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天龙火凤(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轻暖伸手抹了抹眼泪,眼泪被她抹到了袖子上,没出声,点了点头。

    挽香立即走了下去。

    德亲王妃进来烟水阁的时候,见夜轻暖坐在桌前用膳,顿时欢喜得眼泪在眼圈处打转,又对夜轻暖劝说了一阵,见她一直不说话,便叹息地走了下去,总之她吃饭了就好,她也宽了心,对云浅月和容景感激了几分。

    容景和云浅月一起前往德亲王府,以及二人走后夜轻暖吃饭了的消息很快就被传给了夜轻染,夜轻染从兵部回了德亲王府,对挽香问了一番那二人对夜轻暖说的原话后,沉默了片刻,看了依然一言不发的夜轻暖一眼,没说什么,撤销了烟水阁的隐卫。

    夜轻暖恢复自由,再未提一句要去南梁做礼物之事。

    容景和云浅月出了德亲王府,一路没说话,回到荣王府。

    此时天已经将晚,夕阳穿透紫竹林,挥洒下星星点点的金光,紫色的竹叶映着天边的云霞,分外美丽,华光异彩。

    云浅月拉着容景停住脚步,目光看向西方天空,问道:“这是火烧云吧?”

    容景看着西方天空云霞如火,似乎将云朵吞没,含笑点头,“似乎是有这样的说法。”

    云浅月不再说话,看了天边半响,收回视线,对容景道:“青裳说曾经见过你练过一回剑,当真是剑出销,紫竹林万页皆落,是不是这样?”

    容景眸光微闪,“似乎是有过。”

    云浅月伸手抽出他腰间薄如纸的寒冰剑,塞进他手里,又从自己身上抽出碎雪,拉开架势道:“来,打一场!”

    容景挑眉,“你不累?”

    “不累!”云浅月摇头。

    “伤了你我不舍得。”容景看着云浅月温声道。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别说大话,没准你是我的手下败将呢!”

    容景轻笑,寒冰箭平平常常的向前刺去,云浅月连忙挥剑迎上,一招没什么力道地在两人间一晃而过,云浅月刚挥出第二招,容景的第二招已经较她先至,她连忙躲闪,她刚闪过,容景的第三招已经反手挑了回来,明明是轻轻松松的一剑,云浅月握着碎雪的手顿时一阵酥麻,碎雪顷刻间落地,“铛”的一声轻响,她的身子跟着后退了数步。

    “三招剑就掉了,谁是手下败将?”容景拿着剑含笑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心中气急,她什么时候这么无用了?才三招就丢了剑,不过这个人是容景,她三招就丢剑也没什么新奇,瞪着他恼道:“你就不知道让着我?”

    容景挑眉,“你用让?”

    云浅月顿时一噎,有些愤愤地看着他。夕阳西下,紫竹林的光影投注在他的身上,他秀雅的身影端得是瑰丽艳华,如玉无双。这个人无论是什么时候,都是从容优雅的,明明是清瘦的身子,温润无害的模样,却偏偏让人觉得他有撼天动地之能,有着让人一眼就爱上的本事,“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天下倾啊……她撇撇嘴,垂下头,看着碎雪可怜地躺在地上。

    容景笑着上前一步,他身上的光影将云浅月笼罩,笑问,“还来吗?”

    云浅月抬脚一勾,碎雪从地上弹起,顷刻间飞进剑销里,她没好气地推搡了他一下,“来什么来!再被你三招给弄丢了剑吗?”话落,她气哼哼地向紫竹院走去。

    容景笑了一下,将寒冰收进怀里,抬步跟上她。

    云浅月忽然回身,碎雪顷刻间出销,直刺容景面门,容景停住脚步,并没有动作。

    碎雪轻而易举地指在了容景面门一寸处,云浅月瞪着他,“怎么不还手?”

    容景眸光温柔对看着她,温声笑道,“我怕惹恼了浅月小姐今日孤枕难眠。”

    “你知道就好!”云浅月微哼一声,收起碎雪,抬步向前走去,转过身后嘴角扯开。容景从来不会让着她,但他会让她感觉到他的宠无处不在。

    容景走在云浅月身后,看着到她轻快的脚步,如玉的容颜笑意蔓开。

    回到房间,云浅月身子没骨头一般地窝在软榻上,看着进门之后就坐到了桌前的容景问,“怎么样?你去了德亲王府一趟可有收获?揭开夜轻暖的面纱了吗?她是真,还是假?”

    “真假不好说。”容景如玉的手敲了一下桌面,发出响声。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肯定地道:“我有一种感觉,夜轻暖的真实下面定然是掩藏着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暖城的六年,定然不止是养病那样简单。”

    “自然!她若是真简单,弱不禁风,德亲王也不会让她回来。”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派人查了吗?”

    “早在我得知她回京之时就已经查过了!”容景翻开一本密函,低头翻看。

    “没查出什么来?”云浅月挑眉。

    “嗯!”容景点头,提起笔,批复。

    云浅月抿起唇,她实在不愿意相信那样一个小姑娘是蒙着一层面纱的,她愿意相信她心地纯真,她记得她很小的时候爱玩,可是三两步便昏倒,德亲王府的人因为她的昏倒每次都慌慌张张地乱作一团。离京六年住在暖城,如今回来,她依然如小时候一样,笑容如阳光,性子活泼讨喜。

    “你坐在这里胡乱想法,不如给他去一封信,问一问。”容景见云浅月半天不说话,抬头看了她一眼道。

    “我哥哥?”云浅月问。

    “嗯!”容景颔首,“既然五年前他将木剑送给他,必定是有什么想法,认识三个月,不可能转眼就忘,何况她还是德亲王府的小郡主。”

    云浅月想了一下,点点头,起身站起来,来到桌前提笔,信不长,大体是客观地说了一下夜轻暖的情况,并没有提及洛瑶。写好,喊来凌莲,让她送了出去。然后便坐在容景旁边看他处理密函。

    一个时辰后,容景忽然抬头看向窗外,温声道:“青姨回来了!”

    云浅月没感觉到她娘的气息,抬起头看向窗外,外面并没有人,院中很是静谧。她眨眨眼睛,并没说话。

    不多时,窗外传来细微的风声,一个人影轻飘飘落下。一身黑衣,蒙着面纱,正是玉青晴。青裳、弦歌、十八隐魂从暗中出来,刚要出手,见是玉青晴,齐齐退了下去。

    “小景的功力越发的厉害了,我还没踏足你的地盘,你便知道我来了。”玉青晴笑着走进屋,珠帘晃动,发出清悦的响声,她声音如二十出头的女子,柔软婉约。

    “我是闻到青姨带着的酒香了!”容景温润一笑,偏头对云浅月看了一眼道:“你不是喜欢青桂酒吗?难道没闻到青桂酒的香味?”

    “没你鼻子灵。”云浅月看向玉青晴的手,见她手里提着一坛酒,显然封闭得很好,如今她进了房间,她才能闻到极淡的青桂酒的味道。难得容景的鼻子灵到人刚在墙外他就闻到的地步,不知道该夸他武功已经好到非人的地步,还是该说他本来就不是人。

    玉青晴走到桌前,将青桂酒往云浅月面前一放,笑道:“我得赶回东海,月儿,你去不去?”

    云浅月挑眉,还没开口,容景温声拒绝,“她不去!”

    玉青晴懒洋洋地倚在桌子上,歪着头看着容景笑道:“小景,这小丫头也没什么好,你不必看得这么死。她日日住在荣王府,名声早败坏了,你若不要他,天下没人敢娶她的。”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

    “她即便嫁给了我,我都不放心,更何况还没嫁。”容景摇头。

    “东海的老头子让我带她回去,下了死命令。怎么办?”玉青晴和容景打着商量,“要不你通融一下,青姨帮你好好看着她,不让她到处惹桃花,再不出现昏倒在你家门口的事情。如何?”

    云浅月瞪了玉青晴一眼。有这样的娘吗?

    容景依然摇头,“不行,我不信任你。”

    玉青晴默了一下,似乎对自己的信用度被打折到这个程度很无奈,解释道:“那次的事情是例外嘛,我去南梁,她去了南疆,后来时间太长,我怕夜天逸和夜轻染那两个小子起疑,便回来接替她,才没看好她,这回我让她寸步不离我。”

    “在她的身上,出了事情没有例外,都是必须。”容景依然摇头。

    “去了东海有子书那个小子看着她,她不敢作乱。”玉青晴再度试图说服容景。

    容景似乎寻思了一下,须臾,在玉青晴征询的眼神下,看了云浅月一眼,才慢悠悠地道:“正因为他在东海,我才更不放心。”

    玉青晴彻底没了言语。

    云浅月瞪了容景一眼,又看了玉青晴一眼,问道:“你急着回东海做什么?”

    “洛瑶那个小丫头喜欢上了臭小子嘛,要我回去谈婚事儿,而且也过年了,我连着有几个年没在老头子身边过了,这回他说我再不回去,以后就不用回去了。”玉青晴无奈地道:“人老了,总要哄着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