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太后濒危(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抿了抿唇,点点头,“告诉他们,我这就进宫!”

    青裳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云浅月放下书本,坐在椅子上静默了片刻,站起身,简单地收拾一下,出了房门。

    来到荣王府门口,宫里的马车已经停在那里。文莱和关嬷嬷见云浅月来到,连忙给她见礼,她摆了摆手,上了车。关嬷嬷跟在她身后也上了车,文莱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荣王府向皇宫走去。

    车内,关嬷嬷低声道:“浅月小姐,太后的情况不太好。”

    云浅月看着关嬷嬷,“有多不好?”

    “能过了春年就不错了!也许过了不了。”关嬷嬷道。

    云浅月心下一紧,手不由自主地攥了攥,“她腹中的孩子呢?能保住吗?”

    “如今才八个月,距离春年也不过十多日而已,也就是八个月多一些,这个不好说。”关嬷嬷道。

    云浅月抿唇,“姑姑是什么想法?”

    “太后自然想要留下孩子。”关嬷嬷道。

    “摄政王呢?这些日子他去过几次荣华宫?”云浅月轻声问。

    “摄政王每日都会去给太后请安把脉,一直给太后吃着安胎药,否则太后怕是早就挺不住了。”关嬷嬷低声道:“摄政王似乎也想保住太后腹中的孩子。”

    云浅月沉默片刻,问道:“姑姑今日叫你来找我,为了什么?”

    “太后没说!只说今日想见小姐,命我禀告给了摄政王,摄政王准了,便派了文公公来跟着我接您。”关嬷嬷道。

    云浅月点头,不再言语。

    马车来到宫门口,关嬷嬷下了车,给云浅月打开帘子,云浅月下了车,走进宫门。

    皇宫一如既往地凄清,一路走来,见不到几个人。

    来到荣华宫,宫门口依然布置着御林军守卫,见她来到,齐齐见礼,打开宫门。

    云浅月走了进去。

    荣华宫草木凋零,已经没有任何一处植物有生机。她想着从老皇帝发丧之后,她一晃两个月没见到太后了,推开殿门,便闻到浓浓的药味,她忽然想起了那一日她去四皇子府见了赵可菡最后一面。脚步停住,忽然有些不敢再往里面走。

    这时,内殿内传来气息虚弱的声音,“是月儿来了吗?”

    “是我,姑姑。”云浅月应声。何等的油尽灯枯,才能发出如此虚弱的声音?

    “进来!”太后虚弱的声音再度响起。

    云浅月站着不动,轻声道:“姑姑,我身上带着凉气,就不进去了,你有什么话要与我说,就这样说吧!”

    “是不敢进来吗?”太后问。

    云浅月默然,亲眼看到夜天倾自刎,亲眼看着赵可菡死在她怀里,如今明明知道她的姑姑也会死,即便她如今是太后,肚子里怀着的是夜氏的种,但也是她的姑姑啊,她自小就对她很好,她怎么忍心看着她去死?也许,又死在她面前。

    “进来吧!你放心,我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你别怕。”皇后虚弱的声音带着一丝暖。

    云浅月伸手挑开了帘幕,内殿的药味更浓,只见皇后如她想象一般,形将骨枯,除了拱起的肚子,她已经瘦成了皮包骨。面色苍白,没有血色,嘴唇发紫,整个人如风中飘零的落叶,任人不忍直视,她看着她,迈不动脚步。

    太后见她进来,倒是先对她一笑,虚弱地招手,“以前你见我,从来不是这副磨磨蹭蹭的样子。”

    “以前你也不是这个样子。”云浅月道。

    “是啊,以前不是这个样子。”太后轻叹一声,见云浅月站在门口不动,她幽幽地道:“月儿,姑姑就快死了,你难道真不想陪姑姑说会儿话吗?”

    云浅月抬步走了过去,来到床前。

    太后伸手拉住她的手,拽她坐在床边,气息虚弱地道:“这个孩子真是太磨人了,前些日子我还能下地走几步,如今是一步也走不了了。”

    云浅月看着她的肚子沉默不语。

    “月儿,听说你这些日子一直住在荣王府?”太后转移话题,当真与她话起家常。

    “嗯!”云浅月点头。

    “你同景世子……如今还没有吧?”太后又问。

    “嗯!”云浅月知道她问的是什么,点头。

    “每日摄政王来的时候,都会说一些朝中的事情与我听,也会提起你。”太后叹息,“即便你和景世子被外面传扬得已经在一起,同床共枕,鸳鸯与度。他依然对你不放弃。”

    云浅月保持沉默。

    “月儿,你对姑姑有戒心了!”太后见云浅月脸色在她提起夜天逸时有些暗,低声道:“你放心,我是你的姑姑,从你出生我便喜欢你,这么些年,一直拿你当自己的女儿看待。我不是想你选摄政王,为他说什么好话,帮助他分了你和景世子。景世子我看着也是极好的,他既然愿意为你做许多寻常男子都做不到的事情,荣王府在他手里,敢超越先祖做对抗皇室之事,我便对他高看不止一眼。”

    云浅月依然不说话,心里有些难受。

    “你看,你今日才见到我,便已经如此难受,若是让你日日见到我,你岂不是更难受?”太后握着云浅月的手,解释道:“摄政王两个月前将荣华宫封锁,不过是想要你去找他,而姑姑想的是不想你日日对着我难受,便打发了你。如今你这副模样,是怪姑姑了?”

    云浅月看着太后,抿唇道:“姑姑,你告诉我,你想不想你肚子里的孩子活着,做皇帝?”

    太后忽然一笑,“月儿,姑姑不是小孩子,他活着都是个问题,又怎么可能做得了皇帝?他有机会投胎,却没有那个皇帝的命。”

    云浅月不再说话。

    太后伸手摸着肚子,“我一直就喜欢孩子,还记得嫂嫂怀你哥哥和你的时候,我时常往云王府跑。看着你哥哥出生,你出生的时候我没在,急急出了宫后你都出生了,粉雕玉琢的小人儿,玉做的一样,我当时就想着,可惜了这么好的孩子,将来也和我以及历代的姑姑们一样被困在深宫大院。可是后来见你渐渐长大,不服管教,纨绔不羁,没有半丝大家闺秀的样子,更别提做皇后了,怎么能是那个料?皇上一定不准的,我便有些欢喜,后来得知你喜欢景世子,我又开始担忧,如今皇上死了,有个摄政王权倾朝野,又有德亲王府忠心不二,还有遍布天下的皇室隐卫,景世子和你就两个人,我实在忧心,不过幸好哥哥活着,你也有个哥哥在背后支撑,还有你和东海国的太子交好,我便也能放心。”

    “姑姑不要忧心这么多了,对你身体不好。”云浅月轻声道。

    “我的身体我知道,我挺不住多少日子了,今日想与你多说说话。”太后说了这一番话后,有些虚力。

    云浅月握着她的手给她度了些真气,真气丝丝入扣,进入她身体,她的喘息声轻了些,气色也微微变好了几分。她想起小时候她虽然不喜欢皇宫,但是喜欢宫里面的糕点,尤其是姑姑亲手做的。隔三差五便跑来荣华宫讨吃的,姑姑便从来有求必应地给她做,如今她却是这样躺在这里,连床都下不了,等着死亡一步步逼近,她撇开脸,不忍再看她。

    “真气这个东西真是好东西,每日摄政王都会渡给我一些,我想着若是我也会武功,也许比现在强一些,不至于孩子不足月,我便支撑不下去了。”太后轻声道。

    云浅月撤回手,沉默不语。

    太后又与她说起了她儿时的事情,那时候天圣比现在繁华,京城隔三差五就开诗会论琴艺文章,她那时候觉得将所有女子应该学的东西都学好,样样拨得头筹,便是最好,她心下虽然爱慕荣王府的世子,却是不敢靠前一步。只能按照祖训,去接触当时的太子,太子对她也温柔相待,后来顺利地嫁入了皇后,嫁入皇宫后才发现,他的温柔不过是伪装,他轻易地就知道她心里喜欢的是荣王府的那个男人,便厌恶她,幸好她也不求什么,且有荣王府有父王在背后支持,他不敢将她如何,从那以后,这一生便再没踏出京城,天圣版图很大,她一生却都圈禁在这尺寸之地,最远的地方不过是到过云城,那还是十岁的时候随父王去云城的云县处理云王府旁支的事情,后来入了宫后,最远也只到过灵台寺……

    太后说了很多她的事情,说到荣王的时候,初见那个人浅浅一笑,她便一见倾心。从此那张容颜就驻扎在了她心里。即便那个人十年前死了,她还是忘不掉。

    云浅月静静地听着,每一个或老去或即将老去的人,都有最美的芳华。在最美的芳华里,遇到对的人,便是对了,一生幸福,遇到错的人,便错了,会误了一生。

    半日的时间一晃而过,太后也说得累了,握住云浅月的手轻声道:“月儿,我想见父王一面,但是我出不去了,你明日让他老人家进宫来看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