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公主手记(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笑了一下,“没错,谁养她谁头疼。”

    “南疆国舅今日离开了南疆,似乎向京城的方向来了。属下按照小主早先的吩咐,一直派人盯着了。景世子的人似乎也在盯着他。”华笙又道。

    云浅月应了一声,问道:“有秦玉凝的下落了吗?”

    华笙摇头,“没有,不止没有秦小姐的下落,明贵妃的下落也没有。”

    云浅月说了一声“知道了”,华笙的声音隐了下去。

    云浅月想着她还是小看了某些人的势力,竟然在容景和玉子书派人一路护送下还有办法将罗玉弄到手,若不是她娘说了夜氏的暗龙使和暗凤使,她怕是会惊异。

    马车回到云王府。

    云浅月下了马车,只见云王府门口停着一辆宫里的马车,像是六公主的马车。她淡淡看了一眼,问门外,“是六公主来了?”

    “回浅月小姐,是六公主来了!”守卫立即回话。

    云浅月抬步向府内走去。

    云王府的人见她回来,都连忙见礼,一个个见到她似乎都松了一口气,她对一个人问道:“六公主在哪里?”

    “六公主带了人来,去了世子的西枫苑。”那人立即道。

    云浅月不放心七公主,足尖轻点,向西枫苑而去。不出片刻,来到西枫苑,她在院门口飘身而落,看向里面,眼睛眯了起来,六公主竟然带了皇室的隐卫来了西枫苑。

    里面传来隐隐的说话声,六公主在强迫七公主什么,云浅月听见了云离的名字。

    皇室隐卫大约二十多人,见云浅月来到,齐齐将她拦住。

    云浅月眯起眼睛,冷笑道:“我家的大门,什么时候连我也敢拦了?”

    那些人对看一眼,挡在她面前有些踌躇。

    “滚开!”云浅月轻喝了一声,挥手打开挡在他面前的隐卫,抬步向屋里走去。

    房中人似乎听见她的声音,停止了说话。

    云浅月来到门口,透过珠帘,一眼便看到七公主脸色发白地坐在椅子上,六公主趾高气扬地站在她面前,她挑了挑眉,冷声道:“六公主不在宫中养伤,来云王府做什么?宫中尊贵,才是你这等贵人该待的地方,云王府污泥之地,不怕污了你的贵脚吗?”

    六公主冷哼一声,“若不是我妹妹在云王府,本公主才不稀罕来云王府。”

    “如今你认嫂嫂是你的妹妹了?她在宫里被封闭了十年,人人笑话她痴傻,你这个当姐姐的也没少嫌恶妹妹,那个时候你怎么没想起她是你的妹妹?”云浅月挑眉。

    “我是她姐姐,她是我妹妹,一母同胞,打断骨头还连着筋。不管我想不想,她也是我妹妹,不是你一个外人能插足我们姐妹的事情的?”六公主扬起下巴。

    云浅月嘲笑地看着七公主,“我姓云,如今嫂嫂嫁入云王府,自古以来都是嫁夫随夫,她也姓云,比起我来,六公主你才是那个外人吧!”话落,不等六公主开口,对守在七公主旁边的两个人吩咐道:“将她扔出去!”

    “是!”那两个人本来出身风阁,自然听云浅月的,齐齐上前,一左一右,同时出手,六公主还没来得及再说话,便“啊”地尖叫一声,已经被二人扔了出去。

    六公主带来的隐卫本来被云浅月刚刚打倒才起来,云浅月对皇室隐卫厌烦,自然不会手下留情,这些人均被她挥手之下不约而同地受了伤,此时见六公主被扔出来,连忙去接,但伺候七公主的那二人武功都极好,联手之下力道自然不容小视,那些人被六公主砸出来的冲力撞倒,“砰”地一声,都被砸到了地上,六公主承受不住,昏了过去。

    “带着她滚!今日先饶了你们,以后我再看到她踏入云王府的门,带来几个人杀几个人。包括她在内,一个不留。”云浅月冷冷地对外面道。

    外面的皇室隐卫闻言立即带着被砸昏的六公主出了西枫苑。

    云浅月回身看向七公主,她的脸色仍然发白,身子和手似乎都在剧烈地轻颤,可想而知内心受的冲击何等的大,她并没有说话,而是坐在了她对面的椅子上。

    过了盏茶时间,七公主似乎才平静下来,语气沉痛,“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姐姐!”

    云浅月看了她一眼,语气和缓,“我也有许多姐姐,也和六公主一样,云香荷你还记得吧?她死了,再不再我眼前出现了,我才再没了这样的姐姐。高门大院里,能有几个姐妹情深?更何况还是皇宫的公主?你嫁了哥哥,哥哥说今生只娶你一个,他对你好,云王府你掌家,从爷爷到仆人,上下都将你当成家人,多少人羡慕嫉妒你的幸福。你既然幸福了,招别人些嫉妒也是应该。更何况本来哥哥应该娶的是她,她没有那个福分,如今怕是悔不当初,看到你这个从小就没她好的人比她如今过得好,她自然心中恨不得千方百计的让你不好。你若上了她的当,那么便是真正亏了。”

    六公主叹了口气,“你说得对,我不能上了她的当。我终究还是太心软,总拿她当姐姐,最气最恨的时候也只是想着和她不来往,没想到上次在皇宫十一公主处对她出了手,她还不得教训,今日竟然带着人跑来了云王府。”

    “嫂子,皇室里,没有姐妹情深,或许有,但决计不是六公主和你。”云浅月看着她,“你如今怀了哥哥的孩子,不该再心软放她进来。只要你说不放,别说她带了二三十个隐卫,就是带二三百个隐卫,也进不来云王府。”

    “我这次知道了,她既然不念半分姐妹情谊,我就再不对她客气,这云王府,她以后休想再进来。”七公主似乎真被冷了心,抿着唇道。

    云浅月点点头,伸手握住她的手,对她道:“嫂子,你要时刻地记着,你目前有着最好的男人做丈夫,腹中有着你和他的孩子,你是云王府的当家主母,爷爷喜欢你,哥哥喜欢你,我喜欢你,云王府上下的仆人们知道六公主来了都人人紧张你,也是喜欢你。你就是云王府的人,也只是云王府的人,别人想夺去你的幸福,你必须不能手软,要她付出即便血的代价也不能夺去。人贵在的不是得到幸福,而是守住幸福。”

    “我知道了妹妹!”七公主面色暖了下来。

    云浅月对她笑笑,起身站了起来,“我今日回来看看爷爷,知道六公主来了,便赶来了。你被她折腾一场,不要动了胎气,上床休息吧!”

    七公主点点头,“你放心吧!我知晓轻重,我早已经没了家,云王府和云离给了我的家,这是我用十年的苦换来的,谁也别想夺去。”

    云浅月放了心,不再多说,起身站了起来,出了西枫苑。

    一阵风吹来,门口两株枫树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

    云浅月回头看一眼西枫苑的高墙,虽然她来得晚,但六公主的话她还是听了个大概,猜测了个大概。这里曾经住过南凌睿,住过云暮寒,如今住进来云离。她的三个哥哥,两个走了,如今一个留了下来,她自然不允许有人打他的主意,只要她在天圣京城一日,谁也不行,六公主更没资格。

    她转回头,面无表情地向云老王爷的院子走去。

    来到云老王爷的院子,玉镯正站在门口,见云浅月来到,对她一礼,抿着嘴笑道,“浅月小姐,您回来得真及时,老王爷听说六公主来了,不放心,要派奴婢去西枫苑看看,后来听说您来了去了西枫苑,便又吩咐奴婢不必去了。说有你这个恶人在,其余的恶人都得靠边站。”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本来有些气被这一番话弄得笑了,恼道:“他才是恶人。”

    玉镯笑道:“老王爷在后院一个人下棋。”

    云浅月点点头,向后院走去。

    来到后院,果然见云老王爷一个人坐在凉亭里下棋,她走过去,只见是一局上古棋局,那老头头也不抬地指指对面的棋盘,对她道:“臭丫头,还记得这一局棋吗?”

    “怎么不记得?”云浅月坐下来,“我抓周的时候你就给我摆了这么一局棋。”

    云老王爷抬头看了她一眼,“你这个小丫头天生邪性,出生就带着灵通,装得再像小孩子,也不是个小孩子。你见过有哪个孩子才满月眼睛就能盯着书上的墨字看的?而且还一副沉思的模样?”

    云浅月瞪着他,做怪脸,“我是妖怪,你当时怎么没当我沉溏?”

    “沉溏个屁!我老头子什么没见过,还怕妖怪?”云老王爷骂道:“你天赋异禀,也没什么奇怪,我们毕竟姓云。几千年前云姓比现在的云姓尊贵。”

    云浅月眨眨眼睛,“有多尊贵?天下曾经是我们姓云的坐的江山?”

    “坐江山也不过尔尔!”云老王爷将一盒白子推给云浅月,“你来下,一个人下棋就是没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