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百年历史(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后来天下就这么定了!

    始祖皇帝焚毁了关于大长公主以及贞婧皇后的记载,并且严令史官执笔更改卷宗。他为贞婧皇后盖了荣华宫,后宫三千独宠,为她在荣华宫里种了一株紫竹,又为她搜罗奇珍异宝,搏红颜一笑,天下人人称颂始祖皇帝和贞婧皇后相爱,至死不渝,却似乎都忘了曾经的荣华公子和她小师妹云栖梧比翼携手之事。渐渐地,百年已过,一些百姓们便真的相信当年的始祖皇帝和贞婧皇后倾心相爱。

    荣华宫日日对长灯,荣王府孤影到天明。

    云浅月不知不觉想了很多,百年前的历史还原真相,让知道事实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想象,当年怕是步步成殇,处处鲜血。江山就是一副血染的画,一人成魔,拉天下人坠入地狱,但历史是成功的人抒写的,谁狠,谁便占上风,谁仁慈,谁就输了。这就是血染的历史和教训。

    “在想什么?”容景挑开珠帘走进房间,径直向床前走来。

    云浅月睁开眼睛,伸手拉住他的手,他刚从外面进来,指尖冰凉,她用两只手将他的两只手包裹住,给他暖着,眸光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那神色似乎生怕一眨眼他便不见了一般。

    容景挑了挑眉,看着她笑问,“这是怎么了?”

    云浅月摇摇头,“没什么,就是想你了。”

    容景轻笑,坐了下来,温声道:“我思来想去,觉得青姨还是活过来吧!”

    “嗯?”云浅月看着他。

    “那一支青玉箫,总归要青姨帮你拿回来。当年先皇和云王妃定的婚约,交换了定情信物。除非一方悔婚,一方才能作罢。先皇死了,云王妃更是死去多少年了。那一纸婚约便成了永远束缚你的捆绳,以后就算你我大婚,天下人也还会帮我们记得你与摄政王有婚约。这实在是不好,让我食不知味,睡寝难安。为了免除我以后辛苦,所以,就辛苦青姨一下吧!”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好笑,“你若是能说通她,让死人复活,我没有意见。”

    “我这便去给青姨写信。”容景起身站起来,从云浅月手里撤出手,走到桌前。

    云浅月看着他,只见他在宣纸上落笔,动作优雅,手腕转动笔墨,行云流水,月牙白锦袍,温润风华,如玉无双,煞是好看。她心暖了下来。她不评判历史那些人的对错,因为自己没身处其中,不好评说。但她知道即便拿天下来换,她也不换容景,死也不换。她不是云惜梧,容景不是悲天悯人的容奇。

    不出片刻,容景便写完了书信,喊来弦歌,传了出去。

    容景站在窗前,看了院中的桃花片刻,回转身,走到床边重新坐下,将云浅月连人带被子抱进怀里,低声道:“希望青姨别磨蹭,动作快一些。”

    云浅月笑着“嗯”了一声,在他怀里闭上眼睛。

    第二日早朝,摄政王和丞相以及议事殿内的重要大臣商议下。钦点了新科状元、榜眼、探花。且对三人和一众当选的百名举子论才分配为官。

    苍亭受封为监察御史,沈昭受封为中书侍郎。

    监察御史监察百官,苍亭算是一步登天的职责。沈昭则是如愿以偿地到了容景的身边,辅助丞相处理朝政。这一轮,容景和夜天逸算是各取所需。

    接下来几日,天圣京城被科考落幕之后学子们或喜或悲的情绪渲染。同时云浅月的才华真正第一次被天下人纷纷传诵。她的一篇《谏君书》远播内外,据说连东海也传了去。

    这几日,云浅月再未去皇宫议事殿,而是在荣王府窝起冬来。

    听着青裳、凌莲、伊雪说着外面接连传回的消息,以及她被传得越来越没谱,简直和神女临世有得一拼的才华,她只翻白眼。若是早知道一篇《谏君书》对她的名声由黑洗白这么有用,她早用了。

    “子书估计该笑话我了。”云浅月对容景埋怨。别人不知道,子书自然知道的。用一篇古人的《谏太宗十思疏》赢了苍亭,胜之不武啊!

    “不会的!”容景安慰她。

    “盗人家的东西搏了自己的名声,这事儿第一次做,总有些不好意思。”云浅月很有良知地说道。

    “盗多了就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了。”容景笑道。

    云浅月无语地看了他一眼,狠狠地想着论脸皮厚,容景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偏偏天下人就受他无害的外表蒙蔽。她忽然想起从南梁她舅舅那里要来的白璧连环,伸手入怀,将白璧连环掏了出来递给容景,“喏,给你。”

    容景眸光微闪,伸手接过看了一眼,“白璧连环?”

    “你很识货嘛!”云浅月看着他,“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舅舅那里要来的,你要好好留着啊!嗯,就当聘礼吧!”

    “聘礼?”容景挑眉。

    “对,聘礼,我送你的。”云浅月肯定地点头,轻咳了一声,一本正经地道:“小女子见公子姿容倾世,甚是爱慕,幸有白璧连环,愿将此物送与公子,愿我心如你心,你心如我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白璧无瑕,连理相还,恩爱一生。”

    容景轻笑,将白璧无瑕塞进怀里,温柔地道:“今有白璧,明珠无瑕。小姐心意,岂敢推辞?不胜拳拳之意,愿以身相报。”

    云浅月好笑,刚要说什么,外面青影的声音响起,“公子!”

    容景收起笑意,看向窗外,“嗯”了一声。

    “有人闯入墨阁!要见公子。”青影低声道:“疑似南疆国舅。”

    容景眸光微眯了一下,“疑似?”

    “应该是南疆国舅易了容,墨菊传来消息,说认不出那人,但能感觉出他身上的气息。与南疆国舅气息相同。”青影道。

    “可否说了见我何事?”容景询问。

    青影似乎犹豫了一下,低声道:“他带了一块令牌,据墨菊说是当年的骠骑大将军令。上面刻有龙纹,是真的。”

    容景抿唇,沉默不语。

    云浅月偏头看着他,只见他侧脸颜色忽明忽暗,鲜有地变化。当年的骠骑大将军令?是哪一年呢?她并未出声。

    须臾,容景吐出两个字,“不见!”

    “是!”青影似乎顿了一下,退了下去。

    屋中静了下来,容景缓缓回过身,伸手揉揉云浅月的头,温声道:“你先睡!”

    “我不困,陪你吧!”云浅月摇头。

    容景不再说话,将她从床上抱起,走到桌前坐下,抱她在怀里,处理密函。

    接下来几日,京中太平。年关已近,各府开始筹备年货。

    荣王府也不例外,在容昔和容铃烟二人的配合下,荣王府上下开始忙年,分外热闹。

    新年要做新衣,云浅月又找了新的事情做,为容景、云老王爷分别缝制袍子。

    这一日,云浅月正在为容景做袍子,青裳走进来对云浅月道:“浅月小姐,沈公子想要见您。”

    云浅月想起沈昭从被封为中书侍郎,便被赐了府邸,搬出了荣王府。她从那日回来,一直再未出荣王府,自然再没见过沈昭。她问道:“他在哪里?”

    “如今在前厅。”青裳道。

    云浅月放下手中的活,出了紫竹院,来到荣王府前厅。

    沈昭坐了官,入了朝,虽然不及苍亭一步登天,但是官职也不低,而且协助容景辅政,这在很多人来说,得景世子青睐,也是梦寐以求之事。但他一身素淡布帛,不显张扬。见云浅月来到,连忙站起身,对她一礼,“浅月小姐!”

    云浅月对他一笑,坐下来,直入正题,“沈公子找我有事儿?”

    沈昭点点头,缓缓坐下身,向外看了一眼,似乎犹豫了一下,低声询问,“浅月小姐可能寻得到楚姑娘的下落?”

    云浅月眸光微闪,“沈公子要找楚夫人?”

    沈昭点点头,“楚姑娘答应我说不久后就会来京城,可是这都许多日子了,我也未曾见到她,不好拿这等事情烦扰景世子,便只能向浅月小姐询问了。”

    “原来是这个,如今到年关了,她是有夫家之人,大约是回了楚家吧!”云浅月对沈昭温声道:“沈公子若只是为了见楚夫人,便不急一时半刻,若是另有他事的话,对容景说就好了。或者你告诉我,我也能传达给她。”

    沈昭面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浅月小姐,你误会了,我对楚姑娘没有别的意思。她有夫家,我是知道的。”

    云浅月笑着点头。

    “我是有一件事情要找楚姑娘。”沈昭看了云浅月一眼,似乎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数月前在南疆,叶霄和其女叶灵歌叛乱,浅月小姐你也是知道这件事情吧?当时楚姑娘助我杀了叶霄。叶灵歌却不见了,我这几日水术又有长进,可以查探到叶灵歌的下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