。

    云浅月吸了一口暖气道:“还是屋里暖和。”话落,她问,“我是哪颗星?”

    “最亮的一颗。”容景将她放在床上。

    云浅月撇嘴,嘟囔道:“当我没看见似的,糊弄人也不该是你这样。”

    容景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尖,神色宠溺,抱着她躺了下来,柔声道:“睡吧!”

    云浅月打了个哈欠,靠进他怀里,点点头,当真睡去。

    第二日,云浅月果然受了寒,醒来之后头昏昏的,容景面无歉意,给她开了药方子吩咐青裳煎药让她喝,这一日让她在府中休息,便上朝去了。

    云浅月想着人比人真是气死人,他也在房顶待了半个晚上,没染伤寒,而她真被自己这张破嘴说中了,神色怏怏地喝了药,躺在床上休息。

    午时,南梁传出消息,昨日夜子时,南凌睿登基,宣布诏书,昭告天下,南梁自即日起自立为国,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不再受天圣制肘,国号沿承南梁国制,南梁王得天子金冠,自封南梁帝。

    同时,南疆传出消息。同在昨日夜子时,南疆公主叶倩登基为王,封驸马云暮寒为王夫。颁布诏书,昭告天下,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南疆自即日起不受天圣制肘,自立为国。内政沿承南疆王族制,南疆王得天子金冠,自封南疆女帝。

    伴随着两道圣旨同时传出的还有一则消息,即日起,南梁国和南疆国结盟,南疆帝和南疆女帝愿意义结金兰,肝胆相照,两国邦交,修永世之好。

    两道诏书和一则消息传遍天下,天下哗然。

    百年前始祖皇帝收服四方藩王部落和小国,小国百年来岁岁纳贡,年年称臣。天圣大国在这一片大陆一家独大,铮铮向荣。百年以后的今日,局面终究被打破,南梁和南疆自立为国,设国号,道永昌,便是彻底脱离了天圣规制之外。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意义,怎么能不震惊天下。

    消息传回天圣,朝野同样震惊哗然,但人人心中有一杆秤隐隐觉得今日有此局面并不意外,三年前南梁就已经不再纳贡,而南梁太子南凌睿又是一个不安分不按常理出牌之人。所以,结盟南疆自立,也是早有预兆之事。

    但即便是早有预兆,但是朝中一众大臣还是觉得天圣泱泱大国的皇权受到了挑战,附属小国已经骑到大国头上嚣张作福,纷纷请求摄政王出兵,再不能姑息南梁和南疆。

    群臣激愤,金殿上难得呈现一派共同的声音。

    无论是摄政王党,还是景世子党,还是德亲王党,还是孝亲王党,或者是云王爷党,都难得意见统一,齐齐谏言出兵灭南梁、南疆。

    夜天逸面无表情地听着群臣激愤的请柬,看不出心中所想。

    容景颜色淡淡,未发一言,亦让人猜不出是何想法。

    群臣说得口干舌燥之后,见摄政王和景世子都不说话,声音渐渐息止,看着二人。其实每个人都心中清楚如今的天圣不适合出兵。今年受水灾天灾不断,百姓们本来就水深火热,若是出兵的话,会增加兵力的粮草和冬衣以及一应所用,花费不是一星半点儿,对如今的天圣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若是出兵能短时间攻陷下南梁和南疆还好,若是攻陷不下来反被制肘或者反被牵制的话,那么持久战下来,就会拖垮整个天圣的兵力和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