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天子驾临(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轻染一噎,冷声警告道,“你不用太得意,天子将养在臣子之家,若是有半丝闪失,荣王府满门都不用活了。”

    荣王府的众人闻言都齐齐身子软了一软。

    容景淡淡一笑,不予作答。

    夜天逸此时已经下了车,抱着孩子来到云浅月面前,盯着她看了片刻,将孩子递给她。

    云浅月抱过孩子,孩子顿时不哭了。

    “小丫头,是不是你在这个孩子的身上动了手脚?”夜轻染盯着云浅月,“为什么他刚到你的怀里就不哭了,看不见你就哭?”

    云浅月看了孩子一眼,短短两日夜,孩子便哭得不成人形,小脸皱巴巴的,满是泪痕,眼睛红肿不堪,都睁不开了,只露出一条缝看了她一眼,便委屈地撇着嘴,当真是累了,头一歪,连个哈欠也不打了,就睡了过去。她抬起头,看着夜轻染,目光一派坦然,故作轻松地道:“是啊,我对他动了手脚。否则他怎么谁也不认,就只认识我呢。”

    夜轻染皱眉,“那日在议事殿你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你怎么对他动了手脚?”

    “怎么动了手脚我难道还会告诉你?”云浅月挑眉。

    夜轻染哼了一声,“后日太后出殡,你抱着天子送葬。”

    云浅月不答话,算是默认。姑姑大葬,她自然要求送行,怀里这个孩子是姑姑千辛万苦生下来的,这生养之恩大于天,他自然也要去送行。

    夜轻染转身上了马车,打了个哈欠道:“本小王总算将这个小东西脱手了,小丫头,你可得看好了他。出了差错的话,唯你试问。”

    云浅月不答话。

    “其实我也想知道,你到底对他动了什么手脚。别人不可能,若是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我都不会觉得意外。”夜天逸吐出一句话,不等云浅月回话,转身也上了马车。

    文莱一挥马鞭,马车载着夜天逸和夜轻染离开了云王府大门口。

    云浅月收回视线,看向容景,容景温声笑道:“回去吧!”

    云浅月点头,二人向府内走去。在二人身后,荣王府的那些人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哆嗦着往各个院子走去。

    回到紫竹院,容景便将竹筒给了迎出来的青裳,对她吩咐,“今日起,这个孩子你来看着。”

    青裳苦下脸,低声道:“世子,奴婢没看过孩子。”

    “没看过可以慢慢学。以后你看孩子的机会会有很多。”容景意有所指。

    青裳无奈,伸手去接云浅月怀里的孩子,“浅月小姐,您将孩子给奴婢吧!”

    云浅月笑看了青裳一眼,又瞪了容景一眼,对他道:“这两日就我看着吧!青裳还不会看,过几日再让她看。”

    “不行!”容景没商量地吐出两个字。

    云浅月只能将孩子递给青裳。

    青裳小心翼翼地抱着孩子去了她的房间。

    云浅月回头见凌莲和伊雪站在一旁偷笑,对二人吩咐道:“从今日起,你们帮着青裳看孩子。”

    凌莲和伊雪脸上的笑齐齐一僵,须臾,苦下了脸,“是,小姐!”

    云浅月摆摆手,二人苦着脸去找青裳了,她有些好笑,偏头看容景,容景嘴角微勾,拉着她的手向屋里走去。

    夜里,紫竹院没有传出半丝哭声,那个孩子睡得极熟,甚是安稳。

    青裳、凌莲和伊雪三人本来还提着的心,一起盯了孩子两个时辰,见他睡得呼呼的,没有半丝要醒来哭闹的迹象,便也放下了心。三人安排了一番轮番看顾的时间,便留一人看守,其余两个人去休息了。

    云浅月这一夜也睡得极熟,第二日醒来,已经天色响午,容景早已经去了宫里。她向窗外看了一眼,听到西厢房的院子里传来银铃般的笑声,想到了那个孩子,便坐起身,披衣下床,出了房门,走向西厢房。

    青裳的房间里,传来三个女孩子谈笑声。她想着她们其实也和她不相上下的年纪而已。在这个时代生活得久了,她几乎都忘了那个时代这个年纪还是个孩子而已。有着青春和张扬以及无所顾忌的欢笑。可是这样的欢笑,她在这个世界,已经好久没听到了。

    三人正围着孩子有说有笑,听到脚步声,齐齐抬头向门口看来,三张脸都洋溢着笑意,对云浅月见礼,“小姐,您醒了?”

    云浅月“嗯”了一声,走过来,笑问,“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这个小家伙真是太逗了。”青裳连忙笑着道:“他竟然将自己的小手指头吸允得巴巴直响,这么小就会吹口哨啊,果然跟世子所说一样有灵气。”

    “就是呢!小姐,您看她,如今还在吸允手。”凌莲也立即道。

    云浅月见这个孩子被放在特制的摇篮里,摇篮很精致,他裹着明黄的锦缎被子,已经被洗得白白净净,昨日皱巴巴的模样已经不见,眼睛哭的红肿也已经退了去,小手指头已经被他吸允得泛白,见她来了,他嘴一扯,就要哭,模样看起来甚是委屈。

    云浅月看向笑开花的三人,提醒道:“他是饿了,从昨日到现在,你们没喂他东西吃吧?”

    三人一愣,齐齐摇头。

    云浅月无奈地解释,“你们不会以为他不吃奶就能活吧?这个饿了和有灵气没关系。”

    青裳“啊”了一声,连忙道:“我这就去给他找奶娘。”

    云浅月点头,青裳连忙跑了出去。

    凌莲和伊雪回头看向云浅月,唏嘘了一声,“我们只看着他好玩了,是的啊,他是要吃奶的。”

    云浅月有些无语,平时这三人看起来都是一副激灵样,事事沉稳,如今从这个孩子的身上真是看不出她们有半丝将来能做贤妻良母的潜质。她摆摆手,“去拿个软管来,再倒杯温水。”

    二人连忙点头,匆匆去了。

    不多时,二人倒来了水,拿来了软管。云浅月将还对他撇嘴委屈但没哭的孩子抱起来,将他的手从嘴里拿出来,拿了软管塞进他嘴里,另一头对准水杯,他本能地吸了起来。

    看来是饿得厉害了,吸得很有劲。

    半杯水被他吸了下去,之后不喝了,自动地将软管吐出来。

    这时,青裳带着奶娘来了,奶娘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子,穿着极好,显然是朝中哪位大臣家的家眷,身份也不低。青裳对云浅月道:“小姐,这是摄政王派来的奶娘。”

    那奶娘进来规矩地给云浅月见礼,报上名姓。

    “喂他吧!”云浅月摆摆手,让她起来,将孩子递给她。

    奶娘刚伸手去接,孩子“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奶娘吓得手一颤,见云浅月没有收回手的打算,将孩子抱过来,掀起衣服喂孩子。但孩子只张着嘴大哭,就是不吃。

    青裳、凌莲和伊雪三人面面相耽,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对青裳使了个眼色,青裳会意,立即带着那个竹筒站在了奶娘身边,可是那孩子依然哭,怎么也不吃奶,奶娘也有些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地看着云浅月。

    “算了,将她给我吧!”云浅月接过孩子。孩子到她怀里立即止了哭,但还是抽搭抽搭地看着云浅月。

    “浅月小姐,怎么办?”青裳看着云浅月,低声道:“据说在宫里也是不吃,开始喝灵芝的汁液,后来连汁液也不喝了。奶娘的奶更不吃。摄政王和染小王爷换了十多个奶娘。如今将奶娘都派遣来府里了。他还是不吃。”

    “让药老去熬米汤吧,里面还夹着灵芝。”云浅月想了一下,对青裳道。药老从西延神女病逝之后,便回来了荣王府。

    “米汤行吗?”青裳怀疑地问。

    “行。”云浅月点头。

    青裳立即下了去。

    “你回去吧!”云浅月对那奶娘摆手,又对凌莲吩咐,“将摄政王遣送来的奶娘都送回去。告诉摄政王,不必往府里送奶娘了。”

    凌莲点头,那奶娘给云浅月行了个告退礼,退了出去。

    云浅月将用娟帕擦了擦他转眼间就哭得一塌糊涂的白净小脸,笑道:“夜轻染说你不是夜家的人,我看没说错,你不过是借着姑姑的肚子出来而已。”

    孩子看着她,咿呀咿呀地哼哼了两声。

    “小姐,他竟然在和你说话?”伊雪惊讶地道,“这么大的孩子,竟然会说话?”

    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伊雪一眼,“不用大惊小怪,小孩子其实都是这样的,都可以咿呀咿呀地发音。他有些灵性是不错,但你看见的这些都是孩子的本能而已。”

    伊雪“哦”了一声,但还是很兴奋,似乎觉得很好玩。

    半个时辰后,青裳端来米汤,云浅月还照着喂水的办法,孩子欢喜地吸允起来。

    三人啧啧称奇,说竟然还有不吃奶娘的奶喝米汤的孩子。云浅月无奈地说天底下没奶的娘多了,就只有喂米汤。孩子其实还是很好养活的。三人崇拜地看着云浅月,说小姐竟然连这个也懂。云浅月有些无语。放在那个世界,这个几乎是常识了,人人都懂。拿来这里,就变成被别人崇拜了。