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公主手记(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众人闻言恍然,感情是十大世家苍家的少主也喜欢云王府的浅月小姐,求爱不得,才如此出言讥讽刁难。看向苍亭的目光顿时都多了别样的颜色,更有甚者还对其露出怜悯。

    苍亭微低着头,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有手中的笔轻轻地转着,一圈又一圈,对于云浅月这个的话,并没有出声否认,亦没有表现出喜欢她被撞破尴尬的神色来。

    这样的苍亭,刚让人们对今日之事多了一层探究。

    “哈哈,小丫头,你的确很招人喜欢!”夜轻染大笑,扫了一眼千余人,扬声道:“今日这里面的人可都注定要做伤心人了。”

    众人齐齐心神一凛,垂下头,浅月小姐这样的女人,可不是人人都喜欢得起的。

    “走吧!进去吧!时辰要到了。相信有你一篇《谏君书》,今日的科考,这里的人都能做出一手好文章来。”夜轻染看了苍亭一眼,笑着问容景,“弱美人,你说是不是?”

    “自然!我天圣泱泱大国,人才辈出。”容景清淡一笑,“可惜天圣不设女官制,否则我身边这个不省心的主便也可以靠着她这点儿唬人的才学谋个一官半职。”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她的确是搬了人家魏征的东西拿出来唬人的,但也得他配合她才能唬得住,当初她给他背出这篇《谏太宗十思疏》来的时候,他不是也听得一愣一愣的?后来还感慨了一番魏征忠良,太宗仁君。如今他刁难苍亭给改成了《谏君书》,不就是让她当着这些人的面背出来再唬一遍别人,让苍亭败个心服口服顺便收服这些学子的心吗?因为他容景的名声宣扬被人推崇了十年,即便胜得过苍亭,也是不再令人惊异,但她就不同,她名声败坏了多年,如今一朝展现才华,自然震撼人心,她出面比他出面的效果要好千百倍。如今亏他还敢黑心的说出来。她一时有些无语。

    但众人显然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加黑心思,想着浅月小姐都能做出这等文章,那么比她胜一筹的景世子自然怕是还要好,看向容景的目光更是崇敬。

    “小丫头的才学可不是只有一点儿,没准有一日天圣也设女官制。”夜轻染大笑。

    云浅月心思一动,看向夜轻染,夜轻染对她眨眨眼睛。

    这时,科考入场的时辰已到,钟声敲响。

    钟声敲响,千名学子拿着考牌规范地依次站好队。

    夜轻染招呼容景和云浅月进去。

    云浅月经过苍亭这样搅了一场局,忽然对里面失去了兴趣,今日夜轻染要她来这里,没准打的是什么主意,她也懒得再费心力应付,偏头对容景道:“我不想进去了!”

    容景似乎知道她的心思,温柔一笑,“那就不要进去了!”

    “小丫头,你不进去了?”夜轻染本来要向里面走,回头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摇摇头,“不进去了!我回府陪爷爷说会儿话,好几日没回府了。”

    夜轻染盯着云浅月,“今日科考准备的两轮考题很是精彩,你不想看看?”

    云浅月摇摇头,“我一不想科考,二不想当官,我的最大目标就是将来相夫教子,这个对于我来说,兴趣不是那么大。”

    夜轻染蹙眉,“因为苍亭?”话落,他看了苍亭一眼,“你放心,有我在,没人再说你什么了。”

    “我还怕人说?”云浅月失笑,“我从来不畏人言,只不过是不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而已。”话落,她不再看夜轻染,对容景道:“晚上你去云王府接我吧!”

    容景温柔含笑,“好!”

    云浅月不再多说,转身上了马车,弦歌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布政司。

    夜轻染见云浅月就这么走了,干净利索,他皱了皱眉,回头对容景道:“弱美人,你不是想要小丫头与你一起参政吗?怎么就让她这样走了?”

    “谁说我想要她与我一起参政?”容景挑眉,温声道:“染小王爷怕是会错了意,她日日出入议事殿不是想与我一起参政,而是只愿意与我在一起而已。若我不是在议事殿,她怕是连议事殿一个门边都不登。”

    夜轻染抿起唇,微哼一声,“你倒是栓死了她的心。”话落,他转身走了进去。

    容景笑笑,也缓缓抬步向里面走去。

    夜天逸看着容景的马车载着云浅月走离布政司,面无表情,一言未发地也缓缓转身。

    德亲王和孝亲王等朝中的一般老臣在云浅月诵读《谏君书》时都出来了,也是和在场一些学子一样惊异浅月小姐的才华。但同时以德亲王为首的一般忠于天圣的老臣隐隐忧心。今日这些学子明显都被浅月小姐一篇《谏君书》赢得了满堂彩,对景世子的推崇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甚,这对未来的朝局不妙。

    一行人各具心思进入了布政司内殿。

    外面的学子们依然处于兴奋中,对于云浅月就这样离开不参加今日的观场有些遗憾。沈昭看了苍亭一眼,见他依然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毛笔,他想说什么,又住了口,与众人一起一次持牌进入。

    布政司门口有不少学子的家眷或者书童也目睹了云浅月和苍亭之事,不出片刻,这一件事情经这些人的口中便传扬开去。

    半个时辰后,京城人人皆知。

    天圣京城是一座古都,历经三个朝代,千年历史,这里自然汇聚了天下至繁华的所在。所以有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也能顷刻间被流传出去,众所周知,更何况是这样的一件大事儿。本来今日的科考就被天下所关注,而云王府浅月小姐和十大世家苍家少主也一直就是被人关注的人物,同时身份斐然。所以,达到的轰动效果可想而知。

    更有甚者,当云浅月的马车驶出布政司走上大街不久,便能听到外面有人高谈阔论,在谈论她所做的《谏君书》。赞扬声不绝于耳。

    云浅月坐在车内想着古代没有现代发达科技先进,但是流言和消息的传播速度丝毫不满,不但不慢,甚至有些地方还是现代人所不能及。

    “浅月小姐,您今日真是厉害!苍少主偷鸡不成蚀把米。”弦歌的声音也带着兴奋。

    云浅月笑了一声,不觉得有什么光荣,她其实最讨厌这样的事情,若不是被逼得迫不得已,她也不愿意用自己的优势来欺负别人,无聊地道:“我哪里有什么厉害,不过是借鉴了先人的文章而已。若是让我做,不一定能比得过苍亭。”

    弦歌愣了一下,但依然兴奋地道:“借鉴也要借鉴得好才是道理,今日苍少主故意将您和世子同床共枕的关系公布天下,惹人非议世子,质疑世子品行,就该教训他,这样才大快人心。今日之后,您的才华定然惊艳天下,那篇《谏君书》人人颂扬,天下学子莫不对您另眼相看,再也不会有人说您配不上世子了。”

    云浅月“噗哧”一笑,“你家世子本来就品行恶劣,黑心黑肺,还怕人说?”

    弦歌轻咳一声,似乎被堵得没了话,半响才道:“世子也没太黑心。”话落,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话没有什么说服力,改口道:“是有些黑心。”

    云浅月“哈”地一声,忍不住笑了起来。

    车外弦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马车又走了片刻,耳边忽然传来华笙传音入密的声音,有些凝重,“小主!”

    云浅月“嗯”了一声。

    “罗玉失踪了!”华笙道。

    云浅月本来闭上的眼睛睁开,立即问,“怎么回事儿?”

    “隐卫传来消息,洛瑶公主和罗玉由景世子的隐卫暗中护送,昨日到了东海边境后,玉太子的人接管了二人,上了船,但是上船后不久,便发现罗玉不见了。”华笙道。

    “子书的人出了问题?”云浅月挑眉。

    华笙低声道:“属下只得到了这个消息,还不知道是否是玉太子的人出了问题。”

    “子书知道如今天下的情况,洛瑶和罗玉不能出事,派来接应的人应该都是亲近可信之人。应该不是他的人出了问题,也许就是船的问题了。”云浅月沉吟,“但不管如何,罗玉是不见了,在容景和子书两人的联手下,还能将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弄走,显然是早有筹谋。”

    “小主,怎么办?属下要找罗玉的下落吗?”华笙问。

    “罗玉虽然身穿男装,但是明眼人一看便能知道她是女儿身,既然知道她是东海的紫萝公主还下手的,无非天下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已。而那几个人也都在这京城。有东海子书在呢,我们不必找了,也许找也难以找到,不如不费力气。”云浅月想了一下道。

    华笙应了一声。

    “我娘可有消息?”云浅月又问。

    “主子也得到罗玉失踪的消息了,只说那个小丫头和小主您一样命大,皮实着呢,谁养着她谁头疼,不用担心,也没吩咐属下找,依然带着四皇子继续去东海了。”华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