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托孤帝姐(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第二日,天还没亮,云浅月便醒来了,她刚一动,容景便醒了。

    “将你吵醒了?”云浅月伸手揉着额头,这一夜总是做梦,梦到的全是她姑姑,这十年来,与她相处的点滴,明明是很久远的事情,像是突然间就被她都记起来了。大脑未曾休息的后果就是头疼。

    “你一夜没睡好。”容景拿开云浅月的手,如玉的手代替她的手给她轻轻揉按。

    “嗯,做了一夜梦。”云浅月靠在他怀里。

    “因为姑姑?”容景询问。

    云浅月点头,轻声道:“不见到姑姑,我不去想她,就和这些年一样,觉得她就是活在宫里。我甚至半年不去见她,知道她好好的,也不用挂念。可是昨日见到了她,就在提醒着我,她要死了。姑姑和我比玉青晴那个女人和我更像母女。”

    “这是她自己的决定,更改不了的事情。”容景温声道。

    “我其实能体会她的心情,她一直就喜欢孩子,看着宫里女人一个个的生,而她却不能生养,别人的子嗣承欢膝下,而她却只能眼看着。若是个凉薄的不喜欢孩子的女人到也罢了,可是她偏偏喜欢孩子,本来以为没了希望,哪知道突然有了希望,怀了身孕,她甚至能感受到她肚子里的生命。她想要留下孩子,不想打去,让他活着。作为一个母亲,她其实也没有做错。”云浅月轻声道:“爷爷虽然骂她,但心里面其实也是尊重她的选择,否则的话,那个糟老头子有的是强硬的手腕给她打掉,但他没有。姑姑这些年在宫中活得没有灵魂,如今怀了孩子虽然生子果吸食了她的精血,让她形将骨枯,但她这八个月来,活得比以前有灵魂多了,我虽然没陪在她身边,但昨日一见,她明知道自己要死了,但脸上依然有光色,我就能体会。作为一个想要孩子的母亲,她做出什么,也不框外,母爱可以脱离一切之外。”

    容景柔声道:“别想了!你答应了姑姑让她安心去没错,总之无法挽回,若是这个孩子有福气活下来,我们就照顾他也无不可。”

    云浅月点点头,伸手抱住容景的腰,将头埋在她怀里,喃喃地道:“容景,你真好!”

    容景轻笑,“你不应该是今日才发现我的好啊!”

    “自然是早就发现了。”云浅月低声道:“姑姑一直以来没求过我什么,夜天煜我都能救了,没道理不管姑姑的孩子。只要他有福气,有那个命活着,我就照顾他,若他没福气,也就罢了,是他没那个命活着。”

    “嗯!”容景点头。

    “可能我们要辛苦一些了。”云浅月又道。

    “只要你在我身边,别惹桃花,其它的辛苦我不怕。”容景笑道。

    云浅月本来难受头疼,却被他两句话就给治愈了一般,她好笑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想着这个男人啊,有他在,真的能给她撑起一片天,什么烦恼和麻烦在他面前似乎都轻若云烟。

    二人再无困意,便躺在床上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话。

    天色微亮,容景起身去上朝,云浅月继续睡回笼觉。

    容景走后,云浅月反而睡得熟了。一直睡到响午,被青裳喊了起来。

    云浅月迷迷糊糊地只听到青裳在耳边说,“浅月小姐,太后生了!”

    她猛地睁开眼睛,看着青裳,有些不敢置信地问,“你说什么?”

    青裳站在床前,本来推醒云浅月,见她醒来,撤回手,轻声道:“浅月小姐,宫里传出消息,太后生了。”

    云浅月腾地坐起身,“姑姑生了?不是才八个月吗?她怎么……”

    “据说是昨日夜里喝了催生的药,昨日折腾了一夜,今日折腾了一上午,刚刚传回消息,说生了。”青裳解释道。

    “活的还是死的?”云浅月问。

    “是活的!”

    “是男的还是女的?”云浅月又问。

    “男的!”

    “姑姑呢?”云浅月想着她的身体本来就已经不行了,喝了催生的药,折腾了一夜又半日,怎么受得住?

    青裳低声道:“太后死了。”

    云浅月身子一震,不再说话。

    青裳看着云浅月,知道她和太后情同母女,即便太后执意不顾生命生下孩子,即便太后对她避而不见,但总归是这些年来情谊深厚,她明知道她会死,但还是难免伤心。

    过了许久,云浅月哑声问,“孩子怎么样?”

    “孩子不足月,生下来奄奄一息,摄政王用真气护住了他,将一株五百年的灵芝熬成了汁液喂他,据说没事儿了,只要好好将养,就能活着。”青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