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太后濒危(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伸手抱住云浅月娇软的身子,将头枕在她肩膀,低声道:“云浅月,你可知道你的决定会有什么后果?当年忠于慕容氏的一众朝臣一直没放弃在找慕容后裔,这百年来,延续子孙,代代相传,慕容氏恩泽天下百姓,厚待臣卿,军民才歌颂追随,天下兴乐。任谁也想不到慕容氏的后裔是助夜氏兴兵夺其家国的功臣。荣王府这百年来繁华,受天下人瞩目,所以,他们才一直想不到,荣王府便是慕容,大隐隐于市。一旦你喊来南疆国舅,那么我和你便开弓没有回头箭了。他们是不准许我们再退隐于野的。”

    “我知道啊,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云浅月轻声道:“你不是没有心不想对夜氏施为,也不是不想用你的手图画渲染这片山河,而是为了我,你知道我不怎么喜欢你这个身份,不喜欢皇宫,所以这么久以来,你才避着忠于慕容的那些人寻找,辛苦地在朝中和夜天逸周璇,可是你可知道我恢复记忆后,决定与你在一起,我便已经下定了决心,等待这一日。比起不喜欢你这个身份和皇宫,我更不喜欢的是我们处处被动,恐怕最后也弄个相望不相亲。”

    “怎么会?我黑心黑肺,自私得狠,天下再重,也重不过一个你。先祖荣王悲天悯人,怜惜百姓,而我只想怜惜你。即便有人对我用天下百姓威胁,也不管用。”容景摇头,温暖的眸光有一丝淡漠温凉,“你若不喜,我手里有墨阁,你有红阁,我们完全可以隐蔽。再不济,我们可以去东海,那里总有一方屏障。”

    云浅月摇头,轻叹道:“忠于慕容氏的子孙后代百年锲而不舍寻找,你若退出,他们已然暴露,夜天逸、夜轻染为了维护夜氏,定然不会对其放纵姑息。我们怎么能忍心让他们都遭了夜氏的屠杀?不是一人两人,怕是千人万人或者数万人甚至更多,几代人百年的忠贞,何其可贵?”

    容景轻叹一声,不再说话。

    “更何况这一片土地已经千疮百孔,黎民百姓颠沛流离,若是用你的手开辟的话,你人如画,脚下的江山如画,该是何等的丰功伟绩?男人宠女人,宠得无所不宠,的确很好很珍贵,但是又怎么抵得上挥墨山河,指点江山来得华章异彩?”

    容景眸光染上一抹色彩,“你真这么认为?不觉得委屈?”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我为何要觉得委屈?若你无能夺不来江山,我跟着你受苦受累白忙活一场才会觉得委屈,若你如荣王一般让贞婧皇后困居深宫日日对长灯我才会觉得委屈,若你得了江山后来个后宫三千粉黛,才该是我最担心的事情,至于其他的,你这人黑心黑肺,谁是你的敌人谁不好过,该委屈的是别人吧?”

    容景闷笑,胸腹微震,好笑地道:“云浅月,你真是……”

    “真是怎样?”云浅月看着他。

    “真是让我……怎能不爱……”容景轻叹一声,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一字一句地道:“我愿倾覆江山,挥笔淋墨,不为慕容先祖,只为你。谁与我争夺,三尺青锋相候!”

    云浅月眉眼绽开,浅浅一弯笑意,不再说话。若是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她宁愿勇往无前。她本来就不是窝在高门大院里相夫教子的女子,男人的天下里,亦有女人的山河。

    容景这样的男子,他可以写诗作画,挥笔文章,也可以拔刀仗剑,淋墨山河。放在高处,他可以登峰绝顶,览尽天下景色,闲闲挥手,云端下俯瞰众生。放在低处,多少沟壑成尘,他也不会落于尘埃,依然优雅从容,王侯不如。

    低于尘埃,觅得悠然虽好,但是未免暴殄天物。他就该站在高处!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他这样的人,生来就该是受天下人推崇!

    “那就这样定了吧!”容景沉默片刻,笑了一下,见云浅月点头,他对外面吩咐,“青影,去沈府将南疆国舅请来。”

    “是!”青影声音隐隐有一丝激动。

    云浅月见青影远去,他压抑着的隐隐激动的情绪似乎还在耳边。可想而知,容景这一句话背后的决定,他应该等了许久,或许比许久还要更久。如他一般的人,应该有很多。

    “现在若是反悔,还来得及!”容景见她盯着窗外,温声道。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我是那样的人吗?你别到时候给我弄个后宫三千粉黛,满园桃花。我需要做一把多大的剪子,才能剪得掉?”

    容景轻笑,“我自带剪子,自剪桃花。”

    云浅月满意地扬了扬眉,闭上眼睛,夸奖道:“这还不错!”话落,补充道:“否则的话,我就跑去东海找子书,东海人杰地灵,尽是出些风神秀木的人物,我……唔……”

    云浅月话说了一半,容景便堵住了她的嘴,唇齿相缠,惩罚似地吞回去了她要说的话。

    云浅月的身子瘫软在容景的怀里,微微动情地任他索取索求。

    衣衫散落,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

    窗外传来青影的声音,已经恢复冷静,“世子,杜子詹来了!”

    容景吻着云浅月,含糊地应了一声,声音有些暗哑。外面的青影愣了一愣,屋中没掌灯,昏昏暗暗,但声音从帘账内传来,他恍然,连忙退了下去。

    云浅月的脸有些红,伸手推开容景,压抑着喘息埋怨道:“胡乱应什么?你不会好好说话吗?”

    容景低笑,放开云浅月,轻轻平复喘息,伸手扶住额头,有些无奈道:“食髓知味……险些……本来想……算了……”

    云浅月见他喃喃自语有些好笑,再次伸手推他,“还不快去!”

    容景“嗯!”了一声,起身站起来,整理衣衫。

    云浅月见他衣衫被他抓得散乱,脸更是有些红,但还是舍不得离开眼睛。

    容景整理好衣服,看着云浅月,黑暗中,她一双美眸盈盈微光,容颜绚丽如烟霞,他忍不住低下头,在她唇瓣落下一吻,之后又有些不舍地退开,转身向外走去。

    云浅月看着容景的身影走出房间,珠帘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她伸手拉过被子,盖在身上,哑然失笑。容景啊,他为了等桃花开,忍得很辛苦吧!

    静静躺了一会儿,她忽然披衣起来,走到桌前,掌了灯,目光看向窗外。

    已近年关,那一株桃花有了妖娆而开的态势,怕是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开了。

    云浅月看了片刻,忽然想起唐伯虎的《桃花诗》,拿起桌子上的笔,铺了宣纸,执笔抒写。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写罢,她放下笔,坐了下来,静静看着。也许是因了心情的原因,落笔行云流水,笔线匀畅,墨汁飘香,筋骨中透出一丝小女儿的柔软秀逸,她笑了笑,以前她最喜欢唐伯虎的这首《桃花诗》,如今虽然一样喜欢,但心境到底是变了。

    谁说“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有这么一个人,他天生富贵,尊比天子,雅盖王侯。却愿意为你煎熬十年寒暑相思,愿意为你曾经一度放弃姓氏,愿意为你在大冬天捂暖一株桃花,愿意日日只抱着你入眠,还有什么能抵得过这样的情深似海?她还有什么理由退却让他一退再退?

    凡尘一世,不过区区几十载,既然怎么样都是活,自然要活出精彩来。

    容景,应该抒写他的华章。

    静静中,凌莲的声音响起,“小姐,南梁帝的书信。”

    云浅月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想笑,从南梁太子到南梁帝,过了数日她还是有些不能适应。不知道将来她是否能适应容景。对外面道:“拿进来。”

    凌莲拿着书信进来。

    云浅月伸手接过书信,打开看,信中拉拉杂杂写了一大堆,没一句正经的,主要说的是他做了皇帝,真是不好,再没有做太子时候随意了,早知道的话,说什么也要还给云暮寒。如今云暮寒做了王夫,前两天和叶倩那个女人圆了房,估计过不久他就能抱子了,可是他如今后宫连个女人都没有,甚是凄清,实在是有些无颜啊!抱怨了半天,最后说了一句,“我送过夜轻暖东西吗?不记得了。洛瑶美人不错,离开数日,朕甚是相思啊!”

    云浅月看完一封信,翻了好几个白眼。他这个皇帝也真清闲,不用肃清朝内的异己?竟然还知道人家云暮寒和叶倩前几日圆了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